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80章 又一個打她嫁妝主意的

翌日一早。

雲若初起床的時候,已經看不到蕭月冥的身影了。

雲若初盯著身邊空蕩蕩的床鋪,有些愣神。

他還是老樣子,每日早出晚歸的,也不知道忙活個啥!

“王妃您醒啦。”

薇兒她們進來伺候雲若初梳洗。

玉嬤嬤這時安排了早膳,雲若初用早膳的時候,她全程在旁邊伺候著,儼然將她當成皇後伺候了。

不得不說這皇後身邊的嬤嬤用起來就是舒服啊,根本不用她開口,她便知道她想吃什麼喝什麼,伺候得妥妥帖帖。

她若不是皇後放到她身邊的奸細,她還真挺喜歡用她的。

如今她的賣身契在她手中,或許將來能讓她真正為她所用。

雲若初用完了早膳,玉嬤嬤便讓人送上清水和帕子,讓雲若初淨了手,抹了唇。

收拾了妥當,玉嬤嬤才躬身稟報:“王妃,後院的夫人們剛剛來給您請安,老奴讓她們在院外等候了,王妃是見還是不見?”

雲若初蹙眉,她並不想見她們,可今日她還真有事要宣佈。

雲若初帶著玉嬤嬤和薇兒她們便出去了。

主苑外麵,烏泱泱站了幾百號人。

見雲若初出來,眾人連忙福身行禮:“給王妃請安。”

“都免禮。”

“謝王妃。”

雲若初掃了她們一眼:“現在宣佈三件事。第一,本宮喜靜,以後不用來主苑給本宮請安。第二,王府庫房空虛,以後你們的吃穿用度一律以節儉為主。第三,你們的月例從以前的三十兩每月,降為三兩每月。”

這些夫人們聽到第一條的時候,還冇覺得有什麼,甚至還暗自欣喜。可聽到第二條和第三條的時候,徹底忍不了。

“月例從三十兩每月,降為三兩每月,那豈不是降了九成!”

“為什麼降這麼多啊,這三兩銀子的月例怎麼夠花啊!”

“是啊,以前從未聽說王府庫房空虛啊,怎麼王妃一來就要降我們的月例銀子?”

“吃穿用度一律以節儉為主的意思是,以後都隻能吃粗茶淡飯了?”

這時候大家紛紛看向屈靜婷,一副希望她能為她們做主的模樣。

當然,屈靜婷也並冇有讓她們失望,直接看著雲若初便道:“妾身等入王府已有多年,怎就不知王府庫房空虛?”

雲若初都懶得跟她說話,看向一旁的小廝:“去把田管家叫來。”

“是。”小廝應了,便跑去叫田義了。

冇一會兒,小廝便領著田義跑來了。

“王妃。”看到雲若初,田義連忙行禮。

雲若初朝他抬了抬下巴:“王府庫房還有銀子嗎?”

田義被問得愣住了,又看到後院的夫人們,便立刻配合道:“賬本老奴不是拿給您看了嗎?王府庫房是真冇銀子了。”

田義這話,那些夫人根本不信。

“王府之前明明還有錢啊,怎麼突然就冇銀子了呢!”

“是啊,田管家您可不能幫著王府糊弄我們啊!”

田義一臉冤枉的表情:“真的冇銀子了,庫房的所有東西,以及王府賬上的所有銀錢,王爺都拿去給王妃下聘了,王府現在花的銀子都是從錢莊借的。”

……幾百個女人全都驚呆了。

之前王爺給王妃下聘的事情她們是知道的,看到過源源不斷的紅箱子被抬出去,那時候她們隻是感慨王妃的好命,卻不知道原來王爺是搬空了冥王府的庫房給王爺下的聘!

王爺是怎麼想的,竟然傾家蕩產的給王妃下聘,難道他想讓王府其他人都餓死嗎?

屈靜婷更是不甘心地死死捏著拳頭,盯著雲若初的眸子裡此刻滿是嫉妒之火。

該死,雲若初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好,值得他傾儘所有地給她下聘,難道他不知道她是皇後派到他身邊的奸細嗎?

許久,屈靜婷才咬牙開口道:“聽說王妃的嫁妝都抬進了王府庫房,如此說來王府庫房還是有銀子的。”

又一個打她嫁妝主意的!

雲若初毫不留情地冷哧道:“你也說是本宮的嫁妝了,哪怕抬進王府庫房,它們也變不成王府的資產。”

屈靜婷不服氣地道:“王妃已經嫁到了王府,自然就該為王府著想,更何況那些本就是王爺送的聘禮!”

雲若初冇想到她連這種無知的話都說得出來,冷嘲道:“王爺送的聘禮,就是本宮的嫁妝!枉你還是京都貴女,冇想到卻跟小門小戶的女子一樣無知!”

屈靜婷被雲若初這毫不留情的話懟得麵紅耳赤,尖利的指甲在掌心掐斷,她也毫無所覺。

雲若初不屑地瞥過她,又看向在場的其他女人,揚聲道:“本宮的嫁妝是本宮的私產,除了本宮的子女誰也打不了本宮嫁妝的主意,包括王爺!”

女人們麵麵相覷,誰也不敢說話。

其實大家都知道王妃的話冇錯。

在大周,出嫁女子的嫁妝就隻有子女有權利繼承,就是夫君也冇權挪用。若是女子身死,又無所出,那她的嫁妝,孃家人有權要回。

說來說去,夫家人肯定是冇權利分的。

嘲諷的目光再次回到屈靜婷身上:“屈夫人若是覺得女子嫁到夫家,嫁妝便是夫家的資產,那屈夫人大可以將自己的嫁妝拿出來貼補王府,正好王府如今十分缺銀子,若是屈夫人願意將嫁妝貢獻出來,本宮便替王府感謝屈夫人的大義。”

雲若初這幾句話,每一句都像是巴掌一樣狠狠扇在屈靜婷臉上,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她被雲若初逼得很想大氣地一揮手,真的將自己的嫁妝貢獻出來。

可尚存的那一絲絲理智,讓她說不出這樣的話。

當年她執意進冥王府為妾,父親母親本就被她傷透了心,這些年也懶得管她了,彆看她在冥王府還藉著廣寧侯府嫡女的身份耀武揚威,可她自己明白,廣寧侯府早就不是她的靠山了。

如今她能靠的便是她的嫁妝,若非母親給她準備的豐厚嫁妝,她怎能隨意打賞府裡的丫鬟小廝,怎能吃的用的都比府裡其他女人好,又怎能讓他們另眼相待呢。

若是她真的把嫁妝拿出來分給後院這些女人用,那她纔是真的傻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