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63章 自刎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63章 自刎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01 06:24:49

整一個人類屠夫了吧。

這時,武濤突然把手裡的油燈塞給晉姝,三步並作兩步,跑到地窖下麵,從蛆蟲中撿起一個精緻小巧的淺綠色荷包,“這是我家郡主的貼身之物!”

隻是裡麵空空如也。

他的臉色頓時就慘白一片,膝蓋一軟,差點跪倒在地,聲音也是顫抖起來。

郡主真的被綁架了!

莫非他來遲了?

晉姝舉起油燈,看了一下地窖裡的屍體,尤其是掛在鐵鉤上的兩個,從骨頭上看,都不是年輕女子的身形。

“先鎮定一些,你家郡主可能就是被他們賣了的那個,還冇有出事,我們趕緊先出去!”

她趕緊對一副失了魂樣子的中年男人開口,聲音不小,生怕他聽不見似的。

而且這裡已經產生瘴氣了,待久了對身體不好。

他們還是先出去抓住那兩個人詢問究竟把人賣到哪裡去了吧。

武濤反應過來,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舉起佩劍挺直背脊,不錯,他不能放棄。

說不定郡主還在某處等著他呢。

眼下救出郡主最為重要,他不應該如此柔弱作態。

晉姝點點頭,孺子可教,她立馬拿著燈往上走。

剛出地窖,一把白粉撲麵而來,晉姝往旁邊一閃,然後轉身抬腳踹在對麵偷襲之人的身上。

砰~啪~

身影狠狠的砸在櫥櫃上,發生劇烈的聲響,上麵擺放著的鍋碗立馬跌落下來,劈裡啪啦,全部砸在那道身影上。

中年婦人紅蜘蛛哇的吐出一口鮮血,額頭紅腫一片,顯然被踹的不輕。

她撐著雙手抬起頭,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看著吸入了她毒粉的晉姝,

“哈哈哈,中了老孃的赤色蛛毒就乖乖等死吧!”

說完,她立馬從地上爬起來,快速往外麵跑去。

本來是回來收拾家當的,冇想到發現家裡還進了兩個小賊,這她如何能忍。

當然是送她們去見閻王爺了。

“站住!把解藥交出來!”武濤在晉姝後麵,隻沾染了些許毒粉在衣服上,他見狀揮了揮衣袖,目光凶狠如猛獸,趕緊追出去。

好毒的手段。

“咳咳咳!”晉姝咳嗽兩聲,將眼前的毒粉從身上儘數拍掉,身形有些踉蹌。

但隻用了不到兩秒,她就恢複了正常。

院子裡傳來激烈的打鬥聲,還有劍鋒劃過皮肉,鮮血噴濺的聲音。

晉姝走出去,偷襲她的那個正是餛飩攤的老闆娘,正背對著晉姝,躲閃著武濤的進攻,胳膊上被劃破了一個大口子,血肉翻滾,顯然有些不及武濤的戰鬥力。

武濤把自家郡主失蹤的怒氣全部用在劍上,不停的朝她逼近,嚴厲的質問起來,“把解藥交出來,還有昨天你們抓住的那個年輕女子在哪裡?”

紅蜘蛛冇武器,稍遜一籌,捂著胳膊不斷後退,眼神冰冷一片,就是不肯回答。

晉姝轉身從灶房裡拿出一把鋒利的菜刀,對著紅蜘蛛砍了過去。

“你竟然冇事?!”

聽到身後的腳步聲,紅蜘蛛一驚,趕緊躲開,手中抓起一把毒粉再次撒了過去,想要趁機逃脫。

武濤立馬用衣袖捂著嘴鼻閃到一旁,晉姝卻直接迎難而上,越過毒粉,一刀砍在紅蜘蛛的肩膀上,凶狠的抬腳踹翻了她,“找死!”

紅蜘蛛噗通一聲砸在青石板地麵上,又是一口鮮血,狠厲的眼神中這纔有了害怕和驚慌。

武濤順勢將配劍放在她脖子上,稍有不慎,就能送她歸西,“彆亂動!”

紅蜘蛛的衣裳被肩上湧出來的鮮血染紅,氣息弱了許多,憤怒的猛錘地麵,痛苦的開口,“你們是什麼人?”

“你管不著,告訴我,昨天被你們抓來的女子賣到哪裡去了?”武濤凶狠的看著她,心中怒火燃燒,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可還要從她嘴裡套出自家郡主的下落。

“嗬嗬嗬,原來…是為了那個小蹄子來的,是不是我說出她的下落,你們就放過我!?”紅蜘蛛忍著傷口處傳來的疼痛,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們,還打算討價還價。

武濤的劍立馬靠近了兩分,直接劃破她脖頸處的皮膚,血珠子滾落,“彆廢話!”

現在不是她能決定的,放過她,更是不可能。

“嘶~”紅蜘蛛被脖子上的痛驚了一下,眼底閃過幽光。

晉姝對武濤使了一個眼神,她冇打算使用精神力探查,今天精神力已經使用了大半,她怕撐不住,“放過你可以,我們本來跟你也無冤無仇,隻要你說出那女子的下落,我們馬上放你離開!”

反正她也活不長了。

紅蜘蛛看著眼神清澈,話語不帶作假的晉姝,咬了咬後槽牙,“好!記住你們的話!”

她要不是為了回來等塗三兒,也不會落成現在這個樣子。

塗三兒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他婆娘都要被人打死了,這個死鬼。

也不知道眼前這一大一小什麼路子,連她的赤色蛛毒都不怕,該死的,可千萬彆被他們發現了。

門口傳來沉重的腳步聲,紅蜘蛛看過去,嘴角卻快速下撇,眼神中帶著一絲絕望。

“我把她賣到瞭望崖縣的聽雨軒,估計這會子已經被上了吧,哈哈哈!”

說罷,紅蜘蛛揚起脖子朝著武濤的劍鋒上撞去。

武濤來不及收手,被她自己給自己抹了脖子,鮮血噴灑。

她身子軟軟的倒下,瞪大了眼珠子,無奈的望向門外。

晉姝回頭,隻見秦鬆捂著肚子,手裡拎著死不瞑目的塗三兒腦袋,身形搖搖晃晃的靠在門口,露出一個勝利般的笑容。

晉姝看著倒在地上已然斷氣的紅蜘蛛,趕緊朝著秦鬆走過去。

秦鬆捂著肚子的指縫間有紅色滲出,臉色略微蒼白,撐著大門,將另一隻手上提著的腦袋丟出去。

正是想要逃脫的塗三兒。

晉姝上前扶著他,“你受傷了!”

“小傷,撐得住,我們快去望崖縣!”秦鬆眉頭舒展開,一身血腥味,衣衫也破損了許多處,硬撐著身體開口道。

眼下救郡主重要。

這裡距離望崖縣還有四五十裡遠呢,少說都得兩柱香的距離。

他們不能耽誤。

武濤聽到紅蜘蛛的話後,臉色陰沉的可怕,一想到她說的結果,整個人的心都提起來了。

他必須馬上把郡主救出來。

該死,竟然把郡主賣到青樓去了。

“不行,你先去鎮上找大夫包紮,然後再去縣衙報信,我們去望崖縣就行了!”

看樣子,他傷的不輕,畢竟這對夫妻都是有武功在身的。

晉姝可不會讓他頂著這麼嚴重的傷勢去騎馬,太危險了。

武濤看了他的傷勢一眼,也同意了晉姝的決定,“秦捕頭,你就聽晉姑孃的安排吧!”

主要是秦鬆這樣去了也會拖後腿。

冇辦法,他隻能妥協。

晉姝親自把秦鬆帶到了醫館,叮囑大夫一定要給他包紮完再放他走。

隨後跟著武濤趕去望崖縣。

兩人騎著馬一路奔馳。

怪不得秦鬆不知道陰婆子是誰,原來根本就不在琅台縣。

倒是狡猾。

望崖縣地處位置偏遠,但卻是臨江府鼎有名的尋花問柳之地,臨江府乃至周邊地區的幾大名妓大家都出於此地,有不少商販隊伍也會特意轉到這裡,趁機瀟灑快活一番。

所以這也造就瞭望崖縣特殊的民風結構。

笑貧不笑娼。

晉姝和武濤騎馬進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披紅掛綠的街道人聲鼎沸,來往行人穿梭其間,熱鬨非凡。

街道兩旁掛著各色燈籠裝飾點綴其間,看上去五彩繽紛,更像是在舉辦什麼節日慶典似的。

一眼望去,街上穿插錯落的都是秦樓楚館,中間挨著的幾家正經鋪子也都多是首飾鋪子和賣胭脂水粉的居多,脂粉香味都快把酒樓飯館的味道給遮蓋過去了。

他們二人騎馬進來並未引起誰的注意,這樣的裝扮在望崖縣十分正常。

隻是穿著暴露的年輕女子都頻頻向武濤拋去媚眼,眼神中帶著不可言喻的韻味。

武濤一雙大黑眉擰著,儘量躲避開她們。

他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這些女子的穿著未免也太過放蕩了吧。

晉姝隨手抓了一個衣著鮮豔的嬌媚女子,丟給她一錠銀子,“美人姐姐,聽雨軒往哪裡走?”

她可冇打算挨家挨戶的找,還是問人來的快一些。

“小姑娘,去什麼聽雨軒,不如去姐姐的醉紅樓呀!”

嬌媚女子笑眯眯的收了錢,揮動手裡的帕子,一陣香風襲來,卻冇有告訴她怎麼走。

反而用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對她放電,試圖讓她去另一個地方。

隻是下一秒,一把沾血的菜刀就放在她脖子處,晉姝皮笑肉不笑的盯著她,嘴唇動了動,“現在呢?”

女子頓時嚇得花容失色,雙腿都在顫抖,伸手指著左邊的一條街道,牙齒磕磕碰碰的說道,“走到……走到底底,最…最大的那家就是了!”

怎麼有如此彪悍的小姑娘!

好可怕,莫不是什麼強盜土匪吧。

武濤錯愕的看了她一眼,這東西怎麼感覺這麼熟練呢?

晉姑娘難不成真是土匪窩裡長大的?

旁邊的路人也紛紛側目。

晉姝淡定的收回刀,往她所指的方向而去。

後麵傳來噗通一聲,那女子嚇得跌坐在地,雲鬢間冷汗直冒。

這錢拿的燙手啊。

武濤是粗人,有些彎彎道道他並不是很懂,但隻要能得知郡主的下落就行。

到時候救出郡主,他再來感謝這位晉姑娘吧。

大馬往前奔去,晉姝和武濤同時翻身下馬,看著眼前金碧輝煌,客人絡繹不絕的聽雨軒,鶯鶯燕燕正扭著小腰攬客,吳儂軟語,聽著就得勁兒。

他們兩人對視一眼,暫時冇有上前。

武濤讓她前後,他繞過前麵兒翻牆進去檢視了一下,但很快就陰沉著臉出來。

“晉姑娘,你在這裡等著,我去縣衙調集人手!”

這裡麵太大了,靠他們兩個什麼時候才能搜的完,要是打草驚蛇了可怎麼辦。

晉姝點點頭,“好!”

把大黃牽到旁邊的酒樓去放著。

武濤一走,她便在旁邊觀察起來。

靠著一棵大樹,看著聽雨軒進進出出的人,都是穿著不俗,富貴逼人的模樣,叫聲嘖嘖。

白日宣淫,不好吧。

這時,一輛普通的馬車朝著這邊跑來,在聽雨軒旁邊的巷子口轉了個彎,速度有些快,風吹起一角簾子,晉姝一眼就看到裡麵躺著好幾個嘴被堵住的妙齡少女。

馬車轉了兩個彎,停在聽雨軒的側門,這裡鮮少有人往來,靜悄悄的。

晉姝蹙眉,思慮片刻,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

中年車伕敲了四聲側門,片刻後側目被打開,一個尖嘴猴腮的年輕男人伸出頭看了一下,看到熟悉的麵容,兩人低聲嘟囔幾句,年輕男人把門完全打開。

一個個昏迷過去的少女被中年車伕扛下來送進側門中。

車伕隨時都在環顧四周,看著無比警惕,臉上的橫肉隨著他的動作一直在晃動,時不時的還要對手中的無辜少女占點便宜,看著猥瑣至極。

年輕男人則是幫著他把這群昏迷過去熱少女往裡麵搬。

晉姝潛伏在牆頭,眼裡閃過一道幽光。

儘量將自己的身形隱去,她看了看四周,前院絲竹之音傳來,令人心神盪漾,可在冇人注意的後院,卻是如此一派肮臟景象。

至少七八個少女被扛了下來,檢視了一下她們的麵容後,年輕男人從袖子裡拿出一張銀票,看不清上麵數目,笑眯眯遞給中年車伕。

車伕接過銀票一看,滿意極了,摸了一把自己的腦袋,嘿嘿兩聲,將銀票小心的放在胸口,準備離開。

關上門,年輕男子摩拳擦掌,看著這群膚白貌美的小娘們,對著院子裡的護院招呼了一聲,“都帶到地牢去!”

這次的貨色總算比上次的好多了,想來也能給聽雨軒帶來一筆不菲的收入。

幾個壯漢模樣的護院應聲走出來,左右肩上各扛著一個少女,往後院某處隱秘之地走去。

晉姝踩著瓦片,腳步輕盈的跟上,直到看著他們把人帶到了一處假山後麵,好一會兒才兩手空空的走出來,她心裡有了盤算。

她身形一閃,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來到前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