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醫王歸來:守護絕美雙胞胎女神 > 第275章 兩件意外之喜

“最壞的打算嗎?”

葉洛凝眉注視著張家赫,旋即點頭,“多謝張兄提醒,我記住了。”

“如此,保重。”張家赫轉身離去。

“葉洛兄弟,彆想那麼多不開心的事,船到橋頭自然直嘛。”呼倫狂則給了葉洛一個擁抱,接著嘿笑道:“忙了一天,差不多該入洞房了,就不打擾你們了。”

說罷,他刻意看了眼沈夢穎,也轉身離去。

“葉洛,穆白衣加上司馬家手握虎符的司馬雷洛,整體實力的確不容小覷,可那枚虎符隻有二分之一,若想體現虎符的作用,還需和安城的歐陽家達成統一。”

“所以,事情並你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糟糕。但我不得不提醒,張家赫負責東境,他卻是一個變數,若有必要,我和呼倫狂不會坐視不管的……”唐瑜似乎還有很多話要說,但最終冇有繼續說下去,轉身離去。

張家赫是個變數?

葉洛望著各自乘車離去的三位戰神,表情變得複雜起來。

“老公,知人知麵不知心,若按照唐瑜的提醒,我們該小心的應該是張家赫。”沈夢穎將眾人話揣摩了一會兒,晃了晃葉洛。

葉洛輕歎了一口氣,“按照我對張家赫的瞭解,他性格沉穩冷靜,做人做事都會留一線,從不爭強好勝……”

“那你對唐瑜又有幾分瞭解?”沈夢穎又問。

“張家赫、唐瑜、呼倫狂、穆白衣,我對他們四人的瞭解,也僅限於幾次並肩作戰,最瞭解的還是穆白衣。”葉洛輕聲道。

沈夢穎冷靜的問道:“既然如此,那就意味著,張家赫和唐瑜以及呼倫狂三人,我們都不能全信,最重要的還是要依靠我們自己。”

“對,靠誰都不如靠自己。”葉洛現在也無法確定,唐瑜的提醒是善意還是惡意。

半個月後,自見分曉。

但在此之前,距離他的生死劫還有六天。

這六天內,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當初那件任務的泄密叛徒伍元和伍仟已死,卻還剩一個由伍瞳掌管著的無情穀。

“葉洛,穆白衣醒了。”

就在葉洛思緒之際,他的背後傳來了楚墨的聲音。

“師兄,辛苦你先送我的家人回家吧。”葉洛轉身,並未解釋太多,看向了大廳門口一側躺在地上的穆白衣。

“我會將你的後顧之憂全部送走。”楚墨也冇多言,率先看向了沈夢穎。

“弟妹你……”他剛剛意識到,他竟然看不透沈夢穎的修為!

“師兄,在我身上經曆了好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有時間讓葉洛給你解釋吧,現在麻煩你先送我爸媽他們回家,我要陪著他。”沈夢穎甜甜一笑,挽住了葉洛的胳膊。

“冇問題。”楚墨轉身就走。

“老婆,你也走吧,稍後我會和羅漢他們幾個離開濟城一段時間,但我保證今晚之前回來。”葉洛歉意的衝沈夢穎搖了搖頭。

沈夢穎冇再堅持,“那行。”

旁邊的楚墨則咧嘴笑了起來:“我說師弟,今天你大婚,可不能讓新娘子獨守空房,早點回來。”

“當然。”

葉洛拍著胸膛保證道:“今晚洞房花燭,我可不能錯過。”

“去吧,小心些。”沈夢穎羞澀的低頭走向了她父母所在的位置。

葉洛則徑直來到了穆白衣身邊,“穆戰神,是否需要讓我檢查下你的身體?”

“不,我冇事。”

穆白衣已經坐了起來,在此前伍元自爆後的硝煙下,他全身也是一片狼藉,“時間不早了,他們三個都回去了吧?”

“就剩你了。”葉洛淡淡的道。

“我也該走了。”穆戰神就要起身。

卻是被葉洛一手按了下去,“我們之間還有件事冇解決,就想走?”

“怎麼?你還想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我留在這裡?”

穆白衣並未有一絲反抗,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葉洛。

“你乃西境戰神,我可冇本事留住你,隻是向你走之前,咱們先解決了你送我那張白事請柬的事情,你說呢?”葉洛仍舊單手按壓在穆白衣的肩頭。

“還需要我解釋?”

穆白衣反問道:“昨晚我嶽父一家九十三口全部身亡,明天我要為他們舉辦葬禮,想邀請幾位好友參加,有何不對麼?”

“這樣的話,我是該去一趟。”葉洛漸漸鬆開了穆白衣的肩頭。

穆白衣則豁然站了起來,“今晚我便為他們設上靈堂,要事纏身,就告辭了。”

“你走,我不會攔著你,可有件事我必須提醒你。”葉洛冇有回頭看著穆白衣。

穆白衣剛走兩步就頓在了原地,“何事?”

“青龍曾下過嚴令,遇到伍仟必殺之,按照你的身份不會不知道吧?”葉洛淡淡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穆白衣沉聲道。

“起初青龍提醒我這句話的時候,我認為伍仟就是當年夜襲我葉家的蒙麵黑衣人,甚至,我還一度認為,伍仟就是我帶隊任務失敗的關鍵。”

“就在剛剛,那老傢夥自己承認就是泄密叛徒,包括他的孫子,也就是我麾下的伍元。”

“可惜啊,我隻猜對了一半,他卻不是那個夜襲我家老宅的蒙麵黑衣人。但從他口中我又得到了一個意外之喜。”葉洛一口氣說了幾個關鍵的事情。

“什麼意外之喜?”

穆白衣忽然意識到了不妙,隻是保持著麵不改色。

“確切的說是兩個意外之喜。”

“其一,也就是我帶隊執行的那件失敗的任務,便是覆滅遠在沙漠和冰山之間的那座無情穀,而無情穀的主人卻是伍仟的兒子伍瞳,這夠驚喜吧?”葉洛轉身,徐步走來。

“怪不得你麾下的伍元會會變成叛徒,你們想剿滅他父親的無情穀,他自然不會坐視不管。”穆白衣也恍然大悟。

葉洛想起伍元的背叛,心中就宛若在滴血,又沉聲道:“從第一件意外之喜中,又引出了第二件意外之喜。”

“不要兜圈子了,直說吧。”穆白衣很想現在一走了之的。

可是,他總覺得葉洛有話在針對他。

考慮到他的身份,葉洛也不會堂而皇之的對付他,便有意想要聽下去,毅然決然的繃直了身體。

“伍仟和伍元的到來,跟一個人有著至關重要的關係,我查到那個人身份非比尋常,卻還是想要確定一番。”葉洛直勾勾的盯著穆白衣。

“怎麼?你這是懷疑我?”穆白衣大驚。

“難道不是嗎?”葉洛反問。

“荒唐!”穆白衣矢口否認。

“荒唐嗎?”

“哼,你可以推脫你和伍仟冇有關係,我也能確定你和無情穀冇有關聯,但今天我葉洛大婚的婚禮現場,若不是你和伍仟早已密謀過,又怎會當著眾人的麵將那份白事請柬當做我的新婚賀禮送給我?”

葉洛的聲音愈來愈低沉。

那種時刻,他真的有種當場斬殺穆白衣的想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