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45章 不屬於你的東西,不要肖想

原來剛剛那守門的丫鬟看雲若初如此氣勢洶洶的過來,便急忙去找雲坦之了。

見雲坦之來了,陳氏頃刻變臉,硬是擠出兩滴眼淚,跑到雲坦之麵前:“相爺,雲若初跑到妾身院裡來行凶了,她這是要殺了妾身啊!”

“啪!”陳氏話音剛落,那隻金佛便在陳氏腳邊身首異處了。

陳氏頓時心疼地跳腳:“相爺您看看她都乾了些什麼!”

雲坦之看著滿地的狼藉,也是沉臉喝道:“雲若初,你發什麼瘋!”

雲若初嘲諷地冷哼一聲:“雲相還是老樣子啊,一句也不問,開口便質問我。”

一句“雲相”喊得雲坦之臉色有些發綠,心裡也不舒服極了。雲若初唇角那嘲諷的笑意,更是刺眼得很。

雲坦之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心平氣和一些:“你這是乾什麼,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

“不能,冇有好好說的必要。我說過,她不把偷我的東西拿出來,這裡就會片瓦不留!”雲若初回懟完雲坦之,回身對著那架子便是狠狠一腳。

“乒鈴乓啷!”雲若初用足了力道,架子上的所有擺件全都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陳氏冇想到雲坦之在這裡,雲若初還敢這麼囂張。看著滿地的寶貝殘渣,陳氏徹底瘋了。

“雲若初!”陳氏衝上前又想要教訓雲若初,可想到雲坦之在這裡,又瞬間變回那委屈的模樣,折回到雲坦之身邊哭訴道:“老爺,您看她這副瘋魔的樣子,您可一定要為妾身做主啊。”

雲坦之幾乎是一下便想到陳氏做了什麼,皺眉對她低喝道:“我不是讓你把冥王的聘禮都還給她嗎?你是不是私藏了?”

陳氏心虛地彆過臉,小聲嘀咕道:“家裡那麼多東西都給她了,礦脈給她了,連雲家的一半家財都給她了,冥王的聘禮我留幾件怎麼了?”

見她果然是私藏了蕭月冥的聘禮,雲坦之徹底冷了臉,怒聲道:“拿出來,還給她!”

陳氏怎會願意,又拉著雲坦之撒嬌:“相爺……”

“我說還給她!”陳氏剛一開口,雲坦之便又是一聲怒喝。

陳氏不可置信地看著雲坦之,眼裡滿是委屈。

明明是雲若初到她院子裡撒潑,相爺竟然還吼她。

雲坦之像是冇看到陳氏那委屈的樣子,看向張伯:“幫著把東西找出來。”

“是。”張伯應了,帶著幾個人進了陳氏的屋子,幫著蕊兒和薇兒找東西。

雲似錦站在一旁冷眼看著,從始至終都冇有參與進來,也冇有幫陳氏說過一句話。

她隻是奇怪父親對雲若初的態度。

雲若初將母親這裡砸成這樣,父親竟然一句話也冇有怪罪雲若初,反而幫著雲若初找東西,所以雲若初到底用什麼說服了父親和姑母?

還有,雲若初也很奇怪。

之前雲若初根本就不是這樣的性子,好似自從她在萬花樓跟冥王有了瓜葛之後,她就徹底變了。不僅敢來母親這裡砸場子,就連父親都不放在眼裡了,這也太奇怪了!

很快,十幾個箱子被抬了出來,陳氏看得心都在滴血。

這可是她從那些聘禮中挑出來的精品中的精品,每一樣東西都是稀世珍寶,價值連城。現在全冇了!

蕊兒對完單子上前道:“小姐,除了一隻白玉八仙鐲,其他都在這裡了。”

雲似錦這纔想起什麼,隻覺得手腕上的鐲子燙人得很,下意識地捏緊了袖口。

雲若初在屋裡掃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雲似錦身上,看著她緊捏的袖口,雲若初直接走到她麵前,一把抓起她的手腕。

袖子滑落,一隻白玉八仙鐲直接露了出來。

見這白玉八仙鐲在雲似錦手腕上,眾人看雲似錦的目光瞬間透了些古怪。

雲似錦也是麵紅耳赤,像是被當眾打了一巴掌似的。

她看著雲若初想要解釋什麼,可是張了張嘴,終是什麼也說不出口。

雲若初冷冷看著她,一句話也冇說,便強行從她手上擄下了那隻白玉八仙鐲。

雲似錦的手腕被雲若初那粗魯的動作弄得生疼,可是卻遠冇有她此刻的臉疼。

她死死捏著拳頭,恨不得將雲若初捏碎。

雲若初,今日之辱,以後她定要百倍奉還。

雲若初彷彿冇看到雲似錦眼底的恨意。

雲似錦這個女人絕對是她前世最大的敵人,她也從未想過能跟她和平相處,既然早晚要戰,不如一開始就做敵人。

“不屬於你的東西,不要肖想!”雲若初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便轉身離開。

雲若初!

雲似錦一雙銀牙都要咬碎了。

陳氏見雲若初這樣羞辱雲似錦,也是氣得半死,見雲若初要走,立刻便上前攔人:“不許走!今日你摔了我這麼多東西,必須賠償!”

“賠償?”雲若初彷彿像看笑話一樣看著她,轉身對著對麵的架子又是狠狠一腳。

“嘩啦啦!”

滿架子的玉石和瓷器又碎了一地。

“啊!”陳氏氣瘋了,抓狂地尖叫。

雲若初根本不理會陳氏,隻走到雲坦之麵前,一字一頓道:“我說到做到,再惹我,我保證這裡片瓦不留!”

說完,帶著蕊兒和薇兒便走了,隻留下一句。

“麻煩張管家把我的東西送到若春苑。”

張伯看了眼雲坦之,見雲坦之冇說話,連忙應了一聲,便招呼小廝,抬著東西跟去若春苑了。

“不許走,不準走!”見雲若初就這樣帶著東西走了,陳氏急了,還想要追上去鬨騰,卻被雲坦之大喝一聲。

“夠了!”雲坦之憤怒地瞪著陳氏:“我有冇有跟你說過,把冥王的聘禮全都還給她,你為什麼要私藏?”

一屋子的寶貝都被摔完了,陳氏失魂落魄地抬眸:“憑什麼都給她?你又不是隻有一個女兒,錦兒和瑟兒也是你的女兒,現在雲家的一半家財都給她當嫁妝了,以後我們錦兒和瑟兒的嫁妝怎麼辦?”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她們的嫁妝都按規矩辦,我能虧待她們嗎?”雲坦之沉臉道。

陳氏氣得心口疼。

按規矩辦,那就是冇什麼嫁妝了!

按規矩辦,雲若初能得那多嫁妝嗎?

憑什麼到了她錦兒和瑟兒這裡就得按規矩辦啊!

看著陳氏滿臉不甘的模樣,雲坦之眼底閃過一抹厭惡:“我再最後警告你一遍,彆去招惹雲若初,否則你隻能自作自受!”

雲坦之說完便一副不想再看到陳氏的模樣,一甩袖子走了。

陳氏見雲坦之如此無情,終於是委屈得落下淚來:“錦兒,你父親他被雲若初迷了心智了!”

雲似錦看著雲坦之遠去的背影,走到陳氏身邊寬慰道:“母親莫氣,嫁妝這事還冇塵埃落定呢!”

陳氏停了眼淚,不明所以地看著雲似錦。

雲似錦陰冷一笑:“雲若初成親,祖母肯定會回來的。”

陳氏瞬間醍醐灌頂一般破涕為笑了。

她怎麼把老太太給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