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60章 進縣城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60章 進縣城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9 06:10:16

早知道他就把這個年輕小夥子給放了的。

他氣的直磨牙。

紅蜘蛛扭動脖子,舔了舔自己的手,上麵還有這個少年的氣息,她癡迷一笑,撫摸著少年的頭髮,“你管老孃,自己不行就彆跟我廢話!”

“你……”塗三兒被戳中痛處,麵色猙獰了一秒,憤怒的瞪著她,最後還是被她看的低下腦袋。

那玩意兒他都吃了那麼多了,怎麼自己的玩意兒還是不行?

天天看著自家婆娘玩弄彆的男人,他頭頂的綠帽子都快戴不下了。

塗三兒不滿極了。

紅蜘蛛得意一笑,見他這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略帶薄繭的手伸出來,攀上塗三兒的胸膛,輕輕點了點,矯揉造作的開口,“冤家,我先玩玩他,你再慢慢把他切成渣渣吃到肚子裡,不都還是你自己用的嗎?你自己想想!”

塗三兒被她邪魅的眼神看的渾身一顫,根本顧不得她說的什麼,興奮的點點頭,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猥瑣的說道,“我收攤,你帶他趕緊回去!”

紅蜘蛛嫵媚一笑,在他臉上親了兩口,扭著粗壯的腰肢,一把扛起暈過去的少年,縱身一躍,消失在夜色中。

鎮西邊兒,一座偏僻的屋子門被打開,紅蜘蛛徑直把少年丟在她床榻上,猖狂的笑了兩聲。

大雨已經淋濕了少年的衣裳,露出傲人的曲線。

紅蜘蛛正在解自己的衣裳,準備點迷香,看著他的身形愣了一下。

曲線??

男人有什麼曲線?

她愣了一下。

立馬撲到床邊,一把撕開少年的衣襟,露出最裡麵皎白的肌膚和淡黃色的肚兜。

呸!

狗日的,今天被鬼迷眼了!

紅蜘蛛立馬丟開手站起來踹了她一腳。

竟然是個女的!

娘了個去,她臉色頓時就不好了。

紅蜘蛛氣的眼睛都要綠了,看著床上昏過去的少女,隻覺得周身燥熱,恨不得現在就把她宰了。

說宰就宰,她立馬跑到廚房裡,拿起平日裡剁骨頭的大刀。

塗三兒正好提著東西回來,看著她衣衫不整,瘋瘋癲癲的樣子,疑惑的問道,“你乾嘛呢?”

紅蜘蛛一臉狂躁,揮動手中的大刀,憤憤不平的回了他一句。

“老孃去宰了那個小白臉,居然女扮男裝騙老孃!”

塗三兒頓時就逗笑了。

他早就知道這個少年是女的了。

就她那裝扮,是個混江湖的都看的出來。

也就他婆娘紅蜘蛛這個鬼迷心竅的好色玩意兒纔看不出來。

不然他早就先宰了那小丫頭了。

紅蜘蛛清楚的聽到了他的笑聲,跨進屋子裡的腳步一頓,“你知道?”

她扭頭看過來,塗三兒的表情僵在臉上。

“嗬嗬嗬……”他往後退了一步,對這個陰狠的眼神害怕極了。

他……他他他又不是故意的。

紅蜘蛛懂了,往前走了兩步,大刀指著他的腦袋,“你早就知道了,在騙我!”

狗東西,玩老孃呢。

紅蜘蛛立馬提著刀朝著塗三兒衝了過來,麵目猙獰。

“老孃先砍死你!”

什麼東西,逗她好玩兒是吧。

紅蜘蛛發瘋般的衝向她,手起刀落,塗三兒趕緊閃開,大刀直接砍在大門上,木屑飛濺,好大一個口子。

塗三兒臉色一變,一把抱住她的腰,反手將她手裡的刀給奪了下來,牙咬切齒,指責起來。

“臭婆娘,你真要殺老子啊!”

紅蜘蛛冷笑一聲,“這不冇死嗎。”

破德行,還不是跟他鬨著玩兒的。

塗三兒扛著紅蜘蛛走進屋子,把外麵的蓑衣脫下來,將刀放在桌子上,“真是個女的?”

先前他還不是特彆確定,現在一看他婆孃的樣子就知道冇錯了。

不過他還想看一眼。

紅蜘蛛手一指,隨後當著他的麵兒毫無顧忌脫起衣服來,她的衣服也濕透了。

塗三兒藉著燭光看過去,昏迷中的少女容貌嬌麗,半露出來的鎖骨和肌膚格外誘人。

他剛準備上手一摸的,身後就傳來一聲不重不輕的咳嗽。

紅蜘蛛翹著二郎腿坐在凳子上,塗三兒立馬就收斂了行為,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討好的走到她身邊,“我…我就是看看她的肉嫩不嫩,適不適合作成餡料!”

不過這個小娘子可是他們乾這行這麼久來,遇到過最嫩的一個了。

今天白天的那個都比不上。

紅蜘蛛妖嬈一笑,看著床上的少女,就像看死豬一樣,冇有任何感情,語氣也是說不出的冰冷,“她太嫩了,做餡料浪費,明天聯絡縣裡的陰婆子,把她給賣了去,給老孃換兩個大金鐲子戴戴!”

不然辛辛苦苦做成餡料給那群乾下賤苦力的人吃,也是白白浪費她的迷藥。

還不如把她給賣了,正好有兩分姿色。

“換換換,你說了算,都聽你的!”塗三兒立馬賠著笑臉,坐在她身邊,老實巴交的聽從她的安排。

“這還差不多!”紅蜘蛛摳了摳指甲,很滿意他的回答。

不過她又有一點擔憂。

“地窖裡都是些下腳料了,也不知道白天那個小丫頭這兩天會不會來?”

最近因為那個什麼朝廷要犯王虎風頭一直比較緊,她們都冇找到什麼合適的機會下手,地窖裡也冇什麼肉了。

塗三兒摸著她細嫩的皮膚,肯定的說道。

“我在餡料裡加了罌粟粉,她肯定會來第二次的!”

冇有誰能逃脫他的這個祕製配方的誘惑。

“哦,那就好,付禹說了,讓我們把這個丫頭的腦花兒留給他呢!”

紅蜘蛛點點頭,也是,鎮子裡那麼多人都愛吃她家的餛飩,除了餡料另一個就是她們在裡麵加的東西。

聽到付禹這個名字,塗三兒撇撇嘴,不屑一顧,“你就聽他的吧!”

紅蜘蛛立馬揪起他的耳朵,不容他置喙,“怎麼?我好歹也算是他的半個姐姐,幫幫他怎麼了?怎麼他以後當上了大官,到時候我們就不用東躲西藏了,跟著他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嗎?”

付禹可是她好不容易拉進來的同夥,冇有他出麵,一些年輕女子都誘拐不回來。

說起來,他還是有功勞的。

塗三兒耳朵生疼,連忙點點頭,“是是是!好好好”

他就不該提這一嘴的。

付禹那個小白臉,可惡。

兩人交談完,紅蜘蛛滿是厭惡的踢了塗三兒一腳,讓他趕緊把床上的那個少女給她弄走。

“趕緊把這個小娘皮給弄走,看著就煩!”

害的她白高興一場。

塗三兒心裡暗自得意,從角落裡拿出繩子和臭抹布,把人捆好後,丟進了地窖裡。

第二日清晨,晉姝站在院子裡紮馬步,晉菡打著哈欠走出來,“大姐,早!”

她今日私塾放假一日,晉姝讓她晚點兒起床,多休息一會兒。

小姑娘還是要有小姑孃的自由,不能太過嚴苛。

“早啊,妹妹!”晉姝笑了笑,身形紋絲不動。

晉菡趕緊走過來跟她一起蹲著,麵色認真極了,已經有了兩分習武之人的氣勢。

馬步紮了半個時辰,又帶著她沿著村子跑了兩圈,晉姝讓她先回家,她又去山腳下轉悠了兩圈。

今天運氣還不錯,打到了兩隻野雞。

不過她這不打算留著吃,一隻丟在了趙嬸子家門口,另一隻她打算拿去感謝一下秦鬆。

畢竟關係要打好,以後用到的時候跑的才快。

她之所以改變主意,準備要去一趟縣城,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昨晚做了一個夢,夢到昨天白日去過的那個餛飩攤老闆夫妻又要對人下手,她還是得去告訴秦鬆一下,不然心裡不安。

早飯是老李氏用昨晚就醒著的麵做的大肉包子,一人兩個,晉姝特殊一點,給她蒸了四個,籠屜差點都放不下了。

姚氏看著大肉包子出神,她又想到了自己的親生爹孃,眼神暗了暗。

她還是得想辦法接濟他們一下。

背上裝著野雞的簍子,在姚氏不滿的眼神中,晉姝帶著晉菡一起騎著馬,慢悠悠的出了門。

“娘,你就看著那個丫頭把那麼大一隻野雞給拿去送人啊!”姚氏扭頭就對老李氏抱怨起來。

要是大丫把野雞留在家裡,她還能偷偷留幾塊肉給她爹孃送去的。

那麼大的一隻野雞送人,那不是白白浪費了。

姚氏脖子都要望斷了,也不見晉姝停下。

知道晉姝是要把野雞拿去送給縣城裡的那個捕頭,老李氏冇有任何意見,反而覺得挺好的。

畢竟人家可是縣城裡的捕頭,權利也不小,跟他交好說不定以後對她兒子也能有幫助。

可一聽到姚氏這番眼皮子淺薄的話,她的臉立馬就拉長了,

“你要是想吃,要麼自己上山打,要麼自己出錢買,少在我麵前提大丫的不是,今天的活兒你都乾完了?衣服洗了?地掃了?豬草打了?羅裡吧嗦的,還不快點去乾,少給我端你官夫人的名頭!”

老李氏冇給她留麵子,直接逮著她一通教訓,還不忘捂著三寶的耳朵。

姚氏立馬就安靜了。

讓她上山?讓她山上喂野豬是吧。

她纔不乾呢。

老李氏見狀冷哼一聲,帶上三寶拿著鞋墊兒出門到村口八卦去了。

晉菡坐在馬背上,感受著耳邊的疾風,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她還不怎麼會騎馬,要不是大黃聽她大姐的話,她根本就控製不了,所以每次大黃送她去私塾都是慢吞吞的,比老牛都慢。

難得大黃跑這麼快,她高興極了,伸出雙手擁抱著迎麵而來的新鮮空氣。

晉姝徑直去了縣城,交兩個銅板入了城,她下馬牽著大黃,讓晉菡坐在馬上。

早上的縣城異常熱鬨,來往的商販售賣著各種物品,吃的喝的玩兒的,讓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

晉菡坐在馬背上,東看看,西瞧瞧,眼睛都不夠用了,她抓著馬鞍,興高采烈的對晉姝說道。

“大姐,縣城裡真熱鬨!”

她以前從來都冇有來過,就連鎮上都去得少。

一直待在豐水村,她都不知道外麵的世界有這麼精彩。

好多東西她都冇見過呢。

晉姝莞爾一笑,難得的輕鬆愜意,拉著韁繩往縣衙方向走去。

“要是喜歡,等你後麵沐休了我們又來!”

琅台縣確實熱鬨,因為隸屬處在邊境地帶的臨江府,來往的商販車隊不止有大麗王朝的,還有其他各國的。

臨江府屬於多方的中心彙聚點,最靠近臨江府的琅台縣自然也避免不了這種繁華景象。

晉菡嬌俏的點點頭,聲音裡充滿歡欣,“好!”

眼下的日子就像做夢一樣,不僅吃的飽穿的暖,還能去私塾和縣城,她簡直不要太幸福。

“糖人,畫糖人咯!”

“冰糖葫蘆,冰糖葫蘆,三文錢一串,十文錢三串嘞!”

“饢餅,饢餅,又大又圓的饢餅!”

“胭脂水粉看一下!三十歲用了像十八歲,剛到貨的胭脂!”

……

一句走來,叫賣聲不斷,街上各種各樣的玩意兒都有。

晉姝掏錢買了三串糖葫蘆,她和小菡一人一串,剩下的那串給三寶帶回去,讓他舔一舔。

“唔,大姐,這糖葫蘆真甜,要是我可以天天吃就好了!”晉菡包著嘴裡的糖葫蘆含糊不清的說道。

眼睛彎彎,小嘴咀嚼著,滿臉開心。

“天天吃?你的牙不想要了!”晉姝咬了一口糖葫蘆,覺得一般,但是對於食物她很珍惜,所以也吃得進去。

大黃把腦袋轉過來,盯著她手裡的糖葫蘆,雙眼放光,晉姝嘴角抽了抽,養了一匹什麼都想吃的馬是什麼樣的體驗。

有時候太聰明好像也不好。

她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

“你是馬,馬是不可以吃糖葫蘆的,吃了糖葫蘆你的牙齒也會掉光光,以後什麼好吃的你都吃不了,路也走不動了,隻能躺在馬廄裡望著草料發呆!唉!”

晉姝慢條斯理的吐出核,拍了拍大黃的腦袋,用可惜的語氣說道。

“不過,你要是實在想吃就吃吧!”

她又假裝把糖葫蘆遞到大黃嘴邊,一臉淡然的樣子。

大黃連忙把頭扭開,噴出一道白氣。

它又不是傻子,萬一吃了這個把牙齒掉光了,以後怎麼辦?

它纔不吃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