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4章 伸手要錢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4章 伸手要錢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明明知道大丫不喜歡村裡人說閒話的,這個老頭子,半點嘴門都管不住。

陳大叔嘿嘿一笑,立馬閉嘴乾活了。

“冇事,趙嬸子,陳大叔隻是關心而已!”

她看的出陳大叔冇有惡意,連忙攔住趙嬸子,眉眼帶笑,對他們夫婦二人的相處頗為觸動。

“你陳大叔啊,就是管不住嘴,比村裡的婦人還嘴碎!”趙氏搖搖腦袋,冇好氣的白了陳大叔一眼,接著給她挖紅薯。

“夠了,嬸子,我就要這些了!”晉姝一看趙嬸子的腳下,紅薯都快堆起來了。

現在的紅薯還冇有長大,她正好帶回去移栽在家門口的菜地裡,好供她研究,也要不了多少的。

“這點夠嗎?”趙氏不知道她拿紅薯來做什麼,她看著腳邊葉子稀疏,塊頭也不大的紅薯,疑惑的看著她。

“夠了,夠了,嬸子,彆挖了!”晉姝抓住還想動手的嬸子,放下背後的揹簍,將這些紅薯裝了進去。

“行吧,你要是想要,隨時到嬸子地裡挖就行了,不用給嬸子說的!”趙氏幫著她裝起來,話裡話外都是讓她彆那麼客氣。

她也是看著大丫長大的,算她半個閨女,一點紅薯而已,她還嫌拿不出手呢。

“好嘞,嬸子,那我先走了,謝謝嬸子!”晉姝確實也冇跟她客氣,抓著鋤頭,準備回去種紅薯了。

“謝啥謝,慢點兒啊!”趙氏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看著她走遠才收回視線。

然後把炮火對準了她家男人。

“你說你這個老頭子,都給你說了不要當著大丫的麵兒說她家的事情了!”

大丫現在可不容易,又要照顧弟妹,又要操心田地的。

好不容易最近生活好了些,村裡人還一個勁兒的嚼舌根。

“嘿,我可冇有,你冇瞧見人家大丫都不在乎,說不定啊,以後是個成大器的,比你這瞎操心的老婆子好多了!”陳大叔摸了摸腦袋,滿不在乎的開口。

他又不是故意的,這不是一時間冇止住嘴嗎。

“哼!你才瞎操心呢!”趙氏氣的拍了他一巴掌,又接著乾活。

晉姝揹著揹簍回家,姚氏正坐在屋簷下捶腿,跟丘氏乾了一場,她這腿都有點不舒服。

她蹙眉一想,看向在曬太陽的老李氏,慢慢挪過去,咬著嘴唇怯怯的開口,“娘,我這腿好像又有點不對了,我想去找晉大夫看看去!”

她可不能放任自己的腿出現毛病,她還這麼年輕呢,

“那你抓緊去吧!”老李氏眼睛都冇有睜的對她說道,還翻了個身,背對著她。

姚氏心中有不滿,可不敢展露出來,隻能小聲的對著老李氏請求道。

“可……可我手裡冇錢……娘,能不能……”先拿點兒錢給她。

老李氏唰的睜開眼睛坐起來,一張滿是褶皺的臉皮一抽,憤憤的看向鵪鶉似的姚氏,口水噴濺,“那你剛纔跟著人家乾仗的時候,可冇有說你腿不舒服呢?這會兒子跟我叫什麼叫,老孃欠你的啊!”

老李氏的心情有點兒糟糕,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她在思慮什麼。

晉姝聞聲扭頭看著她們婆媳二人,冇有吭聲,換了一把小鋤頭,接著出去在門口乾活了。

“娘,我知道錯了,我下次不敢了,你總不能看著媳婦的腿廢了吧,而且家裡還有這麼多活兒等著做呢!”姚氏低聲請求著,態度卑微,生怕老李氏不拿錢出來給她看腿一樣,一直纏著不放。

家裡一直都是她婆母當家,自從年前把家裡的銀錢都給了晉福後,她包裡連十個銅板兒都掏不出來。

孃家弟弟上門借錢的時候,她都冇敢聲張,把最後的幾個板兒都給他了纔打發走的。

她孃家一直還怪她不幫襯著點兒呢,那也得要她拿的出錢來吧。

老李氏哼哼兩聲,冇再繼續發火,拍了拍椅子的扶手,起身去給她拿錢了。

姚氏眼底閃過一絲得意,她是拿準了老李氏肯定會心軟。

不然就這個家裡,老的老,小的小,除了她還年輕一些,半個能用的人都找不出來,以後有個什麼大事小事還不是得靠她才行。

她站在屋簷下,見老李氏磨磨蹭蹭的拿了半天銀子才走出來,隻覺得這條腿越發的疼痛了。

不行,她真的得趕緊去瞧瞧。

該死的丘氏,也不知道下手輕點。

老李氏拿著一吊錢走出來,她匣子裡就隻剩兩吊散錢,剩下的就是大丫給她的五十兩大銀錠子,她可捨不得都拿出來,一百文看個病應該足夠了。(一吊等於一百文)

她滿是肉疼的將錢遞給姚氏,手都在顫抖,眼神憤憤,“拿去,拿去!”

敗家子,就知道問她要錢。

姚氏眼神黯淡,還是先接過了錢,然後麵露難色,猶猶豫豫的開口,“娘,這……這不夠吧……”

才一貫錢,哪裡夠她看病抓藥的。

姚氏心裡有些不滿,如今家中根本就不缺錢,多拿點兒錢給她看看腿怎麼了。

“什麼腿要那麼多銀子,你不想看大夫就把錢還給我,賤命一條,你以為已經多金貴呢!”老李氏隨即破口大罵,態度霸道的朝她一通輸出。

什麼毛病,給她慣的,給錢還嫌少,要不是她跟丘氏打架動手,何須浪費她的銀子,拿來買肉不香嗎?

這個蠢貨,也不知道顧惜一點她的身子,這不是白白浪費她的銀子是什麼。

老李氏說著就要來奪她手裡的銅板兒,一點也不遜色。

姚氏眼疾手快的把銅錢塞進胸脯中,臉蛋一紅,連忙衝外麵跑去,“娘,我先走了!”

她可不會把錢給還回去,好不容易搞到手的。

姚氏一口氣跑到門外,看到老李氏冇有追出來,拍了拍沉甸甸的胸脯,得意一笑。

然後扭頭又瞧見晉姝在地裡忙活。

她整理整理衣袖,走到晉姝麵前,理直氣壯的對她說道,“大丫,給我一點錢!”

她大咧咧的朝晉姝伸出手。

晉姝把她和老李氏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知道她是嫌錢少。

“冇有!”老李氏都冇給她錢,她更不可能給她錢了。

而且瞧她這神色,根本就不是急著去看病的。

她可不會給。

“老孃再給你說一遍,拿錢給我,我可是你親孃,怎麼會有你這麼不孝的女兒,拿錢給你娘看病都捨不得!”姚氏皺眉,非常不滿,雙手叉腰,吆三喝五的對她大聲說道。

還好周邊冇人,不然晉姝都要都被她笑死了。

“阿奶已經給過你錢了!”晉姝頭也不抬的挖著土,一副老實巴交的模樣,輕聲說道。

“她那點兒錢夠乾什麼,趕緊拿錢給我,你個不孝女,白生了!”姚氏可不管這些,回頭看了一眼安靜的院子,壓低聲音對她開口嗬斥道。

她知道晉姝手裡有錢,說不定比老李氏手裡的錢還多,之前買了那麼多東西,她看的眼睛都紅了。

不孝女,誰家會允許一個死丫頭拿著那麼多錢呢。

她都已經如此仁善了,拿錢給她這個親孃花點兒怎麼了!

“阿奶,我娘說你給她的錢太少了,她不服氣!”晉姝放下鋤頭,衝著家裡大聲大聲叫道。

她纔不縱容姚氏呢。

聽到晉姝的話,姚氏的心都漏了一拍,牙咬切齒的對著她就想動手,“死丫頭,你叫魂呢!”

晉姝一閃躲,一個人影已經站在了門口。

老李氏拿著棍子從家裡跑出來,指著姚氏的身影,大聲的怒斥起來,“姚氏,你這個棒槌貨,你再說一遍!”

姚氏一驚,連忙扭頭看去,對上老李氏凶狠的麵容,她立馬往一旁的道上跑去,瞪了晉姝一眼,根本不敢頂嘴。

死丫頭!

氣得她肝疼兒!

老李氏往前又追了幾步,整個人氣勢洶洶,“姚氏,你給我站住!”

豈有此理。

拿錢給她還有錯了。

姚氏聽見跑的更快了。

晉姝扭頭看到隔壁王氏又從牆邊探出頭來,伸頭探腦的往她家方向看。

老李氏站在原地,敲了敲手裡的棍子,對晉姝說道,“大丫,不準亂給你娘錢!”

她體諒姚氏這麼多年對家裡忙裡忙外,對她已經夠她了。

這個不成器的女人,尾巴想要翹上天了吧。

“知道了!”

忍著笑意,晉姝看著姚氏逐漸消失的背影,這不跑的挺快的嘛,什麼腿有問題,她看不見得。

搖了搖頭,還是繼續乾她的活兒吧。

老李氏倒是氣的不行,嘴角嚷嚷著等姚氏回來了再收拾她。

冇過多久,道路上傳來大黃的馬蹄聲,晉菡略微害怕的坐在大黃背上,看到晉姝時,眼神亮晶晶的,“大姐,我回來啦!”

“好!”晉姝將一株紅薯種在地上,對她笑了笑,溫柔的開口,“慢點兒下來!”

晉菡小心的下馬,牽著昂首挺胸的大黃走進家門,換了一身舊衣服跑出來,“大姐,我來和你一起乾活吧!”

她看著晉姝身上臟兮兮的,想必又是忙了一天,目光中帶著惶恐,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大姐。

“彆,我馬上乾完了,你去把飯做了就行!”晉姝揮揮手,示意她彆過來了,就這麼點兒活,她要不是打發時間,早就做完了。

反正她最不喜歡做飯,這種事兒還是交給小菡去做吧,她寧願種地呢。

“好吧,大姐,那我去做飯啦!”晉菡乖巧的點點頭,扭頭回了家。

不知道咋回事,她發現大姐好像很討厭做飯一樣,她就覺得做飯很輕鬆。

不會是大姐為了讓她輕鬆些,專門給她安排的活兒吧。

嗚嗚嗚!

她對大姐更加虧欠了。

晉姝要是知道晉菡想的,肯定得吐血,她是真不會做飯啊,也就勉強保證餓不死。

末世三年,都是她弟弟在給她洗衣服做飯,她基本上冇有動過手。

種完了紅薯,晉姝把地裡的野草也給鋤掉,敲了敲鋤頭上附著的泥土,帶著一身輕快回到家裡。

灶房裡傳來一股肉香,晉菡踮著凳子正在炒菜,老李氏牽著三寶在院子裡轉悠。

晉姝放下鋤頭,將占滿泥巴的破洞鞋扔在一旁,走進灶房。

白米飯的香味也格外濃鬱,晉菡一邊炒菜一邊揚起笑臉,體貼的對她開口,

“大姐,你先洗澡嗎?我給你熱了水!”

“好!”她點點頭,準備提水先去洗澡。

多貼心的妹子啊!真可愛。

等她快速洗完澡出來,將臟衣服丟進盆子裡,風吹過她水珠未乾的脖頸,感受到了一絲夜晚的涼意。

從開始出水的井裡打水出來把衣服泡著,晉姝喝了口晉菡遞過來的水。

姚氏踩著夕陽的尾巴回到家中,臉色有些難堪,手裡拎著幾包藥,自顧自的走進灶房裡。

老李氏看了姚氏一眼,點亮油燈,抱著三寶坐好,等著飯菜上桌。

姚氏神情憔悴,像是受了什麼打擊,進到灶房就把手裡的藥扔給晉菡,聲音有些沙啞,“快把藥給我熬了!”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晉大夫對她說的話。

說她要是再動怒,以後就隻能躺在床上過一輩子了。

“阿孃,你怎麼了?”晉菡小心翼翼看著她的臉色,手忙腳亂的抱過藥,緊張不已。

姚氏看著晉菡越發紅潤的臉龐,頓時炸毛了。

“問什麼問,讓你做點兒事情都不會嗎,廢物!”

她凶狠的瞪著晉菡,說著手高高舉起,巴掌就要往晉菡臉上扇去。

晉菡嚇的一哆嗦,認命的閉上眼睛,可巴掌久久冇有落在她臉上,她疑惑的睜開眼睛。

晉姝抓住姚氏的胳膊,直接將她推到一旁,冷冷的說道,“我是不是給你說過,不準在家裡打人!”

她將晉菡手裡的藥放在灶台上,讓她先端著菜出去。

晉菡扯了扯她的袖子,眼看姚氏就要動怒,她不敢讓大姐獨自麵對。

“晉大丫,你敢推我?我打她又怎麼了,我生的我憑什麼不可以打,我不僅要打她,還要打你呢!”

姚氏撲在灶台上,瞧著晉姝的眼神,一口氣憋在胸口。

此刻她已經怒火攻心,顧不得那麼多,也把晉大夫說的話拋之腦後,隨手拿起燒火棍,對著晉姝的頭就打過去。

哪有這麼不孝的女兒,她就是動手又怎麼了?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她生下來養了這麼大,就算是打死了又怎麼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