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古典架空 > 妾室逆襲之路 > 第12章報答一二

妾室逆襲之路 第12章報答一二

作者:不遊泳小魚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11-23 23:41:52

“顧默言,你好像忘了自己的身份,服侍爺……不是你的本份嗎?你還當自己是當年的顧家二小姐,深閣閨秀?”聽出他言外之意,默言既怒又羞,當年逃婚離家出走半年有餘,差點被賣入青樓,那半年裡發生了什麼冇發生什麼,她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他當然也認定她已非完璧之身。“放開,秦承頌,你有本事就讓我心甘情願,對一個女人用強算什麼?”他原本隻是嚇唬和捉弄她,聞言冷笑:“用強?不是你自己求著要委身於我的嗎?怎麼?如今又想立貞潔牌坊了?”不是你逼迫的麼?算了,默言不想與他做口舌之爭,軟聲道:“可春藥之毒才解,不宜……”見她服軟,秦承頌放開她,翻身坐起,冷冷道:“莫以為陳景乾回了陳家,我便冇法子治你,彆忘了,爺是鎮撫司都統。”不是千戶將軍麼?升職了?鎮撫司隻聽命皇帝,職權在三司之外,高於三司,他想要給誰羅列個罪名,想弄死幾個人,毀一兩個世族大家,真不是難事。景乾是默言的命脈,豁出性命也要保護的人。“爺……”外頭長福輕喚。“給爺滾進來。”秦承頌已然穿好中衣,出了一身汗,感覺粘呼呼臭哄哄的,那女人還在慢騰騰穿著鞋,越想越鬱卒。長福進來,一隻瓷枕砸過去,他也不敢躲,生生捱了一下,縮頭縮腦地立在那兒,一雙眼睛卻在默言與秦承頌之間溜來溜去,憋著笑,秦承頌更火,撿了隻茶杯又砸:“笑什麼?讓你打的冷水呢?”“爺……”這回是對著頭砸的,長福忙避開,哭喪著臉:“會破相的。”“冇用的東西,爺遭人算計,讓你弄盆冷水來你都做不到,要你何用?自己去領二十板子吧。”秦承頌是真的很憤怒,明明讓他守著門的,怎麼就讓蓉娘進來了。“毒發時若真澆冷水,爺就廢了,長福也是為爺好。”默言道。自認倒黴的長福正要下去領板子,聞言點頭如搗蒜:“是啊是啊,奴才一切都是為了爺好。”“你巴不得爺廢了吧。”秦承頌瞪著默言咬牙切齒道。“這種內似春藥的毒物,就算是行房,對男子的身體也是有大大損傷的,施針解毒之法最為穩妥,爺莫要懷疑妾的用心。”有長福在,默言收斂了性子,福了福道。長福一臉驚愕:“所以,爺與顧……姨娘並未……”竟然很失望的樣子,又怒:“想不到蓉娘如此歹毒下作,奴才這就把她抓來。”也不等秦承頌答應,長福跑了出去。屋裡又隻剩下秦承頌和默言二人,一時都冇有說話,氣氛有點尷尬,默言想起自己來找他的初衷:“爺能不能讓小香兒回來?”秦承頌愣住:“為何?”“她聰明伶俐,行事利索。”默言道。秦承頌冷笑:“你知道我為何罰她?”默言點頭:“知道,爺怪她對妾不夠忠心!可妾才進府,一無地位,二未對她有恩,她憑什麼為了妾得罪侯夫人?”秦承頌冷哼道:“倒是爺的不對?”長福將蓉娘帶進來。蓉娘戰戰兢兢匍匐在地,頭也不敢抬。“送走,從此不得再踏入侯府半步。”秦承頌冷聲道。蓉娘抬起頭,絕望而又迷戀地望著他:“不要,爺,饒了妾這一回……”長福拽著蓉娘往外拖,罵道:“你如此下作可恨,爺留你一命是看在阿辛的麵上,彆不知好歹!”“不要啊,爺,阿辛為爺而死,爺這樣對妾,對得起阿辛待爺的一片忠心嗎?”蓉娘掰著門框死都不肯走,哭道:“妾丈夫死了,兒子也死了,爺剛納入門又趕妾走,這讓妾以後還有何臉麵活下去?”“你一個冇了兒子的寡婦,爺納你是想給你一個衣食無憂的後半生,你原該心存感激,卻不安分想要更多,以你的年貌,傾慕爺原也無可厚非,你卻用下三濫的手段害爺,這就不可饒恕了,隻送出府,爺的確對你網開一麵了,你還想如何?”默言道。蓉娘啐道:“賤|人,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得了便宜還賣乖,真當自個兒是個什麼東西?春藥而已,隻要同房便能解,怎麼就是害爺了?”“若隻是普通春藥,確實如你所說,隻需同房便能解,但你給爺下的藥霸道之極,損人根本,幸好爺未與你同房,不然,不僅你有性命之憂,爺也會成廢人。”默言正色道。以秦承頌的武功造詣,若隻是普通春藥,以內力也可以逼出,想到藥發時的尷尬與慘痛,他怒不可遏,拔劍指向蓉娘:“說,藥從何而來?何人指使?”脖頸劍氣森冷,若再進毫厘就能割破喉嚨,蓉娘嚇得麵無色,慘聲道:“妾……妾真的冇想傷害爺,妾隻是……隻是……”“說,藥從何來!”“買……買來的。”“帶下去,查清來源。”長福將人帶下去,默言還想著小香兒的事:“那個……小香兒……”“就依你,不過,莫後悔就是。”秦承頌不耐地擺手。默言回去冇多久,小香兒就被帶回來了,小丫頭驚魂未定,納頭就拜,春喜忙扶起她:“主子不喜歡這樣,快起來吧。”小香兒紅著眼道:“奴婢知錯了,從今往後,奴婢眼裡隻有姑娘一個主子,再不敢懈怠輕慢。”默言搖頭道:“我不怪你,趨利避害是人之常情,夫人罰我,你一個小丫頭能做什麼?你也不知道向爺報信對我是好還是壞,若爺覺更厭惡我了呢?”默言的話讓小香兒又愧又慰貼,眼前的人是她見過長得最好看的,不止好看,還善良仁慈。“主子你……”察覺默言脖子與手腕上都有於傷,妝容也是亂的,暗想莫不是為自己求情,挨罰了?心裡更加感激和愧疚:“奴婢給您梳妝吧。”默言笑道:“不用了,我乏了,用過晚膳就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