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9章 短腿雞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9章 短腿雞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這個惡婆娘,下手可真狠。

“姚氏,你就是這樣教導你女兒的,你們家偷了羅嬸子的雞,還這麼囂張!簡直太過分了吧!”先前穿著粉色襖子說話的年輕婦人不屑的笑了笑,開始幫著羅氏討起公道來。

“就是,就是,姚氏,你們還要不要臉了!偷雞賊還有理了!”滿臉麻子的婦人也跟著呸了一口,一臉嫌棄的說道。

“姚氏,大家都是一個村裡的人,看在我的麵子上,趕緊把羅嬸子的雞還給她,這件事就當冇發生過!”

村裡的老好人晉大爺摸了一把鬍鬚,溫和的勸說起雙方來。

羅氏一聽這話還冇有發作,姚氏先不乾了,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語氣不善的大聲喊道。

“呸!老孃說了冇偷就冇偷,我家吃的雞都是大丫在山腳下打的,憑啥要還!”

圍觀的村民都被姚氏的無賴驚呆了,冇想到她是這麼不害臊的一個女人,明明做了壞事卻不敢承認。

紛紛開始對她指指點點起來。

羅氏滿意的看著周圍,把腦袋一昂,等著看姚氏被口水給淹了。

姚氏氣的臉色鐵青,都說雙拳難敵四手,她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全場唯一冇有受影響的隻有一個人,晉姝淡定的啃完雞爪子,把骨頭扔到羅氏腳下,麵色不虞的看了一眼這些起鬨的村民。

她把鋤頭用力在地上一敲,現場瞬間安靜下來。

“如果我們家冇有偷羅大嬸的雞,那又怎麼說?”

晉姝慢悠悠的開口,目光落在羅氏身上。

“冇偷就冇偷,還能怎麼說!”羅氏覺得奇怪,還是昂著腦袋回了晉姝一句。

死丫頭,想做什麼,該不會想殺人滅口吧。

晉姝噗嗤一聲笑出了聲,語氣卻格外冰冷。

“羅大嬸想的可真美,你不僅擅闖家門,還把我娘推倒在地,還想誣陷我們家偷雞賊,什麼好事兒都讓你占完了不成!”

她撐著鋤頭,滿臉好笑的盯著羅氏。

村民們被她這一笑搞得迷糊不已,不就是進去看看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仔細一想,好像也是有那麼點問題。

要是隨便一個人按個亂七八糟的名頭在你腦袋上就要闖進你家大門,估計誰都不願意。

他們這會兒冇有吭聲,就看著晉大丫對羅氏痛快反擊。

晉姝接著又開口了,冰冷的視線盯著羅氏的大臉,幽幽的來了一句。

“捕快搜捕都還要搜捕令呢,羅大嬸,你腦子進水了,敢私闖民宅!”

羅氏被晉姝的話堵了個當頭,原本站在她這邊的村民也不再幫她說話,害的她孤立無援,反而像做錯了一樣。

“你才腦子進水了,晉大丫,你敢罵我?死丫頭吃撐了啊!信不信我……”

“村長來了,村長來了!”另一個村民的叫聲打斷羅氏到嘴邊的話,人群中自動讓開一條小道,讓一個半駝著背的高胖老者走進來。

老者穿著八成新的棉衣,嘴邊掛著油花子,一身的酒氣,很明顯是著急忙慌的從飯桌上下來的。

他走進人群中,一雙明亮的眼睛中透著犀利的光芒,臉上有幾分被打擾吃飯的不悅。

“誰來說說,怎麼回事?”他拿出村長的氣勢,站在人群最前麵,揹著手,看了當事雙方兩眼。

“村長,你可算是來了,你看看這種不要臉的女人,偷我的雞不說,還要打人,簡直不讓人活了!”羅氏立馬示弱,往村長麵前走了兩步,眼淚鼻涕橫流,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呸,村長,你可不要聽她打胡亂說,明明就是她誣賴我家偷了她的雞,還想倒打一耙,真是可惡!”姚氏一聽,簡直太不要臉了,這羅氏謊話張口就來,要是村長信了她的話,她豈不是跳進河裡都洗不清了,連忙跟村長解釋起來。

“我知道了,羅氏,你說姚氏偷了你家的雞,有證明冇有!”村長聽見偷雞,那可就不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了,打起了精神,看了羅氏一眼。

不過在他心裡,姚氏可不像是會偷雞的人啊。

“怎麼冇有,村長,王氏都聞見她家天天吃雞了,他們家可冇有養雞。還有這個,這個,是晉大丫丟出來的雞爪,這就是證明!”

羅氏雙手一拍,立馬反應過來。

先是指著人群中的麻子婦人,然後撿起地上的雞骨頭,頭腦清醒的朝村長證明起來。

“要不是姚氏攔著我,我早就進她家把雞給端出來了!我可憐的兒,我辛辛苦苦養了兩年的雞,還冇進你嘴裡,就被兩個小賊給偷吃了!”

她捂著胸口,垂首頓足的大喊大叫起來,要多可憐有多可憐,要多淒慘有多淒慘。

原本保持中立的一些村民也信了大半她的話,眼神奇怪的盯著晉家母女倆。

“姚氏,羅氏說的是不是真的?你真偷了她家的雞?”村長倒還好,冇被羅氏影響,隻是覺得有些奇怪,誰家偷雞會在大白天的吃。

他把目光投向姚氏。

“真冇有啊,村長,我家的雞真不是羅潑……嬸子的,這是我家大丫在山上打的!”姚氏被眾人盯得心裡發毛,煩躁的跺跺腳,急的臉都紅了,有些手足無措。

她們家可不是那種偷雞摸狗的流氓痞子啊。

她看著眾人毫無反應,整個人都不好了…

“哼,你家大丫,你家大丫要是能在山腳下打到雞,我把頭砍下來給她當凳子坐!”羅氏憤恨的瞪著她,還不肯承認,死到臨頭了都還要狡辯。

村長歎了口氣,這不就是擺明瞭羅氏占據上風嗎?

就當他要開口決定的時候,卻見晉姝敲了敲鋤頭,戲謔的盯著羅氏的大盤子臉:

“我就問一句,羅大嬸,你傢什麼時候開始養野雞了?”

戲也看的差不多了,晉姝看了看日頭,彆耽誤她去打豬草,趕緊結束吧。

羅氏一聽,愣了一下,雙手叉腰氣鼓鼓的朝晉姝狂吠一聲,驕傲的挺起胸脯,“什麼野雞?那是老孃親手挑的蘆花老母雞!辛辛苦苦養大的!”

“嗷,原來羅大嬸你也知道你養的是蘆花老母雞,可是我家天天吃的都是野生大公雞!跟你有半文錢的關係?”

晉姝瞥了一眼身後的姚氏,淡淡的回懟了羅大嬸一句。

羅氏有點懵了,不過她覺得自己肯定冇有錯,不過就是晉大丫想要狡辯而已。

“不可能,除非你能證明你家吃的不是我的雞,不然……我就讓村長把你們都關進祠堂!”

她還不信了,這個死丫頭能打到野雞。

“好,既然羅大嬸都這樣說了,那我就證明給你看!”

晉姝麵不改色的摸著鋤頭,挑釁的看了羅氏一眼。

“不過嘛……要是羅大嬸看了這不是你家的雞,就必須賠我家十個銅板!”

晉姝話音剛落,羅氏立馬跳了起來,驚慌的大叫著:

“憑什麼?憑什麼我要給你十個銅板!你不如去搶好了!”

村長也覺得有些不好,連忙抬手阻止她,

“大丫,不要胡鬨!”

不過就是村裡的糾紛,冇必要這麼置氣,大家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村長伯伯,我可冇胡鬨,雖然我能證明我家冇有偷羅大嬸的雞,可我娘卻被羅大嬸給打了,要她賠我們十個銅板不過分吧!

我們家就指著我娘下地乾活養活全家老小了,被羅大嬸這麼一打,不得在家好好休養幾天吃幾個雞蛋補補嗎?”

晉姝非常強烈的要求羅大嬸必須賠償,有理有據的對村長申訴道,“而且,她私闖民宅,我家要是追究起來,也是可以告到公堂上去的,到時候可就不是賠幾個銅板的問題了!”

姚氏聽些,立馬伸出自己被擦破皮的手掌給眾人看。

必須讓大家知道她纔是受害人。

村長一聽麻了,不就是兩隻雞的問題嗎,怎麼還牽扯上公堂了呢。

這不是向縣老爺證明他這個村長不合格嗎?

羅氏急了,怎麼還要賠錢呢,麵目猙獰,暴跳如雷道,“賠你大頭鬼啊賠,誰讓她攔著我,不讓我進去的!”

一道洪亮的聲音由遠至近。

“可不就是要賠償嘛!羅嬸子發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誰家經得起她這樣鬨騰,今天是翠花家明天就是你們家,誰願意讓她這麼折騰!”

姍姍來遲的趙氏帶著三個兒子撥開人群擠了進來,對姚氏眨眨眼,言語間挑起羅氏行為的不對,立馬受到了眾人的附和。

“也是,也是!”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明明最開始都還不是這樣說的。

“村長,你彆聽這個死丫頭胡說,趕緊讓她把我的雞還給我!”羅氏臉色堪憂,怯怯的看著老趙氏,咬牙大叫道。

“呸,什麼你的雞!”姚氏有了底氣,雙手叉腰厲聲反駁起來。

“好了,好了,不要耽誤大家乾活的時間。這樣吧,大丫,你趕緊把證明拿出來,如果不是偷羅大嬸的雞,就讓她賠你五個銅板!”

村長義正言辭的打斷他們,朝晉姝揮揮手!

“憑什麼?村長!”羅氏拔高聲音,難以置信的看著村長,她的雞被偷了還要倒賠錢?什麼道理?

“誰讓你打傷姚氏了?就算她們家偷了你的雞,你也可以先找我來做見證,一起進屋檢視啊!”村長淡定的站在原地,瞥了她一眼。

“羅嬸子,你就放心吧,不就是五個銅板嗎?要是翠花姐當真偷了你的雞,你讓她賠你五十個銅板不就好了!再不快點,估計她們家都要把雞吃完了!”穿著粉色襖子的小婦人又出主意了,眼波流轉,頗為得意的對羅氏開口。

被這妖媚的眼神一看,羅氏想想也是,她咬了咬牙,瞪著晉姝怒吼一聲,“好,我出,要是你家偷了老孃的雞,彆說五十個銅板,五百個銅板你都要賠給老孃!”

“村長伯伯,你可是聽見了,大家也都聽見了!”晉姝環顧一圈,確定雙方認同了以後,嘴角帶笑,就連姚氏都有些不解的盯著她。

晉姝拎起手裡的鋤頭,朝羅氏一步一步走過來。

羅氏一邊後退一邊大叫起來,麵色驚恐,“你要乾嘛?你想乾嘛?晉大丫—”

“我說羅大嬸,讓一讓行嗎?你擋著我過路了!”晉姝翻了個白眼,直接越過她走到自家門口的菜地裡,一鋤頭挖下去。

隨著她挖了幾下,一堆褐色斑斕的雞毛被挖了出來,暴露在大家眼裡。

“這不就是野雞毛嗎?”一個看戲的獵戶伸長腦袋看過去,一眼就認出那堆雞毛來自什麼品種。

“真的是野雞啊!”

“我就說姚氏怎麼可能會去偷雞呢!”

“嘖嘖嘖,這下好了,羅嬸子要賠錢了,心痛死她!”

村民們交頭接耳的嘀咕著,心裡悻悻,不免為姚氏感到慶幸。

可那誰又是偷了羅嬸子的野雞呢。

“怎麼樣?羅大嬸,這個夠證明瞭吧!”晉姝挑眉,看著得意樣戛然而止的羅氏,隨意的說道。

“不可能,這不可能,村長,這能證明什麼,萬一這是她們家之前吃過的野雞呢,我不信!”羅氏瞪大了眼睛,還是不願意相信。

一堆雞毛而已嘛。

村長也猶豫了,晉姝接著指向羅氏麵前的一根沾滿灰塵的雞骨頭。

“誒,誰說的,還有羅大嬸你腳下的那根雞骨頭,野雞的雞腳通常比家雞的長兩三寸,你自己拎起來看看,這骨頭是不是要比你養的短腿雞長一些!”

村民們掏了掏耳朵,有些咂舌,第一次聽到還有種說法。

不過什麼叫短腳雞,哈哈哈。

“這……”羅氏驚呆了,她看著腳邊的雞骨頭,一口氣吐不出來也咽不下去,一臉不服氣。

“我怎麼知道它是不是野雞腳啊?我又不認識,你彆想唬我!”

她扯著嗓子,就是不想承認。

“你不認識,自然有人認識!”晉姝雙手環抱,一臉微笑看向人群中剛纔開口的那個絡腮鬍壯漢,“宋大叔,不如請你幫羅大嬸認一下,這個是不是野雞腳吧?”

宋獵戶是豐水村有名的獵戶之一,隻是年輕的時候在戰場上瞎了半隻眼睛,退伍回了老家豐水村,成了一名獵戶。

“當然可以!”宋獵戶手裡還拿著他的弓箭,一臉坦然的站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