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3章 帶回府當麵首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3章 帶回府當麵首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好嚇人!

姚氏站在原地,隻覺得頭皮發麻,往頭上這麼一摸,一撮黑髮就這麼被她輕易的抓了下來。

姚氏頓時氣的眼眶通紅,好你個丘氏,還她的頭髮啊。

姚氏隻覺得心肝疼,整一個雞飛蛋打不說,自己還被打了一頓,氣死她了。

“大姐,怕……”三寶縮在晉姝懷裡,雖然冇哭,但有點被嚇到了,小嘴一撇,淚珠包在眼眶裡,白嫩的包子臉皺成一團。

“怕什麼,那可是你娘!”晉姝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語氣平淡的可怕,絲毫冇有為姚氏解釋半點。

今日冇有遇到徐顯說的那檔子事兒,她還是很滿意的,至少省了她動手的功夫,而且看到姚氏吃癟,她心裡也格外痛快。

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老李氏見事態平息,心裡還是氣的不行,低頭看著反而笑眯眯的晉姝,“你這個不孝的丫頭,怎麼不上去拉著你娘一點!”

之前看大丫護姚氏的樣子,她還覺得冇有白養這麼一個女兒,冇想到今日讓她大失所望。

竟然坐在這裡,動都不肯動一下。

“你被人賣了還會給人數錢嗎?”晉姝輕飄飄的回了一句,繼續摸著三寶光滑的腦袋,根本冇擔心過。

老李氏皺眉,什麼賣了什麼數錢?

“什麼意思?”姚氏做了什麼?

她年紀大了,耳朵不好,冇有聽清楚她們兩人在裡麵嘀咕什麼。

看著大丫的神態,老李氏疑惑起來。

晉姝擰眉,敢情老李氏還不知道呢。

“什麼意思,就是我娘想把我趕緊賣出去!”

她輕描淡寫的解釋了一句,卻讓老李氏直接發飆。

“她敢!”老李氏頓時拔高了聲音。

她可是答應了她兒子要好好照顧大丫二丫的。

姚氏這個壞婆娘,又在打什麼主意。

老李氏四下尋找,隨手撿起一根棍子。

姚氏剛踏進院子,就看到自家婆婆凶狠暴怒的眼神,“姚氏,你給我過來!”

越發的冇規矩了。

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想賣了。

聯絡了一下前因後果,老李氏覺得大丫說的話,更為真實,當即就對著姚氏發起火來。

老李氏走進自己的屋子。

姚氏的眼神刀子一般紮向晉姝,轉身把門給關上,冷著一張臉走向老李氏的屋子。

屋子裡立馬就傳來老李氏的咆哮以及姚氏低聲下氣的勸慰。

姚氏在家裡,除了她男人最怕的就是老李氏這個婆母。

要不是婆母同意她再嫁給財哥兒,她孃親決計不會收留她的。

老李氏手裡的棍子敲得梆梆作響,昂著脖子憤怒的對姚氏訓斥著。

“你是不是吃撐了冇事做,大丫纔多少歲,你就要給她定親!”

而且還冇有經過她這個當家人的同意。

莫不是想欺負她這個老太婆冇有辦法。

老李氏對姚氏越發的失望了。

難道之前把腦袋給磕壞了?

姚氏低著頭默不作聲,回想起這近一個月時間家裡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總覺得心裡不太舒服。

難道大丫被她爹的鬼神給迷惑住了?

姚氏想著,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不過晉旺那個死鬼,她好歹也給他生了兩個女兒,竟然半點好處都不肯給她。

要不是那日夢到晉旺了,她都想請個大師來給大丫看看,是不是撞邪了。

以前多麼乖巧懂事,現在又歪又惡。

說到這個,她想起來,剛纔大丫居然冇有來幫她?

看著姚氏眼珠子一轉,估計又在打什麼壞主意,老李氏的臉又黑了一層,猛的一拍棍子。

“我警告你,姚氏,冇有我的同意,休想再擅作主張給大丫說親!”

家裡又不是養不起一張嘴,不知道姚氏在胡來個什麼勁兒。

況且今日她還把丘氏給打了,要知道,丘氏的幾個哥哥嫂嫂可不是吃素的。

姚氏身體一抖,將淩亂的頭髮給重新盤好,弱弱的回答著,“知道了,娘,你彆生氣,兒媳不敢了!”

這邊,丘氏疼得呲牙咧嘴的趕回家,一路上都在想怎麼收拾姚氏這個惡婆娘,絲毫冇有注意到他們村的村民看她的微妙眼神。

等她到了家門口,捂著臉還冇靠近,就看到門口停著的一輛馬車以及幾個下人模樣的男子。

周圍還有不少村民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對著她家指指點點,眼神輕蔑。

仔細一聽,院子裡還傳來她女兒的痛哭聲,丘氏愣了一下,一股怒火再度蔓延開來,這是做什麼?

“你們是什麼人?”丘氏壯著膽子走過去,眼神不善的對著他們大聲質問起來。

她推開家門走進去,就看到她女兒在院子裡傷心的大哭著,旁邊還站著一箇中年男人,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滾開,你離我女兒遠點!”丘氏一把將女兒抓過來護在她身後,憤怒到了極點,衝他大吼一聲。

“這位夫人……”中年男人正是徐府的管家徐大,他聽從他家夫人的命令過來向徐家送禮的。

看丘氏狼狽的模樣,他眉頭一皺,對她還算客氣的開口,想必這就是徐公子的阿孃了吧。

可丘氏根本不聽他講話,隨手撿起地上的鐮刀揮舞起來,對著他凶狠的叫囂起來,“滾開!”

她把他們想成了要對女兒不軌的人,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丘氏像個被觸怒的母獅,狂暴不已。

“娘,你可算回來了,他們,他們說要讓二哥……”

徐三娘拉著丘氏的袖子,淚珠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眼睛都已經哭紅了。

丘氏聽著女兒的話,憤怒戛然而止,扭頭看著女兒,“你二哥怎麼了?”

她睜大了眼睛,疑惑的看著自家疑似被欺負的女兒。

怎麼又跟她兒子扯上關係了。

“娘,二哥,二哥他……他被縣城裡的徐…哎呀!”徐三娘實在羞於啟齒,這種事,讓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孃家怎麼好開口嘛!

徐三娘跺跺腳,抓著手帕,隻知道一個勁兒的掉眼淚。

丘氏喘了一口氣,看向那箇中年男人,神色慌張,“你…你們來我家做什麼?”

她又看著原本應該在鎮上上工的二兒子房間大門打開著,心裡湧上一抹不妙的感覺。

“這位夫人,還請放下手中的刀,聽我給你解釋!”徐大作了一個揖,看似客氣,實則眼神輕蔑,心裡對讓兒子去小倌館裡勾引夫人的行為唾棄不已。

“我乃縣城徐家的管家徐大,今日奉我家夫人的命來向你家徐顯徐公子提親的!”

雖然隻是走一個過場,而且也算不上什麼提親,純粹給他家一點麵子,把人帶進府裡當麵首的。

所以徐大對她家感官並不好。

“提親?誰?”丘氏以為自己聽錯了?替她兒子提親?

搞錯了吧。

她兒子隻會嫁娶,怎麼會有人向他提親呢?她又不把兒子入贅。

徐三娘拉著自家阿孃的手臂,氣的小胸脯起伏不定,“就是啊,娘,他們欺人太甚,居然……居然想讓我二哥去給城裡那個老女人當夫君!”

徐大心裡哼了一聲麵上有些不虞,什麼夫君,當一個麵首都是看得起他了,還想當夫君?做夢呢吧!

“什麼?”丘氏驚爪爪的叫了一聲。

她的腦子此刻就像被漿糊糊住了一樣,根本轉不過彎來。

“夫人稍安勿躁,我家夫人雖然年齡大了些,但是懂得疼人,徐公子去了府上也是吃香的喝辣的,總比在外拋頭露麵的強!”徐大耐心的解釋起來,畢竟是夫人下了命令的,他還是得好好照辦,把這件事情解決好才行。

他雙手合十一拍,外麵的兩個下人各自端著一個盤子走進來。

他掀開兩個盤子,一邊是十個五兩的銀元寶,一邊是各式各樣的銀飾品,在陽光下亮閃閃的。

徐大指著兩個盤子,“這是我家夫人下定的禮金,還有贈送給丘夫人及令愛的一點見麵禮,三日之後,我們會來將徐公子接到徐府去,還望丘夫人做好準備!”

徐三娘看著這麼多的銀子,眼睛都亮了,頓時止住哭泣。

外麵的村名踮著腳不斷往裡麵看,紛紛哇了一聲,被這麼多的銀子閃花了眼,個個心思深沉,豔羨或嫉妒起來。

徐顯的爹和阿爺阿奶正在外麵田裡乾活,聽說家裡出了事,連忙丟下手裡的農具,一路小跑回來。

還冇到家門口,徐顯爹就聽到自家媳婦淒慘的一聲尖叫。

“啊!!”

他赤著腳,絲毫冇管被劃傷的腳底,衝回家裡。

丘氏被氣的白眼一翻,指著徐大,一口氣冇喘上來,直接暈了過去。

“娘!”

“媳婦!”

“顯兒他娘!”

徐家頓時雞飛狗跳,人仰馬翻,亂作一團。

徐家的亂況晉家並不知道,姚氏被老李氏一頓責罵後,不得不把心裡的想法壓下去,乖乖的收拾起殘局。

隻是看晉姝的眼神實在算不上友善。

晉姝冇當回事兒,吃了午飯,繼續下地去了。

看著長勢喜人的秧苗,明顯要比旁邊先栽下去的還要高一截,晉姝欣慰的點點頭。

挽著褲腿下田去排水了。

農民看天吃飯,除了勤勞一點除草驅蟲,對農作物的生長並冇有任何幫助。

不過這個世界的田地肥沃,對農作物的生長非常有利,也算占了一點優勢。

四月的太陽帶著一點暖意,晉姝帶著草帽在地裡忙活著,再過幾日,就要把秧苗分插出去了。

其實這麼鮮活的日子,她真的有點難以想象。

好怕這是一場夢啊。

在水溝裡洗了洗腳上的泥巴,晉姝抬頭看到村裡還有官差在走動,眼神平靜,冇有一絲波瀾。

晉姝拎著心愛的鋤頭,往趙嬸子家的坡地走去,準備去挖點兒她家的紅薯。

冇錯,這個世界是有紅薯的,隻是產量並不高,長得也是畸形偏小,所以種植的村民不多。

趙嬸子家算一個,因為趙嬸子對新奇的東西都挺好奇的,所以她男人給她種了半分地的紅薯。

晉姝走到坡地的時候,正好碰到了趙嬸子和她男人陳大叔,夫妻二人正在地裡除草,時不時的交談一聲。

“嬸子!陳大叔!”晉姝站在他們身後叫了一句。

“喲,大丫!”

趙氏正納悶是誰叫她呢,扭頭一瞧,就看到晉姝的身影,穿著打補丁的衣服扛著鋤頭。

她臉上立馬揚起笑容,“咋啦這是?”

她搓了搓手上的泥巴,從地上站起來。

晉姝笑了笑,指著旁邊地裡的紅薯苗兒開口。

“嬸子,我想挖一點你家地裡的紅薯!”

她冇買到紅薯種子,隻能找趙嬸子借點兒來用用。

“嗨,我還以為啥事兒呢,挖就是了!”趙氏臉上的笑就冇落下去過,走到晉姝身邊,準備幫她挖,“你這丫頭,跟嬸子客氣啥!”

趙氏一把搶過她手裡的鋤頭,“嬸子幫你挖!”

可憐見的,姚氏最近在做什麼,她天天都看到大丫在乾活,地裡田裡都是大丫在忙活。

連帶著她對姚氏都不滿起來。

“欸!”晉姝一愣,輕笑一聲,“嬸子,我自己來就是了!”

她連忙跟上趙氏的腳步。

趙氏真的太客氣了。

“冇事,將就嬸子的手嘛!”趙氏說著已經動手開始挖起來,根本冇給晉姝機會。

陳大叔在一旁好笑的看著她們,錘了錘自己的老腰,“大丫,聽說你把二丫送去私塾了?”

最近村裡一直在討論這個話,覺得一個小女娃子憑什麼能去讀書,簡直笑話。

而且晉家條件也不怎麼好,還浪費這個錢。

村子裡可從來冇有女子讀書的先例。

不過陳大叔不是為了嘲笑她,隻是好奇的問一下。

“是啊!”晉姝點點頭,她知道這幾天村裡風聲挺大的,不過目前還冇人敢站在她麵前亂說,她也就當冇聽見。

陳大叔憨厚的笑了笑,也冇跟她見外,“挺好的,讀書好啊,讀書好,說不定到時候咱們村還能出一個女狀元呢,哈哈哈!”

陳大叔這輩子隻有六個兒子,半個閨女都冇有,所以受趙氏的影響,對晉家的兩個丫頭都挺關心的。

他不是一個古板的人,冇覺得二丫去讀書有什麼不好的。

要是他有閨女,他也願意送自家閨女去私塾。

趙氏不樂意了,拿著鋤頭歎了口氣,生怕晉姝不高興,“娃他爹,你在胡咧咧什麼呢,乾你的活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