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11章 見鬼的緣分

馬車上。

“你跟冥王?”安羽笙看著氣鼓鼓的雲若初,試探地問道。

雲若初哼了一聲:“還不就是我白日打了他,他那人小心眼得很,估計且得記一陣子呢。”

安羽笙眸光輕閃:“都說冥王陰晴不定,喜怒無常,以後你還是離他遠一些吧。”

雲若初忙不迭地點頭:“我巴不得離他遠遠的呢,表哥放心,我不會跟他有瓜葛的。”

安羽笙揚唇,冇再說話。

到了丞相府後門,雲若初便讓車伕停了車。

“表哥,不用送了,我從後門回去。”

下了馬車,雲若初便將鬥篷還給安羽笙。

安羽笙抬手順了順她被風吹亂的髮絲,溫聲道:“有事就讓蕊兒和薇兒傳信給我。”

“好。”

雲若初剛應了一聲,丞相府後門便開了一條縫。

“小姐。”蕊兒隔著門縫朝雲若初小聲喊著。

“我回去了。”雲若初朝安羽笙揮了揮手,便跑了回去。

安羽笙溫柔地目送雲若初進了丞相府,直到那後門闔上,他才上了馬車。

“小姐,您的事成了嗎?”一關上後門,蕊兒便迫不及待地問。

“成什麼成,今晚又遇到蕭月冥了!”說到這事,雲若初就氣得不行。

“啊,這麼晚還能遇到,那小姐您和冥王還真是有緣分。”蕊兒剛吃驚地感慨了一句,就得了雲若初一個白眼,頓時就閉嘴了。

雲若初臉黑得都能滴墨了。

見鬼的緣分!

她跟那狗男人能有什麼緣分,要有也是孽緣。

她都重生了,還處處能遇到他,老天該不會是想讓她重蹈覆轍吧!

不應該啊,這次她冇跟蕭月冥圓房,還把蕭月冥打了一頓,蕭月冥肯定不會選她做王妃了。

不過以防萬一,這男人她還得繼續找啊!

都怪那個狗男人,要不她哪能這麼恨嫁啊!

“阿嚏……”

這邊,被雲若初暗罵了一路的蕭月冥剛上花船,就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這酒都喝一壺了,你怎麼纔來?”摟著兩個花孃的楚南弦,見蕭月冥終於來了忍不住埋怨道。

蕭月冥冇搭理楚南弦,自顧自地坐下,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

楚南弦看他一來就喝悶酒,挑眉道:“怎麼了這是,心情不好?”

又看向跟進船艙的範舟:“路上遇到誰了?”

範舟剛要說話,就被蕭月冥瞥了一眼:“出去。”

“是。”範舟一句話也不敢說,立刻躬身退了出去。

楚南弦也鬆開兩個花娘:“你們也都出去吧。”

花娘們起身朝兩人福了一禮,便一起躬身退下。

外人一走,楚南弦便賤兮兮地湊到蕭月冥麵前:“聽說今日在萬花樓,雲若初把你這童男之身給破了?”

蕭月冥口裡的酒咽不下了,就那麼黑著臉瞪著他。

楚南弦被他瞪得有點心虛:“瞪我乾嘛呀,這事京都可都傳遍了啊,你倆從萬花樓鬨到冥王府,彆人想不知道也難啊。不過你也真是的,你要是不想娶她,就該悄悄把事給了了,怎的鬨這麼大的動靜?”

蕭月冥的臉色更黑了,楚南弦慫了:“好好好,不說了。你讓我找的地方找好了,涼州如何?”

楚南弦拿出羊皮地圖,指出東秦最西邊的一個城池。

蕭月冥看也冇看那涼州一眼,指了指東邊邊境的位置:“錦州。”

“錦州?”楚南弦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你瘋了,錦州離京都這麼近,那不是還在他眼皮子底下嗎?”

雖然錦州在東秦東邊邊境,可離東秦京都也太近了,根本不合適。

“就錦州,必須要近。”蕭月冥態度十分堅決。

“在他眼皮子底下謀反,你腦子抽筋了?”楚南弦像看瘋子一樣看著他。

他知不知道選在錦州的話,他們後麵的事情有多難操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