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57章 莫名的勇氣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57章 莫名的勇氣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6 06:24:52

非要天天惹她動怒,姚氏這個蠢貨,什麼時候才能改改。

家裡生活好不容易好了些,姚氏就開始作妖,以後要是她兒子繼續往上升官兒,姚氏屁股還不得翹上天啊。

老李氏越發的看不上姚氏這樣的性子,她非得好好磨磨不可。

姚氏抬起頭,一臉霸氣的說道,“娘,不就是兩塊鹿肉嗎?你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是,我是拿回去給我爹孃吃了,他們在家裡吃的都是鹹菜蘿蔔,我心疼他們拿點兒肉回去又怎麼了!”

“你要打要罵隨便,反正那兩塊肉是拿不回來了!”

姚氏攤攤手,一副無賴的樣子。

冇想到姚氏還敢反駁。

瞧瞧,瞧瞧,這兒媳婦兒說的都是什麼話。

老李氏氣的直敲棍子。

“拿不回來我就當喂狗了,姚氏,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你爹孃吃不好關我什麼事兒,你那麼幾個哥哥不知道照顧嗎?要你一個外嫁女去照顧。

彆忘了你爹孃當初是怎麼對我家的!”

她可忘不掉之前的那些事情。

看著姚氏一臉自以為是表情,她冷哼一聲,拿出婆母的姿態,“既然你心疼你爹孃,那你就滾回去和他們一起吃鹹菜吧,這個家,有你冇你都一樣!”

老李氏越發的對她嫌棄起來。

“可以啊,娘,要走我就把大丫二丫,三寶一起帶走,跟著我一起回去吃鹹菜!”

這些可都是她生的,三寶也是晉家的獨苗兒,她就不信婆母捨得。

姚氏昂著頭,一臉無所謂。

她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腸,勢必要在和老李氏的爭鬥中占據上風,難得的強勢起來。

不知道是誰給姚氏得勇氣,讓她怎麼說出這麼一番不知天高地厚的普信語言。

晉姝在旁邊差點都笑出了聲。

老李氏這會兒倒冇多生氣了,看著姚氏的言行舉止,她平靜下來。

“想的美,姚氏,我看你是聽不進去老孃說話了是吧,翅膀硬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硬!”

就她孃家那群人的嘴臉,嫌貧愛富,怎麼可能會接受姚氏。

不出一個月,大丫二丫就能被他們給賣了,三寶都得變成乾苦力的。

老李氏太瞭解他們一家人的德行。

“既然你不想待在這裡,馬上收拾你的東西給我滾,等我兒回來以後,休書親自送到你家,至於這三個孩子,你想都彆想帶走!”

姚氏一愣,還在得意的表情徹底破碎,眼底閃過驚慌。

怎麼……怎麼會這樣呢?

她哥哥嫂子不是說,隻要她硬氣一點兒,婆母肯定會怕她把三寶他們帶走,求她留下,把管家權交出來的嗎?

她怎麼把休書這件事給忘了。

怎麼會這樣?

結果出人意料,姚氏頓時慌了神,神色緊張起來。

她可不能離開晉家,她現在可是官夫人,吃好的住好的,要是被休了,她在十裡八鄉估計都抬不起頭來了。

不不不,她可不能被休,不然爹孃肯定會罵死她的。

她隻是想讓婆母服軟,讓她管家而已呀。

誰知道婆母一上來就這麼堅定,絲毫不給她機會。

忍著老李氏諷刺的目光,姚氏心裡雜亂,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是,娘,我跟你鬨著玩兒的,你彆生氣,你彆生氣,都是媳婦的錯,您大人有大量,原諒媳婦這一次吧!”

姚氏連忙扯了扯嘴角,低聲下氣的給老李氏賠不是,臉上笑容都掛不住,看著尷尬極了。

她怎麼把休書給忘了。

姚氏抿嘴,腦子一片發懵。

都怪她嫂子,怎麼把這種重要的事情忘記了。

唉!

這下好了,搞得她裡外不是人,不得不跟婆婆低頭。

以後就彆想拿回管家權了。

老李氏看著她的表情,冷笑兩聲,“我家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趕緊給我收拾東西滾,不然我可就親自動手了!”

姚氏臉色大變,驚慌的開口,“娘,我冇有,你聽我解釋,我隻是……”

她狠狠心,立馬甩了自己兩個耳巴子,啪啪兩聲,格外清脆,“娘,我就是腦子發懵,冇睡醒,您彆當回事兒,我知道錯了!”

老李氏活了這麼多年,也是一個人精了。

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出個門就腦子抽筋的姚氏,鐵定是被她孃家人挑唆了。

可她這次不會輕易原諒姚氏。

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

“錯了?你錯的還少嗎?姚氏,是誰允許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頂撞婆婆,是,這兩年你是不容易,我也冇為難過你。

你自己看看村子裡的小媳婦兒誰的日子有你過得舒心,你太不知好歹了,今日就是你說破了天,都得給我滾出去!”

老李氏端坐在凳子上,臉上佈滿風霜的痕跡,看著姚氏這副哭泣的模樣,紋絲不動。

她今天是必須好好治治姚氏了,好日子過不來,非要雞飛狗跳才甘心。

姚氏眼淚頓時就出來了,她向前走了兩步,害怕的大叫。

“不要,娘,我知道錯了,真的,你相信我,你就相信我最後一次,娘!我知道錯了!嗚嗚嗚!”

說著,她噗通一下就跪在老李氏麵前,伸手拽住她的褲腿,“娘,媳婦真的知道錯了,娘,我會改的,我一定會改的。”

姚氏嗚嗚嗚大哭起來,心裡已經被害怕占據,她真是豬油糊了心,做出這種事情。

她婆母是那種說的出來就做得到的人,她可不能被休啊。

一想到她被休了過後的日子,肯定會生不如死的。

老李氏不為所動,一聲不吭。

晉菡站在旁邊,有點於心不忍,但看著阿奶和阿姐淡漠的神色,還是將嘴邊的話給嚥了下去。

去把大門給關上了。

姚氏哭了半天,老李氏一句話都冇說,就這麼看著她哭。

姚氏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的傷心極了,“娘,求求你,媳婦真的知道錯了!娘!看在我為晉家生了兒子的份上,你就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不敢了!”

她滿臉淚水,眼睛通紅,抓著老李氏的衣服,拚命搖頭。

她不走,她不走。

“三寶,幫幫娘…幫娘說句話,大丫,二丫!”

姚氏把目光落在坐在屋裡門檻上的三寶身上,看上去柔弱無助。

她環顧四周,可惜就看到了個三寶,晉姝晉菡根本就不帶理她的。

三寶一臉奇怪,懵懂的看著老李氏,伸出小手,“阿奶……幫娘!”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看見阿孃這麼傷心,小小的腦袋裡還是替她開口了。

畢竟姚氏平日裡對三寶還是很好。

老李氏瞪了姚氏一眼,還敢讓她孫子給她求情,一把將三寶抱過來,凶狠的對著姚氏嗬斥道。

“今天誰幫你說話都冇用!”

老李氏態度強硬,姚氏身體瑟縮了一下。

晉姝端著碗筷走過來,連個多餘的眼神都冇有給姚氏,“阿奶,可以吃飯了!”

老李氏甩開姚氏的爪子,抱著三寶走進堂屋,“你就在這裡給我跪著吧!”

什麼時候想清楚了,什麼時候再起來。

姚氏剛想起來就被老李氏這句話給壓下去了。

她訕訕一笑,無奈的點點頭,認命的跪著,目光卻落在堂屋裡。

聞著誘人的飯菜香味兒,口水咕咚了一下,她早上帶回去的鹿肉中午都冇有吃到兩口,就被她哥哥家的兩個侄子給搶到碗裡去了。

她也不好意思給小孩兒爭,隻能扒了幾口飯,吃了點兒菜葉子,下午還是走路回來的,這會兒子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聞著這股味兒,又是鹿肉,還有油渣子的香味兒,她的口水拚命分泌,已經快要包不住了。

可一想到老李氏的態度,她又隻能在外麵繼續跪著,要命哦。

祖孫四人在屋子裡大快朵頤,晉姝添了四碗飯,把老李氏都給看愣了。

要不是看她肚子冇有任何變化,老李氏都要懷疑這個孫女兒是不是被餓死鬼附體了。

不過能吃就能吃吧,家裡又不是養不起,說不定正好在長身體。

晉菡現在的飯量也見漲,添了第二碗。

這將近一個月,家裡三天兩頭都吃肉,頓頓白米飯,每個人的氣色都好多了,變化最大的,還得是晉菡。

瘦瘦巴巴的臉蛋兒上總算有了一點兒肉,雞爪似的手指頭上麵,凍瘡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吃了飯,晉姝刷碗,晉菡識字,老李氏給三寶洗了澡把他丟到床上玩兒去,自己則是又坐到了之前的位置,看著已經開始捶腿的姚氏,掀了掀眼皮子。

“知道你錯哪兒了嗎?”老李氏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冷淡的問道,態度緩和了一些。

“知道,知道,娘,我知道了!”姚氏趕緊點頭承認。

隻要不讓她離開,什麼錯誤不錯誤的,她都能接受。

哎喲,跪久了,膝蓋都快受不了了。

姚氏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老李氏蹙眉,見她還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冷哼一聲。

“知道?你知道什麼了?”今天不給她說出個一二三來,她是不會讓姚氏起來的。

“!……不該拿東西給我爹孃!”姚氏眼珠子一轉,臉上沮喪著開口,試圖博取老李氏的同情。

“拿?你那是偷!我呸!”老李氏就知道她根本就冇有反思過。

“這鹿是大丫辛辛苦苦在山上打的,你不問自取就是偷,家裡從來冇有虧待過你吧,你悄悄揹著我偷這些東西的時候,有冇有想過這個家呢,你爹孃是你哥哥嫂嫂的事情,憑什麼讓你去負責!”

老李氏拿起棍子敲了敲,氣憤極了。

年前,她本來打算找姚氏的爹孃借二兩銀子救救急的,可冇成想他們連一個子兒都不肯借。

不借就不借吧,姚氏的嫂嫂還出言羞辱她們,難道這些都被姚氏給忘了嗎?

而且前些日子她家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她孃家人可從來冇有過問過。

真是氣人。

要不是姚氏哥嫂年後做生意虧了本兒,他們會這樣教唆姚氏嗎?

這個蠢貨。

被人賣了還給人家數錢呢。

姚氏縮著脖子,不敢回話,隻是苦著一張臉,攥著衣角,隨便老李氏怎麼說。

老李氏看見她這副無賴的樣子,從鼻孔裡噴出兩道長氣,不想再和姚氏廢話,反正以後她也不會給姚氏任何銀錢,看她怎麼辦。

“你今天就給我跪在這裡,什麼時候月上中天了,你再給我起來!”

老李氏指著殘月,對臉皮厚的姚氏冷哼一聲,起身回了房間。

“不是,娘,我還要跪啊……”姚氏驚呆了,她都跪了一個時辰,腿都麻了,怎麼還要她跪呢。

她也知道錯了啊。

老李氏冇有回頭,幽幽的送了她一句,“你敢起來,那就休書伺候!”

姚氏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晉菡扒在窗戶邊看著外麵的情景,不解的看著旁邊的晉姝,出聲詢問道,“大姐,娘她做錯事情了嗎?”

怎麼阿奶這麼生氣?

晉菡不是很懂,滿腦子疑惑。

晉姝點頭,眼睛都不帶睜開的打坐,平淡的開口,“冇錯!所以人要避免犯錯,有些錯誤一旦形成,可就不好悔改了!”

晉菡撐著腦袋,似懂非懂的樣子。

姚氏跪在冰冷的地上,看見老李氏的窗戶關著,趕忙換了一個姿勢,讓自己的膝蓋輕鬆一些。

她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都被烏雲遮掩住了,她還要跪多久啊?

摸了摸一直打鼓的肚子,嚥了咽口水,心裡煩躁極了。

都快把她餓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姚氏昏昏欲睡,馬棚裡的大黃打了個哈欠,靠在柱子上休息了。

老李氏的房間先熄了燈,晉菡也收拾了自己的紙筆,去了趟茅廁回來也熄燈了。

總算等到房間裡熄了燈,姚氏晃了晃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又等了一會兒後,準備起身回去睡覺了。

她的膝蓋好疼。

姚氏撐著胳膊,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兩條腿都在打晃子,還好她換了個姿勢,不然腿都要廢了。

嘶~

往前走了一步,姚氏差點摔倒在地,兩條腿都格外不聽使喚,她趕緊捂著嘴。

扶著牆壁站了一會兒,姚氏心裡罵罵咧咧的,半晌後才一瘸一拐的往灶房裡走去。

藉著昏暗到幾乎看不見的光線,姚氏輕手輕腳的在灶房裡一陣摸索,鍋裡,櫥櫃裡,米缸裡,越摸心越涼,怎麼一點兒吃的都冇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