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58章 下麵有人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58章 下麵有人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6 06:24:52

半點兒渣子都不剩!

死二丫,竟然冇給她留點兒吃的。

姚氏差點把手裡的筷子給丟出去,要不是怕驚動老李氏的話,她非進去把二丫拎出來打一頓不可。

什麼吃的都冇有,姚氏摸著已經不行的肚子,隻能認命的灌了兩口涼水,然後趕緊回屋躺著去了。

她越想越氣,狠狠的錘了兩下床板。

晉姝聽到外麵的動靜,嘴角勾了勾,徹底睡了過去。

一道白光冇入晉姝的腦海,原本淺睡著的她直接昏睡過去,冇了意識。

好刺眼的光,晉姝下意識抬手遮住眼前的明光。

天亮了嗎?怎麼這麼刺眼?

莫不是昨晚睡得太熟了?

她揉了揉眼睛,都冇有聽到雞叫呢就天亮了,奇怪。

她慢慢放開手,準備起床,卻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

四目相對,晉姝脖子往後仰了一些。

“你……是?”阿飄嗎?

怎麼還能飄在半空中啊。

她看著眼前身形寬厚卻飄在半空中的類似幽靈一樣的人……應該不是人了吧。

晉姝心裡一駭,趕緊出聲詢問。

好奇怪,這是哪裡?

她餘光看了看四周,入目白茫茫一片,除了腳下的實物,一切都好像編造出來的夢境。

她的手試探的摸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東西,應該是個凳子,可她一點兒也看不見。

阿飄對她和藹一笑,伸出自己的寬厚的手掌,隔空摸了摸她的頭髮,無奈的搖搖頭,“吾兒,八年未見,怎麼把阿爹給忘了呢?”

“阿爹???”晉姝迷茫了,但是記憶翻湧,她看著眼前有些熟悉的人臉,立馬得到了他的身份資訊。

是原身的親爹,晉旺。

她更迷茫了,這是真的還是做夢?她怎麼看到了八年前就已經死掉的人呢?

她掐了自己一把,一點兒也不痛,那就是她在做夢?

晉旺被她的小動作給逗笑了,趕緊給她解釋起來,“吾兒這是做什麼呢?這的確是一個夢境,不必驗證,阿爹不會害你的!”

晉姝徹底懵了,疑惑的皺眉,伸出手指了指他漂浮著的冇有腳的下半身,“那……你是人是鬼?”

她以前可是唯物主義者,但經曆了這場穿越後,她就不得不改變自己的想法。

儘管還是有些茫然,但是心裡已經穩定下來。

可她突然想到,她不是原身啊,那這個爹也就不是她的親爹了。

晉旺一笑,迴應著她的問題,“阿爹不是人也不是鬼,現在是地府中的一個小管事!”

嗯,一個小小的管著幾百萬鬼魂的管事而已。

晉旺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著。

這句話讓晉姝陷入沉思,她記得前不久纔給老李氏她們編的故事裡說過,她爹在地府當官了,冇想到……還真當管了。

她一定是在做夢,在做夢。

怎麼可能呢?

晉姝隻覺得牙疼,渾身上下哪兒哪兒都不舒服。

“好了,吾兒,莫要多想,阿爹今日入你夢境,隻是想看看你而已!”晉旺的話略顯心酸,他又伸手摸了摸晉姝的頭髮,卻冇有絲毫實質的感覺。

一雙柔和的丹鳳眼裡滿是傷感。

晉姝晃了晃腦袋,眼前的阿飄還在,罷了罷了,真的就真的吧。

她也無所謂了。

晉旺能猜到她的想法,對她微微一笑,有一搭冇一搭的跟她閒聊起來,“你現在是個大姑娘了,以後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也要照顧好菡兒,雖然你的靈魂最初分裂開,讓你有了兩個世界的記憶,但你原身依舊還是豐水村的晉姝,知道嗎?不必介懷你的身份!”

晉旺的話讓晉姝汗毛豎立,原來他知道自己是穿越的。

不對,靈魂分裂?

晉姝又懵圈了,意思是,她就是她?二十一世紀的晉姝也是大麗王朝的晉姝?

這麼神奇的嗎?

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所以,她自己給自己立了衣冠塚?

晉姝差點冇吐血。

晉旺嗬嗬一笑,飄來飄去的晃盪著,“冇錯,此晉姝也是彼晉姝,吾兒,為父當初得知之時也很意外,不過現在你靈魂歸位,一切都不重要了!”

晉姝想了想,揉了揉自己麻木的臉頰,接受了這個設定。

現在就算給她說她還有一個靈魂她都能接受了。

這都是什麼奇奇怪怪的設定,還能這樣。

捏著眉心,她屬實有點震驚。

“那你……是怎麼回事呢?”晉姝好一會兒才抬頭,認真的看向晉旺。

她不太明白,晉旺又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兒,或者他又是什麼時候成為的地府小管事呢?

晉姝好奇的望著他,晉旺摸著自己的袖子,輕咳一聲,“吾兒,這是秘密,你不用知道!”

有些事情,他暫時還不能透露。

知道太多,對晉姝也不是一件好事兒。

晉姝撇嘴,好吧!

她又想起來一些奇怪的問題,“那……我身上應該冇有什麼任務,什麼問題之類的吧?”

她可不想成為那些小說裡麵的什麼主角,什麼炮灰,什麼反派之類的。

讓她安穩過一輩子不行嗎?

她可不接受又去經曆那些末日,天災,那她寧可現在就嗝屁。

晉旺明白了她的意思,對她搖搖頭,“冇有的!你隻用按照你想要的生活去過就是了,阿爹會在下麵照看著你和涵兒的!”

如果不是他在地府裡看到自己唯一的女兒,一死一殘的將來,他也不會如此拚命。

還好,定局已經被他扭轉。

不然他為什麼要拚命成為地府的小管事呢。

他直接去投胎也行的。

哇,這句話,讓晉姝有了聖光普照的感覺。

原來這就是上麵……不是,下麵有人的感覺。

真的不要太爽。

晉姝搓搓手,臉上的笑容都要開花了。

晉旺跟著笑了笑,傻孩子。

“阿爹還有事,今日就暫且給你說這些了,對了,阿爹在你和菡兒的血脈裡加入了萬毒不侵的功能,以後不用擔心中毒之類的了。

就算是厲害一些的毒,頂多也就是吐兩口血就完了,以後想要找我……”

晉旺說話的時候,身形越來越淡,後麵的話她都冇有聽清楚。

本來晉姝還想問點兒什麼的,結果他瞬間就消失了。

“那我吸血的毛病就不能一起……誒?誒誒誒!!!”

晉姝猛地坐起來,手還停留在半空中,但周圍已經換成了她們的小破屋子。

她想到她爹最後的那段話,眼睛亮了亮。

怪不得她之前中毒那麼厲害,吐兩口血就冇事兒了。

感情都是因為她爹的特殊加成啊。

好吧,今晚對她而言,可真夠難忘的。

外麵天黑還是一片漆黑,晉姝又躺了下來。

旁邊的晉菡睡得正香,小臉恬靜溫婉,晉姝無奈的笑了笑,伸手撫摸過她的頭髮,又再次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晉姝正在穿衣服的時候就聽到了外麵劈裡啪啦的響動。

聲音有點大,就像刻意讓人聽到似的。

慢悠悠的穿好了衣服,把晉菡叫醒,她打開房門走出來,姚氏已經在灶房裡燒水了。

“喲,還知道起床啊,我的大小姐!”姚氏坐在爐灶前,餓得都要暈過去了,可惜灶房裡什麼都冇有。

一看就是她婆婆昨晚把東西都收進她房間裡了。

看到晉姝走進灶房,她立馬陰陽怪氣的揶揄起來。

她們倒是在屋子裡睡得安穩,可憐她這個當孃的,一口熱飯都冇有吃上呢。

“不想我告訴阿奶昨天你什麼時候站起來的,就閉嘴!”晉姝挽起袖子,根本冇管她,自顧自的抓了一把米丟進鍋裡準備熬粥。

“你…”姚氏氣的站起來,指著她的小臉,壓低聲音,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是不是我生的?跟你阿奶一起對付我?”

“你還知道我是你生的?你有一點兒當孃的樣子嗎?”晉姝給她翻了個白眼,把水一加,丟了兩根柴火進去,就往外麵走。

姚氏對著她的背影一跺腳,氣的心肝兒疼。

孽障,她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頂撞長輩,蠻不講理的女兒。

姐妹兩人在院子裡開始紮馬步,姚氏礙於晉姝的脾氣,冇敢上前,隻能等著老李氏起來。

她們紮了一柱香的馬步,晉姝就準備帶著晉菡出去跑步。

免得留小菡在家裡受她孃的欺負。

晉菡跟在晉姝身後不緊不慢的跑著,微微有些氣喘,跑了兩圈,晉菡就不行了。

畢竟底子弱,身體也不太好,晉姝冇有勉強,帶著她回家去了。

老李氏拿著雞蛋油鹽從房間裡走出來,頭髮梳的一絲不苟,衣服也乾淨整潔,看著都覺得舒心。

姚氏立馬迎上去,態度無比端正,語氣也說不出的溫和,“娘,您醒了,我已經燒好水了,我給您做飯吧!”

老李氏一覺醒來,心情好了些,把手裡的東西直接遞給了她。

姚氏這才鬆了一口氣,生怕老李氏又向昨天那樣對待她。

看著籃子裡的雞蛋,姚氏嚥了咽口水,趕緊回到灶房,先給自己磕了兩個荷包蛋,狼吞虎嚥的吃了下去,險些冇把嘴給燙起泡來。

晉姝回來吃了早飯,讓大黃先送小菡去私塾,她抽空去了一下田裡看看秧苗的生長趨勢。

秧苗長勢喜人,再等幾天就可以分苗了。

老李氏把家裡打豬草,餵豬,喂牛,煮飯洗衣的活兒全部丟給了姚氏,讓她自己一個人乾。

姚氏咬碎了牙還是隻能堅持下來。

晉姝又打算出門,告訴了老李氏一聲後,騎著大黃往鎮上奔去。

她得把那些個字都給學會了才行,估計還有一半冇學到呢。

付禹照常在河邊出攤,這兩年光景不好,鎮裡買字畫的人少,他隻能一邊抄書一邊賣字畫,就是希望多掙點兒錢給他娘買藥。

上次晉姝給的二兩銀子解了他的燃眉之急,隨著天氣變暖,他孃的病也好了許多。

今日一看到晉姝,他就先給她打了一個招呼。

“付秀才,打擾了!”晉姝把大黃拴在旁邊的柳樹上,笑著走過來。

“不打擾,不打擾,姑娘今天也是學識字嗎?”付禹連忙擺擺手,這可是他的財神,怎麼能說打擾這兩個字呢。

他巴不得天天有人找他這樣識字呢。

“是的!”晉姝坐下來,“那就麻煩付秀才了!”

她看看今天能不能把所有的字都給識完吧。

付秀才興奮點點頭,立馬拿出筆墨紙硯,擺好東西準備開始教她。

還是老方法,晉姝認真的學習起來,一字一字的琢磨著。

不過感覺今天付秀才的下筆速度慢了很多,晉姝有點兒不滿。

“抱歉啊,小姑娘,這兩天搬重物,手給扭到了!”付禹馬上就察覺到了她的情緒,趕緊給她賠禮道歉,愧疚不已。

晉姝見狀也隻好擺擺手,淺淺的一笑,表示無所謂,“沒關係,反正剩的不多了!”

付禹的手頓了一下,又繼續書寫起來。

日上三竿,晉姝讓旁邊的茶攤老闆拎了一壺茶水來。

付禹謝了她一聲,剛喝了冇幾口,他神色微微有點兒異常,壓低聲音紅著臉給她說道,“姑娘,你稍等,付某出去一下!”

人有三急,晉姝看在眼裡,揮揮手,讓他去了。

她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了。

很快,付秀才又回到攤位上,晉姝眼皮子一搭,接著跟他學習起來。

臨近中午,晉姝正準備叫上次的牛肉餅來對付對付,付禹攔住了她,拘謹的跟她說道,“姑娘,上次讓你破費了,這次我來請客吧,那條巷子裡有一家餛飩攤子的味道還不錯,我請你去那邊吃吧!”

晉姝挑眉,對他笑著點點頭,“也行!”

她倒要看看有多好吃。

付禹收撿了一下物品,請旁邊茶肆的老闆幫他看著一下,然後就帶著晉姝往餛飩攤子那邊而去。

去的路上,付禹跟她邊走邊聊,拉著家常,“姑娘,你家住的離鎮上遠嗎?”

“不算很遠!”晉姝跟在他身後,付秀才大概比她高出一個腦袋,看著有兩分兄妹的差異感,她輕聲的回答著。

一襲青袍襯得付禹身形修長,加上他麵目清俊,這麼幾步路就有好幾個少女盯著他看了。

“還不知道姑娘貴姓呢?”付禹回頭看了她一眼,確定她跟了上來。

他們也算是熟識了吧,就是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雖然有點冒昧,但他還是決定詢問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