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49章 是友非敵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第49章 是友非敵

作者:流心蜜糖 分類:宮鬥宅鬥 更新時間:2022-09-23 11:14:57

雲老夫人倏地驚了一下:“一半家財?”

陳氏紅著眼睛點了點頭:“是呢,不僅相府的一半家財,相爺之前發現的一條礦脈,也給了她當嫁妝,還有她母親的全部嫁妝,以及冥王送來的全部聘禮,這些全都要給她當嫁妝。”

“安氏的嫁妝她全要了?”雲老夫人的臉色已經開始不好了。

陳氏見狀,立刻順杆道:“可不是嘛,先夫人可不隻生了她一個,還要我們肖末呢,她竟然完全不為自己的親弟弟考慮,將先夫人的嫁妝都要去就算了,還有相爺的那條礦脈,相爺原本也是打算留給肖末的,結果又被她要了去,這麼多的嫁妝她還不知足,就又惦記上相府的家財了,一半家財,這可都是我們肖末的,現在相爺已經答應了,母親您可要為肖末做主啊!”

“豈有此理!”一提到雲肖末,雲老夫人便徹底按捺不住了:“夏露,去把大小姐給我叫來。”

“是。”夏露應了一聲,便退了出去。

雲老夫人又朝陳氏抬了抬下巴:“你先回去,事情我會處理。”

“謝母親。”

陳氏的目的達到,也躬身退下。

夏露到若春苑走了一圈,纔在雲肖末這裡找到了雲若初:“少爺,大小姐。”

雲肖末看到夏露,下意識地道:“是祖母喚我?”

夏露忙解釋:“老夫人請大小姐去一趟壽康苑。”

雲肖末訝然:“祖母不是休息了嗎?叫姐姐去做什麼?”

雲若初倒是猜到了些什麼,看著雲肖末道:“冇事,祖母估計是有話跟我說,我去看看。”

“那我陪你去。”

祖母雲肖末還是有些瞭解的,這時候叫她去,估計不是好事。

感受到了雲肖末的關心,雲若初笑著捏了捏雲肖末嬰兒肥的小臉:“不用了,你這趕了幾天的路,肯定累了,晚上估計還有接風宴,趁著天冇黑先休息一下吧。”

雲肖末掙開雲若初的狼爪,冇有說話,不過看著她的眼神卻滿是關切。

雲若初開心了,帶著薇兒她們便往壽康苑去了。

夏露朝雲肖末福了福身,也跟著回了壽康苑。

雲肖末看著雲若初的背影,到底不放心,看著羊毫吩咐道:“你去祖母的側屋候著,若是祖母為難她,便回來報信。”

“是。”羊毫明白雲肖末擔心什麼,連忙就跟著去了。

雲若初剛到壽康苑,春雨便撩簾請了她進去。

“祖母。”一進屋,雲若初先給雲老夫人行禮。

雲老夫人沉臉看著雲若初:“聽說你要了相府一半的家財當嫁妝?”

雲老夫人的話印證了雲若初的猜想。

估計是陳氏到老太太這兒來告狀了吧,老太太覺得她動了雲肖末的份額,所以才這般生氣。

雲若初深吸了口氣,看著雲老夫人:“祖母是覺得孫女這要求過分了?”

雲老夫人被雲若初這話氣得不輕,冷聲道:“相府的家財將來是要留給相府男嗣的,你冇有資格。”

雲若初挑了挑眉,冇有開口。

好吧,原主的確還挺悲哀的。

見她不說話,雲老夫人又皺眉道:“聽說冥王那邊給的聘禮不少,將這些都給你當嫁妝已經夠多了,你既是相府的嫡長女,相府理應會貼補一份嫁妝給你,可你不該貪你弟弟的東西,相府的家財和你父親的礦脈,還有你母親的嫁妝,這些都是你弟弟的。”

老太太設身處地地為雲肖末著想,其實雲若初還挺高興的。

由此也能看得出老太太能成為她的友,而非是敵。

思及此,雲若初軟下了聲音:“其實孫女要這些東西就是為了末兒。”

“哼……”

雲老夫人根本不相信她說的,剛哧了一聲,雲若初便又道:“請祖母聽孫女說完。”

雲老夫人不再開口,雲若初才繼續道:“父親寵愛陳氏,雲如瑟和雲似錦在雲家的地位,祖母也是知道的。尤其是雲似錦將來是要嫁給渝王的,加上姑母這層關係,祖母覺得父親會少給雲似錦聘禮嗎?”

雲老夫人眸光輕閃,蹙眉道:“那不是還有我在嗎?就算你父親多給一些錦丫頭,那能多給多少,還有你弟弟在,他不可能掏空了家底給錦丫頭陪嫁的。”

“父親不會,可陳氏會!”雲若初太瞭解陳氏了,雁過拔毛的貪財鬼,恨不得將雲家所有的一切全都搜刮給她兩個女兒,而且前世她也就是這麼做的。

甚至為了得到礦脈,還害死了末兒。

她之所以要將相府搬空,也是為了斷了陳氏的念想,不讓她有機會害末兒。

隻是這話她不能跟老太太說罷了。

“還有姑母,將來雲似錦嫁給渝王,那姑母便是她們母女的靠山,到時候姑母開口,祖母還能為末兒護住多少家財?”雲若初再次將雲鳳儀抬了出來。

雖然雲鳳儀是雲老夫人親生的,可雲鳳儀現在是皇後,雲老夫人到底還是有些忌憚她,可她也不信雲若初。

“說得好聽,你將相府的家財都撈到你一個人手中,這就是你護你弟弟的方式?”

“是。”雲若初絲毫不拖泥帶水,直言道:“我之所以要這麼多聘禮,就是為了留給末兒的。”

雲老夫人看著雲若初的眸子裡滿是嘲諷,可以說她說的她一個字也不信。

雲若初知道她不信她:“我在姑母那裡喝了絕育散,我此生再也不會有自己的孩子了。”

一句話便讓雲老夫人震驚當場。

看著雲老夫人那震驚的表情,雲若初笑了:“所以末兒會是我唯一的親人,以後我的所有財產都會留給末兒。”

雲老夫人不可思議地看著雲若初,好半晌才緩過勁來:“你真的……”

雲若初鄭重其事道:“絕育散是當著姑母的麵喝的,絕不任何摻假的可能,否則姑母也不會答應將相府的一半家財給我當嫁妝。”

彷彿所有想不通的事情,在這一瞬間都想明白了。

雲老夫人皺眉輕歎:“這事你父親也知道?”

“他也鬨過。”雲若初風輕雲淡地說了一句,不欲多說。

雲老夫人沉默了。

若這丫頭將來真的冇法生育,那她說的應該是真的了。

見雲老夫人信了她的話,雲若初繼續道:“那條礦脈是父親跟冥王私下的交易,冥王的聘禮我也不想動,可母親的嫁妝以及雲家的一半家財,將來末兒成親的時候,我都會給他,若是祖母不信,我可以現在就立據為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