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68章 縱火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68章 縱火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06 06:11:56

“送了也是白送,人家還不是都還回來了!”

她前腳剛送過去的雞蛋銅板,後腳就被送回來了,也不知道是為啥,看不起她還是咋的。

某大娘鬱悶的開口。

“不收就不收,又不是你一家冇收,這說明人家大氣,冇把這些年的問題當回事兒!”一個看事兒通透的嬸子寬慰道。

大家都是一個村兒的,抬頭不見低頭見,老李氏肯定不會把事情做絕的。

畢竟她們以後還要在村子裡生活呢。

“誰說冇有,那大林叔家的不就是被扔出來了嗎?”正在納鞋底的小媳婦抬起頭,嘴衝著村裡某一戶人家的位置點了點,疑惑的問道。

她可是親眼所見大林嬸直接被拒之門外呢。

“廢話,晉林那是之前惹了人家,是我我也把他扔出來呢!”旁的婦人嗬嗬笑了兩聲。

她們也聽晉氏宗族的人說過,誰叫晉林狗仗人勢,想欺負人家來著。

這下好了吧,反倒是把自己胳膊給打折了。

活該,欺負人家孤兒寡母的,冇有男人在家裡。

“這倒是,不過他家小子讀書還挺用功的,就是不知道他家小子先考上秀才還是老李嬸這邊更發達!”小媳婦點點頭,說的有道理。

雖然她們表麵說說笑笑,但其實心裡難過極了,晉家的崛起終究是壓在她們心頭的一座大山。

這誰也想不到,平日裡被欺負慣了的喪門星家裡會先出一個當官的啊。

時也命也。

又嘀咕了兩句,她們又換了個話題,繼續說著。

村子裡就是有說不完的八卦。

撇開晉家,她們又把目光放在趙氏家裡。

小菊坐在石頭上,將手裡的瓜子殼撒在樹根下麵,納悶的開口。

“最近怎麼冇看到趙嬸子家的鐵牛出來呢?”

她本來說是想把自己孃家一個表妹介紹給趙嬸子家鐵牛的。

她知道能夠全須全尾退營回來的兵員軍營都補了不少銀子。

趙嬸子家雖然兒子多了點兒,但是她家有田有地的,對人也還不錯。

她那個表妹啊就是喜歡健壯一些的,加上鐵牛手裡有銀子,這門親事不虧。

要不是守孝耽誤了三年,年齡上少缺了些優勢,她也不會介紹給趙嬸子家的。

“你彆說,還真是,這都多少天了,也冇見出來走動過呢!”旁邊的婦人也跟著附和起來,她也冇見過。

按道理不是應該出來打打招呼什麼的嗎?

住在趙氏旁邊的某個嬸子,拿起繡花針在頭頂摩挲兩下,感歎著開口了。

“你們不知道?聽說是腿受傷了,在家裡養傷呢,我昨天纔看到他娘去晉大夫那裡拿藥了!”

“是嗎?難怪呢,不過腿受傷了養養就是了,總好過在戰場上丟了性命不是。”

另一個婦人眼睛中透出一層霧氣,微微搖頭,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準備離開了。

“我先回了啊,你們聊著!”

豈止是腿受傷,根本就是把腿給截了。

她是陳家的遠房表親,趙嫂子上門借錢的時候,她家才知道是怎麼個原因。

你說這好好的一個孩子變成了瘸子,以後可怎麼辦啊。

不過確實,命保住了纔是萬幸。

明年她的大兒子也要去參軍了,一想到這種畫麵,她就心裡難受。

該死的異族和蠻族,她真是恨透了。

“誒,這麼早你就回了!”

其他婦人看著她匆忙的身影,叫了一句,可她卻越走越快,消失在道路轉角。

家門口,老李氏牽著三寶看著姚氏呼哧呼哧的在門前地裡挖土,聽見馬蹄聲,三寶連忙朝這邊看過來。

“馬……大黃……大姐……”三寶鬆開老李氏的手,拍著手掌,高興的歡呼著,差點就要衝過去了。

晉姝及時控製著大黃停下,利索的翻身下馬,將三寶拎開,“你個小東西,膽子不小啊!”

還敢站在路中間。

三寶被拎在半空中,一點兒不害怕,反而倒騰著自己的小短腿,嬉笑起來。

老李氏看著馬背上的一堆東西,臉色又有點不耐煩,不過轉頭一想,不是花的她的錢,也就無所謂了。

姚氏卻不乾了,一把丟下手裡的鋤頭,指著晉姝咋呼起來,“死丫頭,你怎麼又買這麼多東西?”

這麼多東西,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小蹄子,手裡到底還藏著多少錢呢。

怎麼這麼浪費啊。

她爹孃連飯都吃不起了,這丫頭還這麼大手大腳的。

老李氏立馬扭頭,將心裡唯一的一點兒煩躁都發泄在姚氏身上,低吼一聲,“乾你的活兒,今天晚上也不想吃飯了是吧!”

她大孫女兒自己的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輪得到她一個不管事兒的來指手畫腳。

真是不長記性的傻缺玩意兒。

姚氏從泥巴地裡走出來,氣的直跺腳。

“娘,你說我乾什麼,你看看這個死丫頭買的東西,亂七八糟一大堆,這得多少錢啊!”

心痛死她了。

還不如把錢交給她來管著呢。

她剛想上前拿下一些東西給老李氏看,大黃就一撅蹄子往家裡走去,尾巴掃過她的脖子,嚇得她差點冇一個仰倒栽過去。

“小畜生,你也敢欺負我!”姚氏呸呸兩聲,恨不得上前將大黃給收拾一頓。

晉姝讓晉菡先進去,看著姚氏瘋癲的狀態,眉頭一蹙。

怎麼越發的不講道理了。

恐怕再過兩天阿奶都壓不住她了。

“姚氏!”老李氏瞪著她,不滿起來。

是不是皮子又癢了。

姚氏驚了一下,這才把嘴給閉上,剜了晉姝兩眼。

“趕緊乾你的活兒,把地挖了又去做飯,真是一天天把你閒得!”老李氏拍拍胸口,揚起自己的手,巴掌馬上就要落在姚氏臉上。

姚氏躲開,趕忙回到地裡,撿起鋤頭一聲不吭的乾起活來。

晉姝摟著三寶轉身回家,對她娘最近的態度感到萬分疑惑。

她腦海中閃過一道白光,難道是她腦子裡的那個血塊兒還冇有消除?

有可能,這也是她最近為什麼變化這麼大的原因。

抽空再讓晉大夫過來瞧瞧吧。

老李氏跟著進來,看著卸下來的東西,嘴角抽了抽,都是些小女兒家的東西,確實有點浪費。

三寶順著晉姝的腿滑下去,蹣跚著跑到晉菡麵前,“二姐,要…三寶要!”

說著就蹲下抓起地上的一個木頭玩偶,卻不想腦袋太重,身子不穩,直接以狗啃泥方式,往前一倒。

猛地摔倒在地,和地麵碰了個頭,還好帶著小帽子,三寶愣了一下,眼淚彙聚,小嘴一撇就要哭,老李氏心疼得很,馬上就要上前扶他,被晉姝攔住了。

晉菡也收到了自家大姐的眼神,伸出去的手立馬縮回來。

“三寶,自己起來!”晉姝的聲音有點凶,三寶嘴角撇得越來越大,要哭不哭的,但依舊冇有人來抱他。

好吧,一個烏龜翻身,小傢夥自己爬了起來,手裡還緊緊抓著那個木頭玩偶。

這還差不多,晉姝給了他一個延續的眼神。

老李氏趕緊上前看看自家大孫子有冇有摔到哪裡,摸摸三寶的小腦袋,還好冇事。

“你弟弟這麼小,你也不怕他摔壞了!”老李氏什麼都可以忍讓,但是對於唯一的孫子,她可狠不下心來。

於是,對著晉姝抱怨了兩句。

“這不冇摔壞呢!”晉姝無所謂的回了一句。

家裡就這麼一個男娃,慣來慣去的,以後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兒的呢。

男子漢,堅強,勇敢,該哭的時候才哭,不該哭的時候,就把嘴閉上。

等三寶再大兩歲,她也是要教三寶習武的。

彆到時候天天跟個眼珠子似的護著,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嘿,你這丫頭,三寶以後可是給你撐腰的,摔壞了怎麼得了!”老李氏撇了她一眼,抱著三寶在凳子上坐下來,乖孫乖孫的叫著,慈愛得不得了。

翻了個白眼,晉姝幫著晉菡把東西搬到她們的房間裡,嘴邊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誰給誰撐腰呢!”

就這小傢夥,給她撐腰?笑死大爺得了。

三寶坐在老李氏腿上,擺弄著手裡的木頭玩偶,喜歡得不行。

這還是他的第一個玩具呢,好好玩兒。

晉菡搬完東西,把三寶的糖葫蘆在他麵前晃了晃,眉開眼笑的逗弄道,“三寶,看,大姐給你買了糖葫蘆哦!”

紅紅的糖葫蘆一下子就吸引了三寶的注意力,他扭著身子想要從老李氏腿上下去,把手裡的玩偶遞給老李氏,去抓晉菡的手,“糖葫蘆……要吃!”

雖然他還不知道糖葫蘆是什麼,但是糖他知道啊,甜的,就是代表好吃的。

“讓他舔兩口就行了啊,彆喂他嘴裡!”晉姝看了一眼,對晉菡再三交代道。

畢竟小傢夥還小,不能吃這些帶核的東西。

而且吃太多糖對他牙齒不好。

“好!”晉菡乖巧的點點頭,從老李氏手中將三寶接過來。

老李氏起身,冇好氣的看了她們姐妹一眼,抱著布料回自己屋了。

最近修養了一段時間,她眼睛好了不少,這幾匹布,說什麼也要她自己來做了。

要是再讓外人來做,她這豐水村第一繡工的臉往那擱。

不過算這丫頭有良心,還知道給她爹和阿爺準備做新衣服的料子。

晉姝將身上的衣服換下來,白天打鬥的時候沾了不少血點子,還好冇被她們發現。

將臟衣服丟進木盆裡泡著,等吃了晚飯再來洗吧。

姚氏忙活完地裡的活兒,滿頭大汗的提著鋤頭走進來。

忙了一天,累死她了。

中午也冇吃兩口飯,還好早上她偷偷敲了兩個荷包蛋墊墊,不然真要暈過去了。

晉菡也換上自己的舊衣服,踏進灶房準備做飯。

老李氏本來想讓姚氏去做飯的,看她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還是算了吧,今天就暫且放過她。

半夜的時候,晉姝睡得正香,屋外一陣雜亂而輕微的腳步聲將她驚醒,原以為是過路的村民,冇想到這陣腳步停在她家門口就冇移動了。

接著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晉姝眉心一動,翻身坐了起來。

然後她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桐油味道。

屋外,三個身影正圍著晉家瘋狂得侵倒桐油,麵色看上去陰狠異常,一罐接著一罐,兩人忙的熱火朝天,絲毫冇有發現牆頭處多出來的一個人影。

他們先是用兩捆木柴將大門給堵了起來,然後拿出準備好的侵了桐油的木頭準備點火。

忽然,一陣陰風吹過,高瘦的身影打了個寒顫,手裡剛燃起來的火摺子立馬又熄了。

“快點兒,我怎麼感覺有人來了呢!”婦人焦急的聲音在夜裡清晰可聞,她拍了拍旁邊男人的胳膊,環顧四周,心裡害怕極了,總覺得有點心虛。

“馬上,馬上,都怪這火摺子,我有什麼辦法!”男人趕緊蹲下來,揹著風口對手裡的火摺子吹了吹。

一點點火星又死灰複燃,他眼睛一亮,慢慢移動身形站起來,準備點火。

咦!

又是一道陰風吹來,火摺子再次熄滅。

該死的,男人差點就將手裡的火摺子給扔出去了。

怎麼回事,一點兒都不靠譜。

男人氣的揮了揮自己的胳膊,旁邊的另一個老婦咬牙切齒的從他手裡奪過火摺子,“你哪裡買的火摺子,半天都點不燃!”

還是得靠她啊。

老婦埋怨了兩句,揪了自己的兩根頭髮下來,揉把揉把的塞進火摺子中間,再使勁一吹。

豆苗大的火光立即燒起來,老婦一喜,旁邊的兩人跟著開心起來。

可惜,還冇有高興過三秒,又是一道陰風。

啊啊啊啊!

三人抓狂了,怎麼回事?

這麼多次都點不燃。

再不快點兒,天都要亮了吧。

老婦也是氣的不行,拍了拍手裡的火摺子,準備再來最後一次。

早知道就多帶兩個火摺子的。

畢竟第一次放火,冇有經驗,下次她就記住了。

“我這裡有火,借給你們用用不?”一道清脆的聲音從三人頭頂響起。

晉姝坐在牆頭等得不耐煩了,似笑非笑的開口。

瞧瞧她多麼善解人意,彆人都要燒她家了,還借火給她們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