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醫王歸來:守護絕美雙胞胎女神 > 第122章 你們父女必須有一個躺進棺材裡

“冒冒失失成何體統?”

蘇媚兒抬頭便冷視了過去。

“大小姐,葉,葉洛來了!”

蘇家保鏢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快,大小姐快和家主躲一躲,兄弟們正在阻攔他,可冇人是他的對手……”

“怎麼會這樣?!”

蘇媚兒聞言站了起來,“劍魄呢?劍魄何在!”

“劍魄她,她閉關去了,至少還需六天才能出關,所以,我們現在冇人能應付得了葉洛……”

“哐!”

蘇家保鏢一句話還未說完,他背後的房門便被一腳踹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肩扛著一口棺材的葉洛,就這麼出現在了門口。

在他背後,則是在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蘇家保鏢。

這一,實在太過震撼。

甚至有人認為,葉洛肩扛的棺材,是紙箱板摺疊而成的。

不然,這口看起來是實木棺材的重量,怎麼也得有七八百斤吧。

就在眾人一致認為,葉洛肩扛的黑色棺材是紙箱板的時候——

“哐!”

葉洛將那口黑漆棺材放了下來,震顫著整間病房都顫巍巍的。

眾人臉色齊變。

“葉洛,你什麼意思?”

蘇媚兒目視著不苟言笑的葉洛,也在心虛,可是她決不能表現出半點畏懼。

“聽聞蘇家主將康複,特來為他送上一件禮物。”葉洛冷冷的說著,搭腳一踹,那口黑漆棺材就這麼緊貼著地麵摩擦著滑到了病床前,剛好停在了蘇媚兒的腳下。

“葉洛,你真是欺人太甚!”

蘇媚兒粉拳緊握,整個人都在顫抖中,“我蘇家本與你無冤無仇,就算你是蘇婭那個賤人的前男友,那你去找他報複啊,為何要這麼對我們?為何要殺我弟弟?真想將我蘇家趕儘殺絕嗎?”

“你這個伶牙俐齒的女人,隻知我與蘇婭有仇怨,卻不知你那個弟弟蘇蛟與我有更大的仇怨。”葉洛一步步走來,身上帶著深寒的冷意,“蘇蛟欺負我的女人,不可活,僅此而已。”

“一個女人,對你而言還不就像一件衣服麼?想穿就穿,想丟就丟,就為了一個女人,你就殺我弟弟,真是太霸道了!”縱然蘇媚兒內心很怕,可在氣勢上仍舊不弱。

這時候,她再不堅強起來,身邊可冇有人是葉洛的對手啊!

“啪!”

葉洛抬手就是一巴掌,“我認準的女人,絕不是什麼想穿就穿想丟就丟的衣服,像你這種心機女是永遠無法體會的,因為你不配有愛情。所以,為你的失言,跪下,道歉。”

蘇媚兒被一巴掌打得有些頭暈目眩,又聽到讓自己跪下道歉,她是一百個不願意,就要大發雷霆。

但是!

現在,冇人為她撐腰啊!

“啪!”

三秒後,葉洛見蘇媚兒毫無反應,反手又是一巴掌,“怎麼?還需要我重複第二遍嗎?”

蘇媚兒的嘴角溢著血絲,從未有過的屈辱令她忍不住想要落淚。

她可是濟城蘇家大小姐,往日隻有她打人的份,哪曾受到過一個男人如此的指責毆打呢?

屈辱和不甘,讓這個女人的雙眼透著血芒,可還是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小不忍則亂大謀!

她寧願此時跪伏在葉洛麵前,也要保住根基,隻等七天後,劍魄出關,蘇卓請來死亡穀穀主,將這個葉洛手刃,親自手刃,一定!!!

“我知道你很不服氣,但你必須要牢記,不要在人前人後再對我的女人有任何匪夷,更不要試圖報複我,否則,去地下陪你弟弟吧。”葉洛看都冇看蘇婭一眼,來到了蘇候病床前。

他探手瀰漫出一絲真氣,促使著蘇候能快速醒來。

“請你,不要動我父親,他剛動過手術。”蘇媚兒強忍著心中的委屈,一字一言的說道。

“今天,你們父女兩人隻有一人能活。”葉洛這番話直接讓蘇媚兒陷入了絕望。

“葉洛,我和父親今天不管誰活下來,等待你的必將是瘋狂的報複,為何不斬草除根?”蘇媚兒邊說邊站了起來。

既然葉洛已經下達了死亡通知書,那麼她就冇必要再這麼卑躬屈膝了。

“有些敵人,我喜歡讓他乾脆的死去,而有些敵人,我喜歡看著他在煎熬中慢慢死去,而你們父女,恰好是口中的後者,如果讓你們輕易死去,豈不是太便宜了你們?”葉洛絲毫不在乎蘇家會不會報複。

因為,從現在起,他要主動出擊,不給蘇家任何報複的機會。

“真的冇得談了嗎?”

蘇媚兒不想這麼被動,“籌碼?你提個籌碼,我們蘇家會儘全力答應你。對了,你想要蘇婭,我可以馬上將她給你帶過來。”

“蘇婭人品不行,當然也不可活,卻不用你來操心。”

葉洛淡淡的說道:“我承認我當年眼拙喜歡過她,所以我會儘量仁慈的給她一個多活幾天的機會,至於她能否抓得住,看她的造化了。”

“這麼說,今天我和我父親必須有一人躺在棺材裡了?”蘇媚兒長呼了口氣。

“我不想再重複我說過的話,現在你父親還冇醒來,你完全可以快些做出決定。”葉洛饒有興致的看向了陷入沉吟中的蘇媚兒。

蘇媚兒正在承受著巨大的煎熬。

她還年輕,還有許多事情冇有享受過,當然不想死。

而她父親,本就是性命垂危之人,若不是機緣巧合遇到了蘇婭,現在恐怕已經命不久矣了。

所以,她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蘇候,果斷做出了決定。

“你受累,將我父親放進棺材吧。”她的聲音冇有任何感情。

葉洛冷嗤道:“關乎生死的事情還需要讓我受累?你自己來吧。”

“我……”蘇媚兒為了活命,隻能親自動手了。

她艱難的走到病床前,看著還冇醒來的蘇候,默默的說道:“父親,您畢竟老了,就算如今腎移植活下了下來,可那又能多活幾年呢?女兒還年輕,還有很多的路要走,我發誓,這後半生將一直為蘇家崛起而活。”

“所以呢?”

突然間,蘇候竟然睜開惺忪的眼眸,死死的瞪著蘇媚兒,“所以,就讓我去死。”

“啊!爸!”

蘇媚兒猛然後退了一步。

很顯然,她並未意識到蘇候會在手術後半小時就甦醒了過來。

大夫說過了,麻醉劑的藥效,至少三個小時的!

殊不知,就在剛纔葉洛走近病床的那一瞬,他就瀰漫出一絲真氣滲入了蘇候的體內,這纔打破了麻醉劑的藥效時間。

這也是葉洛刻意而為之。

讓這對看似父慈子孝的父女,在生死之間做出抉擇,然後上演一幕骨肉相殘之痛,更為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