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醫王歸來:守護絕美雙胞胎女神 > 第039章 姐夫辦的漂亮

愛華醫院。

這座一切具備隻欠東風的私人醫院,就差一些科室大夫還冇找到合適的,從而正式開診的日期一推再推。

“夢莎,快派人將太平間的設備啟用,葉洛馬上就到,很著急。”沈夢穎一邊下樓向隔壁愛華醫院快步走去,一邊給沈夢莎通著電話。

“姐夫他……想用太平間?”

沈夢莎正在與葉小曼在辦公室分析著各項工作,聽到她姐這番話後,頓時愣住了。

“我也很詫異,他到底將誰的屍體帶來了。”沈夢穎心中隱約猜到,或許是那個傲狂的女魔頭夜舞的吧!

“我馬上下樓。”

沈夢莎回話後立即掛了電話,拽著葉小曼乘上了電梯。

很快,三個女人在醫院門口彙合了。

“夢穎姐,我哥他……他要帶誰的屍體過來啊?”葉小曼已經淩亂了。

她不斷的推測著,是薛浩嗎?

還是蘇婭?

又或者是……那個地下圈子的龍頭夜舞的屍體嗎?

“姐,我認為一定是星夜會所的那個瘋女人了。”沈夢莎也在暗自猜測,“姐夫行事乾脆利索,知道那個瘋女人可能要報複我們,所以就痛下殺手了。”

“你倆,都稍安勿躁。”

沈夢穎恢複了以往沉著冷靜的麵色,“不管屍體是誰,我們權當不知道即可。”

“……”

沈夢莎和葉小曼兩女相繼點頭。

“嘀嘀嘀!”

幾分鐘後,葉洛駕駛著路虎車而來。

“姐夫,你直接開進地下車庫,從那裡比較近。”沈夢莎提醒道。

“小曼和夢穎你倆都去忙吧,讓夢莎給我帶路就好。”

葉洛看到三女都一副疑慮的表情,也並未想隱瞞什麼,“有位前輩的屍體在後排座躺著,所以車上隻有副駕駛座僅能容納一人。”

他一番話後,三女也不再拖泥帶水。

沈夢莎剛要踏上路虎車,從旁邊又疾馳駛來一輛白色奧迪,直直的擋住了路虎車的去路。

這一突發事件,葉洛都未曾料到。

“沈—夢—莎!你給我下車!”

從白色奧迪中走出一名花枝招展的女人,正是沈夢莎的大學同學薛飛燕!

前天晚上,她試圖要將沈夢莎給她小舅邱誌岩快|活,卻不曾想由於葉洛的存在,她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腦袋負傷,小舅則當場死亡。

而今,她五官扭曲著,手裡竟然還拎著半塊磚頭,衝著即將上車的沈夢莎腦門砸了過來。

“找死!”

葉洛怎能讓薛飛燕如願,手起手落,一枚銀針從他手中竄出,正中薛飛燕的眉心。

“哐當!”

“哐當!”

薛飛燕和她手裡的半塊磚頭幾乎同時落地。

這一幕,將沈夢穎三女直接嚇傻在了原地。

沈夢穎不是冇見過葉洛殺人,比如說昨天在老楊家,為救她父親,葉洛一手扭斷了一個瘋婆孃的脖子。

可是,眼前再次看到葉洛冷血般的模樣,一針結果了薛飛燕,她還是情不自禁的雙腿打顫,包括沈夢莎和葉小曼在內,也都特彆的心悸。

短暫的沉默後。

“姐夫辦的漂亮!”

此時,沈夢莎的眼神竟然通紅,似乎非常樂意薛飛燕的死亡。

畢竟,前天晚上若不是葉洛及時出手,她早就在薛飛燕的計謀下,被那個悶騷的邱誌岩淩辱了!

“這,這應該算得上自衛殺人,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沈夢穎輕拍著自己的胸襟不斷的安慰著。

“對,不會有事的,我哥若是不及時出手,夢莎姐當時就可能會……”葉小曼也在安慰著自己。

“不錯!姐夫又救了我!”沈夢莎喘息粗氣,似乎剛從薛飛燕的死亡中醒悟過來。

“對,葉洛還真是我們沈家的救星!”沈夢穎如釋重負的露出了感激。

“這……就是江湖,江湖是險惡的,同樣也是充滿誘惑和機遇的。我保證,除非生死危機,否則我以後不再當著你們三人任何一人的麵動殺機了。”葉洛剛纔也是情急之下,疏忽了三女在場的感受。

就在此時,一位身穿勁裝的男子,悄然出現在了這裡,正是沈躍天從暗網雇來的私人保鏢追命。

“葉先生,我未能按照您的囑托守護好沈家人,全都是我的過錯,稍後我會負荊請罪。您先去忙吧,剩下的攤子交給我處理便是。”追命話音未落,將薛飛燕的屍體丟進了奧迪車中,開車極速離去。

三女並不知道追命的身份,齊齊望向了葉洛。

“回頭再說。”

葉洛露出一抹歉意,然後驅車在沈夢莎的指引下,駛進了地下車庫。

很快,葉洛將破軍的屍體橫抱而起,跟隨著沈夢莎來到了太平間,直到將屍體冷凍儲存後,他才大喘了口氣。

“姐夫,這位老者是?”

自始至終,沈夢莎並未多問一句,直到兩人離開後,她才試探著問道。

“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資曆是絕對的國士無雙,三天後我要親自為他老人家送終。”葉洛暫且不想提及太多破軍的事情。

他需要深思熟慮一番。

最起碼,他要搞清楚破軍的真正死因。

之所以,他選擇為破軍的葬禮大操大辦,除了這是國士無雙應得的榮譽外,還有一部分小小的個人情感融入了進去。

破軍臨死前還不忘給他書信一封,告訴了他爺爺葉遠山失蹤的關鍵人物——伍仟!

這種大恩,無以為報。

他還在想,若是在這件葬禮的事情上,將悄聲匿跡多年的七殺和貪狼兩人引來,又會是一副怎樣的局麵?

如果能引來,自然最好,便能有希望得到破軍的真正死因。

若是不能,也無遺憾。

真相隻有一個,他相信伴隨著他的計劃,時間可以驗證這一切。

很快。

葉洛和沈夢莎回到了愛華醫院門口,沈夢穎和葉小曼還在這裡等著。

“暫時冇事做了,我隨意走一走,也算是熟悉下環境。”葉洛主動看向了沈夢穎。

“要不你先跟我回會議室吧,剛好有個緊急會議,你不是說要協助我辦公的嗎?正好也可以經經過場,多瞭解下公司的企業文化。”沈夢穎深吸了口氣,做出了邀請。

“很抱歉夢穎。”

葉洛艱難的搖了搖頭,柔和的說道:“我的思緒還很亂,給我幾天時間吧,等我處理完手頭的這幾件事,就專心協助你,好嗎?”

“當然可以。”

沈夢穎輕輕笑了笑,葉洛的這番話她還是令她很欣慰的,最起碼不是敷衍了事。

若是換個其他男人,或許就會假惺惺的陪著她了,她也不喜歡這種冇有主見的男人。

不多時,三個女人都離開了。

葉洛則揹負著雙手,在愛華醫院和愛華集團來回散步走著。

一邊熟悉了這裡的環境,還一邊想通了幾件事。

首先,夜舞必須死,越快越好!

此事畢竟是因他而起,隻有夜舞徹底消失,才能讓沈家不再有有夜舞這個潛在的威脅。

其次,破軍的葬禮不僅要大操大辦,必要時還要驚動一些大佬,那樣才能符合破軍的身份;

而破軍那封書信中的他對的告誡,不讓他去尋找死因,這件事他又怎能袖手旁觀呢?

最後,他要尋到濟城周家,打探關於伍仟的訊息,找到爺爺失蹤的真相!

至於他的前女友蘇婭,在認了三大金融巨頭之一的蘇候為爹之後,必然會整出不少幺蛾子。

對此,他並未放在心上,甚至還有些期待蘇婭到底能有多大的能量。

這件事中,相比較而言,他可以直接忽略蘇婭的存在。

“叮鈴鈴……”

署名楚宗澤的來電將葉洛從思緒中驚醒。

“葉先生,不負您所望,終於找到夜舞的位置了。”

“她昨晚駕駛快艇出海後一直在岸邊盤旋,最終在今天黎明時分踏上了一艘東去島國的郵輪,此時正在公海位置停靠,下午三點繼續行駛,她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人視線之內,我已為葉先生備好了快艇。”楚宗澤直言說道。

“楚先生,你辦的不錯!”

葉洛眼中迸出了兩道宛若實質般的血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