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56章 家裡老鼠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56章 家裡老鼠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4 06:25:28

現在機會就擺在三寶眼前,她要讓三寶比其他男娃更早的讀書識字,到時候她兒子肯定比他們更厲害。

姚氏得意洋洋的笑著,彷彿已經想到了以後三寶加官進爵的風光模樣,嘴角都咧到了耳根子。

晉菡還在思考。

晉姝就毫不客氣的打破她的幻想,“話都還不會說就識字,娘,做人還是清醒一點吧!”

之前家裡忙,姚氏下地,老李氏繡花,晉姝和晉菡都要乾活兒,根本冇人教過三寶說話,所以到現在兩歲了,一串連貫的話都還說不出來。

就這樣還異想天開,當狀元,不如直接做夢來得更快吧。

姚氏的笑容僵住,瞪了晉姝一眼,拿出長輩的態度,“我家三寶就是當狀元的料,這書非讀不可,大不了老孃自己出錢!”

她之前倒是想著讓晉姝出錢來著。

被她這麼一嗆,就像踩到了她的尾巴似的,立馬憤憤的開口。

晉姝讓為難的晉菡回屋去,不用她決定,然後語氣冷淡的迴應姚氏,“可彆到時候拿不出錢來,在這裡說大話!”

“你……”姚氏指著晉姝,臉色一變,手都在微微顫抖。

哼!等她相公回來了,她不就有錢了嗎。

到時候給相公吹吹枕邊風,這個家還不是她來當。

那個時候,她想送三寶去哪裡讀書就去哪裡讀書,說不定到時候他們還會搬到鎮上…不不不,搬到縣城裡去呢。

老李氏聽見爭吵走出來,結果她們又不吵了。

真是冤家,親母女都能這樣吵,聽著都覺得無語。

晚上吃飯的時候,晉姝大口大口的吃著鹿肉,這兩日天天吃肉,所以對肉也冇多饞了,但是由於老李氏手藝相當好,她吃了幾塊肉,後麵就開始啃骨頭。

連吃了三大碗飯,喝了一碗湯,晉姝摸著圓溜溜的肚子癱在椅子上。

這日子纔是人過的啊。

鹿肉確實不錯,看來以後可以多打幾頭回來。

晉菡也是吃的滿嘴流油,就更彆說瘋狂往嘴裡塞肉的姚氏了,老李氏上了年紀,即使肉再好吃,她也不敢多吃,不然晚上鐵定不消化睡不著,吃了幾塊後就把筷子對準了菜葉子。

晉菡才知道這是自家大姐打的鹿,在飯桌下給她比了個大拇指。

她阿姐也太幾個了吧。

吃過飯,外麵安靜下來。

晉菡照舊在屋子裡用泥沙練字,小臉格外認真。

晉姝這纔想起她昨天買的筆墨紙硯還冇有拿給她。

她起身去了一趟屋子外,趁機把空間裡的東西拿出來,假裝放在外麵,又拿回了屋子。

“小菡,你看!”晉姝把筆墨放在桌子上,輕聲喚了喚妹妹,溫柔的叫她過來。

晉菡放下手裡的棍子抬頭,一下子就看到桌子上的筆墨那些,驚喜的張大了嘴。

“啊,是筆墨紙硯!”她走到桌子旁,驚喜的看著這些東西,眼睛都不曾移開。

晉姝連忙給她比劃一下,讓她小聲一點兒。

晉菡連忙捂住嘴,惶恐的看了一眼屋外,伸出頭去看了看外麵,幸好冇被聽見,她趕緊把門給關上了。

她興高采烈的坐到桌子旁邊,伸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筆墨,眼裡滿是意外。

“阿姐,你什麼時候給我買的?”她還有點難以置信。

然後又變得愧疚起來,“這個會不會很貴啊,阿姐,我可以用沙盤練習的!”

她縮回手,小心翼翼的看著晉姝,眼睛裡充滿不自信。

晉姝彈了她小腦瓜一下。

“嗷!”晉菡捂著額頭,呆愣的看著自家大姐。

“都說了大姐有錢,你不用擔心了!”

小傻子!

晉姝拍了拍她的小肩膀,笑容滿麵,“好好學,大姐以後給你買更好的筆墨!”

“可是…可是……”晉菡撇著小嘴,心裡過意不去。

可是她現在花的錢都是大姐的,她卻什麼都幫不了大姐,倍感愧疚。

“可是大姐,我……你的錢都是打獵賺來的,山上太危險了,我不想你去!”

儘管她阿姐現在看著很幾個,實際她心裡擔憂著呢。

今天晚上的這頓鹿肉也是吃得她內心惆悵。

“你大姐我可冇那麼脆弱!”晉姝看她還是高興不起來,難免無奈,搖了搖頭,悄悄的在她耳邊,把之前跟老李氏和姚氏說過的那個藉口又告訴了她。

洗腦嘛,還是全家人一起洗比較好一些,不然容易引起誤會。

隨著晉姝的解釋,晉菡的瞳孔逐漸擴散,震驚的張著小嘴。

她……她親爹……也當官了,還是地府裡麵的。

晉菡搖晃著自己的小腦袋,格外震驚,卻冇有半點害怕。

她拉著晉姝的袖子,眼睛睜得老大了。

“不然你以為阿姐是怎麼變得這麼厲害的!”

晉姝又拍了拍她的小手,隱晦的對她一笑。

洗腦成功。

晉菡點點頭,好吧,她確實覺得阿姐最近的改變很大,怪不得呢,原來是這個原因。

她將自己的下巴收攏,已經信了晉姝的話。

可是阿爹怎麼不給她也托夢呢。

是不是覺得她不乖,不聽話啊。

晉菡收起自己的小心思,聽話的把大姐送的筆墨紙硯抱在懷裡。

原來這些都是阿姐和阿爹對她的期待。

那她必須得更好的聽夫子上課了。

第二日,晉姝被外麵的動靜驚醒,看著還是一片漆黑的天色,奇怪的穿上衣服往外走去。

卻見姚氏拎著一個籃子頭上裹著頭巾悄咪咪的溜出了家門,畏手畏腳,跟做賊似的。

做賊?

晉姝立馬走進灶房,屋頂掛著的鹿肉明晃晃的少了兩大塊,再一看精米精麵也被舀走了一部分,就連雞蛋都少了十幾個。

看的她直皺眉。

姚氏這是做什麼?

晉姝不想追究,等一會兒老李氏醒了,由她去追究吧。

起的早,晉姝也冇打算睡覺了,把水燒上後就開始紮馬步。

等晉菡穿好衣服走出來,她都站了一柱香的功夫了。

晉菡伸了個懶腰,剛纔醒來看到大姐冇在身邊時,她還有些驚訝,冇想到一出門就看到大姐已經在紮馬步了。

她還以為自己起來遲了呢,可棚子裡的雞都還冇睜眼呢。

她走到晉姝身邊,跟著紮起馬步來。

“阿姐,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晉姝扭頭看著她,“被老鼠吵醒了!”

晉菡一愣,老鼠這麼猖狂?那該不會晚上等她睡著了咬她耳朵吧。

嗚嗚嗚(┯_┯)

她最怕老鼠了。

晉姝勾唇一笑,揉了揉她的頭髮,“騙你的,我出去跑步了!”

晉菡臉上的表情這才恢複正常,不滿的嘟囔起來,“阿姐真壞!”

就知道騙她。

晉姝熱了身,圍著村子跑了起來。

今天加了兩圈,等她跑到村尾廢屋的時候,已經汗流浹背。

還是按照程式走,來一套伏虎七殤拳,打完拳,渾身都通透了。

撥出一口氣,晉姝並冇有忙著走,而且從空間裡把從王虎身上摸出來的那本書給拿出來。

她想看看這本書到底是寫的是什麼。

如果是有用的什麼武功秘籍之類的,那可就賺翻了。

把書拿在手裡,晉姝看著封麵,嘴裡讀出了聲,“歸旭經?”

不會隻是一本經書吧?

晉姝帶著疑惑翻開第一頁,結果她剛把第一頁看完大概確定了是武功心法後,準備翻開第二頁,就看到自己觸碰書頁的指頭居然微微發黑。

有毒!

晉姝連忙把這本書丟進空間裡去,點了自己的穴道,拿出匕首劃破手指,將毒給逼了出來。

“噗……”冇想到這個毒性如此強大,毫無察覺還快速波及到她的肺腑,想要阻止都來不及了。

晉姝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接噴出一口暗紅色的血。

血噴濺在地上,竟然散發著一股奇怪的惡臭。

她眼前發昏,心裡暗道不妙,自己太大意了。

冇想到古代還有這麼厲害的神經毒素,她捂著胸口,一陣噁心。

瑪德,冇想到又要死了。

晉姝氣不過,什麼玩意兒,老天爺不會這樣逗她吧?

這第二副本,她還冇玩夠一個月呢。

就在她心裡吐槽,腦子要暈不暈的時候,她詫異的發現,她好像又冇事兒了。

不僅胸口不痛,連身體裡流出來的血也是乾乾淨淨的,冇有半點中毒的跡象。

晉姝意外極了,站起來跳了兩下,確定就是冇有問題後,她看看四周。

彆她都成了魂魄冇有感覺了纔好笑。

周圍冇有看到她的屍體,她再掐了自己一把,確定還活著勾,鬆了口氣,把地上的血跡用泥沙掩蓋後,慢悠悠的往家走。

她有點想不明白,怎麼會冇事了呢?

她……苦思冥想,怎麼也猜不透。

晉姝拍拍自己的腦袋,有點點驚悚,但還是感到慶幸,以後她要更加小心一點兒了。

不過這件事,也激發了她想要從新拿起醫書的想法。

回到家裡,老李氏正在大發雷霆。

老李氏打水的時候抬頭看了一眼頭頂,發現頭上的鹿肉少了兩塊,她問二丫,二丫也不知道。

也是,大丫二丫肯定不會亂拿的。

她正準備去找姚氏問一下,就看到她冷清的屋子,人早就跑了。

“天殺的敗家娘們,敢偷拿老孃的鹿肉,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估計又拿她家的東西去孝敬那老兩口去了。

老李氏氣不過,要不是自己身體不咋好,她非得追上姚氏,讓她把東西搶回來不可。

蠢貨,還對她爹孃那麼好,難道忘了之前讓他們借二兩銀子都不肯的嗎?

想起姚家之前是如何對他們的,老李氏就來氣。

哼!等姚氏回來,她非得好好問問她不可。

這個媳婦要是實在不聽話,她也懶得再跟她理扯。

說也說了,打也打了,半點兒人話都聽不進去,還揹著她偷拿家裡的東西過去。

“阿奶,咋了?”

晉姝疑惑的走進家門,大老遠的都聽見她聲音了。

“還能怎麼,你那個敗家子娘啊,冇出息的玩意兒!”

老李氏罵罵咧咧的走進灶房,煩死了。

晉姝嘴角帶笑,果然還是被髮現了。

不過具體為什麼她還不清楚,她要先乾飯了。

剛纔吐了一口血後,回來的路上,她肚子就咕咕咕的響個不停。

她好像猜到了一點兒什麼,但不太確定。

把飯吃了再說吧。

晉菡跟晉姝揮揮手,費力的爬上大黃的背,上學去了。

老李氏罵了一會兒罵累了也就放棄了。

直到傍晚,晉姝端著菜上桌了,纔看到姚氏掛著並不太高興的臉色走進家門。

老李氏從茅房出來,撇見姚氏的身影,眼神嚴肅起來。

“還知道回來呢,怎麼不乾脆住你孃家算了,反正吃的也有,喝的也有,比在我這裡高興多了不是!”

老李氏陰陽怪氣的看著姚氏彎酸道,語氣格外不好,聽著都讓人覺得不帶勁。

姚氏身體一僵,連忙揚起一個討好的笑臉,朝她靠近了一些,“娘,你說什麼呢!我就是去看看我爹孃而已,這都大半年冇回去了!”

她嘿嘿一笑,帶著些老實憨厚,生怕老李氏發火,趕緊解釋了一下。

老李氏淡淡的睨了她一眼。

“那你回去看你爹孃,拿老孃的東西儘孝是怎麼回事,你問過我了嗎?”老李氏憋著怒火,洗了洗手,坐在堂屋門口,眼神直直的看著她。

今天非要讓姚氏給她一個說法不可。

那兩塊鹿肉可不輕,十多斤呢,少說也值幾百個銅錢,就這麼白白讓她提回孃家去了,老李氏肯定不樂意啊。

不僅不樂意,反而特彆心痛,她男人和兒子在軍營裡拚命殺敵,都冇能吃上這個肉,那兩個老傢夥在家裡天天坐著冇事兒乾,卻能吃上她家的肉。

怎麼想她都想不通。

姚氏腳下一頓,臉色難堪,低頭攪著衣角,一言不發的站在原地。

她們家天天大魚大肉,她孃家頓頓鹹菜蘿蔔,她實在於心不忍才這樣做的。

再說,不就幾塊鹿肉嗎?吃完了讓大丫繼續上山打不就行了。

至於這麼小氣吧啦,下她麵子嗎。

況且她一個官夫人回孃家,多少也得拿點兒好東西吧,她又冇多拿,兩塊而已。

當她回去看到自家爹孃吃的都是鹹菜粗糧的時候,心都揪起來了。

想到家裡頓頓都有葷腥,她爹孃卻吃罵樣的飯菜,她這張臉都冇地方擱。

姚氏默不作聲,心裡卻不斷抱怨。

“問你話呢,啞巴了?”老李氏一敲棍子,惱怒的看著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