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2章 乾仗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2章 乾仗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徐顯瞪大了眼珠子,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他咬著嘴唇,憤怒極了。

“我要出去!”

他要回家,不對,他要報官,他要把那個女人抓起來。

他一定要讓那個女人好看。

仆婦見慣了這種想要出去的男子,一臉不屑的回答道。

“你回不去的,好好在這裡待著吧!”

既然入了淩風閣,那就是管事的人,是掙錢的工具,哪裡還有回去的份兒。

本來淩風閣的小倌也是賣藝不賣身的,但誰讓他是魏管事特彆交代了的呢。

她可看不上這種故作清高的男人,長得也不怎樣,脾氣還不小。

嘭的一聲,仆婦就快步走出去把門給關上。

聽見落鎖的聲音,徐顯掙紮著從床上跳下來,結果腿上無力,直接摔倒在冰冷的地麵上。

胯下一涼,他連忙扯過被子裹著自己,臉色通紅的衝外麵大叫道,“放我出去,我不賣身,放我出去!”

卻道魏菀拒絕了徐夫人的銀票,通過下人告訴他,這男子並非賣身給她的,還是一個良家子,徐夫人若是喜歡,可以敲鑼打鼓去他家把他接到府上去。

豐水村晉家。

晉姝拿著鋤頭正準備下地,還冇出門就被姚氏叫住,告訴她家裡今日有大事,不必要下田去。

姚氏說著把家門給大打開,似乎在等著什麼人來。

老李氏蹙眉,難道是姚氏孃家人要來?

怎麼不曾知會她一聲?

晉姝挑眉,聽話的放下鋤頭,一屁股坐下來,又開始繡花。

她今天倒是要看看姚氏想做什麼。

雖然生晉姝的氣,但老李氏還是在旁邊指點她的繡技,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搖頭。

冇想到,隻是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大丫的繡工竟然進步如此神速。

頗有她年輕時候的風範。

姚氏穿著新衣服在院門口磕著瓜子,伸長脖子往外看個冇完,眼角餘光斜了她們祖孫二人一眼。

三寶依舊在院子裡看牛看兔子,乖巧不已。

不知道過了多久,姚氏的脖子都要望酸了,總算在大路的儘頭望到了那個熟悉的人影。

她臉上立馬揚起一抹張揚的笑意。

可算來了。

不過心裡卻腹誹了一句,誰家定親來的這麼晚?

擺明瞭冇把她家放在眼裡,那她一會兒可得提提價,不會輕易把她女兒交出去的。

可等那個身影快要走到她麵前了,她臉色驟時一垮。

怎麼回事?

怎麼媒婆也冇帶,定親禮也冇有,就挎著一個小籃子?

“丘姐姐,你這是……”姚氏眉頭皺的都可以夾死一隻蒼蠅了,她站在門口,臉色不虞的看向來人,嘴巴一撇。

丘氏被看的臉色悻悻,但轉念一想,又立馬昂首挺胸,氣勢昂然起來,“這不是和你產生了一點誤會,過來跟你商議商議嘛!”

姚氏不解,但還是把路讓開,引著丘氏走進家裡。

現下不是發火的時候,她倒是要看看丘氏想乾嘛。

丘氏摸了摸頭上的銀簪,一身衣服也是八成新,麵容平穩的隨著姚氏踏進去。

她環顧小院子,眼睛在看到家裡的牛馬時眼前一亮,但隨即又平靜下來。

都是家裡的那個孽障,這麼好的親事不想要,竟然跟吳家的那個小蹄子勾搭在了一起。

要不是看在吳楊柳懷了她家大孫子的份上,她可拉不下這個臉來拒絕姚氏。

她又看到坐在院子裡繡花的少女,眉清目秀,看著倒是一個乖巧的。

等會兒……

怎麼還誇上了呢?

姚氏看了一眼大丫,帶著丘氏坐進堂屋,還算客氣的給她倒了一杯糖水。

“丘姐姐?有什麼話你直說吧!”姚氏坐下來,麵色有些許難堪。

明明說好今日丘氏帶著媒婆過來下定的,怎麼就她一個人過來了!

丘氏放下籃子,眼神一閃,梗著脖子對姚氏說道,“既然姚妹子都這樣說了,我可就直說了!”

姚氏不明所以的點點頭,有些奇怪。

“姚妹子,你彆怪嫂子這張嘴,這件事兒啊,還得怪你家大丫,你難道不知道現在你家在村裡的名聲都壞成什麼樣了嗎?”

丘氏端著架子,氣勢霸道不已,敲著桌子直言不諱。

“我可不敢讓我兒子娶你家大丫,欺負村民,腳踹族老,這一樁樁一件件的,可不是我瞎說吧!”

這些放在以前她也覺得冇什麼,又冇鬨出什麼大事兒,可現在誰讓他兒子不喜歡呢。

她不得不把黑鍋扔在大丫身上,而且這些藉口對尋常女子來說,就是很大的問題了。

姚氏一拍桌子,憤憤不平的瞪著她,語氣不滿,“丘姐姐,我家大丫可不是這樣的人,這都是誰瞎說的,你彆當真,我們可是說好了的!”

“我家大丫長得漂亮人又能乾,許是彆人嫉妒她才胡亂說的,當不得真!”

她在心裡把晉姝罵了一頓,果然是個壞事的丫頭。

到嘴的鴨子都要飛了。

丘氏擺擺手,眼睛就差冇長在頭頂上了,傲氣的開口,“那我可管不著,這樣的兒媳婦,我家可是不敢要的,況且我兒子已經十六歲了,要是娶了大丫,還得等上好幾年,我家婆母公爹還等著抱孫子呢,所以這件親事……咱們啊,最好就此作罷,皆大歡喜!”

她儘量把事情都推給晉家頭上,把自己兒子給摘出來。

“這可不行,丘嫂子,當初可是你主動求著我家大丫想看的,現在想毀約就毀約,恐怕冇這麼便宜的事兒吧!”姚氏可不認這個理,連姐姐也不叫了。

她家大丫是厲害了點兒,但嫁了人自然都會收斂的,況且上次是族老他們做錯了,跟大丫有什麼關係,可笑。

姚氏看著對麵臉色欣然的丘氏,總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怎麼說不結就不結了呢。

“我說妹子,我們兩家結親的事情誰都不知道,這不還冇定下來嗎?算不上毀約,你說是吧?”丘氏早有打算,知道姚氏不好惹,說辭都準備好了,一套一套的。

姚氏冷哼一聲,她還是不太滿意,明明馬上就可以把這個礙眼的丫頭給嫁出去的,怎麼半路變卦,這下可不好弄了。

她看向院子,目光中帶著氣憤,“我不同意!丘嫂子,這樣做事可不厚道,要是按你這樣說,豈不是胡亂結親都可以!要是以後傳出去,我家的臉往哪兒擱,大丫還要不要見人了,哼!”

丘氏馬著臉,她就知道姚氏這個女人有些貪心。

話裡話外都想占著便宜。

不得已,她隻能拿出新的辦法。

“我也不是這樣不明事理的人,咱們做不成親家也還是可以多走動的,這不,姚妹子,這一筐雞蛋你收下吧,就當做我的一點心意,給你和大丫賠個不是!”

丘氏將雞蛋往姚氏麵前推了推,語氣不好不壞,但到顯得姚氏有些不講理。

本來她還準備了一貫銅錢的,奈何她實在不願意,隻能把雞蛋拿來送出去。

又不是她兒子的錯,還不是因為大丫年齡太小了,他兒子正是血氣正盛的年紀,纔會被吳楊柳那個小蹄子給欺騙了去。

要說怪,也怪不得她兒子身上。

她能主動拉下來臉來賠不是,已經很給她家麵子了。

聽說她家男人和公爹都一兩年不曾回來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死在了戰場上。

孤兒寡母的,對她兒子半點助力都冇有,說不得成親後還得讓她兒子倒貼。

姚氏被丘氏嫌棄的眼神給刺激到了,她是缺這幾個臭雞蛋的人嗎?

真是豈有此理,拿她的麵子不當麵子是吧。

姚氏蹭的站起來,拎起這一籃子雞蛋猛地朝地上摔去,嘭的一聲,雞蛋碎了一地,黃白交加,四處飛濺。

老李氏也被動靜給驚到,正準備去檢視一下情況的,被晉姝直接給摁住了。

看什麼看!

“你這是做什麼?”丘氏拿袖子擋著臉,麵色有些猙獰,被嚇了一跳,叫聲尖銳刺耳。

“我做什麼,我讓你給我滾,誰要跟你走動,不守信用的臭三八,趕緊帶著你的破籃子給我滾!”

姚氏可不是脾氣穩定的人,指著丘氏的臉破口大罵起來。

既然不結親,那就相當於撕破了臉,誰還會跟她好好說。

姚氏腰圓膀粗,常年乾活兒的人可比丘氏厲害多了,發起火來也格外嚇人。

丘氏脖子一縮,臉色有些憤怒,挽起袖子就跟她對罵起來,“姚氏,你得失心瘋了,呸,幸好冇有跟你家結親,不然你家的失心瘋可就傳到我家去了!”

這麼粗俗的女人能養出什麼好女兒?虧她還覺得心欠欠的,主動上門賠禮。

冇想到,今日纔算見到她的真麵目。

“你說什麼?誰有失心瘋,丘氏,你再給我說一遍!”姚氏氣的跳腳,她最不喜歡彆人說她得了失心瘋。

一雙大眼狠狠瞪著丘氏,凶狠蠻橫,說著就要去抓丘氏的臉,長指甲在空氣中泛著油光,丘氏嚇的連忙躲避開來,往院子裡跑去。

丘氏跑的過快,差點從台階上摔了下來,一個踉蹌。

姚氏舉著掃把追過來。

“姚氏,你敢!”丘氏驚聲大叫。

這個粗俗的女人,怎麼說著話就要動手。

潑婦,潑婦!

姚氏可不管這麼多人,上來就一把拽住丘氏的袖子,上手往她臉上抓去。

“啊……”丘氏當即發出一聲淒慘的大叫,臉上出現幾道血痕,痛的要命。

她的臉?

丘氏氣急敗壞,轉身就跟姚氏扭打起來,雖然她不怎麼乾粗活,可畢竟是農家女子,一身力氣也不小,說著就去抓姚氏的頭髮,用力一扯。

“住手,姚氏,姚氏!”老李氏一拍大腿站起來,眼看著事件失控,對著姚氏大聲嗬斥起來。

這個女人纔是要把晉家的臉給丟光。

可惜姚氏現在半分都聽不進去。

“蠢貨,你敢抓老孃的臉,老孃跟你拚了!”丘氏從來冇有被人這樣折損過顏麵,自從她嫁到徐家第一年就生了個兒子後,她男人連句重話都冇敢跟她說話,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欺負過?

臉上火辣辣的痛,丘氏發了狠,死死拽著姚氏的頭髮,舉起巴掌就往姚氏臉上招呼。

姚氏自然不會被她欺負了,一拳打在丘氏的肚子上,蠻牛樣的把丘氏給頂翻在地,自己都險些摔倒。

晉姝淡定的走過去,把已經看傻的三寶給抱到懷裡,坐回屋簷下,接著看好戲。

“姚氏,你個天殺的,你快住手啊!”

老李氏不停的叫喊著,嗓子都要冒煙了,可她不敢上前,這把老骨頭還不夠她們折騰的。

姚氏往地上啐了一口。

“打的就是你,不守信用的掃把,浪費我的時間!看我不打死你!”她披頭散髮,神情凶狠,看著就跟地獄裡的惡鬼一樣,著實把丘氏嚇的不輕。

看著近在咫尺的院子大門,丘氏咬咬牙抬腳踹在姚氏小腿肚上,拚命往外麵跑去。

隻要她出了這個院門,姚氏就拿她冇辦法了。

姚氏疼得直叫喚,即便一瘸一拐的都要去追丘氏。

這個死婆娘,看她今天怎麼收拾她。

不把她打的哭爹喊娘,她就不信姚。

丘氏攢夠了吃奶的勁兒,忍著身上的痛楚,一個箭步就衝出大門,和正準備上門看戲的王氏撞了個正著。

一個趔趄往前撲倒,姚氏已經追了上來,丘氏咬咬牙站起來,一把將一臉懵逼的王氏給推了過去,放下狠話,“姚氏,你給老孃等著!”

她一定會讓姚氏付出代價的。

這個潑婦。

丘氏不管不顧的往前衝去,頭髮披散,活像個厲鬼。

還好路上冇什麼村民看到。

卻說王氏被當了擋箭牌,肥壯的身形直接將姚氏撞倒在地,兩人都大叫一聲,一屁股坐在泥巴地麵兒上。

“哎喲,這是做什麼?要死了姚嫂子!”王氏捂著劇痛的胸脯大叫一聲。

這戲冇看到,人給撞翻了,這叫什麼事兒啊?

痛死她爹的了。

“你纔要死了!”姚氏連滾帶爬的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也不管王氏,眼珠子死死盯著跑遠的丘氏,冷哼一聲。

王氏被罵的莫名其妙,抬頭卻看見姚氏陰鷙的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樣,嚇的她一個瑟縮,也不想跟她計較了,直接往家裡跑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