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61章 出事兒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61章 出事兒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9 06:10:16

“唉,大黃,少吃一點也沒關係的,就掉幾顆牙而已,冇事兒!”晉姝又把糖葫蘆往他嘴邊送了送,不懷好意的看著它。

聿聿~

臭女人,拿開,拿開!

大黃激動的一掀蹄子,趕緊把嘴閉上,它纔不吃呢,咦!

彆想謀害它的大白牙。

“那好吧,我幫你吃了哦!”晉姝可惜的搖搖頭,對著糖葫蘆又咬了一口。

晉菡坐在馬背上憋得辛苦,差點就笑出來了。

大姐真壞。

來到縣衙門口,晉姝剛要說話,門口的年輕捕快先她一步。

“秦頭兒的表妹,我記得你,你是來找秦頭兒的吧?”

另一個捕快也把視線移過來。

晉姝汗顏,隻好嗬嗬一笑,點點頭。

小夥子真有眼力見兒,她一個字兒都還冇說呢。

不過看來秦鬆今天在這裡,不用她到處找人多跑路了。

年輕捕快立馬轉身跑進縣衙,風風火火的,晉姝看得眼皮子一跳。

她把大黃牽到一旁等著秦鬆出來。

這時,有兩個身穿同款鷃藍色勁裝的中年男人,步履匆匆,手裡拿著一副畫卷,麵色中帶著一絲焦急的來到縣衙門口,旁邊的年輕捕快上前攔住他們的去路。

右邊中年男子從胸口掏出一塊赤銅色令牌,年輕捕快先是淡定的接過,剛看了一眼,眼睛瞪的老大,立馬端正了自己的態度,彎下腰雙手把令牌還了回去。

“大人請稍等!”

然後連滾帶爬的往縣衙裡跑去,比剛纔的那個捕快還要誇張。

晉姝看在眼裡,旁邊的兩個男人同時朝她這邊看過來,見隻是兩個普通小姑娘,又收回視線。

秦鬆出來的時候剛好和傳話的年輕捕快錯過,所以他走出來後,徑直來到了晉姝身邊。

旁邊的兩個男人看著他的行為,疑惑不已,眉頭皺了一下。

看秦鬆的穿著應該是縣衙裡的捕頭,怎麼往旁邊去了?

不是應該先詢問他們嗎?

“你怎麼來了?”秦鬆大大咧咧的對晉姝開口,他以為晉姝是來找她要錢的,趕緊擺擺手,嬉皮笑臉的說道,“我今天可冇錢!”

最近他這日子過得瀟灑極了,冇有朝廷要犯要抓,也冇有什麼案子要破,可以天天有時間習武,練他的刀法,爽快極了。

可他每次看到晉姝這丫頭,都有種不好的預感。

“冇找你要錢,這不,打了兩隻野雞,送一隻給你補補!”晉姝將背後的簍子取下來遞給她,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話說回來,這傢夥好像還真欠她一筆錢呢,那個王虎的同夥難道冇有賞金嗎?

秦鬆接過簍子,份量還不輕,看了一眼裡麵的野雞,臉上的笑容更深了,也冇跟她客氣,壓低聲音打趣起來。

“喲,難得你還有對我這麼客氣的時候,說吧,又是什麼事兒?”

這丫頭絕對有什麼事情找他,這野雞燙手啊。

秦鬆無奈的搖搖頭。

晉姝帶著他往旁邊走了兩步,同樣壓低聲音,嚴肅的詢問起來。

“最近鎮上或者縣裡有人失蹤嗎?”

她自以為說的夠小聲了,而且周圍也冇什麼人聽到,結果旁邊的兩個男人直接把耳朵豎起來聽著。

秦鬆想了想,見她這般認真,還以為是她家裡誰不見了。

“失蹤?有啊,你知道的,這年頭,有個人失蹤可太正常了,你們家誰失蹤了嗎?”

要是需要人手,他倒也可以派人幫忙尋找。

晉姝搖搖頭,眼神微妙的看著他。

“經常有人失蹤嗎?”

也對,前世尚且還經常有人失蹤呢,更彆說現在這年頭。

難怪那家餛飩攤可以開這麼久,估計貨源就冇斷過吧。

晉姝想想都覺得可怕。

秦鬆還想說什麼,旁邊的兩個男人忍不住了,連忙走過來,想要抓住晉姝的胳膊,臉色陰沉的看著她,“小姑娘,你剛纔說什麼失蹤?”

還經常有人失蹤?

他家郡主已經消失了一夜了,該不會?

男人心裡忐忑不安,生怕他家主子有點意外什麼的。

晉姝腳步一側,躲開他的手臂,麵色不虞,要不是當著街上這麼多人的麵,她的拳頭都已經揮上去了,“你們是什麼人?偷聽我們講話!”

中年男人麵上驚詫一閃而逝,對於她鬼魅的步伐看在眼裡,這個小姑娘不簡單。

他當即抱歉握拳,從懷裡掏出自己的令牌,“我們乃是定北王府的侍衛統領!”

秦鬆一看令牌,臉色大變,立馬恭敬的彎腰行禮,聲音乾脆,“卑職見過二位大人!”

晉姝倒也淡定,剛纔就看出來了他們身份不低,臉色好了些。

“表妹,快快行禮!”秦鬆見她無動於衷,趕緊扯了扯她的袖子。

這小丫頭就算再厲害,在定北王府麵前也得收斂收斂。

生怕晉姝惹上麻煩,秦鬆神情擔憂。

晉姝把晉菡從馬上抱下來,微微欠了欠身。

中年男子大手一揮,麵色焦急,趕緊詢問起來。

“彆彆彆,免了,小姑娘,你剛纔說失蹤,你看到什麼人被擄走了嗎?”

他一聯合自家郡主的境況,難免著急起來。

“不是擄走,隻是在鎮上碰到了一家奇怪的攤販,我準備來問問我表哥的!”

晉姝搖頭,指著秦鬆解釋道。

另一箇中年男子心裡哀歎,他還以為正好這麼巧,這個小姑娘發現了什麼的。

他眉頭並未舒展,又接著詢問起來。

“奇怪?小姑娘,哪裡奇怪了?”

不過他不能放過碰到一絲線索,萬一跟他家郡主有關係呢。

晉姝有些猶豫,她想了想,秦鬆又扯了扯她的衣服,給了她一個眼神,讓她說實話。

“哎呀,下官來遲,有失遠迎,還望兩位大人恕罪,恕罪!”

一道惶恐的聲音插進來。

隻見縣令大人腳下帶風的從縣衙裡奔出來,頭上的烏紗帽都要跑飛了,一邊跑還一邊大聲開口討饒。

定北王府的侍衛統領,一般都是軍營裡的偏將或者少將軍,雖是武將,但官職至少比他高三個等級,他隻是一個小小的八品縣令,哪能不驚慌。

一聽下屬說有定北王府的令牌,他都顧不得他的花花草草,連忙從後院奔了出來。

等縣令喘了口大氣,慌忙的行了禮後,中年男人揮揮手,心情煩躁,“蒲縣令,快快免禮!”

然後又看向晉姝,“小姑娘,你接著說!”

希望能從她嘴裡得到些什麼。

縣令疑惑的看著秦鬆和晉姝,這兩個人怎麼又鑽到一塊兒了?

秦鬆給了縣令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晉姝帶著晉菡對縣令一拜後,她準備如實相告,“就是他家餛飩裡的餡料,用的是人肉!”

她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秦鬆頓時一驚,連帶縣令頭上都冷汗直冒,什麼情況?

這要是在他管轄範圍內出現這種情況,他這烏紗帽可就保不住了。

賣人肉?

兩箇中年男人對視一眼,眼底閃過淡淡的驚駭,可又覺得不可能。

他家郡主有武功在身,平日裡除了遇到好吃的食物外,基本上警惕性不低,一般人是近不了身的。

秦鬆頓時後悔讓晉姝說出實情了。

這可怎麼收場。

縣令直接傻在原地了,餘光看了一下同樣驚詫的秦鬆,隻覺得頭疼,他剛要說話。

旁邊。

其中一箇中年男子打開手裡握著的畫卷,畫上畫著一位嬌美少女,神色冷清,氣質不凡,“小姑娘,你見過畫裡的女子冇有?”

蒲縣令和秦鬆他們一起看過來。

隻見晉姝微微蹙眉,這張臉,怎麼有點眼熟呢?

中年男人眼裡閃過一絲焦急,但麵上冇有表露出來。

這個小姑娘鐵定知道什麼。

他側目看向旁邊的同伴,對他和縣令說道。

“老武,你去跟蒲縣令詳細說一下,我去跟這位小姑娘去看看情況!”

被稱為老武的男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交換了一個眼神後,遵從他的安排。

“行,咱們分頭行動!”

如果今日太陽落山前還找不到他家郡主,他們就要去最近的州府調動人手大肆尋找了。

主要是他們這次護送郡主回鄉散心,就帶了兩個伺候的丫鬟和一群婆子,什麼侍從都冇有。

誒!她都還冇同意呢,怎麼就決定了,晉姝眼角狠狠一抽,晉菡緊緊摟著她的胳膊,眼裡有些害怕。

這些人看著都好凶啊。

蒲縣令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麼也不知道,隻能對旁邊看似瞭解情況的秦鬆吩咐道。

“那秦捕頭,你熟悉琅台縣一些,就帶幾個捕快跟著這位大人一起去吧!”

秦鬆點點頭,立馬讓旁邊的小捕快牽馬去了。

晉姝這時看著著秦鬆,對他們搖搖頭,“不能帶這麼多人,那老闆娘警惕性很高,你去換成常服,我們幾個人去就夠了!”

她又看了一眼晉菡,有些惱火,“可我妹妹……”

她不太確定一會兒會不會發生打鬥,這個世界她還冇有怎麼探索過,萬一他們傷到了小菡怎麼辦?

她可不會帶著小菡一起去冒險。

“冇事,這樣吧,我讓小六幫你把妹子送到我家去,先讓我娘幫著照看一下!”

秦鬆對一旁的小捕快招招手。

原來這是她妹妹啊,長的還挺像的,就是氣質大不相同。

晉姝想了一下,低頭看著晉菡,不放心的詢問道,“小菡,你跟著捕快哥哥去秦表哥家裡等大姐可以嗎?”

晉菡懵懂的點點頭,“好!”

她知道,大姐好像要去做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了。

晉菡乖巧的回答,晉姝對秦鬆頷首,將她交給了旁邊的小捕快。

“小六,去吧,給我娘說清楚啊,好好照顧著!”秦鬆讓小六趕緊去,彆耽誤時間。

他也馬上回縣衙裡換了身衣服,牽著兩匹馬出來。

中年男人利索的上馬,看姿勢,也是長年在馬背上訓練過的老手。

三人騎著馬快速趕往鎮上。

途中,中年男人告訴了他們,畫中女子的身份,乃是當今定北王唯一的嫡女,聖上親封的一品明宜郡主。

這次是因為她在自己大婚前夕發現未婚夫勤王世子竟然在外麵養了外室,她毫不留情的將外室和外室之子抓起來,當著勤王世子和勤王妃的麵直接給處死了。

還當街和勤王世子打了起來,氣的勤王妃險些暈倒,被那些支援勤王的言官給參了一本,說她辱冇皇室身份,當街行凶,禍害平民,濫殺無辜。

這件事被京中不明真相的百姓鬨得沸沸揚揚,明宜郡主氣不過,又上門去把那些言官給挨個揍了一遍,這下更是火上澆油。

定北王隻好讓她先回臨江府休養一段時間,散散心,他自己一個人扛著大刀上門舌戰那群言官去了。

後來他們帶著郡主回到臨江府,這纔剛來冇兩天呢,還在琅台縣逗留呢,結果昨晚人就不見了。

原來是郡主啊,晉姝點點頭,難怪看著格外貴氣。

不過她就納悶兒了,一個受儘寵愛的郡主身邊難道不能多帶幾個暗衛什麼的嗎?

晉姝捏著下巴胡思亂想起來。

秦鬆仔細聽著,嚴謹的對中年男人點點頭。

“大人放心,我們定會竭力尋找郡主下落的!”

郡主失蹤,這可不是小事兒啊。

“不過你們兩人不能對外宣揚!”中年男人還是肅穆的警告了他們兩個一句。

這事關他家郡主的名聲,要是宣揚出去對誰都不好。

秦鬆和晉姝都點頭認可。

隻是,秦鬆疑惑的看了一眼晉姝,開口詢問起來。

“你是怎麼發現他家是人肉的?”

他表示不理解,這也能知道?

中年男子也跟著側耳傾聽。

晉姝一想起原因就覺得反胃,“吃出來的唄!”

“你還吃過人肉?”秦鬆這個蠢貨絲毫不顧忌還有外人在場,驚恐的看著她。

就想她乾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事一樣。

晉姝瞪了他一眼。

嘴上冇毛,辦事不牢,說的就是他吧。

“又不是我想吃的!”晉姝握緊韁繩加快速度,表示跟這個人冇法說了。

早知道今天會遇到其他人,她絕對會晚一會兒再去的。

中年男人心中一凜,敢當街叫賣人肉,恐怕也不是一般百姓啊。

不過他也是半信半疑,一個小姑娘,怎麼吃的出來豬肉和人肉的區彆呢?

除非她以前吃過,不然真的很難分辯。

他們加快速度跟上晉姝,冇多一會兒就到了鎮上。

還是那條街道,晉姝特意繞開付秀才的攤位,直奔小巷子。

雖然眼下還冇到中午,可這餛飩攤的生意好的出奇,比旁邊的酒樓生意都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