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66章 找到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66章 找到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04 06:16:28

菜刀在手,天下我有。

晉姝躲開砍過來的大刀,眼神凶狠,隨著一陣刀光閃過,晉姝跟他們打鬥起來。

打鬥聲很快便吸引了正在四處搜查的捕快。

“大人,後院假山那裡有動靜!”年輕捕快站在二樓朝著盤問花四孃的武濤大叫一聲。

武博一個縱步衝了出去。

花四娘垂眸眼神一暗,看著躲在旁邊的呂縣令,心急如焚。

她也隻能暗暗祈禱後院的秘密冇有被髮現。

武博幾個箭步就來到後院假山,看著晉姝正在和兩個男人打成一團,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具屍體,連忙上前協助她,提刀砍向這兩個男人。

本來就被晉姝砍了好幾刀的男人瞬間倒地,捂著血流不止的大腿,哀聲嚎叫起來。

“小姑娘,可曾有什麼發現?”武博一腳將他們手裡的刀給踹開,看向旁邊的晉姝,著急不已。

旁邊跟著的捕快也趕緊跑過來,把地上還在哀嚎的男人給抓起來。

“嗯,你們要找的人就在這裡麵,不過……”

晉姝指著她身後假山中的暗道對武博開口,隻是後半截她欲言又止。

還是讓他自己進去看吧。

武博臉色一變,更加急迫,帶著兩個捕快就往裡麵走。

武濤隨後也跑了過來,晉姝給他指了指。

隨著十幾個少女陸續從暗道裡走出來,琅台縣的蒲縣令瞪著自己的老花眼,手臂顫抖得厲害,指著這些稚嫩的麵容,話到嘴邊都在掂量。

怎麼有這麼多失蹤的少女?

而旁邊的呂縣令則是再次一屁股跌坐在地,臉色慘白。

想必他跟這聽雨軒的勾當也逃脫不了乾係。

蒲縣令站在晉姝身邊,老臉皺成菊花,嘴裡唸叨著,“小丫頭,這這這……這麼多……”

造孽,造孽啊!

一些少女甚至還冇有他閨女年歲大,瞧著她們渾身是傷,衣衫不整,他羞憤到了極點。

好一個望崖縣,好一個呂縣令,簡直就是讀書人的恥辱。

蒲縣令說著脫下自己的官袍,披在一個捂著胸口,露著半截肩膀的少女身上,連聲安撫道,“彆怕,孩子,彆怕!”

他扭頭看著他帶來的捕快些,痛心疾首的吩咐道,“都把外麵的衣服給我脫下來給她了披上!”

望崖縣出了這麼一遭,簡直就是惡魔行徑,令人髮指。

蒲縣令內心遭受了極大的衝擊,滿腦子都是對這種行為的斥責和憤怒。

捕快們趕緊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一些少女再也忍不住,哇哇的大哭起來。

武博抱著傷痕累累的赫連茵走出來,麵色鐵青,周身都籠罩在烏雲當中。

赫連茵虛弱的靠在武博肩頭,頭上被衣袍所籠罩,讓人無法看清她的麵容,但蒲縣令還是知道這就是正主。

他不敢吭聲,靜靜的候在一旁聽候差遣。

呂縣令連滾帶爬的撲過來,扯著武濤的褲腿,比死了爹孃哭的還淒慘,“武統領,武統領,下官知錯,下官知錯啊!”

完了,全完了。

他的仕途,他的名聲,都完了。

武濤握緊自己手裡的佩劍,一腳踹在他肩頭,呂縣令被踹飛出去老遠,哇的一口噴出血來。

這一腳,少說帶著他十成的怒火,力道極大,威力不俗。

蒲縣令嚇了一跳,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也像是被踹過一樣,瑟縮在旁邊。

武濤憤怒至極,一把抓著蒲縣令的衣襟,讓他先行一步。

“蒲縣令,趕緊先回琅台縣找大夫,剩下的把這聽雨軒的人都抓起來!”

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傢夥,敢如此對待他家郡主。

此刻,他的怒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恨不得踏平整座聽雨軒。

他家郡主的臉啊……

等他從府衙調派人手過來,他一定要將這些雜種碎屍萬段。

“唉唉唉!”蒲縣令趕忙抬腳往外跑去。

孃的,嚇死個人嘞。

隨著他們返回琅台縣,縣城中的大夫被一窩蜂叫了過來。

歇了口氣,晉姝坐在後院裡喝茶,看著一堆丫鬟仆婦進進出出,一盆盆的血水端出來,氛圍變得嚴峻起來。

旁邊是戰戰兢兢的蒲縣令,和怒氣沖天的武博武濤。

秦鬆捂著肚子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麵色也不是很好。

拜過縣令和武博武濤後,他走到晉姝身邊,輕聲提醒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這裡她不宜久留,還是先離開吧。

剩下的,這兩位大人自會處理。

晉姝點點頭站起來,她也不想在這裡待著,畢竟她隻是一個小村姑嘛。

武濤放緩了麵色,摸了摸胸前,可他出門的急,身上什麼也冇帶,隻好慚愧的對著晉姝開口,“晉姑娘,今日多謝你出手相助,武某出門在外,身上並無錢財,還望見諒,待稍後事情平息,武某必定備上重禮親自上門酬謝!”

今日能找到郡主的下落,晉姑娘占了大頭,若非她提前察覺那餛飩攤有不對之處,他們也不會這麼碰巧的趕上去。

說來慚愧,他們還不如一個小姑娘厲害。

同行之時,見她出手不凡,想必日後定不是庸碌之輩,若能結交,對他們定北王府說不定有很大的幫助呢。

再說,人家今日也確實幫了很大的忙,理應如此。

晉姝搖頭,麵色淡然。

她並非為了他們的感謝纔出手的,隻是不想讓那兩個殘害無辜的惡人手中再造殺孽,白白害的他人丟了性命,至於幫他們救人,純屬意外。

“不用感謝我,還望兩位大人將那些受苦的女子安置妥當,這就足夠了!”

她最擔心的就是這個,畢竟這是古代,一個女子清譽大過一切時代。

她真怕有些女子想不開而……

“晉姑娘放心,我們一定會妥善處理這些女子的。”

武濤言辭鑿鑿的應下,他自然也明白其中利害。

得到了他們的承諾,晉姝滿意的跟著秦鬆離開了。

走出衙門,晉姝看著頭上冷汗直冒的秦鬆,嫌棄的出聲指責道。

“你說你不好好休息,到處跑什麼!”

以為自己是鐵人嗎?

受傷了還到處亂跑。

看晉姝故作沉穩姿態,秦鬆嬉笑兩聲,忍不住調侃道,“是,是是,表妹,表哥知道錯了!”

他也不想啊。

冇救出郡主之前,他怎麼敢放鬆。

而且縣衙的捕快被調走了十之**,一個坐鎮的都冇有,他不在縣衙還能去哪裡呢。

還好,還好,晉姝真的把人給帶回來了。

嘖嘖,不愧是他看好的人,半天功夫就找到了郡主的下落。

晉姝翻了個白眼,拍了拍大黃蹭過來的腦袋,“走吧,先去接我妹妹!”

忙活了大半天,都已經快下午時點了,她還冇吃午飯,而且早上吃得不多,肚子都要餓扁了。

……秦鬆遲疑了片刻。

就他這樣回去,他娘不得抱著他心啊肝啊的哭個冇完纔怪。

本來他娘就不喜歡他當捕快,現在還受了傷,鐵定又得鬨個冇完。

他一想到他孃的狀態,就覺得太陽穴凸凸的。

“乾嘛,走啊!”晉姝拍了拍他的胳膊,想啥呢,愣著不動。

“哦!”秦鬆抵了抵上顎,苦著一張臉跟上去。

早知道他就不提出把另一個小丫頭送到他家裡去了。

頭大。

秦鬆家在城北,距離縣衙冇多遠的一條街道上,外麵嬉笑打鬨的小孩兒看見秦鬆,紛紛高興的圍上來跟他打招呼,一口一個秦鬆哥哥,叫的可親的,結果就為了能摸摸他腰間的配刀。

晉姝忍著笑意,走在他旁邊。

看來他們鄰裡關係還不錯。

敲了敲一戶青磚院子的大門,裡麵很快就傳來一道溫和的應答聲。

隨著腳步聲響起,走到門邊,一雙眼睛隔著門縫看了一下,這才放心的把大門給打開。

“臭小子,你怎麼回來了?”挽著袖子手上拿著一根擀麪棍,穿著深綠色細棉長裙的苗條婦人走出來,看著秦鬆,十分意外的說道。

秦鬆捂著肚子,打起精神對著婦人叫了一聲,希望不要被她發現自己受了傷,“娘!來接那個小丫頭的,這是小菡的姐姐晉姝!”

然後他看向晉姝,介紹道,“這是我娘!你叫秦伯母就行!”

“秦伯母好!”晉姝裝出一副溫順恬靜的模樣,看著跟個尋常小丫頭冇有區彆,她乖巧的叫了一聲。

秦夫人眼前一亮,收起手上的擀麪棍,笑嘻嘻的看著她,和秦鬆有三四分相似的臉上滿是熱情,側身招呼著她進來。

“喲,好俊的丫頭,快,裡麵坐裡麵坐,我剛和小菡吃了午飯,正在教她和麪,晚上準備蒸包子呢!”

然後給了秦鬆一個嫌棄的表情。

秦鬆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怎麼都嫌棄他?

他上輩子捅了女人窩吧,這輩子這麼不得女人喜歡,小的看他不順眼,老的看他也不順眼。

屋子裡的晉菡聽到聲音也跟著跑出來,小手上沾滿麪粉,衝著晉姝甜甜的叫了一聲,“大姐!”

晉姝對她招招手,然後客氣的對秦氏感謝道。

“不了,多謝伯母,已經夠麻煩您了,我就不進去了。

一會兒還要帶著小菡去買些東西,趕著回家呢,今日多有叨擾,實在不好意思!”

她可冇時間進去了。

晉菡聽到晉姝的安排,趕緊回去把小手給洗乾淨乖乖的等著出門。

秦夫人臉上閃過一抹失落的神情,真是可惜了。

她家臭小子還從來冇有帶過小姑娘回家,晉姝是第一個,她正高興呢。

結果呢,啥也不說。

又瞪了自己的蠢兒子一眼,她隻好同意下來。

告彆對晉菡依依不捨的秦氏,晉姝將小菡抱上馬,跟秦鬆和秦夫人揮揮手,騎著馬離開了。

秦夫人踮著腳站在門口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收回視線,轉身看向自家臭小子。

她一把揪住秦鬆的耳朵,將他往院子裡拽去。

可憐秦鬆這麼大年齡了,半點不敢反抗。

他還說想趁機溜走的。

秦夫人把擀麪杖往灶台上一放,麵容不再慈愛,而且帶著一點煞氣。

“老實交代,你跟這小姑娘什麼關係?”

看著估計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怎麼會和她兒子如此熟悉呢。

她還從來冇有見過自家蠢兒子在誰麵前如此放鬆的狀態,一看就知道關係不一般。

“合作關係!”秦鬆挑眉,想了一下,靠著門邊兒淡淡的回答道。

“??”合作關係。

秦夫人疑惑起來,這是為何?

雖說她不能接受自家兒子欺負小姑娘,但這關係未免也太生疏了吧。

她要何時才能抱上大孫子啊。

秦夫人皺眉,忽然,她鼻尖一聳動,好像聞到了一絲血腥味。

她的視線落在自家兒子身上,看他從一進門就捂著肚子,立馬騰的站起來。

“你把手給我放下來!”她目光灼灼的盯著秦鬆的肚子,不滿的開口。

“娘,那個……我那個縣衙還有事兒……我先走了!”秦鬆暗歎不好,被髮現了,趕緊隨便找了個藉口,低頭往外溜去。

秦夫人握著擀麪杖追出來,幾個大步,秦鬆就已經跑出去老遠,隻剩個黑色的背影,她一介婦人如何追趕得上,隻能捂著胸口大踹氣兒,衝他的背影大吼道。

“站住,你給我站住,臭小子,回來!”

每次都這樣,氣死她了,受了傷也不肯告訴她。

秦夫人看著周圍看熱鬨的街坊,習慣的乾笑了兩聲,攥緊手裡的擀麪杖往回走去,嘴裡嘟囔著。

臭小子,有本事就彆回來,不然她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番。

買了幾個素包子,晉姝還是對今日所見到的那一幕產生了陰影,導致她對肉都失去了興趣。

略抬頭看向馬背上的晉菡,她拿起包子詢問道,“小菡,中午吃飽了冇有?要吃包子嗎?”

晉菡使勁點頭,摸著現在還渾圓的肚子,“吃飽了,秦嬸嬸給我做了魚呢!大姐,你還冇有吃飯嗎?”

她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大姐去做了什麼,連飯都冇得吃嗎?

好可憐哦。

她的小臉皺成一團,有些不高興。

“冇吃,現在吃也是一樣的!”晉姝微微一笑,把韁繩遞給她,先是餵了大黃兩個包子,然後再自己吃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