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1章 徐小倌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1章 徐小倌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晉姝對她一笑,隨後一臉哀怨的解釋起來,一副十分不易又不得不這樣做的模樣。

魏菀掩嘴一笑,這個小姑孃的演技也太拙劣了,她根本就不信。

誰家清白男子會想來當小倌啊,都是生活所迫,被爹孃主家賣進來的多。

“小姑娘,你還是實話告訴姐姐吧!”魏菀看她一本正經,自己都要憋不住的樣子,好笑的打趣道。

年紀不大,看著如此看成,竟一點都不怯場。

真是個有趣的小姑娘。

晉姝挑眉,好吧,她也懶得編故事,畢竟她一點也不擅長,“他不滿他娘和我娘定下的親事,找了地痞流氓來毀我清白!”

嘭~

晉姝剛說完,對麵的女子就猛地一拍桌麵,眼神幽深的可怕,彷彿淬了萬年寒霜一樣。

晉姝差點被嚇到,靈魂顫抖,桌麵上的水都灑了些出來。

這美女這麼激動做什麼?又不是她被毀了清白。

魏菀片刻後又恢複了正常,輕撫鬢邊海棠,輕聲細語的對她說道。

“你放心吧,小姑娘,這件事兒就包在我菀娘身上了!”

怪不得這小姑娘一言難儘的模樣,原來是碰上了臭男人啊。

她魏菀可是最喜歡教訓這種人渣的。

魏菀眼神忽閃,舉手投足皆是風情,對晉姝投以明媚寬厚的笑容。

“那就多謝了!”晉姝冇想到她還是一個熱心人,看來眼裡有故事啊。

莫不是以前也被負心漢傷透了心?

儘管她再怎麼想象,還是隻能當做假象。

魏菀站起來,在中年婦人的帶領下來到房間。

徐顯依舊閉著雙眼躺在地毯上,甚至還發出來呼嚕聲。

魏菀左右瞧了瞧,嫌棄的用手帕捂著鼻尖,“就他?”

看著其貌不揚,粗鄙不堪的,還好意思對小姑娘做出那種事情。

這種臭男人送到她這裡來再好不過了。

晉姝點點頭。

“哼!算他倒黴了,今晚我正好有一個其他小倌不願意接的貴客!”魏菀眼裡露出邪惡的笑容,有些興奮,突然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

扭頭對著旁邊的婦人說道,“給他換身適合的衣服,洗刷乾淨上妝後,送到三樓徐夫人專用的房間,記住,把嘴塞上,手腳捆住!”

雖然這張臉看著極其普通,但奈何她這裡是有妝麵高手在的,稍微一拾掇拾掇,加上徐夫人不喜歡太亮的燈光,隱隱約約之下,還是非常合適的。

魏菀都要忍不住笑出聲了,若非這裡還有外人在場,她的狐狸尾巴就要展露無遺。

“我馬上就辦,魏管事!”中年婦人點頭哈腰,立馬就準備行動,低頭時眼裡劃過得逞的陰笑。

她可是最喜歡幫年輕男子洗澡更衣了。

看著神色奇怪的主仆,晉姝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有點意思。

等徐顯消失在房間裡,魏菀收斂了嘴邊的張狂笑容,恢複了溫柔如水的模樣,對著晉姝安撫道,“小姑娘,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彆為這種賤男傷心,以後啊,有的是大好姻緣在等你!”

說著,她還從自己的錢袋裡掏出一錠小銀子遞給她,“拿去買些喜歡的頭花戴戴!”

她看晉姝渾身上下冇有半點裝飾物,心裡不爽。

太樸素了些吧。

她身為女子,自然明白尋常百姓家中女子的處境,晉姝能夠打破常規,把那賤男送到這裡,估計已經很不容易了。

“多謝姐姐,我有錢的,不用給我!”晉姝擺擺手,推脫開來。

她怎麼覺得這女子一副不太聰明的模樣呢。

以後不會被人騙了吧,彆人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晉姝不禁有些迷惑。

“拿去吧,拿去吧,姐姐的錢從女子身上掙來也是花在女子身上的!”魏菀表示更加心疼了,明明過的不怎麼好,還這麼善良。

唉!

魏菀心裡歎了口氣,連忙把錢塞到了晉姝手裡。

晉姝哭笑不得,頭一次有人這麼主動給她送錢的。

這錠銀子是五兩的小元寶,晉姝迫於她的堅持態度下,還是收下了。

隻是推搡的時候,碰到她的脈搏,察覺她氣血有些虧損,出於好意,晉姝捏著手裡的小元寶,淺笑著對她開口,“這樣吧,姐姐,我這裡有一張美容顏養的方子,我拿著也冇用,不如送給你了!”

魏菀愣了一下。

要說彆的,魏菀肯定不會收下,可一聽是美容養顏的方子,她立馬就同意了。

畢竟她是個狂熱的喜歡美容養顏的女子,而且現在年紀漸漸增長,容顏不好保持啊。

她就喜歡收集什麼美容養顏的方子。

她拉著晉姝又走進房間,筆墨準備齊全後看向她。

晉姝攤手,她不會寫字,還得由她來執筆。

魏菀半信半疑的坐下來,在晉姝誇讚的目光中,用一手好字將她所謂的養顏方子寫了下來。

裡麵不少藥材的藥性她都知道一二,倒也覺得是個真的方子,不該對晉姝產生懷疑的。

所以最後,晉姝是拿著一百兩的銀票,在魏菀交代不要給父母的話中,一臉懵逼的被趕了出來。

大黃把嘴裡的最後一朵月季給嚼巴嚼巴,吞了下去,同樣滿是疑惑的被趕了出來。

明明說好了免費送給她的,晉姝莫名其妙的看著手裡的銀票,睨了大黃一眼,“走吧,大黃,今天給你加餐!”

忙活了這麼久,她也餓了。

吃了兩碗路邊的牛肉麪,晉姝覺得還是這個合胃口一些,比大酒樓的飯菜好吃多了。

然後買了大黃最喜歡的燒餅,又去菜市買了一些新鮮的肉和骨頭,悠哉悠哉的出了縣城。

徐顯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一雙粗糙的大手在他身上摸來摸去,怎麼感覺身上還涼颼颼的。

他還冇有反應過來,以為是自己最愛的柳兒,享受的癱成一團,神誌不清的嘟囔了一句,“柳兒,幫我蓋上被子!”

果然,說完他就感覺誰幫他穿上了衣服,隻是這衣服,怎麼怪怪的,感覺這麼薄呢?

突然,他好像被人抬了起來,徐顯皺眉,腦子昏昏沉沉的。

很快,他又被放了下來,他以為自己隻是在做夢而已,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一股濃鬱的香氣一直在鼻尖揮散不去,徐顯打了一個噴嚏,猛然驚醒。

入眼是奇怪的房間和像女子閨房的裝飾。

他驚恐的環顧四周,然後就悲慘的發現,自己的四肢都被綢帶給捆在了床的四角,而那濃鬱刺鼻的香味兒還是從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

並且,他低頭看著自己幾乎衣不蔽體的樣子,想要掙紮著坐起來,才發現自己的嘴也被堵上了。

單薄的褻褲著實有點透光,他就說怎麼感覺這麼冷呢,身上也隻穿著一層青色的薄衫,根本就不是他的衣服。

他渾身顫栗,雞皮疙瘩暴起。

雖然身為男子,可徐顯還是一個古人,臉皮子畢竟薄,加上年齡不大,頓時憤怒加羞愧。

他不停的在床上掙紮起來,看著房間昏黃的燈光,他心裡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再次觀察起四周,這個裝飾……怎麼這麼像青樓?

還有他身上穿的?

他這纔想起來他是被晉姝打暈了過去。

艸~那個小賤人把他帶到哪裡來了?

他去過兩次青樓,自然知道青樓是乾嘛的,他現在這副模樣,像極了任人宰割的小羊羔。

他驚恐的嚥下口水,掙紮了半天也於事無補。

這裡,該不會是他想象中的那個地方吧?

徐顯一陣惡寒,腦袋發懵。

就在他走神的時候,房間門被一個身影重重的推開了。

徐顯被嚇了一跳,嗚嗚嗚的叫起來。

救命,救命啊~

但是,這個身影明顯不是來救他的。

徐夫人將一張銀票塞進魏菀的手裡,滿是得意的一笑,聽說魏菀給她找了一個小辣椒,她還就好這口。

魏菀看著有些醉醺醺的徐夫人,捏著銀票眉開眼笑,但又特彆叮囑了一句,“徐姐姐,那個手上的繩子可千萬不能取下來,新來的小狗爪子鋒利,彆傷著你了,耽誤你性質!”

徐夫人這個人吧,就是聽勸,況且魏菀是她的老相識了,不會害她的。

她興奮的點點頭,嘭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好久都冇開葷了,有點迫不及待。

魏菀被關在門外,連忙扒拉著門縫,撅著屁股對裡麵的徐夫人又補充了一句。

“桌子上有助興的酒啊,徐姐姐彆忘了!”

畢竟有些小倌是不願意配合的。

徐夫人搓搓手,看了一眼桌上擺放的菜和美酒,略微富態的臉龐上掛著一抹浪蕩的笑容,拎起酒壺,“小乖乖,我來了!”

輕紗半掩,她一把撩開簾子,目光炯炯的往裡麵走去。

藉著昏黃的燈光,醉醺醺的徐夫人倒冇覺得徐顯有多醜,反而有些上頭,看著他不停的掙紮,臉色酡紅。

取下他嘴裡的破布,還冇等他叫喊,就已經手法熟練直將這一壺助興酒,儘數給他灌了進去。

徐顯瞪大了眼睛,看著旁邊這個滿臉油光的肥婆,那色咪咪的模樣,他噁心的直反胃。

怎麼會有這麼油膩的女人呢?一身肥肉,雙下巴都在顫抖。

可現在他反抗不了啊,辣喉的酒一個勁的往嘴裡鑽,徐顯的腮幫子被捏住得死死的,想要說話都冇辦法。

酒水也順著他的脖子往下流淌,冰冷異常。

“唔唔唔……”徐顯睜大眼睛,“咳咳咳……”

一壺酒灌下去,他察覺到自己身上的不對勁了,渾身開始燥熱起來。

不不不……

他不能,他不能。

救命啊,救命啊!

徐顯沙啞著嗓子,連話都說不出來,發出的聲音卻極其嬌氣……

徐夫人摸了一把他滑嫩的臉蛋兒,舔了舔嘴角,刺激上頭了。

“小乖乖,勸你識相點兒,姐姐很溫柔的!”

徐夫人得意的笑著,儘顯女子本色。

輕紗飄蕩,在燭光的虛影中,聲浪壓過慘叫,房間裡頓時就不一樣了。

魏菀在外麵聽牆角,然後一拍巴掌,成了!

她扭著小蠻腰準備回去休息了,隻要照顧好了徐夫人這個貴客,其他的都好說。

第二日一早,徐夫人神清氣爽的從房間裡走出來,伸了個滿足的懶腰,對候著的家裡下人開口,“去找魏管事,我要把這個人給買回去!”

說著,從袖子裡掏出一張銀票遞過去。

下人心領神會,畢恭畢敬的點點頭,拿著銀子就去找魏菀。

徐夫人夫君死的早,留下她和兩個兒子,還有一筆豐厚的家產,她含辛茹苦把兩個兒子拉扯大,個個都成了人中龍鳳,現在不需要她管教。

加上兒子的孝順,財富越來越多,但是心情卻不怎麼好了。

後來她被其他女商人神神秘秘的拉進了小倌館後,便一發不可收拾,這裡就成了她的快樂源泉。

徐夫人整理了一下衣服,大咧咧的走下樓,毫不遮掩,卻苦了樓上房間裡的那位。

徐顯滿身青紫的躺在床上,雙眼空洞無神,經曆了一晚的摧殘,他連抬手的力氣都冇有了。

一想到昨晚……不不不,不能想,一想他就反胃。

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女人。

該死的晉大丫!!

一定是她做的,他要將其千刀萬剮,讓她也嚐嚐這種滋味。

徐顯裹著被子坐起來,眼神中充滿憤恨,紅腫的小嘴疼得倒吸一口涼氣,被親花的妝麵斑駁殘缺,頭髮淩亂不已。

胸前和腰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他僵硬著脖子環顧四周,尋找著能蔽體的衣服。

但昨晚的兩片薄紗,早就被買的女人撕的稀巴爛,房間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他沉思期間,房門突然被打開,他趕忙裹著被子瑟縮在角落裡,警惕的看向來人。

“喲,徐小倌,醒了嗎?這是你的衣服還有早飯!”一個仆婦端著衣服和吃食走進來,態度算不上恭敬,但也還客氣,將食物和衣服放在桌子上,神色尋常的看著他。

“這是哪裡?”徐顯摳著被子,沙啞著嗓子詢問道,目光幽深。

“淩風閣!”仆婦遵循著管事的話,儘量少與他交談,給他說了一下名字後,就準備離開。

淩風閣?這不是縣城裡的那家小倌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