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宮鬥宅鬥 > 再嫁冤家:來啊,互相傷害啊 > 第10章 冷嘲vs熱諷

範舟一臉懵逼。

王爺不是要上花船嗎?

怎麼又要上岸?

範舟不敢問,隻能朝船伕揮揮手。

船伕會意地將船往岸邊靠了過去。

曲江岸邊。

雲若初看著安羽笙那俊朗溫柔的眉眼,俏臉忍不住微微發紅。

表哥可真是溫柔呢,跟某個狗男人真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前世她和狗男人一起生活六年,前三年互相猜忌,互相提防,她費儘心機,不知道為他做了多少,才化解了他們的敵對關係。

後三年他們相知相守,曾經她以為縱使他無心無情,可他們一起經曆過那麼多患難,她早已在他無徑的心門裡走出了一條路。

可惜啊,一切都是她的臆想!他從不曾愛過她,不管是情感還是**他都背叛了她!

腦海裡再次響起堅決的“救側妃”三個字,雲若初再次磨起了後槽牙,飛快地收回思緒。

想那狗男人做什麼,溫潤如玉的表哥多好啊!

“表哥……”雲若初剛想再問問安羽笙意中人的事,就被什麼砸中了腦袋。

“唔~”雲若初捂著腦袋,看著自己裙襬上落了一顆棗核,倏地抬眸看向江中,果然見蕭月冥邪氣地倚在船艙,正放蕩不羈地看著她,隻是那邪肆的目光中多少帶了些怒意。

看到蕭月冥的那一刻,雲若初的臉都綠了。

又是他!

怎麼在哪兒都能遇到他?

真是陰魂不散呢!!!

“參見王爺。”見是蕭月冥,安羽笙連忙起身,朝蕭月冥行禮的同時,還用身子遮住了雲若初。

蕭月冥眼底飛快地掠過一抹危險,抬腳便上了岸,走到安羽笙麵前戲謔道:“本王還道是誰跟本王一樣這麼有閒情逸緻,深更半夜的還舍不下這江中的花娘,原來是安都護。”

雲若初眼角抽抽。

誰是花娘!

這瞎眼的狗男人!

安羽笙也沉下臉,冷聲道:“她不是花娘,還請王爺莫要戲言。”

蕭月冥瞥了眼雲若初的衣角,邪肆地揚眉:“不是花娘?本王怎麼瞧她這麼眼熟,像是昨晚在萬花樓陪了本王一晚的……”

不等蕭月冥把話說完,雲若初便咬牙切齒地蹦了出來:“蕭月冥,你彆太過分!”

看著雲若初那張比牡丹還明豔的臉,蕭月冥眼底的怒意更甚,冷嘲道:“果然是雲大小姐,昨晚陪了本王,今晚又來陪安都護,你還真夠忙的。”

見他當著安羽笙的麵說這麼噁心人的話,雲若初更加氣不打一處來,熱諷回去:“比不上王爺,這麼大晚上的還到曲江來會花娘,就是不知道你那傷……還行不行了?”

雲若初意有所指地瞄了眼蕭月冥某處。

蕭月冥非但不生氣,還傾身過去,湊到她耳邊邪氣道:“本王行不行,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無恥!”

雲若初氣得又是一抬腿,卻再次被蕭月冥製住:“就會這一招嗎?”

“你……”看著蕭月冥得意的嘴臉,雲若初氣得想要一巴掌扇上去。

“初兒。”見兩人離得那麼近,安羽笙眉心微蹙,一把將雲若初拉回到身邊。

“初兒小孩子脾性,還請王爺莫要跟她計較。時間不早了,王爺還有事忙,我們就不打擾了。”

安羽笙朝蕭月冥躬了躬身,便拉著雲若初走了。

蕭月冥盯著兩人牽著的手,那張放蕩不羈的臉瞬間陰沉下來。

感覺到自家王爺身上的寒氣,範舟忍不住打了個冷噤。

王爺今日氣性有點大啊,又是因為這雲家大小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