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醫王歸來:守護絕美雙胞胎女神 > 第019章 夜舞的可怕之處

早晨七點。

坐落在東城區臨海位置的星夜會所門前,這裡的安全負責人齊虎,一夜未睡,驅車而來,行色匆匆的衝進了會所。

在一間裝滿紅酒的酒窖中,濟城的地下圈子龍頭夜舞,正抿著紅酒沉吟著什麼。

“舞姐,昨晚那一死一傷的男女身份,查到了。”

“包括,昨晚那個行事果決的男子以及另外三個女人的身份,都調查清楚了。”

齊虎敲門進來後,束手站在了夜舞麵前。

“坐。”

夜舞無喜無憂,給齊虎倒了一杯紅酒。

“多謝舞姐。”

齊虎安分的坐在旁邊。

“細細道來。”夜舞仰頭將杯中酒喝掉。

“死去的人叫邱誌岩,原籍濟城,十五年前考進了帝都一家大學……”

“我對他不關心,簡明扼要。”夜舞皺眉道。

齊虎點頭,“死去的邱誌岩在他外甥女薛飛燕的幫助下,約了沈家二小姐沈夢莎洽談業務,然後不知怎麼就發生了昨晚的慘案。”

“我對他倆的事情不感興趣,側重下另外的一男三女。”夜舞一臉的漠然,給自己又倒了杯酒。

“那對雙胞胎是沈家的女兒,這些舞姐都有瞭解,就重點講講另外的一男一女吧。”齊虎的表情很認真,也很匪夷所思,“男的叫葉洛,女的叫葉小曼,兩人是兄妹關係,五年前……”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齊虎將關於葉洛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哦?”

夜舞聽到葉洛的身份平平無奇,百思不得其解的道:“小小葉家,竟會被黑衣人夜襲?還搞得老頭子失蹤多年?嗬嗬嗬,這麼說,當初葉洛也不過是個喪家之犬罷了,可是經過五年的時間,卻變成瞭如今的霸氣側漏,這五年他到底經曆了什麼?”

“我通過黑白兩方的朋友調查,得知葉洛在消失的五年在西境服役,卻在三個月前違紀被遣返戶籍地,還患上了急性應激障礙症,就是個精神病。”

齊虎在他得到這個訊息後,心裡便對葉洛帶給他的壓力減緩了至少百分之五十,“至於她妹妹葉小曼,這五年來一直在讀書,除了漂亮外,並冇有什麼特殊之處。”

“原來如此!”

夜舞眯了眯眼,臉上浮現出了嗤笑之意。

“舞姐,二叔幾時能返回濟城?”齊虎喝了杯紅酒,問道。

“二叔正在聆聽他師尊的教誨,七天後能回來。”夜舞的眉頭微微一皺。

從她父親去世後,她倚靠著戰力在半步宗師之境的二叔夜修羅,才坐上的濟城地下圈子的龍頭之位。

當年夜修羅以一人之力,擊潰所有地下圈子的強者,還為夜舞招兵買馬,齊虎便是其中之一。

“舞姐是想?”齊虎看著沉吟不語的夜舞,試探著問道。

“當然是比手段了。”

夜舞一副輕描淡寫的語氣道:“雖然打打殺殺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但不可否認的是,用拳頭講話非常直接,更為有效。”

“舞姐的意思是?”齊虎微怔。

“他現在再強,曾經也是喪家之犬,還不需要興師動眾的等二叔回來,先按照我們的方式來,若見狀不妙,立即撤銷,那樣我們還有退路,再等二叔回來。”夜舞一字一言的說道。

她那張俊俏的麵孔看不出什麼異樣,可內心中早有了想要嗜血的渴望。

夜舞被世人冠以“女魔頭”的代號,不是冇有原因的。

她的可怕之處除了擅長使用破釜沉舟之計,便是——隱忍。

壞人並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城府極深,又懂得隱忍。

齊虎明白夜舞的意思,接著起身,“葉洛今天要去濟城酒店赴婚宴,不如就在那裡結束了他吧。我馬上去將兄弟們都召集過來,五十個不行,那就一百個,五百個,必能將他做掉。”

一個人就算再強,他們使用車輪戰術,定能有反殺之力。

“你剛纔還提及過今天那對結婚的新人是什麼身份來著?貌似與葉洛有很大的關係?”夜舞忽然想到了什麼,眉宇間透露出了戲虐的冷笑。

“說起來,葉洛還真是窩囊呢!”

齊虎又複述了一段關於葉洛的事情

夜舞聽聞後冷笑中還摻雜著十足的嘲諷之意,“消失了五年,那個女的竟然是他的未婚妻?而那個男的則是他所認為的好兄弟。哼……這場戲肯定很精彩,不去一觀豈不是很可惜嗎?”

……

上午八點。

北苑小區,六樓的一套三居室。

這套本屬於葉洛的三居室,而今被鳩占鵲巢,成為了蘇婭和薛浩兩人的結婚新房。

今天,這套房子貼滿了大紅喜字,五彩繽紛的窗花裝飾一新,兩人的結婚照赫然醒目,一切看起來都特彆的和和美美,喜氣洋洋。

隻是,今天的新郎官左側臉頰浮腫,看起來不是那麼的祥和。

“浩子!還冇換完衣服?時間差不多了。”

一位五旬男子敲開了臥室的房門,正是薛浩的父親薛路達。

“我知道了。”

薛浩正站在穿衣鏡前整理著西裝,看著鏡中的自己,就算用濃妝掩飾傷痕,也有巴掌的痕跡,“瑪德,都怪葉洛那個混蛋打了我一巴掌,老子一定會弄死他的!”

他背叛了葉洛,還將對方的未婚妻占為己有,非但冇有一絲的負罪感,反而還對葉洛暴打他的事情耿耿於懷。

“說起來,五年冇見過葉洛那個兔崽子了,冇想到他剛回來就對兄弟不仁義,這個小混蛋還真是欠揍!”薛璐達心疼的看著兒子臉頰上的傷痕,氣得滿臉鐵青。

他隻知道自己的兒子做了副總,買了這套房子,還娶了個銀行職員的漂亮老婆,未來前途無量!

而葉洛在他眼中,就是一個被迫離開濟城的小混子。如今趕上時代變遷回來尋求他兒子的幫助,一言不合就打人,這還了得!

“爸,這件事我自有主張,他在我眼裡就是個垃圾、廢物罷了。”薛浩穿戴整齊,陰晴不定的笑道。

“行,等你大婚後,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葉洛那個小兔崽子!”薛路達哼哈二氣的比劃著。

“很快的。”

薛浩嘴角上翹,似乎他早已安排好了報複葉洛的計劃。

隨後,他撥通了蘇婭的手機。

“老公,該來接我了吧?”

蘇婭正在孃家閨房中,身穿著潔白的抹胸婚紗,看起來是那麼的花枝招展,楚楚動人。

“對,時間差不多了,我馬上帶著車隊去接你,然後去酒店迎接今天的賓客們。”薛浩邊說邊開始行動起來。

蘇婭甜蜜蜜的笑著,忽然想到了什麼,“對了老公,那件事進展的如何了?不會出現意外吧?我可不想看到那個噁心的傢夥大鬨我們的婚禮。”

“那件事一直在推進,或許他們已經偽裝完畢,就等他現身了。”薛浩的嘴角浮現著即將得逞的冷意。

為了排除他的嫌疑,他專門在暗網中找了個異地殺手趕來。

“那就好!”

蘇婭聽後安心了不少。

今天應該是她最開心的一天了,唯獨葉洛的事情令她尤為煩心。

“就這樣,等我。”

薛浩掛了電話,與他父親一同下來。

可是,樓下除了他精心準備的豪華車隊外,還真是一位白髮的中年人。

這讓薛浩瞬間驚呆頓在了原地。

“怎麼了浩子?”

在薛路達的推搡下,薛浩才醒悟過來。

他立即將身子卑微屈膝下去,滿臉堆笑的道:“楚董……楚董事長!您……您怎麼來了?

“你應該就是我騰龍集糰子公司北城項目部的薛浩薛副總吧。”這位白髮中年男子,透著久居高位的上位者氣息,正是濟城的三大金融巨頭之一的楚宗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