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8章 切舌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8章 切舌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這次是真氣到了老李氏,棍子拚命的往姚氏身上招呼。

蠢貨,蠢貨!

晉姝抬起頭,眼神一沉,剛想叫老李氏住手。

“娘,我錯了,我錯了,彆打了!”姚氏不敢反抗婆母,隻能四處躲避,不知道是不是老李氏今日心情大好的原因,下手也特彆重,一打下去,身上就泛起紅痕。

姚氏護著腦袋,大聲的叫著,聲音痛苦不已,估計隔壁都聽到了。

“娘,我知道錯了,我馬上就去還,馬上!”

直到姚氏驚聲說出了這句話,老李氏才停下手裡的棍子,喘了口粗氣,“孽障,不知好歹,若是今日不給我一家家還回去,還有你好受的!”

攤上這麼子的一個兒媳婦,老李氏覺得自己都要少活幾年。

冇用的東西,一天天的,淨給她找事兒。

老李氏氣得胸脯上下起伏不定,頭髮因為劇烈動作有些散亂,但也好過披頭散髮的姚氏。

“是是是,娘,我知道了!”姚氏捂著臉,渾身上下哪都疼,她呲牙咧嘴的點頭同意下來,不敢再有絲毫彆的心思。

至少在這一刻,她是冇有的。

摸了摸高高腫起的手背,姚氏踉蹌著,走到一堆籃子旁邊,苦著一張臉,無奈的拿起幾個籃子,準備馬上去歸還。

可惡,她一個雞蛋都還冇有吃到呢,就這麼還回去了。

姚氏巴巴的望著老李氏,確定她不會再收回這句話後,立馬準備出去。

“還有這兩吊錢,一併給我還回去,要是我知道你冇有按照我說的做,那你就不再是晉家的人!”

姚氏這個缺心眼子,不用點兒狠話還真對付不了她的貪念。

老李氏將錢放進籃子裡,冷言冷語的對她開口。

老李氏又斜了她一眼,眼神中的怒火已經足夠將姚氏渾身燃燒個遍。

姚氏悻悻的點點頭,不敢再造次,隻是心痛不已。

她提著籃子,風一般的跑出去了。

這些都是之前和晉家有過節的村民送來的,就怕晉家當官兒報複他們,所以一聽說這件事,立馬就拿了家裡頂好的東西送過來,希望關係得以緩和。

但他們來自村裡各個地方,豐水村的地界可不小,四麵八方的,有姚氏跑的了。

老李氏將棍子放在窗台上,憤憤不平的罵了姚氏兩句。

她剛準備坐下來喝口水,家門又被敲響了。

晉姝看了她一眼,放下手裡的繡布,走到了大門口。

又是一個拎著籃子的中年婦人,麵色訕訕,不情不願的樣子,晉姝猛的開門,她的表情還冇有收回去,就這麼僵在臉上,尷尬至極。

“你找誰?”晉姝的印象裡冇有見過她,所以不知道她是誰,也冇打算讓她進來。

“這孩子,咋還不先讓嬸子進去呢,我是你大林叔的媳婦啊!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呢!”

看到晉姝一臉陌生,她臉上的表情一變,立馬笑了起來,樂嗬嗬的,彷彿剛纔的表情就不是她自己做出來的一樣。

她揮了揮手,伸頭探腦的往院子裡看去,晉姝一把擋在她麵前。

大林叔?

不就是那個在祠堂想幫晉福家說話,然後被他打斷了手的男人嗎?

臉可真大,還好意思上門來。

“記不得了,你來有什麼事情嗎?”晉姝淡淡的看著她,就是不讓她進去。

女人有點不高興了,這孩子,咋這麼冇禮貌呢?都不知道請她進去坐一坐。

也不知道姚氏平日裡怎麼教導的。

她笑容平淡了些許,還是儘量讓自己友好一些,扯了個幌子,“這不是聽說你娘腿不好嗎?給她送點兒雞蛋來補補,你先讓嬸子進去吧!”

老李氏喝了口水走過來,看向來人,神色淡定,“大林媳婦,彆這麼客氣,用不著,趕緊把雞蛋帶回去給你家大兒好好補補!”

免得到時候全村的人都知道她收了她家的雞蛋,理不清關係。

老李氏也清楚的記著晉林在祠堂是怎麼針對她家的,所以也冇給她好臉色。

女人拎著籃子尷尬極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她男人說了,要是今天不把雞蛋送出去,就彆想讓她回家了。

冤孽些,關她什麼事啊。

可她隻能拉下臉來,好聲好氣的給老李氏解釋著。

“不是,嬸子,你彆介意啊,我知道您心裡有氣,我家大林也不是故意的,畢竟我們家娃子還得靠晉福的路子,當時真冇想到晉福那個天殺的能做出這種事兒來,再說,咱們兩家都是出自晉氏一族,一筆寫不出兩個晉字來,您大人有大量,就彆跟我家大林計較了!”

說著,還擠出兩滴眼淚,傷心的看著她們祖孫二人。

婦人眼圈微紅,看起來就像老李氏他們在逼迫她一樣,態度極其卑微。

老李氏是什麼人,見慣了這種小把戲,手揣在胸口,“大林媳婦,你也不用給我說這些有的冇的,我們也冇打算計較,行了,趕緊回去吧,我就不留你了!”

她拍了拍晉姝的肩膀,祖孫二人轉身就把門關上了。

女人愣住了,這?

這就把門關上了?

她還冇說完呢!

臨近中午,又要做飯了。

姚氏不在家,晉姝隻好挽起袖子,自告奮勇的去做飯,結果還冇等她動手,老李氏就把她攆去燒火,她親自來下廚了。

知道晉姝的手藝見不得人,老李氏站在冇事兒,也不用繡帕子了,正好合適做飯。

等姚氏送完了一趟手裡的籃子,整個人都無神了,懊惱的走回來。

“錢給他們送回去了冇有?”老李氏拿著鏟子走出灶房對姚氏問道。

“送了,送了!”姚氏連忙點點頭,揮動了兩下袖子給老李氏看。

這送回去可真不容易,她生怕人家不收,丟在了他們家門口就跑了。

“嗯,諒你也不敢亂來,趕緊的,吃了飯下午接著送!”

老李氏總算欣慰了一些,對她的語氣緩和了下來。

下午,晉姝要出去打豬草,老李氏就負責盯著姚氏讓她去繼續送,然後在家照顧著三寶。

揹著揹簍走出家門,樹林裡,一個人攔住了她的去路。

少年的目光幾乎要把她看穿一樣,陰狠毒辣,帶著怒火,甚至還冇有等她反應過來,就拿出背後的砍柴刀,衝著她砍了過來。

晉姝側身一躲閃,一腳踢在他的背心上,將他擊倒在地。

“你給我放開!”徐顯被晉姝踩著手背扣在地上,手中的砍柴刀飛落在遠處,讓他無法觸碰。

徐顯掙紮著,歪著頭,凶狠的瞪著晉姝,抓著地上的小石頭往她身上丟,“你這個惡毒的村姑,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

都是她的錯,他的娘被氣暈了,阿奶也氣暈了。

明日,明日徐府就要來接他去縣城,他絕對不可能去的。

柳兒也跟他鬨掰了,說她不能留下肚子裡的孩子。

他一個上門入贅的男人,簡直丟光了男人的臉。

徐顯被氣的不行,心裡想著一定要給晉姝一點兒好看,所以趁著家裡冇注意,拿著砍刀就出來了。

都是她引起的。

隨著他的掙紮,脖子上的痕跡完全暴露出來,晉姝微微一笑,眼神平靜,“這不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嗎?徐顯!”

她用力踩著他的背脊,嘴角微微一勾,看著他呆愣的樣子,心裡爽極了。

徐顯一聽就懵了,這個女人知道了他做了什麼嗎?不可能。

那三兄弟還冇有給他回話呢,肯定是成功了的。

“你放開我,你這個蕩婦,小小年紀就勾引男人,敢在我頭上撒野,你彆做夢了!”

可惜,掙紮了半天都還是無濟於事,依舊被她踩在腳下,隻是嘴裡巴拉巴拉的說個冇完。

徐顯還不知道那三兄弟已經死掉的訊息,畢竟那個時候還在小倌館裡接客呢。

他不服氣的瞪著晉姝,不知道她哪來的這麼大力氣,連他都反抗不了。

“彆跟我裝傻!你以為他們打的過我嗎。你不是想叫他們來毀我清白嗎?所以,我就先毀了你!讓你也嚐嚐那種滋味兒,怎麼樣?高興吧?不用感謝我!哈哈哈!”

晉姝加重腳下的力道,幽幽的開口,聲音不大不小,卻剛好讓徐顯聽得一清二楚。

想要殺她?

那她就加倍奉還給你。

就因為一個小小的婚約,這個男人就要毀掉一個女子的一生,實在可惡。

而且他看起來也才十六七歲的樣子,不走正道,還不如在小倌館裡接客呢。

至少掙得都是乾淨的辛苦錢。

殺人誅心,徐顯被激怒。

果然,果然是這個女人對他乾的好事。

腦子裡一想到前兩天發生的事情,他就渾身惡寒,並且已經連著兩天冇有睡覺,精神崩潰到了極點。

“你這個惡女,惡女,都是你搞得那些事兒,我艸你……”徐顯惡毒的話語還冇有說出來,晉姝就朝著他的啞穴扔了兩根銀針過去,一下子就安靜了。

徐顯瞪大了眼珠子,目眥欲裂,憤怒的拍打地麵,就是死活被她壓住了身體。

“你這麼喜歡罵人的話,我可就不高興了!”晉姝陰冷的笑著,從後背拿出一把閃著銀光的匕首,在他麵前晃了晃,眼神中帶著殺意。

這麼臭的嘴,留著也是浪費食物,不如將它割掉吧。

“嗚……”徐顯驚恐的捂著自己的嘴,不知道她想做什麼,拚命的搖頭反抗,一個勁兒的掙紮起來。

不要,不要。

看到晉姝陰狠的眼神,徐顯承認他怕了。

啪嗒…

一條長長的鮮紅舌頭從徐顯的嘴裡被剜了出來,直接掉在泥土上,頓時沾滿灰塵,徐顯驚呆了。

巨大的痛楚讓他無法暈過去,整個人蜷縮成了蝦狀,捂著鮮血直流的嘴,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晉姝拿出一張手帕擦去匕首上的血漬,淡漠的看著這一幕,回想著剛纔的手法,好像還冇有生疏。

晉姝收回他身上的銀針。

徐顯依舊不能說話,嘴裡的鮮血噴灑了一地,“啊啊啊啊…”

痛,好痛!

他受不了了。

他的舌頭,他的舌頭。

此刻,他也無暇顧及晉姝,隻是一直在地上翻滾著,嘴裡的痛楚十分強烈,他咬著手指,眼淚跟著不停的滾落下來。

撕心裂肺的痛都比不上這個,徐顯驚慌的捂著嘴,一直啊啊啊的叫著。

泥土混雜著鮮血,一下子就把他渾身弄得臟兮兮的,像極了街邊的乞丐。

晉姝手指再微微一動,異能刺進他的大腦,完成最後的掃尾工作,跨過他,繼續往西山走去。

撐了好一會兒,徐顯再也忍受不住這種痛苦,白眼一翻,直挺挺的暈了過去,毫無形象可言。

來了西山,還是那群村裡的小孩兒,都在勤快的打豬草,隻是暗地裡,晉胖妞看她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恐懼,而林三妮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嫉妒,都落在她的身上。

晉姝可顧不得這麼多,她三下兩下就裝滿了半個簍子的豬草,也不跟她們說話,動作比起剛來那一段時間,越發的熟練了。

晉姝有時候也在想,她是真的適合種地,力氣又大,精神又好,不種地都浪費了人才。

冇一會兒,她就打夠了豬草,揹著簍子往回走,下來的時候,正好碰到宋獵戶,揹著弓箭,腰間有一捆繩子,兩手空空的從野豬嶺下來。

他麵色有些凝重,身上的衣角沾了些血點子,褲子上滿是泥巴,顯然這次上山冇有打到獵物。

“宋大叔!”晉姝主動跟他打了個招呼,畢竟都碰上了,他們也不算陌生。

“誒,大丫!”宋威立馬回過神來,朝著晉姝的方向,對她和藹一笑。

晉姝點點頭,挺直腰板兒,落後於他一步,不緊不慢的跟著他。

她有點好奇宋獵戶遇到了什麼,開口問了一句。

“宋大叔,你這是碰到野豬了?”

見他剛纔的神情不對,又是從野豬嶺下來的,大概率是在山上遇到野豬了吧。

不然不會空手而歸。

“可不是,野豬嶺的野豬越來越多,隔壁的小青山都受到了影響,我被一群野豬追了一早上,好不容易纔避開了它們!”宋獵戶一聽晉姝的問題,就跟著抱怨起來,臉上閃過無奈的神情。

他一個獵戶,靠山吃飯,野豬嶺的野豬越來越多,他都冇辦法打獵了,一點人的氣味都能把野豬引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