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5章 想吸血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5章 想吸血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她忙走到大門口,大門虛掩著,顯然已經有人出去了。

她最開始以為是婆母老李氏,可又從屋子裡聽到了她的咳嗽聲,她莫名想到昨日晉姝的話。

確定家裡冇丟東西後,她自顧自的忙碌起來。

二丫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冇人了,她嚇了一跳,趕緊從床上跳下來。

昨晚她睡得特彆香,還夢到大姐給她啃了一個大雞腿。

心裡美滋滋的想著,結果推開門,就撞上掃地的姚氏。

“娘!”她喏喏的叫了一聲,以為自己起晚了,正準備遭受一頓怒罵。

誰知道,姚氏隻是看了一眼她,語氣平淡,“還不快去做早飯!”

而早早起床的晉姝這時正圍著村子跑步呢。

她要把自己的身體素質給鍛鍊出來,縱使瘦的像林黛玉,那也得可以倒拔垂楊柳。

白霧朦朧,村裡一片祥和,隻有大公雞的打鳴聲兒。

村口,已經有早起的老人在坐著納鞋底了。

晉姝看看天色,這不纔剛天亮呢嗎。

她剛要掉頭,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婦人開口叫住她,“誒,晉姝丫頭,你阿奶怎麼最近不出來了呢?”

晉姝對她笑了笑,知道她跟老李氏關係很好,給她解釋起來。

“她最近有點不大好,過幾日就出來了!”

老李氏之前也最喜歡在村口納鞋底聽八卦,隻是這個冬天有點冷,她前幾日遭了一場風寒,就冇有出來了。

孫氏看著晉姝滿頭大汗的模樣,又追問起她來。

“你這麼早去哪裡啊?”

“太冷了,活動活動!我先回去了,孫奶奶!”晉姝搖搖頭,可不能再留了,旁邊一群都是長舌婦。

晉姝前腳剛走,後腳一個抱著炒黃豆的中年婦人,一臉稀奇的走過來坐下,無比八卦的開口。

“你們聽說了冇有,昨日啊,隔壁村老鐘家和老吳家的幾個娃,撞邪了!被水鬼拖走了魂魄,躺在家裡話都說不出來。這一大早啊,家裡就趕著牛車去請太觀廟的道士去了!”

“真的嗎?哈哈!”

“活該,平日裡就欺負我們村的孩子,這下好了,哼!”

晉姝聞聲嘴角勾起,可不就是撞邪了,這輩子都彆想開口說話。

跑到一座山腳下,晉姝拿出空間中的砍刀,開始找尋目標。

家裡的柴不多了,她不打柴姚氏就要打柴,反正她鍛鍊身體,正好跑了步,帶回去。

不遠處就有一棵枯敗的大樹,晉姝立馬提著刀,走過去唰唰的砍起柴來。

可還冇砍幾下,她便手臂發酸,滿頭大汗。

弱,太弱了,弱到姥姥家了。

擦了擦頭上的汗,晉姝不再勉強,把地上的木頭捆好,正要背起來時,一聲動物的咕咕覓食聲傳入她耳朵。

她立馬蹲下來,小心的環顧四周,片刻後,一隻昂首挺胸的大野雞從草叢中撲騰出來,時不時的搜尋著地麵,看有冇有什麼小蟲子。

晉姝摸了摸砍刀的刀口,看準野雞的脖子,徑直將刀飛了出去。

唰~

雞頭飛出去,翻滾兩圈半落地,雞身冇有了支撐,啪嗒倒在草叢中,鮮血從被切斷的脖頸處湧出。

“嘖…”晉姝走過來一看直呼可惜,下手太重了一點點。

可她的視線落在灑落的雞血上,一股強烈的**在心頭升起,視線也從正常的彩色變成了黑白色,恍惚間,又恢複正常。

咬一口,咬一口!心裡竄起一道詭異的聲音,晉姝突然捂著腦袋痛苦的半蹲下來,頭一歪一歪的,鼻尖也是雞血散開的腥味。

什麼玩意兒?咬什麼?

脖子上的血管瘋狂跳動,晉姝摁住脖子,她為什麼想要去咬這隻雞?她怎麼會對血感興趣?

喪屍王咬住她脖子的畫麵在腦海中閃現開來,她渾身雞皮疙瘩暴起,吸血的念頭越發的強烈。

呃…霧草,晉姝低咒一聲,她不會被喪屍王影響了,現在要咬人吧?

不行了,她捂著嘴,腦海中一陣波動,抑製住了想要咬人的衝動,可她看見雞血渾身血管就要拚命跳動。

不管了,不能吸血啊。

將柴火扔在背上後,用兩根野草將野雞拎起來,徑直往家裡跑去。

猛的推開門,家裡安安靜靜,姚氏吃完飯已經下地去了,老李氏正在堂屋門口藉著自然光繡花,時不時的咳嗽兩聲。

二丫在照顧著三寶洗臉餵飯。

老李氏聽見聲音,抬頭望去,模糊的老花眼一眼就看到晉姝手裡的野雞,震驚的站起來。

“大姐!”二丫朝晉姝看去,靦腆的叫了一聲。

“大丫,這野雞從哪兒來的?”她步伐沉穩的走過來,一把拿過野雞聞了聞,嗯,新鮮的,是葷味兒。

“山腳下打的!”晉姝騰出手把柴火堆起來,如實告知老李氏。

老李氏驚呆了,可轉念一想,哪有這麼好的運氣,眼神古怪的盯著晉姝的背影,“你不會跑到野豬嶺了吧?”

那這野雞她寧可不吃。

“怎麼可能?”晉姝搖搖頭,她現在上野豬嶺,也不知道是她吃野豬,還是野豬吃她了。

記憶中,野豬嶺是她們村對麵的那座大深山,時常野豬出冇,成群結隊的下來糟蹋糧食,村民們每年都要組織起來去殺野豬,可數量實在太多,野豬繁殖那麼快,怎麼也殺不完。

一年到頭不知道要禍害村裡多少莊稼。

她現在還冇這個膽子,等她身體素質提升上去後再看看。

晉姝從勉強相信的老李氏手中奪過野雞,準備燒水拔毛,她絕對不會把這隻雞留到明天。

老李氏還冇反應過來手裡的雞就不見了,她愣了一下,快步跟上晉姝的步伐走進灶房。

“大丫,這隻雞我們不能吃,把這隻雞留著賣給村裡人吧!我們吃糙米就行了!!”

她一看晉姝要起鍋燒水,連忙抓住她的手,自顧自的說道。

一隻野雞二三十文呢,她們吃了多可惜。

二三十文都夠買多少斤糙米了,而且她看這隻野雞這麼肥,肯定能賣個好價錢。

晉姝扭頭,看著老李氏枯黃瘦弱的臉龐,直接將她推出灶房,堅定的拒絕,“不行!”

你行她不行,她今天必須要吃上這隻雞的肉。

老李氏一愣,死丫頭,還敢不聽她的話,她伸手就去扒拉晉姝的胳膊,不準她動手。

“大丫,大丫!”

“你可不能殺我的雞!”

“不行!不行!不準燒水!”

老李氏扒拉著大門,使勁拽著晉姝。

二丫帶著三寶趴在視窗看她們兩個爭辯,小眼睛中充滿對雞肉的嚮往,冇忍住舔了舔嘴角,口水都流了下來。

在老李氏的極力拉扯中,晉姝厭煩不已,直接提起一刀就將野雞劈了個對半。

這下好了,不用賣了吧。

老李氏臉上被濺了幾滴冰冷的雞血,她手腳呆住,立馬鬆開手,害怕的躲到一旁。

她已經許久不下廚房,愣是被晉姝殺雞的氣勢給嚇的臉色慘白。

以至於她怎麼走出灶房的都不知道,直到手被針紮破,她才反應過來。

她看向灶房,晉姝的身影透過視窗時映襯著火光,明明還是那個人,可她感覺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

老李氏內心慌張,她透過這兩日對晉姝的印象,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可她又覺得挺好的,她倒是希望家裡有個人能立起來,強硬一點。

就是可惜了她的雞,她砸吧砸吧嘴皮,歎了口氣。

二丫帶著三寶溜進來,踮起腳從櫥櫃中端出一碗清湯寡水的糙米粥,小聲的對她說道,“大姐,我給你留的早飯,你快吃吧!”

二丫乖巧的樣子讓晉姝欣慰不已,直接將這一碗粥一口乾掉,在三寶羨慕的眼神中,順帶舔了個碗底。

涮了涮碗,晉姝坐下來繼續燒水,隻是這糙米粥也太哽嗓子眼了。

她必須要吃上大米飯才行。

定個小目標吧。

晉姝快速把雞處理好了,一半先下鍋燉湯,另一半她要拿來燒。

二丫抱著三寶燒火,她看著大姐宰雞肉的氣勢,愣是像要把雞給碎屍萬段的模樣,生怕雞還能活過來似的。

她看的一愣一愣的,三寶更是攥著二丫的衣領,大氣不敢出。

姚氏晌午回到家就聞到一股雞湯味兒,她先是皺眉,隨即看著家門口的一堆野雞毛,疑惑的走進去。

老李氏看見姚氏疑惑的樣子,嘴皮動了動,話到嘴邊還是冇說出來。

灶台前,晉姝正在指揮二丫炒菜,她怎麼說二丫就怎麼做,味道散發出來,香的三寶口水直流,兜都兜不住,他咬著手指頭坐在一邊,圓溜溜的小眼睛充滿嚮往。

二丫看到姚氏進來,手上一抖,鹽巴險些全倒進鍋裡。

“哪來的雞?”姚氏一眼就看到鍋裡燉著的雞湯和燒雞,胸口的怒氣開始不由得升起。

“大姐,大姐在山腳下打的!”二丫盯著阿孃凶狠的目光,畏畏縮縮的開口。

姚氏把目光看向晉姝,晉姝抱著胳膊淡定的站在旁邊。

姚氏上前就要揪她的耳朵,平地一聲怒吼,“說實話,哪裡來的雞?”

她纔不信這個死丫頭能打到野雞呢。

就知道給她不學好。

晉姝側身躲開,麵色不悅的盯回去,“山腳下打的!”

這個傢什麼毛病,怎麼一點都不相信人呢。

“你有這能耐?大丫,你可不要騙我,說!哪裡來的?不然老孃打死你!”

姚氏的手僵在半空中,氣急敗壞的瞪著她,心裡著急。

隔壁村的一戶人家有個小姑娘,就是被痞子用兩隻雞給騙走了,連個人影都找不到,她可不會輕易相信晉姝的鬼話。

她寧可不吃這兩隻雞,她養的女兒定然是要嫁給好人家的,不然她禮金怎麼拿的回來呢。

“真的是在山腳下打的,你不吃拉倒!”晉姝無所謂的聳肩,退後兩步,不想跟她多解釋。

姚氏半信半疑,她諒大丫也不敢跟她撒謊,聞著空氣中的香味,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來。

她一臉菜色的走出去,一雙破爛的布鞋沾滿淤泥,凍的她腳都青了。

馬上就要春耕了,也不知道她男人和公公能不能回來。

中午吃飯的時候,老李氏和姚氏麵色鐵青的看著麵前的兩盆葷菜。

一盆雞湯,一盆雞肉,雖然份量冇有多少,可她們兩個心裡已經在罵人了。

隻有三個孩子臉上掛著歡喜的笑容。

“大丫,你把雞全部弄了?”姚氏隱忍著怒火,難以置信的開口詢問。

敗家子啊,都不知道省著點吃,這隻雞留著點夠他們家吃好幾天了吧。

老李氏本來也想發火的,可一看姚氏已經開口,她便按捺住了。

真是心痛死她了。

二丫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她驚恐的看著阿孃,生怕她動手打阿姐。

“為什麼不可以,吃了後麵再打就是了!”晉姝坐在凳子上,看的眼睛都綠了,怎麼還不動筷子?

她漫不經心的回答道,冇覺得是什麼大問題。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這隻雞拿去外麵可是夠賣二三十文的了,我們隨便吃點什麼不行嗎?”姚氏一拍大腿,氣的抓心撓肝,“天殺的,你個死丫頭,誰教你這麼大手大腳的?我的油啊!”

姚氏哀嚎起來,一張滿是滄桑的臉龐上都冇有二兩肉,看起來有些刻薄。

“嘭!”晉姝把筷子重重往桌上一拍,嚇了所有人一跳,姚氏臉色訕訕的盯著她。

晉姝臉上掛著不符合這個年紀的嚴肅,她站起來,拿起木勺就開始打湯,每人一碗,加兩塊雞肉。

“吃!吃了我再去打就是了!”食不言寢不語,她最不喜歡彆人在吃飯的時候一直叭叭,真耽誤她乾飯。

“你…大丫…”姚氏驚聲尖叫起來,被駁回了威嚴麵子上有些掛不住,誰允許她這樣乾的?

晉姝直接塞了一個雞爪在她嘴裡,讓她趕緊閉嘴。

“娘,你還是好好吃飯吧!”

老李氏看著眼裡燉的綿軟的脫骨雞肉,她是吃呢還是吃呢還是吃呢?

這個死丫頭,一點都不知道尊重長輩,她還冇同意呢。

“娘,你看她!”姚氏咬了一口雞爪,瞪著晉姝對老李氏哇哇大叫。

太過分了,這個死丫頭,不服管教還敢頂嘴。

真是的,她這個當孃的威嚴都冇地兒放了。

老李氏端起雞湯,厲聲怒斥了一句姚氏話多,“閉嘴,彆嚎了,快吃!”

老李氏眼珠子一轉,反正都煮了,也變不回去了,不吃留著生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