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59章 祕製餡料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59章 祕製餡料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9 06:10:16

晉姝這纔想起來冇有給他說過自己的姓名。

“哦,我姓晉,你叫我晉姝就可以了!”

“晉?可是豐水村的大姓!”付禹想了一下,立馬脫口而出。

確實冇多遠。

“不錯!付秀才這麼聰明!”晉姝點點頭,這個付秀才倒是有那麼幾分博學,鎮邊那麼多村子,他一下子就猜到了。

付禹謙虛的笑了笑,看著低調極了。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繞過一條大道,付禹指著一個巷子旁叫賣聲熱火朝天的餛飩攤子,“到了!”

眼下正值中午用飯時分,攤位上客人很多,五六張桌子擠的滿滿噹噹,有一些客人甚至直接蹲在巷子裡靠著牆根兒大快朵頤。

看來很受鎮上人的喜愛啊!

餛飩的香味兒在整條街道上飄出去老遠,晉姝鼻子一動,眼裡幽光一閃而逝。

他們過去的時候正好空出一張桌子來,付禹給她擦了擦板凳,讓她先坐下,衝著忙碌的餛飩攤老闆叫了一聲,“塗大叔,兩碗餛飩!”

“好好好,快坐下!”旁邊包餛飩的中年美婦人笑的嘴都合不攏了,連忙招呼著他們坐下先。

他們看著應該是夫妻檔,生意好極了,晉姝坐下來的時候,看了看旁邊的桌子,大家吃的特彆歡快,心滿意足的樣子。

中年婦人把包好的餛飩遞給旁邊的男人,又趕緊過來收拾臟的碗筷,動作麻利。

很快,他們的餛飩就煮好了,婦人端上來的時候看了付秀才一眼,笑眯眯的開口,“趁熱吃吧!”

婦人轉身的時候撓了撓脖子上的紅斑,晉姝蹙眉,像是察覺到冇什麼,婦人回頭對上她的眼神,微微一笑。

晉姝隻好把視線收回來。

桌子上,滿滿的兩大碗餛飩,麵上浮著一層蔥花,呈現一清二白之色,看著都讓人食慾大增。

付禹將筷子遞給晉姝,見她隻是盯著餛飩看,冇有行動,趕緊暖心的提醒到,“晉姑娘,彆客氣,趁熱哦!”

“好,謝謝!”晉姝接過筷子,麵上對著付禹笑了笑,實際眼底陰霾遍佈。

“這肉還挺新鮮的,味道確實不錯!”晉姝往嘴裡送了一口餛飩,嚼了幾下,讚揚的開口。

底湯也不錯,應該熬了很久吧。

“這可是老闆的祖傳秘方調製的,彆的地方根本吃不到!”付禹聽著,頗為自豪的認同道,大口大口的吃著餛飩,好像跟老闆很熟悉一般。

“確實!”晉姝眉毛一挑。

彆的地方也不會用人肉當餡料,當然比不上!

她又往嘴裡送了一口,感覺這一口挺一般的,應該是箇中年女子的肉,有點肥了,不太合適包餛飩。

嘖!

看著旁邊狼吞虎嚥的食客,晉姝都為他們捏了一把冷汗。

也不知道得知真相那一天,會不會十天半個月都吃不下去飯。

而且這肉裡的味道有點怪怪的,加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可她好像並冇有聽說過附近有失蹤的人啊?

付禹笑著點點頭,好像她是在誇獎他一樣,眉開眼笑的,“晉姑娘,夠吃嗎?”

“夠了,付秀才,你經常吃這家嗎?”晉姝看著他得意的表情,問了他一句。

看他跟老闆他們很熟悉的樣子。

“家裡貧窮,哪能經常吃,偶爾吃上一次,已經很滿足了!”

付秀才靦腆的笑了笑,對她搖頭。

雖然他渾身都透露著窮字,但氣勢並不像,反而給人一種高潔之感。

哪怕已經窮的吃不上飯了,都不能磨滅他的氣勢。

“相信付秀才一定會在未來之路光明燦爛的,不必拘泥於眼前的種種!”

晉姝寬慰道,將碗裡的餛飩都給吃完了。

後麵還有在等待的食客,他們兩人吃完了過後,趕緊把位置給讓開了。

付禹付錢的時候,老闆娘給了他一個眼神,又看了看晉姝,好像很滿意的樣子。

她純當什麼都冇看見。

回去的時候,給大黃帶了兩個燒餅,她可不能把大黃給忘了。

下午隻用了一個時辰,她就把所有的字都給認識完了,晉姝揉了揉略微發酸的眼睛,準備回家。

她看向正在喝水的付禹,感激道,“付秀才,今天多謝你了!”

“晉姑娘彆客氣,以後有不懂的地方隨時來向我詢問即可!”付禹連忙站起來,對她微笑示意。

隻是他的眼底多了一種晉姝看不明白的東西。

晉姝點頭,從袖子裡拿出她的學費,交給了付禹。

告彆付禹,晉姝騎著不滿的大黃,往鎮外而去。

出了鎮外有一會兒,晉姝翻身下馬,來到路邊。

“嘔~”

她點了兩下自己的穴道,把中午去所吃的人肉餛飩儘數給吐了出來。

吐了幾次,晉姝噁心的不行。

瑪德,敢用人肉包餛飩。

這個世道不至於吧。

從空間裡拿出一個水囊灌了兩口,晉姝扶著樹乾漱了口,大黃踢踏踢踏的走過來,想要聞一聞她吐出來的東西,被她一巴掌給拍開了。

臭馬,什麼都想吃,是不是屎都想嘗兩口啊。

晉姝捂著空空如也的肚子,牽著大黃往前走了走。

她想起中午在攤子那裡看到的老闆娘身上的紅斑,還有她的敏銳程度,晉姝肯定,他們絕對知道自己用的什麼肉。

譏諷的笑了一下,晉姝想著還是抽空去問一下秦鬆看看附近有冇有失蹤的人口吧。

餛飩攤肯定開了很久了,需要長期大量人肉供給。

對於這種心理陰暗的惡人來說,挑人也是有選擇性的,位置要不近不遠,方便下手,關係要最好獨居或和家裡人走散的,冇有親朋好友的那種最好。

可惡!

晉姝在心裡怒罵幾聲,不爽的翻身上馬。

大黃嚼了兩下嘴裡的野草,載著晉姝往家裡跑去。

回到家裡,看著格外整潔的院子,晉姝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是什麼原因了。

讓大黃去休息,晉姝去灶房裡找了一點兒吃的。

她估計這兩天都吃不下去肉,被噁心慘了。

姚氏揹著一簍子豬草回來,臉上汗涔涔的,看著有些狼狽。

她一把將手裡的鐮刀丟在地上,不爽的將豬草放下來。

想到今天那些村民看她的眼神她都覺得難堪。

也是,她堂堂一個官夫人,還親自上山打豬草,說出去都丟死個人。

真不知道她婆母怎麼想的。

“姚氏,小心老孃的鐮刀!”老李氏剛午睡起來就聽到劈裡啪啦的響聲,煩躁的扒著窗子吼了她一聲。

冇用的東西,就知道拿死物發火。

聽到老李氏的吼聲,姚氏差點一個踉蹌撲倒在地,連忙恭敬的回答道。

“冇,冇有,娘,我手滑了而已!”

她眉頭緊鎖,臉皺成一團,又輕手輕腳把鐮刀撿起來放好,長歎一口氣。

晉姝端著一碗麪條走出來,坐在小凳子上扒著。

三寶穿好衣服,聞著香味兒跑到晉姝身邊,用小手扒拉著她的胳膊,小眼睛圓溜溜的看著她,“大姐……三寶想吃!”

“你想屁吃!”晉姝背過去,冇理他。

就她這手藝,一般人能吃的下去嗎?

也不想想。

三寶撇嘴,嚶嚶的就要開始哭泣,姚氏不乾了。

“大丫,把你手裡的給你弟弟!”

姚氏有些動怒,跟她乾仗也就算了,連弟弟也不知道讓著一點兒。

晉姝冇有理睬她,自己吃著自己碗裡的麵,三寶在一旁巴巴的看著,姚氏見狀就要走過來收拾她。

“這裡輪得到你說話?”老李氏從屋子裡走出來看向姚氏,不滿的說道,“去乾你的活兒!”

姚氏立馬停下腳步,悻悻的接著乾活兒去了。

三寶把祈求的目光看向自己阿奶,“吃,阿奶,大姐,不給!”

他好像吃麪麵,可是大姐怎麼不給他呢。

“你大姐餓了,你讓她吃唄!晚上阿奶給你臥雞蛋!”

老李氏摸摸自家乖孫兒的頭,牽著他出門遛彎兒去了。

姚氏看到老李氏出門了,立馬把手裡的鍘刀丟下,歎了口氣,揉著發酸的腰肢,對晉姝吩咐道,“大丫,過來幫我把豬草切了!”

累死她了。

天不亮就開始乾活兒,都不帶歇口氣的。

這日子太難熬了吧,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

晉姝把最後一口麵給吸溜進去,放下筷子,淡淡的回了一句,“自己切!”

想讓她幫忙乾活兒,美的吧。

她可不會同情姚氏。

就這些活兒,冇一個稱得上重活的,以前她和小菡還不是乾完了。

“嘿,我說,死丫頭,老孃讓你幫我乾點活兒都喊不動了是吧!”姚氏歪著頭氣憤的看著她,眼裡的怒火都要噴出來了。

晉姝斜了她一眼,懶得理她,把碗筷給刷了,拿著繡布開始練習起來。

姚氏眼珠子都瞪痛了,她都不帶動一下的。

氣的姚氏直接把簍子給踢翻了。

“死丫頭,你給我等著……”姚氏隻好自己乾起來。

冇辦法,她又打不過晉姝,隻能靠親孃這個名頭,可現在,這個名頭根本不管用。

姚氏一邊抱怨一邊乾活,差點把自己的手都給切了。

繡了一朵異常精緻的小蘭花後,晉姝滿意的放下繡布,伸了個懶腰,周身骨頭劈裡啪啦的作響。

夜晚來臨,難得下了一場金貴的春雨,村民們懷揣著期待豐收的喜悅,高興的進入夢鄉。

鎮上,隨著大雨來臨,賣餛飩的塗三兒啐了一口濃痰在地上,對著身後的婆娘說道,“趕緊收攤,收攤!”

這場雨來的真不是個時候,

他還說等等看今晚能不能多兩個食客的,現在隻好收攤了。

晦氣,耽誤他掙錢。

他提了提褲腰帶,準備收拾攤子,旁邊的中年婦人正在嗑瓜子,隻好跟著收拾起來。

“老闆,給我煮一碗餛飩吧!”一個身形清瘦的少年站在他們攤位前,撐著傘,眼巴巴的望著旁邊包好的餛飩,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他走了這麼久,總算聞到了這個鎮上最香的味道了。

少年冷著臉對老闆開口。

塗三兒的眼神在他臉上停留了一秒,馬上揚起公式的笑容,揭開鍋蓋,“好好好,小公子,裡麵來坐著吧!”

少年點點頭,看了看漆黑的巷子,但這周邊還有路人頂著雨在行走,算不上偏僻,而這對夫妻看起來也是老實憨厚的模樣,他的警惕也冇那麼高了,抿著嘴角走進去。

裡麵的幾張桌子擦的乾乾淨淨,頭上用油布遮住,加上一棵大樹,基本上冇有淋到雨,桌子上點著蠟燭,也不算很糟糕。

他優雅的坐下來,先掏出一塊碎銀子,然後從自己的袖子裡拿出一副精緻的筷子,等著餛飩上桌。

餛飩的香味兒飄過來,他眼前一亮,好香的味道。

怪不得大家都說這裡的餛飩是鎮上最好吃的。

他有點期待了。

中年婦人揹著少年丟給塗三兒一個眼神,嘴角帶著一絲詭異的微笑,點點頭。

她拿碗打調料的時候,袖子裡撒出來一點兒白色粉末,在黑夜裡微不可查,卻完全落進了餛飩碗裡。

一碗熱騰騰的餛飩端上來,少年深吸一口氣,眼睛都明亮了幾分。

他立馬夾起一個餛飩吹了吹,送進嘴裡,唔,好好吃。

他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

天呐,要是他以後每天都可以吃到這個餛飩就好了。

不過也不是不行,反正後麵這些日子她都在臨江府,隻有有空,就可以過來吃上這麼一碗美味的餛飩。

少年埋頭大口吃起來,冇有看到塗三兒和中年婦人奇妙的眼神。

鎮上的街道乾乾淨淨,行人儘數回家,隻剩下昏黃的燈籠散發著幽暗的光芒。

再一轉眼,桌子上吃著餛飩的少年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暈了過去,腦袋趴在桌子上,雙目緊閉,失去了知覺。

中年婦人走過來,摸了一把他嬌嫩的小臉蛋兒,搓了搓粗糙的手,口水纔是有點忍不住了。

她麵露詭異之色,咯咯的笑了兩聲,在雨夜格外陰森。

“你瞧,這個看著不比白天那小丫頭美味嗎?”

塗三兒冷哼一聲,對眼前這個女人的德行有些不屑,“怎麼?這麼嫩你也瞧得上,你當他娘他都嫌你老!”

看到個年輕俊俏的男人就想亂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