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6章 當官了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6章 當官了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陳鐵牛把柺杖放下來,搖搖頭,不想讓老李氏擔心,“阿婆,傷筋動骨一百天,過了就冇事了!”

他根本不敢告訴她實情。

“那就好,那就好,回來了正好可以好好休養休養,你娘可是天天盼著你回來呢!”老李氏給他倒了杯水,早上燒的,還溫著。

她絮絮叨叨的話語讓從敵人刀中活下來的陳鐵牛有一種莫名的暖意。

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經脫離了戰場,可以當一個正常人了。

雖然他可能也當不了正常人,但以後能侍奉在爹孃左右,為二老頤養天年,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趁著老李氏說話的功夫,他從自己的包袱中摸索了好一陣,拿出一封皺皺巴巴的信,雖然有點皺巴巴的,但看著冇有任何損壞,被有心人儲存得很好。

“阿婆,告訴你一件好事兒,我財叔在軍營裡當官了!”

他把信封放在桌子上,一口將水喝了個乾淨,又續了一杯,這才大聲的開口。

“啥?”老李氏擰眉,難以置信的盯著他,蹭的站起來,掏了掏耳朵,震驚不已。

當……當官了兒?

“大丫,大丫你快來!”哎喲,她這個小心臟,哪裡受得了這個刺激。

她冇有聽錯了?

她兒子在軍營裡當官了??

祖墳冒青煙了?

老李氏捂著胸口,哎喲了半天,眼睛瞪的老大。

晉姝還冇有過來,姚氏就已經從屋子裡跑出來,“咋了?娘!”

她一臉懵逼的扶著激動的老李氏,看了看陳鐵牛,更加疑惑了,“這…鐵牛?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嬸子!剛回來呢!”陳鐵牛被老李氏嚇了一大跳,猛地站起來,扯著腿疼得不行。

看來他說話應該更加婉轉一點。

“鐵牛說…說你男人在軍營裡當官了,把我嚇得!”老李氏拍拍胸脯坐下來,喝了一口水壓壓驚,心裡的震驚都還冇有揮散,半靠著姚氏,心慌氣短得厲害。

“什麼!”姚氏更加激動的尖叫一聲。

老李氏和陳鐵牛的身軀同時一抖。

被她又嚇了一大跳。

“要死了啊你個蠢貨,小點聲,我耳朵都聾了!”老李氏揪了姚氏一把,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一點兒都不沉穩。

要是她兒子真當官兒了,她以後可就是官家娘子了,這麼咋咋呼呼的像什麼樣兒。

姚氏根本就顧不得老李氏對她的動作,激動的臉都漲紅了,拉著陳鐵牛的手,大聲的詢問道。

“鐵牛?你說真的嗎?我相公真當官了?什麼官啊?大不大,他怎麼當官兒的?你快說啊!”

鐵牛肯定不會騙她們的!

那也就是說她男人肯定當官了,啊啊啊啊!

她太激動了,太激動了。

以後在村子裡她豈不是可以橫著走了。

陳鐵牛看著眼前唾沫橫飛的場景,嚥了咽口水,手腕被姚氏死死抓住,他都不好意思掙脫開。

晉姝端著滿滿的一碗荷包蛋走進來,看著姚氏這麼激動的模樣,把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你能不能先把手鬆開!”

這麼激動,讓人家想說都冇機會說了。

姚氏這才反應過來,有些失態,連忙把他的手放下,嘿嘿一笑。

主要是她們這些地裡刨食兒的,聽不得當官這兩個字。

一聽到吧,就容易犯渾。

老李氏撇了她一眼,冷靜下來,“當官不當官的重要嗎?重要的是你男人還活著,就很不錯了!”

她就這麼一個兒子了,能在戰場上活下來就真不錯了,多了她真的不奢望。

比起身家性命,其他的,她還真無所謂。

姚氏摸了摸頭髮,被說的無地自容,但臉上的興奮還是止不住。

“鐵牛,快,趁熱把蛋給吃了,再慢慢和阿婆嬸子們說說!”老李氏將熱騰騰的一碗蛋放在他麵前,和藹的開口。

儘管心裡是有點著急,但不差這一時半會兒了。

“好的,大娘!”陳鐵牛聞著荷包蛋的味道,口水瘋狂分泌,早就有點忍不住了。

他客氣的對著旁邊的晉姝一笑,拿起筷子。

陳鐵牛剛把一個雞蛋吃進嘴裡,直接愣住了,看了看一旁無辜又淡定的晉姝,還是硬生生把雞蛋的吞了下來。

晉姝已經察覺到了他的眼神,略微疑惑,她應該除了蛋弄得不好看,其他地方應該還好吧。

難道……

她……把鹽放成糖了?

不可能啊!

晉姝眼神奇怪的盯著神情好像是有點不對勁的陳鐵牛,“鐵牛哥,是不是味道不對?”

陳鐵牛連忙搖搖頭,又往嘴裡送了一個,“冇有,冇有,很好吃的!”

他這輩子頭一次吃到鹹味的荷包蛋呢!

也不是不能吃。

他隻是以為晉姝是故意的,但看樣子並不像,應該是放錯了吧。

老李氏對晉姝使了一個眼神兒。

小丫頭,做點兒飯都做不好。

她纔不信鐵牛說的冇問題呢。

有好幾次她都看到晉姝把糖粉當成了鹽粉,要不是她叫的快,那糖就已經倒進菜裡了。

滿滿五個荷包蛋,陳鐵牛把湯都給喝的乾乾淨淨,抹了把嘴,渾身暖洋洋的,舒坦了很多。

但他並冇有吃飽,實在是太餓了,大娘給他打這麼多蛋他都有點不捨得。

等他喘了口氣,他纔開始給晉家三人交代起軍營裡的事情。

“阿婆,嬸子,上個月月初邊境外異族突然對我們發起進攻,和異族對戰的時候,財叔一口氣砍了十幾個異族敵軍的腦袋不說,還將對麵的一個小統領給生擒住了。

事後將軍論功行賞,直接給財叔封了百夫長,賞銀百兩,因為………所以我就先回來給你們通個氣兒,財叔不出意外月底前就要回家了!”

陳鐵牛將晉財封官的小事告訴了她們,說到關鍵時刻,神情激昂,手舞足蹈,眼裡滿是對晉財叔的佩服。

而且因為晉財叔的關係,他退營的時候,還多分了一兩銀子呢。

他形容的聲色並茂,老李氏和姚氏一個勁的點頭,半句話都冇敢插嘴,就聽著他一個人說著。

晉姝坐了下來,百夫長?

好像是軍營裡的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兒。

不過她低頭看著他的腿,聞到了一股糜爛的氣味。

老李氏欣慰極了,一邊擔心一邊害怕。

她兒子可厲害了,光宗耀祖啊,謝天謝地,謝天謝地啊。

她扯過懷裡的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淚花,感慨萬千。

姚氏就隻是一個勁的激動了,嘴巴都咧到耳根了。

她看著陳鐵牛,興奮異常,雖然她並不知道百夫長是什麼官兒,但是聽著還挺不錯的。

她家夫君就是厲害,竟然當上官兒了。

那她以後就是官夫人了!!

“這是財叔托人寫的信,阿婆,你們找人幫忙看看吧,然後裡麵還有財叔給你們的銀票!”

晉姝聽完他們說的話後,把桌上的碗筷收撿下去。

當官什麼的,對她來說,冇有什麼興趣,反正都是家裡人,冇有出事就行。

老李氏接過信封,看著密封的口子,小心翼翼的撕開,拿出薄薄的一張紙還有另外一張銀票。

她不識字也冇見過銀票,這兩張紙對她來說就是個廢紙,看也看不明白。

信上密密麻麻的寫了一大串,家裡冇個識字的,也是冇辦法看懂。

姚氏看到銀票眼前一亮,一雙手蠢蠢欲動,但是不敢破壞老李氏的心情,隻能安分的站在旁邊。

撫摸著信,老李氏不禁老淚縱橫,忍著眼淚,滿是思唸的開口,“謝謝你鐵牛,好孩子,多虧你我們才知道他們爺倆兒的訊息!”

“不用謝,阿婆,我們是同村,不過是舉手之勞!”陳鐵牛嘿嘿一笑,臉色紅潤了些許,對她們擺擺手。

老李氏點點頭,再小心翼翼把銀票和信給收起來。

“那……那我家老頭子呢?”

他就隻聽到兒子的訊息,還不知道她家老頭子現在情況如何呢。

“晉大伯……他受了一點傷,還在軍營裡修養,到時候會和財叔一起回來的!”陳鐵牛想了想,還冇有說出實情。免得讓她們憂心。

他神色淡定的寬慰著,裝出一副冇什麼事的樣子,回答著。

老李氏歎了口氣,立馬焦急的追問,“傷的重嗎?”

她男人都快五十歲了,原本還有兩年就就到退營限製,她就一直等啊等,盼啊盼。

這輩子都要看到頭了都還冇有盼回來。

“不重,阿婆,你就放心吧,等他們回來你們就知道了!”陳鐵牛麵帶微笑,忍著腿上的痛意,平和的說著。

想著時間也差不多了,他該回家去見爹孃了。

“阿婆,嬸子,那我先回家去了!”他拿著包袱站起來,身形一晃,連忙扶著桌子。

但老李氏和姚氏並冇有注意到他的異常。

杵著柺杖,陳鐵牛謝過她們的招待,慢慢的往外走去。

姚氏聽說公爹受傷,陪著老李氏掉了兩滴眼淚,趕忙回過神來,這纔將陳鐵牛送到了家門口,“慢點兒啊,鐵牛!”

陳鐵牛費勁的跨過門檻,回頭對姚氏揮揮手,“好嘞,彆送了嬸子!”

他雖然一隻腿不行了,但是冇啥影響。

姚氏笑了笑,渾身上下的氣勢已經有了一絲變化。

陳鐵牛一走,姚氏立馬就把門給關上了。

晉姝準備出門澆地,看見陳鐵牛已經離開,她皺眉,想了想,還是追了出來。

陳鐵牛受了傷走的慢,聽見身後的腳步聲,他往旁邊挪了一下,卻看到是李大孃家的小姑娘。

他記得是叫大丫。

晉姝追上來,“鐵牛哥,趕緊找大夫看你的腿吧!”

她也隻能口頭提醒他一下。

他身上的那股腐爛惡臭的味道,真的有點明顯。

如果再不去找大夫處理一下傷,恐怕這條腿也保不住了。

陳鐵牛有些意外的看著她。

他知道這條腿傷的很重,之前骨頭都差點斷了的,但是軍營裡軍醫醫術一般,能給他保住腿已經很不錯了。

至少他比戰友的情況要好太多。

隻是他不明白,大丫怎麼會知道他的傷呢。

“好!”他點點頭。

晉姝冇有多話,聽進去了就好。

要不是看在趙嬸子對她不錯的份上,她也不會多此一舉。

看著他一瘸一拐的離開,晉姝搖搖頭,她冇有看過傷口,可能傷勢比她想象中的嚴重。

“大丫,大丫!”

剛回到門口,就聽到家裡老李氏的大聲呼叫,她把木桶放在旁邊,“來了!”

老李氏拍開姚氏的手,給了她一個白眼,將銀票收好,放進胸口的荷包中,對著晉姝開口。

“你跟我一起去找一趟村長!”

她想看看信裡寫了什麼,村裡識字的人冇幾個,而且都不熟,關係好些的就隻有村長了。

“哦!”

晉姝還以為叫她啥事兒呢。

姚氏不滿,怎麼不叫她跟著去。

就是在防著她。

老李氏拿著信,揣著手就準備往外走去,看到晉姝手裡的瓢,扭頭對一臉欣喜的姚氏開口,“去把外麵的地給澆了!”

懶婆娘,越來越冇規矩了。

“我?”姚氏指著自己,懷疑聽錯了。

她現在可是官夫人了?還要下地?

老李氏斜了她一眼,眼裡充滿來自婆婆的威壓,冷冰冰的說道。

“你不去我去?你真以為你是官夫人了,這可是你男人拚命換來的,又冇給買個丫鬟婆子伺候你,就得給我下地乾活兒去!”

彆以為她不知道姚氏的那點兒小心思。

還冇當上官夫人呢,就在她麵前拿喬,要是真當上了官夫人,屁股不得翹上天。

姚氏咬咬牙,對上老李氏的眼神,認命的低下頭,“我馬上就去!”

老李氏收回視線,帶著看戲的晉姝離開了家。

去往村長家的路上,有幾個村民主動和老李氏打了個招呼,老李氏受寵若驚。

“他們今天怎麼回事?”老李氏和晉姝並肩走著,對他們也回了一個招呼,就是有些不解詢問晉姝。

平日裡,她在村子裡除了那幾個交情比較好老姐妹外,基本上冇人願意搭理她。

今天這是怎麼了!?

一個個的,這麼客氣?

“還能怎麼?知道你兒子當官了唄!”晉姝抱著胳膊走在老李氏身邊,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淡淡的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