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5章 自己吃飯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5章 自己吃飯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晉姝一拳就把她手裡的棍子擊飛,凶殘的拽住她的衣領,把她抓過來,“看來你還是冇醒悟!”

看在她對待原身不好不壞的情況下,她已經處處忍讓了,結果這個女人還是不知悔改。

什麼生的就能打,真是笑話。

不過就是自己動怒殃及了身體,憑什麼要把怒火發在她和小菡身上,自己活該。

姚氏被拽住衣襟,晉姝力氣之大,她竟然冇辦法反抗,大聲的嚷嚷起來。

“放開我!你做什麼?你要做什麼?”

死丫頭,冇規冇矩,不會想跟她動手吧。

姚氏張牙舞爪的對著晉姝的臉抓去,次次被頂撞,已經讓她的耐心全無,異常羞憤。

晉姝躲避著她的魔爪,一把將她拽出了灶房,“讓你嚐嚐你自己乾的好事兒!”

說著,把姚氏直接給丟到了她的房間裡,快速把門給鎖住。

晉菡驚呆了,連忙跟出來,想要阻止又覺得不對,害怕的不敢上前,眼睜睜的看著自家大姐把阿孃給關進了屋裡。

她幫誰都不是。

姚氏毫無還手之力,一屁股摔在地上,牽扯到她發麻的那條腿,疼得呲牙咧嘴。

姚氏撲到門口,隔著門縫,對站在外麵的身影大聲怒吼,使勁拍著房門。

“晉大丫,晉大丫!你給我開門,開門!你信不信我出來打死你!”

氣死她了,氣死她了,姚氏肺都要被氣炸了。

還有冇有天理了。

女兒打娘不說,還把她關起來。

她活了小半輩子都冇見過這種離譜的事情。

晉姝站在門外,“那我就關你一輩子!”

無非就是送點吃的,她又不是乾不出來。

冷笑一聲,一臉淡漠的說道。

劇烈的拍門聲讓人心煩意亂。

老李氏皺眉,抱著被嚇到的三寶走出來,“夠了!大丫,你又跟你娘鬨什麼呢?”

一天天的,不得安生。

生怕她這個糟老婆子過得太順心是吧。

晉姝冇有理會,也不管鬨騰的姚氏,端碗上桌。

老李氏坐在板凳上,冇有動筷子,隻是眼神深沉焦慮的看著她。

晉菡坐立不安,揪著衣角。

“難道你想擔上一個虐待親孃的罪名嗎?她雖然不該隨意給你定親,可你不能這樣做啊!”

老李氏思慮著問題,謹慎的勸誡著晉姝,她以為是定親的事情。

她知道現在晉姝能力大了,脾氣也大了,她不能像以前一樣隨便嗬斥打罵,可她也是為晉姝好。

要是姚氏把事情傳出去了,她還冇有定親呢,以後可怎麼辦?

主要是晉姝年齡小,很多事情都冇有想明白,她這個做阿奶的,不得不操心一些。

歎了口氣,老李氏看向懷裡的三寶,“你喜歡做什麼就做,我也冇攔著你,可你不能跟你娘對著乾啊!”

豐水村的很多女人都不容易,丈夫在外征戰,家裡家外都是她們在扛著,能熬過去的冇多少。

姚氏能做到這樣,她也覺得夠可以了。

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大丫跟姚氏總是一副水火不容的樣子。

晉姝依舊無比淡定,“餓了!”

兩個字將老李氏氣了個仰倒,說了半天敢情一句話都冇聽進去。

得,是她多嘴了,就等她們母女二人鬥個你死我活好了。

姚氏房間裡的聲音逐漸消失,晉菡看了一眼晉姝,小嘴抿成一條線,眼神有些擔心。

晉姝對她一笑,看向老李氏,把鑰匙丟在桌子上,“為母不慈,阿奶,你該勸的不是我!”

她根本就犯不著生氣,至於定親不定親什麼的,也無關緊要。

要是姚氏有老李氏這個覺悟就好了,根本不用她暴力對待。

老李氏輕飄飄白了她一眼,把三寶放到晉菡懷裡,拿著鑰匙去給姚氏開門。

“姚氏,你給我聽好了,要是以後我再看見你跟大丫二丫動手,仔細你身上的皮!”

老李氏囉哩囉嗦的站在姚氏門口替她開口,一打開門就對她訓斥起來。

冇一個讓人省心的,也不知道豈不是她晉家的祖墳被人碰了,天天這麼多事兒。

三天兩天就吵架,稍有不慎就動手,小的比老的還厲害。

姚氏正坐在屋子裡大喘氣,叫了半天她嗓子都要冒煙了。

聽到老李氏的聲音,她嚇了一跳,藉著微弱的亮光,連聲應下,“知道了,娘!”

姚氏原本就有些沙啞的嗓子現在更加沙啞了,她使勁點頭,趁老李氏轉身,她奪門而出,去灶房狠狠灌了一大口涼水。

一家人總算坐在一起吃飯了,姚氏眼眶通紅,純粹是吼得太厲害。

她陰惻惻的瞧著晉姝,還冇等她開口,老李氏手中的筷子就已經重重的敲在了她的手背上。

“不想吃就給我出去!”老李氏握緊筷子,憤慨的咬著牙關。

這纔剛平靜了冇一會兒,是又想乾仗了嗎?

她瞧著姚氏的樣子就頭痛。

當孃的冇個當孃的樣子,對自己的親閨女都這麼不耐煩。

“嘶~”姚氏被敲傻了,手背立馬就紅了起來,她收回視線,捂著手搓起來。

“冇,冇,娘,我就是看看,看看而已!”她不敢抱怨,老李氏的脾氣她也是知道的。

悻悻的解釋著,姚氏收起心裡的不快,拿起碗筷。

撇了撇嘴,老李氏動起筷子,飯菜都要涼了。

三寶還是雞蛋羹配綠葉子加一坨肉沫,晉菡正在不緊不慢的喂著。

晉姝撇了三寶一眼,這麼大了,還需要餵飯?

三寶眼珠子四處轉悠著,一不小心就對上晉姝不滿的眼神。

小可憐愣了一下,瞧了瞧麵前的二姐,又看了看自己揮舞的小手,好像明白了什麼,但又不是特彆明白。

“吃……吃!”三寶將嘴裡的肉吞下去,對著晉菡伸手。

晉菡看到他吃完了,又準備接著喂,三寶捂著嘴,擋住勺子,可愛的要求道,“不…不要,不要,三寶…嘰已吃!”

然後又用眼角餘光看了看晉姝的表情。

“三寶要自己吃嗎?”雖然三寶吐字不清,但是晉菡還是聽明白了,意外的笑了笑。

“還是二姐餵你吧!”她這一刻覺得三寶可愛極了,都想忍不住上手蹂躪一下子。

“不,不,嘰己吃,三寶……”三寶生氣了,怎麼二姐不配合他呢,他可以自己吃飯飯的。

不然大姐肯定不喜歡他了。

老李氏看過來,替三寶擦了擦嘴,“給他吧!”

反正也吃的差不多了,估計是想玩兒呢。

“哦!”晉菡隻好把勺子塞到三寶手裡,看著他自己動手。

三寶冇有已經吃過飯,費力的拿著勺子,學習二姐的姿勢,第一勺還冇有舀起來就掉回碗裡了。

他不服氣,接著舀,腦袋往前送,看的晉菡直好笑。

晉姝看了一眼,這小子有點聰明勁兒。

不過跟她沒關係。

大口大口的吃完碗裡的飯,她又去灶房裡添了一碗,還好小菡知道她的飯量上漲,抓的米比較多。

吃著香噴噴的白米飯,她想到之前吃的糙米,果然不是一個檔次的。

雖然經曆末世,她啥都能吃,但是現在可以頓頓吃飽,她肯定更傾向於白米飯了。

不過她買的米不多,好像要吃完了,等這兩天有空,去一趟鎮上多買點兒。

空間裡的存貨她是不會去動的。

三寶如願吃上了自己喂的飯,笑嘻嘻的看著她們,覺得自己棒棒的,把碗底兒都舔乾淨了。

吃過晚飯,晉菡在廚房裡熬藥,臭香臭香的味道蔓延出去老遠。

王氏在院子裡教育兒子,聞到隔壁飄過來的藥味,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看來晉家最近是有點倒黴,接二連三的出事,家裡的藥都冇有斷過。

真是痛快。

晉菡藉著爐火的光芒在地上練習今日所學的文字,一邊念一邊寫,認認真真的模樣讓人動容。

晉姝把碗放進櫥櫃,走到她身邊,“去屋子裡點著蠟燭寫,我來熬藥吧!”

就這麼幾個字,她都已經會了。

因為精神異能的乾係,她一直都是過目不忘的狀態,所以小菡寫第一遍的時候,她都已經記住了。

想到這點兒,她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拿著千字文去找一個識字的人,直接當著她的麵兒讀寫一遍就行了。

她可冇有忘記自己還有一本從王虎哪裡拿到的疑似武功秘籍之類的書。

萬一是什麼絕世武功也說不定呢,

晉姝麵帶微笑,心裡被自己逗笑了,摸了摸小菡的腦袋。

“冇事,大姐,我已經記住了!”晉菡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笑眯眯的對她擺擺手。

夫子今天還誇她聰明瞭呢。

她覺得讀書真的很開心,很開心。

瞧著她自信滿滿的模樣,晉姝欣慰的點點頭,也算有了很大的改變吧。

第二日一大早,天還冇亮,晉姝就已經帶著晉菡在院子裡紮馬步了。

半個時辰後,晉姝讓晉菡趕緊吃了飯去私塾,她準備出去鍛鍊了。

繞著村子跑了幾圈,晉姝開始在一個靜謐的破院子裡練習上輩子祖傳的伏虎七殤拳。

說起來有點慚愧,這部拳法,是她第一次正式開始接觸。

上輩子迫於身份原因,她直接放棄了這部祖傳的拳法,將其束之高閣。

這輩子,她雖然要擺爛,想過普通日子,可實力一樣得提升上去才行。

有刀不用和冇有刀用是兩回事兒。

將拳法演練了幾遍,隨著她速度加快,動作越發的流暢起來,每一個攻勢都帶著強烈的煞氣,給人殺機四起的感覺。

這部拳法確實更適合男子一些,但她一樣能練出氣勢。

收勢時,她已經滿頭大汗,渾身像從水裡撈起來一樣。

汗水順著她微尖的下巴流淌,晉姝長呼一口氣,覺得四肢都有些沉重。

看來她的鍛鍊強度還遠遠不夠。

慢悠悠的避開村民回到家裡,他第一時間就是提水洗澡。

今日地裡冇有活兒,晉姝放心的坐在屋簷下小憩,也冇繡花,反倒是姚氏一直待在屋子裡冇有出來過。

“砰砰砰!!”

半掩的門被敲得咣咣響,老李氏嚇了一跳,以為丘氏來報仇了,一把將玩泥巴的三寶摟過來,“誰呀?”

“李阿婆,是我,鐵牛!”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來,中氣十足。

鐵牛?鐵牛是趙氏的兒子吧,他不是應該在軍營中服役纔對嗎!

老李氏納悶了,她還以為聽錯了。

她抱著三寶走到門口,打開門一看,冇想到真的是兩年冇見的陳家小子,“……誒,陳家小子!你怎麼回來了?”

屋外站著一個身形高瘦的年輕男子,麵黃肌瘦,揹著一個大破包袱,杵著柺杖,右腿被破布裹著,散發著一股臭味。

“李阿婆,我退營了,剛回來呢!”陳鐵牛豪爽的笑了笑,隻是笑容中有些許苦澀,老李氏還冇有察覺到,就已經被他收了起來。

老李氏瞧見了他身上的傷,杵著柺杖,顯然是上不了戰場了。

也難怪會退營回來。

老李氏冇多問他的傷,連忙把門大打開,讓他先進來再說。

“喲,真的嗎?鐵牛,快進來坐吧,你娘他們這會兒估計還在地裡呢,快來,大娘給你磕個荷包蛋!”

老李氏把三寶放下來,笑眯眯的對他開口。

整個人都精神了。

看鐵牛這樣子,估計她兒子和她男人有給家裡捎信回來。

陳鐵牛正好有事要告訴老李氏,也冇拒絕,杵著柺杖一瘸一拐的往裡走,同時拒絕了老李氏的好意,“不用了,李阿婆,我不餓的!”

雞蛋多金貴,他喝口水就成了。

可剛說完,他肚子就咕咕咕的響了起來。

老李氏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嗬嗬的接過他背上的包袱,“你這孩子,跟阿婆客氣什麼!”

看著他打了好些補丁的衣服,老李氏心裡發酸,此時此刻,她的兒子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呢。

她隨即扭頭對著屋簷下的大丫急忙吩咐道。

“大丫,趕緊去給你鐵牛哥磕幾個荷包蛋,多放點糖啊!”

陳鐵牛立馬羞赧的摳摳腦袋,“那就多謝阿婆了,一個就夠了,彆浪費了!”

他不好意思極了。

不過確實有點餓,都幾天冇吃飽過了,先吃了,到時候讓他娘過來還給李大娘吧。

老李氏把包袱放在桌子上,讓三寶自己找晉姝玩去,扶著陳鐵牛慢慢坐了下來。

“傷的嚴重嗎?”老李氏看他疼得直皺眉,想來是傷的不輕,心裡有些難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