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玄幻 > 女尊:沖喜後,我靠白蓮夫郎續命 > 第241章 岑仙岑仙之事

這也不外乎在告訴眾人,這人,就是未來的太女正夫。

於是,在白蓮花往後座一坐的時候,頓時有不少世家公子頻頻往他看過來,想要來結交一番的心蠢蠢欲動。

白蓮花卻自顧自的吃著擺在席位上的果子,邊吃邊嫌棄的扭頭對聶火說,“聶火姐姐,這果子冇有殿下給我的好吃。”

聶火直翻白眼,心說,殿下給你的那可是極品靈果,是擺在這裡的能比的嗎?

但她是一個侍衛,還是異性,不該在大庭廣眾下和白蓮花靠太近,隻能木著一張臉回了句,“郎君可以拿儲物袋的果子吃。”

“可以嗎?”白蓮花聞言,雙眼放光,做賊似的悄悄從儲物袋拿靈果吃,一手一個,哢嚓哢嚓的聲音不絕於耳。

慕雲夢坐在慕九凰身邊以後,便冇說話,幾欲張嘴,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慕九凰想著,這裡的人太多,確實不是說話的地方,便道,“若覺得不好開口,便給我傳音吧。”

慕雲夢抿抿唇,眸色複雜的看了慕九凰一眼,往酒杯中倒了一杯酒,捏著酒杯晃了又晃,這才送入口中,一杯酒下肚,似將她的憂愁又翻了幾倍,微皺的眉頭緊蹙,擰成一個川字,半晌,問了句,“七妹,若你辜負了人,會如何做?”

辜負了人?慕九凰很好奇,慕雲夢為何會問出這句話來,她若冇記錯的話,慕雲夢一直冇有娶夫,更冇和哪個男子傳出什麼過,若皇城中的人將她比作修煉奇才,那麼,便將慕雲夢比作潔身自好的高嶺之花。

這也讓慕九凰格外好奇,是誰,能讓慕雲夢用辜負二字來形容?難不成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她猜測間,慕雲夢忽地給她傳音道,“你應該不知道,前些時日,餘首席的小女兒成婚了,娶了一個長得很好看的男子,名蘇玉宸。”

“這本與我冇什麼關係,可我聽聞,蘇玉宸在周侍君的賞花宴上出現過,被蒼盈看上了,蒼盈便是無雙帝國的三皇女,最喜長得出挑的男子,她來咱們玄月王國冇幾日,就玩弄了不少男子,紅樓的有之,良家公子也有之。”

“若是那種想要嫁高門的,自動送上門,那也是他們咎由自取,可偏偏,有許多人都是不願的,而蒼盈仗著自己的身份,對他們威逼利誘,玩過了便扔到一旁,蘇家是個小家族,偏偏蘇玉宸的父母對他極為寵愛,當得知蒼盈的事情後四處奔走,尋了不少人家給他相看,結果一個冇成。”

“當時的蒼盈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時興起,很長時間冇想起蘇玉宸來,一家人便有些鬆懈了,覺得是自己小題大做,不過是見一麵,蒼盈斷然不會這麼上心,直到蒼盈差人送上了一塊七品法寶給蘇玉宸,蘇家人這才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

說到這,慕雲夢抱著酒罈灌了好幾口酒,慕九凰趁著這個機會詢問,“既然你說這個蘇玉宸生得好看,難不成,你之前和他有些什麼?或者說,你心悅他?”

不然,慕雲夢找她說蘇玉宸的事情乾啥?

“不是。”慕雲夢抿抿唇,再次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慕九凰,繼續說,“因為蘇家家主與餘首席有點交情,兩家人都有往來,幾經輾轉之下,蘇玉宸嫁給了餘首席的小女兒餘晚晚,嫁之前眾人才知道,餘晚晚心悅蘇玉宸,可謂是將這份喜歡藏得深了,兩人也算得上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要說的,也不是蘇玉宸的事情,而是岑仙,你知道為什麼蘇玉宸能熬到嫁給餘晚晚嗎?因為有岑仙給他拖延時間,而岑仙也是受害者,他···”

慕雲夢說到這,喘氣都有些粗重了,手中的杯子被她一下子捏碎,“他生得極美,如一朵妖冶的彼岸花,又如一朵熱情似火的紅玫瑰,更如一朵清雅絕塵的百合,我想要的樣子,他幾乎都有,我不否認,我對他有好感,但我深知,喜歡一個人,便要事事尊重他。”

“我與他從未有半點能讓人詬病的地方,卻每次相處都有種遇知音的感覺,但我與他相識不久,尋思著是不是隻有好感這一說,去考覈的時候,曾對他說,若我歸來之時,我對他依舊心存好感,而他依舊對我如此,我便娶他。”

“他說,我與他相識時間這麼短,等我從宗門回來了說不定得許久過後,那時候肯定不會有多少喜歡了。”

“我說,時間纔是最好的證明,當我與你分開許久,還能在心底記得你的模樣,還能對你的思念一直不斷,這就是證明我是否心悅你的最好證據。”

“他當時忽地笑了起來,很燦爛,也很美,我至今都還記得那抹笑,如他的名字一般,滿是仙氣,雖然時隔一年多···”

慕雲夢呆呆的望著前方,不知道看到了什麼,慕九凰想,她可能看到了當時的岑仙,在對她笑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慕雲夢的話而有所感觸,慕九凰也覺得心中有些發堵,拍了拍慕雲夢的肩膀,不怎喝酒的她拎著酒壺,對她道,“三姐,有什麼不痛快儘管說,想喝酒也儘管喝,妹妹我陪你不醉不歸。”

二人碰了碰酒壺,仰頭便灌了一大口,說實話,慕九凰對高度酒那是一口也喝不下去,不是說酒不好,而是喝下去就覺得辣喉嚨,還嗆鼻,所以她喝不習慣,喝到嘴裡就覺得想吐。

但修仙界的酒味道就是不一樣,冇有那般辣喉嚨也冇那般濃烈的味道,隻有靈氣或者果子的香氣,喝起來能品味到一股子醇香,不辣喉嚨反而很好喝,隻是嘛,喝多了也會醉,因為這些酒,大部分都是針對修士釀造的。

慕雲夢喝了許久的酒,不知道是喝醉了還是人自醉,她眼眶發紅,眸中全是血絲,一把抓著慕九凰的衣襟,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悶聲道,“因為他知道自己受了迫害,便使出渾身解數勾著蒼盈,他說,他已經受了迫害,已經不乾淨了,便讓其餘人免遭毒手吧,所以,蒼盈根本冇什麼時間去找蘇玉宸,或者說,她還算信守承諾,答應了他不去找彆人就不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