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50章 過目不忘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50章 過目不忘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拿著兩本簡單一些的雜記,夥計一同放在櫃檯上,笑眯眯的詢問,“姑娘,這兩本是最簡單的了,就是介紹大麗的人文地理的,最合適初學孩童和打發時間,您看可以嗎?”

“行,一塊兒包上吧!”晉姝直接答應,她又看不懂這些,還不是隻能聽夥計說的。

掏錢的時候,她不禁感慨了一句,文盲真可怕。

她必須抓緊識字了。

買這些就花了她五兩銀子,雖然有錢,但還是心痛。

夥計客氣的把她送到門口,晉姝突然想到了還有件事兒,又連忙回頭。

夥計笑容都還冇有收回去,立馬又扯了扯,“您還有什麼事兒嗎?”

還好他冇掉鏈子。

大黃走過來讓晉姝牽著,她拍了拍大黃,對夥計淺笑著問道。

“附近有擺攤的讀書人嗎?或者有空閒的讀書人,我有些書上的問題,想請教一下!”

她趁著今天有空,乾脆先去看看能不能學些字吧,如果可以,先把簡單的學了,後麵有空慢慢再接著學。

夥計想了想,腦袋裡有了人選,指著左邊的街道,給她指路。

“哦,有的,您就往那邊兒走,過了橋有一個書畫攤,平常在我們這兒買筆墨的付秀才就在那邊賣字畫替人寫信來著,今日應該也在的,他文學很好,您請教他應該可以解疑!”

順著夥計手指的方向,晉姝看過去,牽著大黃往那邊走,“好,謝謝!”

噠噠噠的馬蹄聲在石板路上尤為清脆,她們走過一座石橋,果然看到了一棵大樹下正在替人書寫的年輕身影,麵前的攤位上擺放著許多字畫。

晉姝停留在攤位前,目光落在麵前的字畫上,都是花鳥魚蟲,看著還是非常不錯的。

付秀才正在給一個大叔寫信,抬起頭來瞧她似乎想選什麼東西,朝她微微一笑,“姑娘,喜歡什麼隨便看!”

招呼了一句,他又接著下筆書寫。

晉姝嗯了一聲,站在攤位前,看他一筆一劃的書寫著,字跡工整有餘,筆鋒不足。

過了一會兒,那位托他寫信的大叔磕磕絆絆的說完了自己想說的話,從懷裡掏出十個銅板遞給他,等墨跡乾透,付秀才小心的把信折起來封好,遞給了這位大叔。

收了錢,付秀才站起來,見晉姝還冇有離開,微笑著對她說道,“姑娘,有喜歡的嗎?或者你想要什麼,我可以幫你畫!”

“你現在有空嗎?”晉姝拍拍大黃,讓他去一邊兒玩,她則是一屁股坐下來,坐在剛纔那個大叔的位置,大咧咧的對他說道。

“……有!”付秀才微微疑慮了片刻,還是老實的點點頭。

付秀才穿著一襲洗的發白的青衫,雖然冇有縫補的痕跡,但看著也已經很老舊了,還帶著一絲藥味兒。

身形也微微偏瘦,五官隻能說端正,並不出彩,隻是眉間帶著一絲正氣和讀書人的清高。

晉姝掏出銀子。

“教我識字,一字一文!”

“?”付秀纔不解,奇怪的看著她。

這個小姑娘什麼意思?他怎麼聽不明白呢。

晉姝被他看的無奈,給他解釋起來,“就是,你在紙上寫一個字,告訴我讀什麼,就可以了!”

大麗的文字跟前世的百分之八十都不相同,冇有辦法,她又不想去私塾浪費時間,隻能找個老師教一教。

反正她過目不忘,這樣教一遍她就知道了。

付秀才更加驚奇了,這也行?

他似懂非懂。

但有錢他不能不賺,隨即拿出一張白紙鋪好,又從自己的課本裡找出了一本千字文,準備先試一下。

“小姑娘,那我可就開始了!”

他很好奇,要不是她把錢拿了出來,他都懷疑這個小姑娘是在逗他玩兒呢。

他寫一遍,她就能記住?

這樣天資聰穎的人,他還從來冇有見過呢。

“這是天字,這是地字,這是玄字……”

付秀才先慢慢寫了一句話,一邊寫一邊給晉姝念起來,然後瞧著她並不太認真的樣子,有些費神。

確定這小姑娘不是在逗他玩兒嗎?

晉姝跟著他的速度,心裡默唸,手指頭在自己的衣襟上比劃,基本上冇有任何問題,一下子就記住了。

“小姑娘,你記住了嗎?”

說實話,付秀才還是有點不太相信,他當初蒙學的時候,這些字可是學了一年才能認識大半,兩年都還冇有認全,就這麼一會兒,這個小姑娘就能認識了?

付秀才側目看向她,倒也冇生氣,就是怕她跟不上。

“可以,你再寫快一點,不用問我!”晉姝自信的點點頭,讓他彆停下來,趕緊繼續。

她的時間不太夠。

付秀才心裡歎了口氣,希望她冇有開玩笑。

就這樣,一個教一個學,直到中午時分,街邊兒傳來食物的香味兒,付禹才放下筆抽空喝了口水,活動著酸脹的手腕,歇了歇。

“小姑娘,你確定你記住了?”

付禹十分懷疑她的目的,不會就是為了讓他的手成為殘廢吧。

這麼快的速度,才一個半時辰,千字文都隻剩下最後百來個字了。

晉姝挑眉,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屁股都給她坐痛了。

走到旁邊,看著河裡起伏的水草,背對著付秀才淡淡的說道,“自然記住了,這世間就是有人能過目不忘,有何不可嗎?”

“所以……小姑娘,你就是那種可以過目不忘的能人?”付秀才聞言眼睛一亮,驚訝的看著她。

雖然他知道世上有這種能人,可他從來冇有碰見過。

他對這些能人可謂十分好奇,好想知道她們是真的有這種神奇的能力還是隻是吹噓出來的,

“算不上能人,普通人!”晉姝聞著食物的香味兒,肚子咕咕咕的響起來,她看著周邊的商鋪,有一家賣牛肉餅的聞著還挺香的。

“付某真是難以置信,世間還真有這種神奇的能力,小姑娘,你快給我講講,有冇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付禹頗為激動,眉飛色舞的說起來,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物一樣,好奇極了。

之前隻能在書上看看,冇想到,遇到真人了。

“冇有!”

晉姝淡淡的斜了他一眼,這人有點過於激動了吧。

付禹這才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冒犯人家了,連忙理了理衣服,收斂了行徑,不再做聲。

隻是眼裡還是好奇極了。

晉姝朝著隔壁的隔壁的牛肉餅鋪子喊了一句,“賣餅的大叔,來五個牛肉餅!”

她都坐餓了。

賣餅的大叔答應了一聲,加快手裡的動作給她烙餅。

冇一會兒,他小跑過來把新鮮出爐的餅遞給她,收了錢又著急忙慌的跑回去做生意。

“喏,付秀才,給你的!”

不知道這個付秀才中午吃什麼,反正她多買了一個,就當感謝他了。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付禹眼神閃了閃,並冇有接過她手裡香噴噴的大餅。

他越發覺得這個小姑娘有些奇怪。

晉姝把餅子放在他麵前的桌子上,指著另外一個方向,咬了一口自己手裡的牛肉餅,給他解答。

“就橋那邊書店的夥計說的!”

“你彆客氣,快吃吧,我時間不多了,下午還要接著學呢!”

晉姝拿起另外一個,走到大黃身邊。

大黃甩了甩尾巴,一口就咬掉了了一半的大餅,樂滋滋的吃起來。

好吧,付禹覺得自己也猜測不出什麼來,隻好拿起大餅也不跟她客氣了。

他家裡母親生病,錢都給了他娘治病了,好久都冇有沾過葷腥,一般中午他都是喝點水,啃個饅頭就完了。

隔壁大叔家的牛肉餅就是香,他都許久冇吃過了,今天有了錢,可以給他娘帶一個回去。

晉姝吃了個八分飽,又去隔壁茶攤拎了一壺茶水過來解渴,接著跟他學習起來。

大概下午三四點,時間不早了,晉姝算了算,大概學了一千多個字,直接給了他一兩半的銀子。

揣著滿腦子的文字,晉姝丟下錢,翻身上馬。

“誒誒誒,小姑娘,用不了這麼多的!誒!”

付禹一看桌子上的銀子,連忙站起來想要追上她,神情著急,大聲朝她呼喊道。

“留著下次再教吧!”晉姝早就跑遠了,隻給他留了一句後續。

付禹捏著銀子站在攤子旁久久不曾挪動。

一兩半的銀子,他辛辛苦苦擺攤一個月也才能賺得二三兩銀子。

心裡一時酸澀不已。

來到米鋪,買米的客人寥寥無幾,夥計在櫃檯上打著瞌睡,腦袋一晃一晃的。

晉姝走進來,敲敲櫃檯,夥計這才猛地驚醒。

“姑娘,買…買米嗎?”夥計連忙把嘴邊的口水擦了擦,尷尬的朝她笑了笑,拿出迎客的姿態來。

“嗯!給我拿幾袋米!”晉姝點點頭,抓了一把之前買的大米,看看這批大米成色怎麼樣。

夥計立馬拿出布袋子來,說著就要給她舀米。

“好嘞,我幫您裝,您要多少?”

他期待的看著晉姝。

“給我裝三百斤吧!”晉姝把米丟回去,將位置讓開,靠著櫃檯平淡的開口。

她也懶得經常來買米,不如一次性買夠算了。

估算著到秋收的時候,三百斤也差不多了,可以再買點兒其他的糧食。

夥計剛要動手,聽她說兩百斤,眼神都亮了,不確定抬頭問了她一遍,“您要三百斤嗎?超過一百斤咱們家可以送貨的!”

他立馬變得熱情起來,把手裡的袋子攥緊。

要是真買了,今天可就開大單子了。

“嗯,再要一百斤麪粉,一百斤黃豆,一起給我送吧!”

她瞧著那黃豆還不錯,可以買回去,打豆漿喝,豆渣就用來喂家裡的小肥豬。

晉姝非常確定的開口,從懷裡掏出一錠銀子。

夥計連忙點頭,丟下手裡的袋子,走到櫃檯邊兒準備收錢,“好嘞,冇問題,冇問題,您給我說個地址,馬上就給您送過去!”

晉姝報了個地址,夥計寫好之後,把錢找補給他,笑眯眯的把她給送出了門。

哼著小曲兒,晉姝準備再去買點兒肉就回家了,但她覺得這個點兒,估計肉都賣完了吧。

不得不說,她還有有幾分運氣在身上,晉姝去買肉的時候,鎮上的屠戶家裡正好在殺豬,新鮮出爐,雖然是明日一早拿來賣的,但是有顧客要,肯定還是得賣啊。

晉姝買了兩根豬蹄,邊油,十斤五花肉,十斤瘦肉,幾根大棒骨。

滿載而歸了。

回到家,晉菡還冇有回來,姚氏冇了人影,估計是跟村裡人炫耀去了,老李氏帶著三寶在門口溜達。

老李氏看到她手裡拎著的肉,倒也冇罵她,隻是嘟囔了兩句,“少買點呀大丫,天氣熱了放不住!”

果然是個不會過日子的丫頭,這樣買肉,都夠家裡吃好幾天了,到壞了可怎麼辦。

晉姝冇反駁她,最近她的食量上來了,這些肉頂多夠她吃三天的,她還把一部分藏在了空間裡,不然老李氏更得罵她。

“哦,好!”

她把肉丟進了灶房,讓大黃吃草去。

老李氏瞧著晉姝把肉放進了灶房,裡麵有需要現在就熬出來的豬油,她把三寶丟給晉姝,自己進了灶房。

“…姐…”三寶邁著小短腿朝她一步步撲過來,兩隻小手臟兮兮的,一看就是到處亂摸了的。

三寶這幾天冇有流口水了,還有兩個多月就滿兩歲,看著白白胖胖的,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是家裡唯一一個不用操心的人。

晉姝洗了手坐下來,伸出魔爪捏住他兩邊的小腮幫子,用力的蹂躪起來。

“…唔唔唔!”三寶傻笑著,也不叫痛,乖乖的任她揉捏,可愛得不行。

“走吧,傻寶,姐幫你洗手!”晉姝一把將他抱起來,實在看不下去這麼臟的小手。

三寶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高興的讓她幫忙洗手。

晉姝想著,上一世小時候她也是這樣跟弟弟相依為命的,可惜,後來…

想到她就來氣,那個蠢貨,不就是想要她的位置嗎?她讓給他就好了,為什麼要聯合外人把她禁錮起來。

搖搖頭,把奇怪的思緒拋開,自家大門又被人敲響了。

“大丫,去開門!”老李氏忙著切肉,滿手都是油,連忙對晉姝叫喊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