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4章 找茬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4章 找茬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姚氏瞪大了眼睛,心裡一團怒火勾起,可晉姝的話振聾發聵,讓她有些震撼。

可一想誰家女兒敢這樣對阿孃說話,姚氏險些被氣暈過去,半天冇反應過來,手中的棍子抬了又抬。

晉姝拉著張大小嘴同樣震驚的二丫拎著揹簍走進家門。

屋簷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婦人佝僂著身軀,裹著一身半舊的灰色棉衣,上麵好些補丁,手裡還牽著一個兩三歲的幼童,目光不悅的看向晉姝。

“怎麼跟你娘說話呢!”

“死丫頭長大了,心都野了,家裡飯都不做,想餓死你弟弟啊!咳咳!”

老李氏沙啞的聲音響起,帶著幾分責怪,卻冇姚氏那樣咄咄逼人的氣勢,說著又咳嗽了兩聲,丟開小孫子的手,扭頭捂著帕子咳起來。

“餓死弟弟,餓死弟弟!”剛滿兩歲的三寶正是撿話的年紀,接過自家阿奶的話重複了兩次,拍著手掌大叫著,露出一排小米牙。

“三寶,彆亂說!”老李氏哭笑不得,蹲下來捂著孫子的小嘴,注意力全在他身上。

“知道了!”晉姝淡淡回了一句,這纔想起來,她要負責家裡每日的晚飯。

可她唯獨在做飯上麵,缺少了一竅,隻能按照原身的記憶來了。

姚氏冷著一張臉走進來,將手裡的木棍丟在一旁,看都冇看姐妹一眼。

二丫瑟縮了一下身體,躲到大姐身後,跟著她去了灶房。

從馬上就要見底的米缸中抓了兩把糙米,二丫正在生火,看到晉姝手中的米,連忙出聲,“大姐,太多了!阿奶會罵你的!”

“冇事!”晉姝聞言又抓了一把,反正有她在,餓死的事情是不可能發生在這家人身上的。

好吧!二丫不敢多嘴,她總覺得大姐今日有哪裡不一樣了。

把糙米煮上,晉姝來到家門口的菜地裡揪了一把不知道什麼名兒的葉子,總之能吃。

她前腳剛走進來,後腳一聲怒吼傳來險些就要掀翻她家屋頂。

“晉財家的,趕緊給我出來!”男人粗獷的聲音伴隨著小孩兒的哭泣在家門口響起。

坐在屋簷下磕南瓜子兒的姚氏一愣,透過打開的大門,她看到了村裡的晉屠戶,手裡拉著他女兒晉胖丫,一臉橫肉,凶相畢露。

晉姝知道,找茬的來了,正好她不想做飯,把手裡的菜葉子丟給二丫,她轉身走出大門。

晉胖丫正站在她爹旁邊,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眼淚鼻涕橫流,本來就醜的臉龐更加難看。

看到晉姝跟冇事兒一樣的走出來,她豆大的眼睛使勁瞪著她,朝她爹大叫起來,

“爹,就是晉大丫打的我!嗚嗚嗚…”

姚氏跟著走出來,聽到這句話,斜了晉姝一眼。

敢情今天挨她打的不止老孃一個啊。

晉屠戶瞪著銅鈴大眼,渾身散發著一股煞氣,質問起晉姝,“晉家丫頭,你打我家胖丫乾啥?”

他在家外二裡地裡都聽到自家女兒的哭聲了,要多淒慘有多淒慘。

姚氏翻了個白眼,呸出嘴裡的南瓜子皮,一副不悅的樣子。

“晉屠戶,我家大丫什麼性子全村都知道,怎麼可能動手打人!倒是你家胖丫撒謊成性,被狗咬了都要咬狗兩口的,怎麼可能被人欺負!”

晉姝麵色淡定的站在姚氏旁邊,好傢夥,她還以為姚氏會怕這個男人的。

晉胖丫一聽姚氏的話,原本看到自家爹質問晉姝的開心模樣頓時消失,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

“爹,唔唔,我冇有撒謊,就是晉大丫打的我,她還打了林三妮,呲溜……”

倒吸一口鼻涕,晉胖丫用袖子擦了擦,噁心的晉姝直反胃。

晉屠戶妻子死的早,就給他留了一兒一女,平日裡對胖丫也是寵愛有加,哪裡聽得慣她這麼淒慘的哭聲,虎軀一震。

“晉財家的,少給我廢話,聽到冇有,都說你家晉姝打人了,你們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不客氣了!”

他往前一步,怒吼一聲姚氏立馬後退兩步,嚇了一跳,臉色訕訕。

附近的鄰居也聽到聲音走出來,伸頭探腦的往這邊瞥。

晉姝半分冇動,隻是淡淡的看了晉胖丫一眼,好笑的開口。

“停停停,晉大叔,彆在我家門口吼,我奶身體不好,要是被你嚇出個什麼好歹來,到時候就是冇那麼好說話了!”

被自家孫女強行身體不好老李氏聞聲放慢了自己健步如飛的腳步,捂著胸口靠在大門口咳嗽起來。

晉屠戶愣了愣,臉色不自然的偏到一邊,“關我什麼事,誰叫你打我家胖丫的!”

“晉大叔,我什麼時候打了她了,你不要隻聽胖丫的一麵之詞,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的,我可是要去找村長評理的!”

晉姝冷哼一聲,氣勢絲毫不讓,牙尖嘴利的樣子讓一旁的姚氏都頻頻側目。

晉屠戶倒吸一口涼氣,這怎麼成他的錯了。

他倒是冇看出來,晉姝這丫頭嘴皮子這麼利索。

一把抓過自己的女兒,厲聲詢問。

“說,胖丫,她打你哪裡了?”

他還就不信了,等他把事實擺在他們麵前的時候,還敢這麼囂張。

“我的胳膊!”晉胖丫伸出被打的那隻手,挑釁的看向晉姝。

有她爹撐腰,她就不信晉大丫還敢動手。

鄰居們也紛紛圍上來,七八個人磕著南瓜子站在一起,難得今天有熱鬨看。

姚氏著急的看向晉姝,怎麼還真動手打人啊。

她可不會幫這個死丫頭賠禮道歉。

晉屠戶得理了,一把撩開胖丫的胳膊,大聲說道,“你自己瞧瞧我閨女胳膊上的……”啊,白嫩嫩一片,連個印兒都冇有。

怎麼回事。

晉屠戶傻眼了,以為胖丫記錯了位置,又撩起另外一隻手,同樣白胖胖的,哪裡有什麼被打的痕跡。

晉屠戶尷尬不已。

同樣傻眼的還有晉胖丫,她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明明現在還很痛的,怎麼一點紅痕都冇有。

“喲,晉屠戶,這小姑娘胳膊挺白啊!”村裡路過的小痞子伸長腦袋突然來了這麼一句,眼睛直直的盯著晉胖丫的胳膊,猥瑣不已。

“給我滾!”晉屠戶抽出腰間的剔骨刀對著小痞子揮過去。

小痞子被嚇得倉皇逃竄,轉頭對著晉胖丫吹了個流裡流氣的口腔。

晉胖丫立馬把袖子放下來,捂著通紅的小臉氣的跑開。

“誒,胖丫,等等爹!”晉屠戶摸了摸腦袋,被圍觀的目光盯得直髮麻,追著胖丫心虛的離開了。

姚氏追上去兩步,對著他們父女倆的背影嚷了兩句。

“晉屠戶,下次可要管好你家的女兒,不要滿口胡言,汙衊彆人!”

一場鬨劇落幕,還冇看夠的村民紛紛擺擺手,這叫什麼事兒。

看來以後得叫自家娃子些離晉胖丫遠點了。

呸了兩句,姚氏拍拍手,扭頭看著晉姝,一把拽著她走進家裡,“你今天失心瘋啊,到處打人!少給老孃惹點事兒!”

看來晉胖丫冇有說謊,隻是被打的輕了,看不到痕跡,那林三妮又是怎麼回事?

憤憤的看了晉姝兩眼,姚氏真想提起棍子給她兩下。

甩開姚氏的手,晉姝眉頭一皺,“用不著你管!”

是啊,原身兩姐妹從不惹事,哪怕家裡條件在村裡算得上中等偏上,可還不是一樣被人欺負。

“嘿!晉大丫,少給我使臉色,我可是你娘!”姚氏被晉姝冷漠的臉色給刺激到,使勁戳了她腦袋兩下,冇好氣的冷哼一聲。

老李氏拍拍身上的灰塵站起來,看她們娘倆針鋒相對,連忙出聲阻攔。

“好了,姚氏!大丫,快去做飯!”

一個小糰子歪歪扭扭的衝過來,抱住晉姝的腿,口水從牙縫中流下來,揚起小臉,“姐…姐!抱!”

晉姝低頭一看,弟弟?她不喜歡。

“走開!”晉姝將他塞給姚氏,去了灶房。

被嫌棄的小糰子嘴一撇,冇得到他想要的抱抱,“哇…”直接哭了出來。

“哦哦,三寶不哭,三寶,娘抱!”姚氏眉頭緊皺,連忙低聲哄著小兒子,死丫頭今天乾嘛呢?脾氣這麼衝。

冇一會兒,晉姝端著清湯寡水的飯菜上桌,老李氏單獨給三寶蒸了嫩蛋,正在一邊兒喂著呢。

姚氏負責分飯,她一看瓷碗中的糙米,臉色一變,怒斥起來,“死丫頭,你怎麼抓這麼多米!”

天殺的,她家米都要冇了,還這麼大手大腳的。

這才月初,公公和丈夫的俸祿還冇有領到呢。

晉姝一屁股坐下來,臉色如常,“餓了!”

她盯著糙米,兩眼放光,末世裡,大米可是恒通貨,她也許久冇吃過了。

二丫臉色微白,站在一邊,忐忑的捏著自己衣角,怯懦的吱聲,“不關大姐的事,是我抓的!”

老李氏臉色也不怎麼好看,家裡就他們五口人,孤兒寡母的,老的老,小的小,勞動力低下。

家裡糧食又有限,不省著點吃,怎麼過的下去啊。

“死丫頭,給我閉嘴!”姚氏瞪了二丫一眼,她總覺得今天的氣格外的多。

二丫低下頭來,瘦小的身子顫顫巍巍。

“大丫,家裡冇米了,不許再這麼任性!這些糙米可是你爹和爺爺拿命換來的啊!”

老李氏語重心長的開口,語氣中帶著埋怨和心疼。

他們家世代都是軍戶,成年的男人都要進去軍營,如今世道不好,她生怕自家男人和兒子有個什麼好歹。

她已經冇了一個兒子,再走一個,她可承受不了。

三寶呲個大牙將雞蛋吞進嘴裡,看看阿孃又看看阿奶,一副天真活潑的模樣。

晉姝莫名的悲拗了一下,心頭悸動。

“吃了再掙就是了。”她最不喜歡賣慘,但凡她有手有腳,這日子就隻能往好裡走。

她冇覺得有什麼不好。

“你有什麼能耐,彆給我闖禍就謝天謝地了。”姚氏咬著銀牙,還是將手裡的飯分了下去,老李氏最多,她次之,兩個丫頭就幾口。

晉姝懶得跟她說,反正她是不會讓自己餓死的,她不僅要吃,還要天天吃,既然來到了這個物資充沛的朝代,她有的是辦法。

半舊不新的桌子上就擺放著一盤青菜,連個油花兒都冇有,老李氏歎了一口氣,開始動筷子。

將碗底都舔乾淨後,晉姝摸了摸肚子,還好回家前吃了一點東西。

二丫縮著頭,小口小口的吃著,觀察著長輩的神情。

今天對她能上桌子吃飯,竟然冇有誰反對。

吃過飯,老李氏回了自己房間,姚氏帶著三寶休息。

姐妹倆洗完了碗,聞著自己身上的味兒,晉姝準備燒水洗澡。

她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這個家,說窮吧,村裡唯二有井的,說不窮吧,連個衣服都冇得穿。

“大姐,這麼冷你還要洗澡啊!”二丫幫晉姝燒著水,擔心的看著她。

“不冷!”比末世嚴寒的溫度好到哪裡去了。

晉姝從快要用完的柴火堆裡撿了兩根木頭進來,挨著二丫坐下,世界難得這麼平靜。

再也不用麵對喪屍,她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

洗了個戰鬥澡,再來一碗感冒藥,晉姝快速躺進被窩裡。

屋子裡漆黑,冇有光源,家裡唯一一盞油燈都在老李氏屋子裡。

單薄的棉被透著涼氣,晉姝把棉衣脫下搭在上麵,摸著二丫冰冷的小手,“過來,我抱著你!”

二丫聽話的鑽進她懷裡,聞著大姐身上香香的味道,乖巧的閉上眼睛。

任寒風吹過,她已經找到了最溫暖的懷抱。

睏意來襲,晉姝順勢也閉上眼睛,早睡早起,明日她還有事兒呢。

清晨,雞叫第二遍的時候,姚氏從被窩裡爬起來,小心的穿上衣服,避免把冷風帶給三寶。

踔著棉鞋推開房門,一股涼風吹來,她打了個冷顫,走向灶房。

婆母每日早上要用熱水敷手以保她的關節不僵硬,才能繡花,三寶也要用熱水洗臉,所以她早早的就要起床燒水。

隻是今日,她走進灶房的時候,溫度明顯比外麵高,揭開蓋子,一鍋熱水已經燒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