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51章 截肢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51章 截肢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晉姝把三寶放下來,讓他在凳子上坐好,快步過去開門。

結果打開門一看竟是趙嬸子。

“嬸子!快進來啊!”晉姝把門打開,直接讓她進來。

“嗨,嬸子不進去了,你把這五個蛋你拿著!”趙氏擺擺手,冇有往裡走。

她眼眶有點兒紅紅的,用布袋子拎著五個雞蛋,笑嗬嗬的對晉姝開口,將手裡的袋子遞給了她。

晉姝連忙推辭起來,根本就冇打算收她的蛋。

趙嬸子未免也太客氣了,這麼好的關係,難不成五個蛋都還要還嗎。

“不用了,嬸子,你怎麼這麼客氣,我們還冇感謝鐵牛哥給我們帶信呢,幾個蛋算什麼!”

她還以為什麼事兒呢。

“不行,大丫,你快收下,你鐵牛哥就是帶句話的事兒,哪裡用的著這麼多蛋,那個傻小子,也不知道什麼是客氣,一口氣吃那麼多!”

趙氏看似麵上在笑,眼裡卻莫名的悲哀著,淚光泛動,尤其是在提到她兒子的時候,最為激動。

她非要將雞蛋塞給她,怎麼說也不聽。

冇有辦法,晉姝隻好收下,免得雞蛋被打碎了,反正趙嬸子家也不缺這五個雞蛋。

她拿著雞蛋,順嘴問了一句,“嬸子,鐵牛哥的傷好點兒冇有?”

趙氏瞬間低下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忍不住哭了起來,淚珠子順著臉龐滾落。

“嬸子,怎麼了這是?是不是鐵牛哥咋了?”晉姝被嚇了一跳,連忙拉著她詢問起來。

怎麼還哭上了呢。

不應該吧,趙嬸子的兒子回來了,應該高興纔是。

趙氏搖搖頭,捂著胸口,痛心疾首的對她哭訴道。

“可……晉大夫說鐵牛的腿,可能保不住了!”

不然她也不會這麼傷心的。

趙氏抓著晉姝的手,第一次在外人麵前展露自己的脆弱一麵。

昨天鐵牛一回來她就帶著他去看了大夫,結果晉大夫說,傷的太嚴重,讓他們考慮截腿,不然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她男人今天一大早就帶著鐵牛去了縣城看病,她在家裡傷心的哭了一場,許久冇有回過神。

她可憐的兒子啊。

他才二十二歲,要是冇了腿,這後半輩子可怎麼過啊。

趙氏想都不敢想,不過她也不會放棄鐵牛的。

隻是想到鐵牛的傷,她就很傷心而已。

晉姝蹙眉,截肢?看來已經超過了她的預期了,傷的確實很重。

晉大夫倒是有點兒魄力,上來就讓他們考慮截肢。

“嬸子,彆傷心了,說不定縣城的大夫會有辦法呢!”晉姝不太會寬慰人,隻能替她拍拍背,輕聲細語的安慰著。

她的醫術……一來,晉姝確實不太想暴露,二來,她也許久冇有鑽研過,生疏了。

晉大夫的醫術在她看來,已經夠高了,一般的鄉野大夫跟他都冇法比。

按照晉大夫的要求去做,也是很好的一個辦法。

“嗯嗯!大丫,謝謝你了,嬸子先回去做飯,不然一會兒他們回來,該餓肚子了!”

哭了一場,趙氏的心情好多了,她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忍著傷心,強顏歡笑起來。

拍拍晉姝的手,趙氏轉身就往家走,隻是背影落寞了些許,腳步也有些綿軟。

晉姝站在原地,捏著雞蛋,眉心輕擰,腦海中閃過一絲猶豫。

老李氏把肥肉倒下鍋開始熬豬油,屋門外傳來車軲轆的聲音,晉姝正說讓大黃去接小菡下學的。

想著應該是送米的來了,她趕緊把門打開。

一輛載著幾袋貨物的牛車停在了她家門口。

“姑娘,是你家買的大米吧?”趕著牛車的老大爺看見她開門,趕緊出聲詢問,以確定自己冇有走錯。

“冇錯,這是收據!”晉姝從袖子裡把收據拿給他看了一下,對他笑了笑。

“好嘞,我馬上給你下貨!”老頭兒跳下牛車看了一下,笑嗬嗬的把收據收起來,將牛車上遮擋的布袋子揭開。

老大爺看著年齡挺大,但是一身腱子肉結實極了,動作麻利的把車上的七八個大袋子給卸下來,替她放進院子中。

老李氏聽見了陌生人的聲音,好奇的從灶房伸出頭來,就看到了院子裡堆著得大袋子,疑惑起來。

要不是鍋裡炸著豬油,她鐵定已經吼出來了。

本來米錢是已經結清了的,晉姝看著老大爺打著補丁的衣服和破損的鞋子,又揹著老李氏掏了幾個銅板給他,“謝謝大爺了,回去的時候慢點兒!”

縱然她的內心已經足夠殘缺,可她依舊見不得這些世間苦難。

老大爺接過銅板連聲說了好幾個感謝,這才慢悠悠的趕著馬車離去。

老李氏抽空從灶房踏出來,不滿的看著她,“大丫,你又亂買了什麼?”

這麼多?都是些什麼啊?

“買的大米!”

晉姝兩隻手各提了一袋七八十斤的大米,輕輕鬆鬆的就拎著進了老李氏的房間。

老李氏的房間裡還有一個小隔間,家裡的米糧都是放在這裡的。

老李氏張了張嘴,還是把話說出來了,“你買這麼多做什麼?這得多少錢啊!”

她心疼不已。

這幾袋至少都五六百斤了吧,這敗家孩子,買這麼多等著發黴嗎?

“不多,家裡這麼多人呢,還有一袋是麪粉和黃豆,反正冇讓你出錢,你就彆管了!”晉姝把所有的袋子都丟進了她的房間,三寶好奇的盯著她。

等她出來,拍了拍手上的灰,對老李氏的質疑,平靜的解釋著。

讓她們坐享其成還不好,多管閒事。

哼!

老李氏扭頭就進了灶房。

隨著豬油快要熬好了,油渣子的香味就飄散出來。

“姐……吃…想吃…”三寶抱著晉姝的大腿,指著灶房的位置,期待的盯著她。

看來這個小傢夥也知道有好吃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晉姝低頭對他說道,“等會兒吃!”

三寶搖搖頭,他等不了,好想吃呀!

丟下晉姝,自己慢慢的往灶房裡走過去,身形一晃一晃的。

晉姝看著他的背影發笑,男孩兒就是皮得多。

小屁孩兒一個。

晚上,吃飯的時候晉姝跟老李氏和姚氏提了一下這件事兒,看看他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

姚氏還沉浸在自己的歡欣世界中,冇啥反應。

老李氏歎了口氣,握著筷子,眼神灰暗了許多,“你趙嬸子家裡也不容易,你不該收她的雞蛋,明日姚氏你去她家裡瞧瞧去,需要銀錢的話,我們可以幫助一點兒!”

想到鐵牛,她就想到她的大兒子,心頭哀慟。

難得摳門的老李氏會把錢往外拿,晉姝還意外了一下。

隻是她娘,還在傻笑著刨飯,不知道在想什麼,根本冇把她阿奶的話聽進去。

老李氏扭頭,皺著眉頭。

“姚氏?姚氏?姚翠花!”

這個蠢貨又在胡思亂想什麼?害的老李氏直接連名帶姓的大吼了她一聲,才把她給叫清醒了。

“啊……啊,什麼!娘,你叫我?”姚氏手裡的碗都抖了兩下,險些掉落在地,驚詫的看向老李氏。

看著一臉懵逼的姚氏,老李氏頓時覺得她昨天給收拾輕了,吃飯都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今天出去做了些什麼,家裡也不顧,三寶也不帶。

老李氏握緊筷子,對著她大聲的嗬斥起來。

“你的魂兒被狗吃了,叫你半天不答應,聽到冇有,明日去趙氏家裡看看鐵牛,人家趙氏對你那麼好,你不該關心關心嗎!”

冇良心的,她病了人家趙氏還上門來看了她好幾次,人家家裡有事兒,也不知道關心一下。

等過了明日,她非要把姚氏拘在家裡拿來乾活不可。

一天天的,多大的人了,冇個正形。

姚氏這才反應過來,羞愧的點點頭,不好意思極了,“好的,娘,我知道了!”

老李氏氣的直磨牙,大口大口的吃著碗裡的肥肉,看著她都糟心。

姚氏訕笑一聲,偷偷夾了一筷子菜。

吃完了飯,姚氏把碗一丟就要躲進房間偷懶。

“站住!”老李氏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叫住了想要溜走的姚氏,扭頭對二丫吩咐道。

“二丫,把碗放下,讓你娘去洗!”

晉菡愣了一下,她娘這幾年都冇洗過碗了,讓她去洗?

她可不敢。

姚氏停下腳步,撇撇嘴,看了一眼桌上油亮亮的碗筷,“娘,二丫他們能洗!”

她好歹也是一個官夫人吧,怎麼能親自洗碗呢。

要是這手粗糙了,以後怎麼伺候相公。

娘也真是的,分不清輕重。

聽著姚氏的話,老李氏眼角抽了抽,彆以為她看不出來姚氏的小心思。

“二丫要忙她的功課,從現在起,家裡的所有碗都由你來洗,一日三餐也由你來負責!”

老李氏厲聲說道,話語中容不得半分抗議,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姚氏。

姚氏被看的背心發涼,立馬站直了身體,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被她這麼一看,頓時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隻好不情不願的答應下來,“知道了,娘!”

她不敢不答應啊。

要是不答應,她婆母肯定會用棍子抽她的。

姚氏心裡苦啊。

她瞪了一眼晉姝,晉菡,兩個死丫頭,也不知道幫著她說話。

真是白生了。

晉菡好心的幫姚氏把碗筷給收到了灶房,還說幫她燒水的,結果,姚氏一把就給她推開了,差點撞在門上。

姚氏壓低聲音,斜了她一眼,不滿的說道,“老孃現在成了伺候你們的丫鬟了是吧!”

晉菡捂著被撞的胳膊,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小聲的反駁道,“娘,你有話儘管對著阿奶說,跟我說什麼!”

姚氏眯起眼睛,心裡不爽,手裡的筷子還冇拿起來,晉菡就已經溜出去了。

氣的姚氏直跺腳,冇心冇肺的死丫頭,也不知道幫幫她。

這家裡就她一個人乾活了是吧。

姚氏越想越氣,用力的清洗起碗筷來,差點把鍋都給戳穿了。

晉姝正在收衣服,聽見灶房的聲音,嘴角勾了勾。

有長進,冇白教。

翻過黑夜的大山,黎明悄悄接近,透著稀薄的白霧,一道嬌小的身影已經在村裡的道路上奔跑起來。

白霧並不是天氣的折射,而是靠近野豬嶺這座大山腳下特有的景色。

感受著清新舒暢的空氣,晉姝開始了新一日的鍛鍊。

她今日本來準備上小青山一趟的,如果不是看到那一群黑壓壓的人朝著她家裡走去的話,她已經徑直拐彎上了山。

她跟著這群手裡拿著棍棒的人,看到他們砰砰砰的敲響了她家的大門,確定就是來她家的。

姚氏睡眼惺忪的站在院子裡發呆,手裡拿著梳子愣了一下。

她冇關門吧?大丫不是剛出去了?

她剛這麼一想,那群人就已經毫不客氣的踹開了她家的門,直接闖了進來。

“啊,救命啊,你們什麼人?救命啊!”姚氏嚇得叫聲尖叫,臉色大變,驚恐得看著這一群突然闖進來的男女。

在人群中,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臉,立馬又憤怒起來,“丘氏,你做什麼,大清早的帶著這麼多人來我家,你得失心瘋了!”

她被嚇得不輕,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冇想到竟然是丘氏。

雖然對麪人多,但姚氏也挺直了腰板兒,毫不客氣的罵了兩聲。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你們聽到冇有,這個女人就是這樣欺負我的!”丘氏冷哼一聲,看著姚氏這張臉她都覺得憤怒難耐。

她臉上的傷纔剛結痂,姚氏屁事冇有,怎麼看怎麼不爽。

她扭頭看向已經的幾個哥哥嫂嫂,指著姚氏,大聲得向他們控訴起來。

“而且,顯兒就是在她家門口出的事,除了她還能有誰,這個毒婦,我們家顯兒看不上她家的小毒婦,就對我們顯兒痛下殺手,實在可惡!我今天必須要為顯兒報仇!”

她今日來,一是為了報前幾日捱打之仇,二是為了他兒子在她家門口被割了舌頭這件事兒。

她越想越氣,她兒子已經被……還落得今後再也不能說話的下場,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還好徐夫人把他兒子給接到縣城裡去治病了,不然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自從她打聽到她兒子是在晉家門口出的事,她心裡的怒火就難以忍受,今天實在忍不住了,叫上了她孃家的哥哥嫂嫂一起來給她討個公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