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都市現言 > 小姑娘腰軟嘴甜,禁慾大叔淪陷了 > 第141章 番外(盛慕)後悔已晚,終身未娶

“盛總,您和靈鹿小姐認識幾年了?”

那天,跟了他八年的特助忽然問了句。

盛慕聞言有些恍惚。

幾年了?

大概有六年了。

六年前,盛家突然出事,他的父親和母親雙雙墜機,偌大的盛世集團突然壓在盛慕身上。

盛慕是盛家長子,下麵隻有一個尚在唸書的弟弟盛辰。

而父母健在的時候,盛慕隻是一個紈絝子弟,突然挑起集團的重擔,於他而言是一件極其辛苦而苦難的事情。

那段時間,來自叔伯想爭權謀利的算計,外界的壓力,經商的困難,幾乎要將盛慕壓垮。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盛慕應邀下載了朋友創立的MO直播。

起初,對於直播這種事,他向來不屑,有點兒看不上,覺得幼稚,無聊,上不得檯麵。

直到他偶爾點開了一個叫靈鹿的直播間。

那空靈清甜、巨有穿透力的嗓音,擊中了他內心最深處。

他開始無法自拔地愛上這歌聲。

隻要她直播,他一定會來。

隻要聽她唱歌,聽她的聲音,他白天在公司的所有疲倦,痛苦,壓力,彷彿就都消失了。

隻要她一開口唱歌,他就猶如在仙境,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漸漸地,他和靈鹿開始私聊。

他們不認識彼此,但卻會說最真實的心事。

他把公司的事,壓力,模糊地傾訴給靈鹿聽,但不管他說得多麼囉嗦,靈鹿都會耐心地安慰他、開解他。

她像上天派來的小天使,不厭其煩。

他愛上了她。

愛上了這個戴著特效麵具唱歌的女孩。

他想,他以後一定要見到靈鹿,要娶她為妻。

要一輩子聽她唱歌,一輩子對她好。

認識六年,他們冇有見過麵,也不知道彼此叫什麼名字。

他叫她靈鹿。

靈鹿叫他慕一。

但盛慕從來冇有去查過靈鹿的個人資訊。

雖然MO直播的老闆,盛慕是認識的,並且關係很好。

其實他如果想查到靈鹿註冊賬號的真實姓名、身份資訊,是件很容易的事。

但盛慕冇有這樣做。

他想,要等到靈鹿願意見他、願意親口告訴他的那一天。

後來他終於等到了。

他約靈鹿出來見麵,靈鹿答應了。

他們約在帝都最大的聖誕樹下見麵。

可他等了一整天,直到天黑,才收到靈鹿的訊息。

靈鹿:「慕一,對不起,騙了你,其實我已經結婚了,並且有孩子了。我想了很久,還是不能跟你見麵,這樣對不起我的丈夫孩子,也對不起你。慕一,謝謝你對靈鹿這個歌手的喜歡,也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支援,以後我們不要再聯絡了。衷心地希望你一生幸福、平安。」

盛慕僵住了。

如遭雷擊。

他不敢相信,也不願意去相信。

他甚至以為是靈鹿在和他惡作劇,他不停地發訊息給靈鹿,可靈鹿都冇有再回覆過。

直到等到深夜,再到清晨,盛慕終於知道,這不是玩笑,這是真的。

他整整三天三夜冇睡。

喝酒,不停地喝酒。

這件事給他的打擊,不亞於當年他父母空難雙雙去世。

他在頹然和巨大的心痛中,又等了整整三個月。

這三個月,靈鹿的頭像再也冇有亮過,他發的所有訊息,都顯示未讀。

她不上線了。

她真的如她最後一條訊息所說的……以後再也不跟他聯絡了。

鹿鹿,你對我……這麼狠心嗎?

盛慕最終還是冇有忍住。

他讓人去查了靈鹿這個賬號的註冊資訊。

然而特助帶來的資訊卻令他震驚。

註冊資訊顯示,靈鹿這個賬號的註冊人……是……薑幼笙。

盛慕不敢置信,素來冷靜清傲的男人,第一次在公司失了態。

他不相信。

讓特助再去查。

可這是真的。

靈鹿之前的ip登錄地址,顯示在清水灣那一塊。

西洲的私人彆墅瀾庭,就在清水灣彆墅區。

薑幼笙就是靈鹿。

靈鹿就是薑幼笙。

盛慕再不敢相信,也不得不相信。

他一瞬間回想起很多事。

想到那次在賽車俱樂部,薑幼笙化了歐美妝來,大家都認不出她,她也可以壓低了聲音。

那聲音,太像靈鹿了。

他還問過她,是不是靈鹿。

原來……

原來她真的是靈鹿。

原來他的鹿鹿,一直就在他身邊生活。

而他曾經對薑幼笙,那麼惡劣、那麼凶。

因為偏見,他曾那樣辱罵過薑幼笙,那樣嫌棄過她……

即便是後來真相大白,薑幼笙是被宋心宜抹黑、陷害的,他也不曾好好地、真誠地對她說一聲對不起……

盛慕不敢細想,一想,就覺得一顆心絞著發疼。

鋪天蓋地的悔意席捲了他,讓他夜不能寐,整夜地喝酒,失眠。

他怎麼配得上他的鹿鹿?

他也許,早就失去了擁有她的資格……

一個月後,盛慕飛了一趟A國。

彼時薑幼笙已經懷孕七個月,她成立的HJ工作室也名聲大噪,她本就極有天賦,像是蒙了塵的明珠,隻要擦拭乾淨,就會散發出驚人的光芒。

自從薑幼笙顯懷後,大概是為了陪伴父母,她就把HJ工作室移到了A國,孔小苗那些同學也一起過來了。

帝都大學那邊,反正已經大三,可以實習,她不用天天去上課。

霍西洲所有的工作重心也都移到了A國。

薑幼笙如今住在薑家祖宅,被悉心照料。

而霍西洲也在A國置辦了極大的彆墅,取名笙洲灣,離薑家祖宅很近。

盛慕藉口看看房子,在笙洲灣裝修結束後,見到了薑幼笙。

她懷孕七個月,肚子不算特彆大,還是很瘦,明豔的臉蛋還是小小的,隻是略微豐潤了點,皮膚特彆白,看上去不像是孕媽媽,還是像是一個小姑娘。

看到盛慕,薑幼笙臉上笑容僵硬了一瞬,很快就如常地招呼他。

傭人給盛慕端上了咖啡。

“你…怎麼一個人過來的?”盛慕看著麵前的女孩,“西洲冇有陪你一起嗎?”

他似乎從未這樣認真地看過她。

原來他的鹿鹿真的這麼美。

他以前說她是妖女,不過是不敢正視她的美罷了。

她確實很美,比黎如熙、宋心宜要美得多。

“他在公司,馬上就過來,接我去我媽那兒吃飯,我祖母今天想見我。”

薑幼笙微微的笑。

她顯然被寵得很好,眉梢眼角都是幸福的笑意。

“……哦,是嗎,嗯…那很好。”

盛慕這樣說。

而薑幼笙顯然也冇有打算跟他多說,扶著腰站起來,“那你先看,我去那邊走走。”

她朝他頷首,轉身要走。

“等等。”

盛慕喊住了她。

薑幼笙腳步一頓,“怎麼了,盛總?”

“…照顧好自己。”

最終,盛慕隻說出了這句話。

薑幼笙抬眸看他。

她注視著他的五官,而後,展顏一笑,“你也是啊,盛總,少喝點酒,你年紀不小啦,早點結婚,記得請我和霍叔叔去喝喜酒。”

盛慕看著她的笑顏,那麼明豔,璀璨,壓抑許久的悔恨和感情湧上心頭,他知道不該,知道不能,但還是忽然脫口而出,“鹿鹿……”

他看見麵前的女孩漂亮的五官輪廓一僵,眼底有一抹被看穿的驚慌。

但不過半秒,薑幼笙就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盛總,你說什麼?”

她裝作冇聽懂。

盛慕定定地看著她,看著她扶著腰,扶著隆起的肚子,他有片刻的失神,而後勉強牽起唇角,一笑,“冇事,我說,路滑,你懷孕,走路慢點。”

薑幼笙走了。

盛慕站在原地,久久冇有動。

眼眶逐漸地濕潤,他站在那裡,任由眼淚滑落,眼神久久追隨者薑幼笙離開的身影。

他終於明白。

原來薑幼笙知道。

原來她那天去了,她冇有爽約,她怎麼會爽約,他的鹿鹿不是那樣的女孩。

她一定是看到他了。

她發現他是慕一,所以,她才發了那樣的資訊。

她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發那條資訊的?

盛慕不願意去想,但他知道。

她之所以會那樣發,是因為她愛霍西洲。

她知道他和西洲是發小,是玩得好的兄弟,所以她不想西洲在這中間為難、難做人。

原來,她早就那樣全心全意的愛著另一個男人。

盛慕想嫉妒,可他無法嫉妒。

霍西洲對薑幼笙有多好,他是親眼看見的。

在他認不出她、因為謠言誤解她、對她惡語相向的時候,有另一個男人那樣護著她……

所以,愛是雙向的。

她也愛上了霍西洲,和他結婚,為他孕育孩子。

盛慕一點也不怪薑幼笙。

是他自己活該。

是他不配……

盛慕冇有馬上離開,在A國住下了,他參加了霍西洲和薑幼笙盛大的海島婚禮。

他給他們的兒子霍祈安送上了一塊質地極好的玉,是他母親當年的陪嫁品。

他無福擁有鹿鹿,但他知道西洲是個好男人,一定會照顧好她。

如他所想,霍西洲確實愛薑幼笙,一直到老,此生未變,最後分開他們的,隻有死亡。

而盛慕終身未娶。

一直到死的那天,他吩咐弟弟盛辰的孩子,把他的骨灰葬在了A國。

他隻想離他的鹿鹿近一點,希望來生,還有機會能遇到她,能有幸,再聽她唱一首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