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64章 叫板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64章 叫板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02 06:17:07

一陣急促沉重的步伐聲傳來,街上行人紛紛大駭,快速往旁邊躲去,生怕擋住這群官差的道路。

由於他們動靜過大,道路兩旁的行人和鋪子裡的顧客也都伸頭探腦的往這邊看過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望崖縣何時需要如此大動乾戈?

晉姝微側目望去,正是武濤帶著一大隊穿著捕快服的人馬匆匆趕來。

武濤在前麵領頭,麵目嚴肅,眼神中帶著一絲急切,身旁跟著一個穿著官服大腹便便的官員,被兩個捕快攙扶著,提著官袍,一路小跑,一副氣喘籲籲的模樣。

武濤指著聽雨軒的牌匾,聲如雷霆,對著身後的捕快們吩咐道,“將此處給我圍起來!”

捕快們立馬上前將聽雨軒給圍起來,從前到後,隻是動作有些拖拉,看的武濤怒氣直沖天靈蓋。

聽雨軒外麵迎客的幾個姑娘都是一臉莫名其妙的樣子,有的嚇壞了呆愣在原地,有的趕緊扭頭跑進裡麵通風報信。

官府怎麼會突然上門呢?

街道上也是變得亂喧喧的,其他青樓紅院的老鴇也抓緊派人前來打探訊息。

頭戴官帽的男人喘一口粗氣,累的跟狗一樣,慢慢走到武濤身邊,覥著臉,誠惶誠恐的說道,“武統領,您隻管吩咐,下官一定讓屬下把人給您找出來!”

他垂頭時眼裡劃過一抹驚詫,真是奇了怪了,這個大人物怎麼跑到他望崖縣的地盤來。

武濤眤了他一眼,麵色上閃過一絲厭惡,狗官,要是找不到郡主,他一定要殺了這個蠢貨。

晉姝走過去,望崖縣縣令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卻看到武濤朝她點頭示意,顯然認識,他連忙壓下即將脫口而出的嗬斥,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好險!

聽雨軒裡麵的絲竹之音也跟著停下,一群不明所以的女子和嫖客們倍感疑惑。

武濤三步並作兩步,剛踏上樓梯,聽雨軒的女掌事便帶著幾個漂亮女子悠悠的走出來。

“這位官爺,敢問我這小地方出了何事?竟需如此大動乾戈!”

中年美婦客氣的開口詢問,一雙嫵媚的眼睛帶著笑意,哪怕眼角已經有幾絲皺紋,也絲毫冇有影響她的風韻,穿著一襲淡紅色抹胸長裙,行走間,裙角的花瓣隨之擺動。

她盈盈一服拜,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等著麵前人的回答。

武濤冇有回答,隻是盯著她濃妝豔抹的臉龐,厲聲嗬斥道,聲音震得眾人耳朵生疼,“馬上將你這聽雨軒的所有人都給我叫出來!膽敢違抗者,就地格殺!”

前一句是對麵前這個擺弄風騷的掌事說的,後麵一句是對跟著他來的捕快說的。

長年久經沙場,他們氣勢異常駭人,在場所有人都瑟縮了一下。

原本還有些怨言的客人們趕緊站直了身體。

想跑?

不存在的。

女掌事嚇得愣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慍怒,餘光撇見一直擦汗,半句話都不敢說的縣令大人,隻好低下頭顱,嬌聲道好,“唉,馬上,官爺!”

看來眼前這個男人比縣令的官階要大,而且是個不好惹的。

怎麼會跑到她聽雨軒來呢?她對旁邊的一個女子使了一個眼色。

然後轉身對樓裡的姑娘們拍拍手,聲音帶著不可置疑的語氣,“去叫所有人都到前麵來!

諸位貴客,真是抱歉了,四娘先在這裡給諸位賠個不是,待官爺搜查後冇有問題了再給大家挨個賠禮,還請諸位配合官爺搜查!”

這女人倒是會顛倒是非。

武濤眼神一凜,手中的刀立馬就要拔出來,被晉姝按了下去,兩人互通了一下眼神,他隻好作罷。

一些膽小的客人配合著匆忙下樓,屋子裡的人也被叫了起來,一時間,人頭湧動。

趁著混亂,晉姝偷偷閃到一旁,往後院裡走去。

主要是這群捕快太拉胯,武濤力不從心,看著人頭積攢的動靜,盼著武博趕緊帶人出現。

這時,大家都在配合武濤搜查。

偏偏就是有不怕死的人想要出來竄個頭,博得美人側目,男人羨慕。

本來大家挨個被檢查了一遍就準備放出去的,可一聲突兀的聲音打破了彼時緊張的氣氛。

砰!

“啊!!”一張凳子從三樓被人砸下來,木屑飛濺,不少女子和客人被殃及,捂著臉和胳膊躲到一旁去。

“那個鱉……”

能在聽雨軒進出的那個不是非富即貴,被這麼一嚇,剛要張嘴開罵,在觸及那人的麵孔時,生生給憋了回去。

“你什麼人啊你是?搜查什麼搜查,這聽雨軒可是本公子的地盤,趕緊給我滾!”

三樓樓梯處,一個滿臉通紅的白袍青年大聲嚷嚷起來,手裡還摟著一個衣衫不整的嬌媚女子,吊兒郎當的從樓上走下來,一雙綠豆大的眼睛盯著旁邊女子的酥胸,大手還在胡來。

他滿嘴酒氣,擁著懷中嬌羞的女子走下來,看著武濤健壯的身形,滿是不屑。

一介武夫,也敢在他的聽雨軒放肆。

也不打聽打聽這裡是誰罩著的。

花四娘看著男子,眼裡劃過一絲不妙,這可如何是好?

她不知道眼前這位大人的官階,正在猶豫該怎麼處置呢,可自家公子怎麼偏偏這個時候站出來啊。

而且她家公子的性子可是半點容不得人的。

“孫公子,你喝多了,要不先坐著休息一會兒吧!”花四娘看著已經隱隱動怒的武濤,連忙快步走到男子麵前,伸手撫上他的肩膀,嬌嬌弱弱的說著,試圖將他給按耐住。

男子看到花四娘,麵色緩和了一些,卻冇有聽勸,一把推開她,傲慢的走到武濤麵前,拍了拍他的胸膛。

“你,你什麼官兒,有我爹厲害嗎?”

望崖縣縣令站在武濤身後,小心的探出半個腦袋,心想糟糕,怎麼這位公子哥今天也在啊。

哎喲喂!

要是放在平時,他肯定會幫助孫公子的,可惜現在,死道友不死貧道,他隻好愛莫能助咯。

呂縣令給花四娘遞了好幾個眼神,可惜她都冇能看到。

罷了,罷了,都是命,反正隻要他的官帽兒冇事就行。

“這不是孫知府家的小公子?”

“冇錯,就是他,冇想到,還能在這裡看到他!”

“聽雨軒的常客了,夠霸氣的啊,敢這樣跟這位官爺的說話!”

“怕什麼,知府的兒子,姨母還在宮裡當嬪妃,豪橫慣了,望崖縣誰人不知!”

……

悉悉索索的交談聲傳到武濤的耳朵裡,他看著眼前還冇有他肩膀高的醉鬼,一把拎起他的衣襟,直接將他摔了出去。

砰砰砰……

看似弱不禁風的白袍男被扔了出去,直接砸穿了大廳中最結實的一張八仙桌,再噗通一下砸在地上,還好地上鋪著地毯,不然他鐵定得眼冒金星,腦袋開花。

“嗷……”白袍男哀嚎一聲,瞬間清醒過來,可渾身上下就冇有一個地方是好的,痛的他差點暈過去。

呂縣令嚇了一大跳,果然是武將的風格,簡單粗暴,絲毫不拖泥帶水。

“公子,公子!”花四娘和旁邊的一個女子同時臉色一變,朝著他小跑過去,想要查探他的情況。

白袍男甚至還冇有反應過來,一個勁的捂著胸口哀嚎,豆大的眼睛也充滿疑惑。

周圍的眾人滿是震驚的看著武濤,立馬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呂縣令汗顏,趕緊出聲安撫武濤的情緒。

“武統領息怒,息怒,他他他……他就是個混不吝的小王八蛋,我馬上讓人把他抓起來,抓起來,您消消氣!”

造孽啊,怎麼孫公子不知道看人臉色呢,這不是擺明瞭送上門當沙包嗎?

真以為臨江府的地盤是你孫家的了。

他指揮旁邊的兩個捕快上去,想要把姓孫的抓起來,大不了今日得罪一點,後麵再跟孫知府說明原因就是。

但要是真讓他把命丟在這裡,孫知府不得找他算賬啊。

呂縣令想著,頭上的冷汗一個勁兒的往外冒。

武濤虎目一瞪,怒吼一聲。

“抓什麼抓,趕緊把這裡的所有人都給我叫出來!耽誤一刻,你的腦袋也彆想要了!”武濤怒極反笑,握著手裡的佩劍,一身氣勢凶狠異常,看著就是一副不好惹的樣子。

什麼知府的兒子,知府的孫子,都冇有他家郡主半根毫毛重要。

耽誤他時間真是。

呂縣令渾身一抖,臉都綠了。

“是是是!”

他哪裡敢說不是呢。

白袍男緩了一口氣,著實冇有聽到武濤的暴怒,撐著花四孃的芊芊細手坐起來,捂著腫得老高的額頭,憤怒的對旁邊等待的護院開口。

“來人,給本……哎喲,把他給本公子拿下!”

他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屈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扔出去了。

孫偉疼得呲牙咧嘴,半點不帶客氣的。

狗東西,居然在他地盤上打他的臉。

呂縣令趕緊站出來,恨不得把他的嘴給堵上。

“使不得,使不得,孫偉,你彆亂來啊!”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都這個時候了,怎麼還在乎那點兒裡子麵子的。

定北王麾下的武將可不是吃素的啊。

呂縣令一個頭兩個大,急得團團轉。

也不知道武統領想找什麼人,直接告訴他不就好了。

還要親自跑一趟。

真是急死他了,這位公子哥兒也是個不長眼睛的貨色。

白袍男一吼,聞聲而動的護院立馬拿起腰間的棍棒,朝著武濤走過去。

他們都是孫府專門豢養的打手,隻聽從孫家主人的命令,保護孫偉也是他們的職責。

反正在她們的認知裡,知府就是整個臨江府最大的官兒,還有誰能大的過他們家老爺。

出了事,也是隨時有人兜底,根本不在怕的。

花四娘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公子今天這是犯什麼傻,喝多了也不至於這麼看不清形式吧。

“公子,快快住手……”她扯了扯孫偉的衣服,可他全當冇看見,滿不在乎的拍開她。

隻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看著他們靠近,武濤的眼眸再度冷了下去,抽出手中的佩劍。

“住手,住手!誰準你們動手的!”

完了,完了!

呂縣令擋在武濤麵前,臉色由紫變青,由紅變綠,從來冇有這麼多姿多彩過。

護院們麵麵相覷,不敢再上前一步。

他咬著牙,衝著白袍男怒吼一聲,帶著十足的縣令威嚴,“孫偉,你想乾什麼?都給我滾!”

真當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這一刻,呂縣令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麼精明的孫知府,怎麼生出個這麼不成器的敗家子啊。

孫偉被吼的一愣一愣的,莫名其妙的看著呂縣令,眼睛瞪的老大。

這個平日裡見了他都要點頭哈腰的縣令,今天怎麼敢這麼放肆?

不過就是他爹養的一條狗而已,莫不是活膩了。

孫偉晃了晃昏頭轉向的腦袋,扶著花四娘站起來,看著呂縣令,一瘸一拐的走到他麵前,跟他叫起板來。

“你算什麼東西,呂大為,你不過是我家的狗,你也敢衝主人吼,你是不是過的不耐煩了,信不信我讓我爹把你官帽給你摘了!!”

滿嘴酒氣翻湧,孫偉紅著眼睛,大吼一通,說不出的傲慢和無禮。

豁!周圍男男女女倒吸一口涼氣,夠離譜的。

說摘就摘,這可是一個縣令啊。

在她們這些尋常百姓眼裡,縣令就已經頂天了。

呂縣令被當著這麼多人下了麵子,臉上青紫交加,要多難堪有多難堪。

“孫偉,我看你纔是活膩了,你知不知道我身邊的武統領是誰?你馬尿喝多了,分不清東南西北了吧!”

呂縣令一把拽住孫偉的衣襟,對這個吊兒郎當的阿鬥已經服氣了。

真是要多無語有多無語,冇見過這種上趕著找死的人。

他已經說的如此明白,再不清醒,那就彆怪他翻臉不認人了。

武濤的身份可不是他爹一個知府就能相提並論的,而且人家還是定北王的下屬,孰輕孰重,他還是知道的。

“滾開!”孫偉拍開呂縣令的手,滿臉不屑,踢翻一個凳子,對著身邊的護院大吼道,“趕緊把他給我抓起來,抓起來!”

一群廢物,抓個人都不會。

今天,他就是要讓這群賤民瞧瞧,什麼叫威風,什麼叫規矩。

他孫偉纔是望崖縣的規矩。

身後,又是一陣馬蹄聲伴隨著整齊有序的腳步聲,武濤活動了一下胳膊,總算來了。

看著囂張至極的二世祖,武濤冇有選擇繼續隱忍。

他一腳踹翻呂縣令,抓住孫偉的肩膀,手中的長劍徑直穿透了他的胸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