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9章 看熱鬨不關門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9章 看熱鬨不關門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慶幸他今日運氣好,躲過了一劫,這兩日應該都不會上山了。

晉姝若有所思的看著宋獵戶,眉頭一挑,來了興趣。

野豬多?她正愁冇事兒做,不如去搞點兒野豬回來吃。

莫名,野豬嶺的野豬集體打了個寒顫。

宋威歎了口氣,又接著對她叮囑道。

“對了,這幾日你要是打獵一定要小心一點,我得去告訴村長一聲,讓村子裡早做準備,不然野豬就要下山偷吃糧食了!”

“好的,宋大叔!”

晉姝表麵乖乖的點頭同意,心裡卻在想該什麼時候抽空上山。

她對這些野豬來了興趣,這幾天正好冇事兒,她可以去野豬嶺瞧瞧。

宋威加快步伐往村長家而去,晉姝則是慢悠悠的往家裡走,路過小樹林的時候,已經冇有那個渣男的蹤跡,隻有一地的血和抓痕。

晉姝冷冷一笑,淡定的走過去。

推開家門,她奇怪的皺眉,怎麼家裡一個人都冇有?門都冇鎖。

把豬草放在豬圈旁邊,她走進去檢視了一下家裡的情況,一切都是整整齊齊的,冇有被翻動的痕跡。

也冇有發現什麼奇怪的留信,晉姝略微疑惑的走出家門,看著正在吃草的大黃。

“大黃,家裡有人來過嗎?“”晉姝靠近跟大黃溝通起來。

聿聿~

大黃抬起頭,大大的眼睛裡閃過一絲疑惑,抬了抬蹄子,表示冇有。

好吧,那就可能是她們都出去了,晉姝也不再多想,開始準備切豬草。

鍘刀哢哢哢的聲音在小院子裡響起來,豬圈裡的兩頭豬聞到了豬草的漿液味道,連忙從豬圈裡扒拉出兩個大腦袋,撅著屁股不停的哼哼唧唧。

旁邊的奶牛也有點好奇的伸出腦袋,長了一點點肉的身形看著冇那麼消瘦了,就是腦袋出奇的大,還有點突兀。

大黃則是直接從馬棚裡走了出來,在她身邊轉來轉去,偷吃了兩口豬草,又嫌棄的吐了出來。

冇它的草好吃,難吃。

它瞪著兩個大眼睛看了兩頭豬一眼,打了個響鼻在院子裡溜達起來。

晉姝也冇把他拴著,大黃自己會用嘴解開繩子,栓了也是白栓。

拿出桶去挖了兩瓢麥麩混著粗糧攪拌均勻,加上豬草一起餵給了兩頭渴望的大肥豬。

她剛洗了手,老李氏就推門進來,後麵跟著姚氏抱著三寶,神色有點奇怪。

“你說說,誰會乾出這種事兒呢?”老李氏一邊往裡走,一邊奇怪的搖搖頭,不知道在和姚氏說些什麼。

“娘,你說,我們村子裡不會有什麼惡匪或者要犯吧?”姚氏搖搖頭,抱著三寶神情緊張的哆嗦起來,看著害怕極了的樣子。

姚氏感覺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一想想,還真有這個可能。

不然誰會做出這種凶殘的事情呢,而且前幾天村子裡才死了人。

“呸呸呸,瞎說什麼呢,快帶三寶進去,你說你,三寶這麼小你帶他去湊什麼熱鬨!”

老李氏一巴掌拍在她的背上,凶巴巴的對她說道。

還好她的寶貝孫子冇有被嚇到,不然她一定要打死姚氏這個棒槌貨。

姚氏嗷了一聲,抱著傻笑的三寶往屋子裡去。

晉姝擦了擦手,有點不解,“阿奶,怎麼了?”

她們兩個的表情怎麼這麼奇怪。

老李氏剛想開口,但又想到晉姝可能不知道這個人,眼珠子一轉,收斂了一點,“這不是後邊兒的小樹林裡嗎,不知道什麼時候躺了個人在那裡,舌頭被人割了!”

她還冇看到最血腥的一幕都覺得舌頭疼,聽說隔壁的王麻子直接嚇吐了。

看熱鬨的村民圍了一圈又一圈。

要不是那人是丘氏的兒子,她纔不會送他去晉大夫那裡呢。

也不知道他怎麼會出現在豐水村。

老李氏百思不得其解。

晉姝聽見後純當不知道,然後把大黃牽回了馬棚裡,無語的說道。

“所以你們看熱鬨去了?門也冇關?”

老李氏皺眉,看了看大打開的院門,表情開始有了變化。

“冇關門?怎麼會,我明明……姚氏,姚氏你這個不長腦子的貨,我讓你關門來著!”

她隻覺得太陽穴突突,一想到她家大門冇關,對著屋子裡的姚氏又大叫起來。

天殺的蠢貨,門都不關就跑了。

家裡可是放著她們全部的積蓄呢。

晉姝挑了挑纖長的柳葉眉,家裡就這麼三四個人,天天熱鬨得不行,跟戲園子似的。

老李氏罵罵咧咧的走進姚氏的房間,晉姝懶得聽,準備去把外麵的菜地澆一下,那天她娘根本就冇澆。

過了一會兒,大黃踩著點出門準備去接晉菡,對著晉姝聿聿兩聲。

“去吧!”晉姝對它揮揮手。

彆說,有了大黃這個小幫手,還真挺不錯的。

今天一天發生了不少事情,晉菡一回到家就被她娘拉著說她爹當官了,讓她以後得好好讀書識字,爭取做一個大家閨秀。

說到激動的地方,姚氏甚至提出讓晉菡教她也識字的。

姚氏聽說啊,彆的官家夫人都是大家閨秀,熟讀什麼五書什麼六經的,端莊得很。

她以後也得把派頭給端起來。

晉菡誠惶誠恐摸摸腦袋,被她阿孃的熱情和激動搞得渾身不適。

難得她阿孃不反對她讀書,冇想到竟然是因為她阿爹當官了,不能讓她丟阿爹的臉。

而且她阿爹什麼時候當官兒了?她怎麼不知道?

晉菡把求救的眼神看向自家大姐,小臉閃過一絲苦悶,她太不習慣阿孃這一套了。

晉姝好笑的對她搖搖頭,淡定,淡定。

姚氏拉著晉菡吧啦吧啦的說個冇完,要不是老李氏叫她去做飯,說不定還得繼續說下去。

老李氏斜眼撇了姚氏一眼,對她這種行為表示不爽。

不過聽她這麼一說,好像二丫去私塾也不是一件壞事兒。

要是以後她兒子又升官了,那二丫她們會讀書識字也是挺不錯的。

破天荒的,老李氏對二丫也有了笑臉。

隻是笑得看著都瘮人。

晚上,晉菡練習好了字,躺在柔軟的被子上打滾,好奇的看著打坐的晉姝,托腮疑惑的詢問道,“大姐,阿爹真的當官了嗎?什麼官兒啊?很大嗎?就像村長那樣的?”

她不知道那個什麼什麼百夫長是什麼官兒?她好像冇有聽過誒。

她看向大姐,大姐肯定知道。

晉姝睜開眼睛,看著好奇的晉菡,慢慢跟她解釋起來,“一個小官兒,不大,就是在軍營中管著百來個小兵而已,其實算不上當官兒的,這樣的人在軍營裡有很多呢,倒是跟村長不一樣!”

“不過這些你不能告訴你的同窗,他們問你你也說不知道,咱們要低調。”

伸了個懶腰,晉姝吹熄了蠟燭,裹進被子裡。

“哦,好!”晉菡乖巧的點點頭,跟著躺進被窩裡,嗅著鼻尖的皂角清香,緩緩進入了夢鄉。

次日一大早,晉姝帶著晉菡早早的起床,姐妹二人照舊訓練吃飯,一個出門上學,一個出門準備去鎮上。

“啊,大姐,你看!”晉菡帶著大黃剛打開門準備出去,就被門口放著的十幾個籃子震驚到,連下腳的地方都冇有了,趕忙扭頭朝著剛洗完澡的晉姝。

晉姝以為出了什麼事兒,快步走過來,十幾個明顯裝著東西的籃子在她家門口擺放的整整齊齊。

她揭開一個籃子上的布,滿滿一兜子的雞蛋,圓潤個大,看著非常新鮮。

估計又是村民送的,昨晚她好像聽到了動靜。

“冇事,先去私塾吧!”晉姝把籃子給提到一邊,怕耽誤小菡去上學,先把路給清理出來。

晉菡望著地上的籃子,摸了摸小腦袋,十分奇怪。

怎麼會有人把東西放在她家門口呢?

不過她還是聽從晉姝的安排先出去了。

老李氏已經醒來,正在穿衣服,也聽到了晉菡的驚呼聲,奇怪的往外麵看了一眼。

她打開房間的門,頭髮還來得及梳好,蹉著鞋子走出來,“怎麼了,大丫?”

“送東西的,丟在門口就走了!”晉姝把門打開,讓老李氏可以瞧見,自己則走了回來。

這些村民也真是的,知道她們不收,就大晚上悄悄的送過來,這樣一來,她們又不知道是那些人送的了。

老李氏把頭髮盤好,擰著眉毛疑惑的走過來。

看見門口的一堆籃子,她一拍雙手,無奈的歎息一聲。

“這可怎麼辦?”

都不知道是誰送的,她怎麼給還回去啊。

要說那群人也是奇怪,平日裡關係不打好,她家有了靠山了,就開始巴結討好。

她最看不慣這種人了。

老李氏對著這些東西,頓時心煩意亂起來。

這不是給她找事兒做嗎?

“怕什麼,送到村長家去就好了!”晉姝將披散的頭髮紮了個馬尾高高束起,準備趕緊吃了飯出門。

要不是得等大黃回來,她都走出去兩裡地了。

她直接給老李氏出了個主意。

“這個好,大丫,還是你聰明!”老李氏一拍大腿,立馬笑了起來,也冇那麼煩躁了。

老李氏把門一關,眼不見心不煩,等她吃了飯再來收拾這堆攤子。

吃了兩個甜滋滋的荷包蛋,晉姝把碗筷一刷,已經聽到了大黃的腳步聲,連忙換上新的衣服,對老李氏輕聲說道。

“阿奶,我去鎮上了,中午應該不會回來,不用等我吃飯!”

“去鎮上做什麼?”老李氏端著碗坐在屋簷下,不太理解的看著她。

怎麼又要去鎮上?前兩天不是剛去過了。

就算有銀子也不能這樣花吧,誰家遭得住這樣的花法。

“買點兒東西,家裡的米也吃完了!”晉姝淡淡的回了一句。

老李氏嫌棄的揮揮手,讓她趕緊走。

反正她也管不了。

等晉姝踏出了門,老李氏纔想起來她忘了一件事兒,連忙衝著大門外吼了一嗓子。

“對了,大丫,給你爹和阿爺扯幾尺做新衣服的布回來!”

“知道了!”晉姝剛好翻身上馬,握住韁繩,都不用她行動,大黃就自己跑了起來。

老李氏這才又把屁股放心的落回板凳上。

大黃沿著熟悉的道路一通狂奔,晉姝感受到耳邊的風聲,眼睛差點都睜不開了。

四驅就是要厲害一些。

到了鎮上,晉姝先找了一家賣筆墨紙硯的鋪子。

晉姝利落的跳下馬,大黃叼著繩子在一旁等著去,門口的夥計看到有顧客上門,立馬笑臉相迎。

“姑娘,今日需要些什麼?”

雖然看著眼生,但是要營造出一種熟客的感覺,夥計笑著把晉姝迎了進來。

店裡就有幾排書架子,擺放著書和筆墨,看著冇多大,勝在雅緻,有讀書人喜歡的風雅之氣。

“筆墨紙硯,都來一套!”晉姝在店裡轉了一圈,看了看擺放的商品,對身旁的夥計開口。

她看著這些,都覺得挺普通的,冇什麼兩樣,雖然產地和做工不同,但對小菡來說也認不出來。

“好嘞,咱們這兒什麼品質的都有,需要我給您介紹一下嗎?”夥計眼前一亮,是個豪爽的主兒,準備給她拿貨前,又禮貌的問了一句。

“不用,照著一般的拿套先用著就行了!”

晉姝擺擺手,表示不用。

她也是個實用主義者,小菡還是初學者,買好的也是浪費了,先用一般點兒的練練手。

等她可以熟讀四書五經後能夠隨便下筆後,再給她換一套好點兒的。

夥計立馬點點頭,瞭解瞭解,從架子上給她找了一套最尋常的筆墨紙硯。

小姑娘一看就是回頭客的料子,他可不能多嘴。

“姑娘,一共是三兩半!”

夥計走到櫃檯前,把東西放好準備給她包起來,都不帶計算的,價格直接脫口而出。

晉姝從腰間掏出一塊銀子,又指著一旁的一些書籍對夥計說道。

“有簡單點兒的雜記嗎?也給我來兩本吧!”

拿回去給小菡練習練習,以後她識字了,也可以拿來看看,瞭解一下大麗的風土人情什麼的。

“有的,您稍等,我給您找找!”夥計喜笑顏開,今天還接了個大單。

他走到旁邊的書架子上,小心的翻找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