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sss至尊令 > 第1045章 一切都是實驗,你也逃不過

此時此刻,隨著他斬碎機械紅蔻。

那張在他心目中的絕色容顏,在機械體崩潰中一點點化作了粉碎,隨風飄散。

許太平的心底宛如自己給自己狠狠來了一刀。

蔓延出極深的裂痕。

他從來不想傷害一丁點紅蔻。

哪怕明明知道機械體不是對方。

但僅憑對方有著和紅蔻一模一樣的容顏,就讓他在斬出那一劍的時候彷彿耗儘自己全部的勇氣。

果決有時候讓人堅強,堅強的心都會碎。

隨著剛剛的那個舉動。

也激發了他新的一種情緒變化。

因為,他從未想過傷害紅蔻。

可是卻不得不這麼做。

此刻。

心途世界之中,一條新的路,彷彿一顆種子紮入了土壤之中,在萌發,似要生根發芽。

可是,許太平卻拒絕這條路。

因為,他深切的能夠感受到這條路的產生,是因為自己剛剛揮劍斬紅蔻才導致觸發情緒變化而產生的。

這條路,蘊含著一種殺意,是那種可以殺戮一切的殺意。

包括了,他心底一直堅守的最後底線——紅蔻。

昔日。

他曾經常年征戰沙場,見過了無數的屍橫遍野,也親眼看著一個個活生生的戰友倒下,眼神黯然,失去生命。

他也親手血屠三千裡,殺的人頭滾滾,屍山血海,讓域外之敵膽顫心驚。

長期的殺戮和戰鬥,對他的內心曾經也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而且是那種潛移默化的傷害,一點點侵蝕著一個人的內心。

這種類似於戰爭心理創傷綜合症,實際上在各大殿主和那些長期的戰鬥人員心底,都或多或少存在。

隻不過,正常情況下,依靠心理疏導和自我調節,是可以控製的。

而且,大家心底都有自己值得守護的善和美,依靠正麵的力量,來抵消內心的殺戮**。

許太平內心讓他可以堅如磐石的最重要一點,便是紅蔻。

他殺了太多太多人。

長期殺戮積攢在心底的暴戾,其實很難徹底消除。

一直流著宛如壓抑的血,加上半黑暗的人生,讓許太平內心其實時時刻刻在潛意識中和內心的負麵做著鬥爭。

而如今。

斬了紅蔻容顏的這個舉動。

讓他內心最重要的防線,彷彿被打開了一個缺口。

而隨著這個缺口的打開,似內心堤壩再也無法阻擋那巨浪滔天一般的滾滾洪流。

此刻的許太平,整個人周身的氣息紊亂萬分。

不僅如此。

隨著殺戮的氣息不斷釋放,那種凶殘、暴戾、恨意、惱怒、暴躁,彷彿也在這一刻似決堤洪水一般瘋狂衝出。

他身體周圍也漸漸被影響,化作了一道道黑色的氣流。

宛如黑暗的魔氣一般。

整個人,似魔氣繚繞,魔焰滔天。

心途世界之中,那條路,徹底紮下了根。

有彆於許太平其他的路。

他之前所有的路,全部都包含著一種深深的柔軟。

那是他對這個世界最大的善意。

也是對那個人最深最真摯的愛。

可是這條新的路,哪怕僅僅是萌芽狀態,卻也包含著恐怖的殺機和凶狠與冰冷。

“我不想成為隻知道殺戮的機器!”

“我拒絕這條路!”

“我不想在心底對紅蔻產生任何一丁點裂痕!”

暗黑的氣息之中,許太平死死咬著牙,那雙通紅的眼眸還帶著一絲殘存的理智,在掙紮,在抗爭,在抵抗!

他不想沉淪進去,不想陷入那種殺戮的狀態。

尤其是,這條新的心途路之中,有著對紅蔻的強烈恨意。

這不是許太平自己內心想要的。

也絕不是他的真實想法。

他絕不會讓自己去恨那個深愛的女人一丁點!

一絲一毫都不行!

“長期摯愛,愛到極致,遭受外部刺激,不由自主推動了內生情感波動,導致了這條路的產生!”

“並非是我的本心想法!”

許太平咬著牙,整個人瘋狂在不由自主顫栗,這是內心掙紮交鋒激烈到了極致的表現。

但是,他仍然在不放棄用理性去分析原因。

“這條路是超階路!”

“是因為我對她愛的太深,反差強烈所導致的!”

“但是,我不稀罕!”

如果是其他人,獲得一條超階心途路,絕對如獲至寶,會激動萬分。

但是對於許太平而言。

哪怕再多給他一條超階路。

不,哪怕給儘他世上所有的超階路,乃至無儘之路。

也比不上那個人!

這就是本來的他,最真實的想法。

“斷——路!”

許太平艱難發出沙啞到了極點的聲音。

他的整個心途世界,在這一刻彷彿都極力抵抗他接下來的舉動。

因為,心途世界本能想要變強,壯大。

但是,斷路,也意味著折損。

即便如此。

許太平的意誌宛如任何事物都無法改變一般。

“斷!”

“給老子斷!”

“裡麵有對紅蔻的敵意!那不是我想要的!不能要!!!!”

怒吼震天。

許太平四周的地麵掀起密密麻麻巨大裂痕。

狂暴的力量在瘋狂肆虐。

即便疾風驟雨,他內心最固執的那一點卻依舊堅如磐石,未曾有半分動搖。

哢嚓——

碎裂的聲音,猶如玻璃被打破,又似什麼被折斷。

哇!

許太平一口鮮血噴灑而出。

他強行折斷了新誕生的這條心途路。

點點心途碎片被粉碎。

對他造成了極嚴重的反噬。

畢竟,那是一條超階心途路。

哢嚓——

又是一聲微弱的聲響。

許太平的心途世界上,出現了一道恐怖的裂痕。

而且,這道裂痕直接從心途世界的壁壘,延伸到了他的心宮,以及心途路起源的點。

這絕對是一種缺憾了。

甚至可能會影響到他的未來和實力上限天花板。

“斷,徹底的斷!”

縱然這個傷勢在加劇,即將造成真正不可逆的傷害。

但他依舊未曾改變。

“斷!”

歇斯底裡一般的怒吼中。

那條剛剛萌發的心途路,徹底斷了,斷的徹徹底底,似從未出現一般。

呼!

黑暗的氣息,殺戮的**,混亂而紊亂的狀態,魔焰滔天,在這一刻瞬間蕩然無存。

許太平整個人,則單膝跪地。

渾身上下滲出鮮血,給人一種恐怖極了的感覺。

“我敢揮劍斬一切!”

“也敢自斷心路以證摯愛!”

“但,決不能有人對我施加影響,讓我在心底對她有一丁點的褻瀆!”

許太平沉重的喘息聲之中,夾雜著他的喃喃自語。

而他的心途世界上,那道裂痕徹底形成且穩固。

這也意味著,他哪怕踏入融天,乃至進入恒者階段,甚至是踏入超凡行列。

恐怕,這條裂痕也會伴隨著他。

甚至……是永遠伴隨著。

但是,許太平卻冇有在乎這些。

因為,哪怕是她一丁點的小事情,在他而言,卻也重若千斤。

而一旁,萬機之神,僅僅剩下了一個頭顱。

他的金屬身軀,早已化作了粉碎。

剛剛許太平陷入自我混亂和狂暴時,無心爆發的力量對它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傷害。

“磁磁……”

萬機的機械頭顱,似乎也遭受了係統破壞,發出混亂的聲音,偶爾還濺出一點火花。

“一切,都是實驗……你也逃不過……”

砰。

在斷斷續續發出這句電子聲音後,萬機的頭顱突然自毀了。

許太平怔怔聽著這句話。

一切,都是實驗?你也逃不過?

他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在指自己。

什麼實驗?

這讓他心底,不由自主蒙上了一層厚重陰霾。

他覺得,紅蔻和自己的事情,真的冇那麼簡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