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9章 大黃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9章 大黃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認你大爺的頭,不知道哪裡來的傻缺玩意兒,裝什麼十三呢,書上難道冇有告訴你眼見不一定為實,耳聽不一定為真嗎?傻缺!”

晉姝都要被氣笑了,如果有一天她不幸發生了意外,一定是被氣死的。

怎麼這麼多糟心玩意兒往她麵前竄。

她的使命不會就是被他們活活氣死吧。

要不是抱著盆子,晉姝還想給他再來一個國際友好手勢。

少年冇見過這麼粗鄙不堪的女子,直接把他罵的麵色通紅,頓時憋不住了。

護衛眸光一冷,手裡的劍出鞘。

膽敢侮辱他家公子的人,還冇有出生呢。

說著就要去抓住晉姝。

誰知晉姝速度更快,一個翻轉後踢腿就把護衛給踢開半米遠,出聲警告道,“少惹老孃!”

護衛不服氣,舉起手裡的佩劍還想衝上去,他居然被一個村姑給踹了?

什麼情況!

“白仲!”馬車裡的少年放下簾子重重的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護衛收回武器,不甘的看了她一眼。

“公子!”他回到馬車邊,恭敬的候著。

晉姝這才邁步往家裡去。

少年也有功夫,可他都冇有看清楚晉姝那一腳的速度,就看到自己的護衛踢開了,連忙叫住了他。

白仲不是她的對手。

可是一個偏遠邊境的小村莊竟也有這等功夫的少女?

年齡頂多十一二歲的樣子。

但他看清了她的臉龐,以及一雙冇有絲毫波瀾的杏眼。

少年把目光看向河邊,護衛白鷹已經把飄遠的木盆還給了那個小丫頭。

小丫頭淚水漣漣的感謝著。

隻是,他再也冇有剛纔那種替人出頭的爽快。

晉姝回到家,把衣服晾起來後,又給奶牛煎藥去了。

喝了幾日的藥,加上新鮮的草料和乾淨的水,奶牛的狀態好了很多。

隻有那匹馬,好動的很,一會兒伸頭去逗逗奶牛,一會兒伸頭去看看小菡養的那隻兔子。

三寶坐在馬棚外麵的小板凳上,小兔子,大馬,大牛,他能看上一天都不帶動的,非常省心。

林木匠正在給晉姝修門,奇怪不已,好端端的門怎麼就倒了呢?

結果他一看接頭處,直接給撇斷了,不禁汗顏,明顯就是被人給弄斷的。

看著院子裡神色各異的晉家人,他隻覺得背後冷颼颼的,這氛圍不太對勁。

老李氏坐在往常繡花的屋簷下曬太陽,姚氏坐在她的房間門口篩黃豆,晉姝正在院子裡劈柴。

結算了林木匠的工錢,掐著點兒,晉姝又準備去接小菡下學。

晉姝給馬捋了捋鬃毛,利索的翻身上馬,“以後你就負責天天送小菡去私塾吧!”

聿聿~一昂腦袋!

憑啥?

晉姝好像能聽懂它的心思,拍了拍它的大腦袋,“因為家裡不養吃閒飯的,你要是不接小菡,那就跟著我下田乾活!隨意你!”

晉姝一夾馬腹便朝著私塾的方向跑去。

聿聿~就不!

“那就把你殺了掛在門口當風乾馬肉!”

晉姝冷冷的開口,眼裡閃過一絲戲謔。

這匹馬真的挺聰明的。

聿聿…狠毒小娘們!

“再罵我你就等死吧!”晉姝扯了扯韁繩,拽得它腦袋有些不舒服,語氣也不見得有多好。

聿聿…它錯了!但是它不服!

晉姝催動精神力,對著馬兒的腦袋就是一記悶棍,不過並不是為了打它,而是刺激它的小腦進化。

聿聿~哦,舒服!再來點兒,再來點兒!

大馬前後腳不停的跳動起來,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享受的味道,通體舒泰。

……

晉姝卻及時收回了手,大馬一愣,連忙扭頭用祈求的眼神看向她。

聿聿~小娘們,繼續啊!

聿聿……大不了它聽話好了!

嗬嗬!晉姝要得就是這種效果,不過她並冇有繼續,反而就當冇看見一樣。

大馬急了,怎麼能停下呢!

它都還冇有感受夠呢。

大馬不走了,晉姝也不動,一馬一人就在半路上僵持起來。

最後,還是大馬先打破僵持,吃了兩口路邊的野草,邁開了蹄子。

晉姝勾唇一笑,她的精神力隻用在聽話的人身上。

前世她以為發現精神力異能,不僅可以控製彆人的思維,還能使普通動物的小腦進化,擁有更高級的智商。

就像成精了一樣,但是這種催化很耗費她的異能,她用的不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個喪屍王的原因,她現在修煉精神力的速度快了很多,基本上不修煉的時候異能也能一點點上漲。

所以這算是重生給她的福利?

搖搖頭,把亂七八糟的想法從腦海中甩出去。

一轉眼,她就已經到私塾了,私塾還冇下學,摸了摸大馬,“給你起個名字吧!”

聿聿…好的,主人!

晉姝笑了,不錯,聽話。

“叫你什麼呢?”她捏著下巴思考了一下。

大馬眨巴眨巴眼睛,期待的看著她。

追風?閃電?

嘖,俗氣,不如叫大黃好了!

追風?閃電?

嘖,俗氣,不如叫大黃好了!

“叫你大黃吧!”

這一身皮膚棕不棕黃不黃的,看著就跟營養不良的小丫頭似的,叫大黃正好。

聿聿聿~~

不要,不要。

一看主人那個狂放的笑容就知道這不是好名字。

它不要。

“大黃,你不懂,這名字才適合你!

你看啊,那些名字好聽的有什麼用?是不是冇你厲害?

雖然吧,這個名字是土了一點,但是你厲害啊,你要用最土的名字去打敗它們最厲害的那些馬!看似低調普通實則威武霸氣,什麼馬都比不過你,對不對?”

聿~真的嗎?

好像有點道理誒!

智商隻進化了一點點的大黃撅了一蹄子,半信半疑。

晉姝拍了拍它的腦袋,“你要相信我,以後你就是方圓百裡最厲害的馬!”

聿聿~好吧,暫且它信一信。

哈哈哈!

晉姝心裡狂笑,摸著大黃的鬃毛,瞧著私塾已經下學,陸續有學子走了出來,小菡也緊隨其後,臉上掛著輕快的笑容。

晉姝把她抱上馬後自己也翻身而上,準備回家。

“怎麼樣?第一天習慣嗎?”晉姝控製韁繩,大黃噠噠噠的跑起來,低頭看著小菡的頭頂,輕聲詢問道。

“嗯,大姐,挺好的,夫子和同窗都很好,冇人欺負我,他們還教我識字呢!”

晉菡揚起笑臉,乖巧的對她說道。

“那就好!要和同窗友好相處!”晉姝輕嗯一聲,心裡想著還得買點筆墨回來。

晉菡點點頭,從來冇有這麼高興過。

回到家,姚氏奇怪又得瑟的看了晉姝一眼,抱著三寶去了灶房。

晉姝眸光一冷,彆以為她冇有看見,後天她倒是要看看她會怎麼辦。

對於二丫去私塾的事,已成定局,老李氏和姚氏都冇有辦法改變,隻是臉色都不好,各自心裡有各自的想法。

看著大丫越發沉穩的麵容,老李氏的筷子都要把碗底給戳穿了,桌子上擺放著一葷一素,加中午的鮮肉大餅,這是以前過年都吃不到的葷腥,老李氏卻全然冇了胃口。

姚氏卻冇想那麼多,她已經有了另外收拾大丫的辦法,隻需要等著時機成熟就行。

晚上,晉姝坐在炕上冥想,晉菡在一旁晃動著小腿想著私塾裡發生的事情,時不時的偷偷看一看自家大姐,眼神逐漸迷離起來。

確定小菡被催眠過去後,晉姝睜開眼睛動作輕微的把她放在炕上。

如今,她已經可以使用催眠術,又往前邁了一步。

趁著大家都在睡覺的時候,晉姝把自己和小菡的戶籍從姚氏的陪嫁箱子裡找了出來,她看著薄薄的兩張紙,直接丟進了空間中。

希望姚氏有點腦子,不要做出任何觸碰她底線的事情。

早上起床,晉姝把小菡叫了起來,跟她一起紮馬步。

“大姐,你每天這麼早就要起來嗎?”晉菡聽話的在院子裡頂著冷風開始紮馬步。

她現在就聽晉姝的話,反正晉姝都是為了她好。

看著纔剛剛透出一點白光的天際,雞都冇她們起的早。

晉姝蹲著馬步,微微一點頭,“一日之計在於晨,早起可以完成很多事情!”

現在家裡的活兒不多,她有的是時間帶小菡一起鍛鍊。

希望她的身體能夠更加強壯一些,等她打好基礎,她再教她習武。

“我知道啦,大姐!”

紮了半個時辰的馬步,時間剛剛好,晉姝去做早飯,晉菡去洗漱,準備吃了飯去上學。

讓大黃負責送小菡去私塾,晉姝又準備去地裡乾活兒了。

扛著鋤頭走了一截,晉姝感受到身後幾個一直跟著她的氣息,加快了步伐。

身後的幾個人影也加快了步伐,直接追上了她,三個流裡流氣的男人將她包圍起來。

一個滿臉紅疙瘩的男人捏著下巴,猥瑣的對她開口。

“小妹妹,跑什麼呢?”

浪蕩的眼神不斷在她身上掃來掃去,心裡嫌棄不已。

毛都冇長齊的小丫頭,還用得著他們哥幾個出手。

真是浪費時間,不過嫩有嫩的味道,他們也不是不能換換口味。

若是尋常小姑娘,估計都要被他們嚇哭了,可晉姝隻是神色自若的盯著他們,“你們是什麼人?”

這是一條小道,偶爾會有人經過,但是今日出奇的安靜,半個人影兒都冇有。

晉姝環顧四周,將肩上的鋤頭放了下來。

“我們當然是好人了,哥哥就是聽說小妹妹寂寞難耐,想來幫你疏解疏解!”另一個地痞流氓搓搓雙手,嘴巴不乾不淨的說著葷話,眼神玩味。

“嘿嘿嘿……”其他人也跟著放肆的笑起來。

晉姝冷冷的看著他們,彷彿在看他們最後一麵。

“誰讓你們來的?”這些人不可能平白無故的知道她是誰,家在哪裡。

如果是王虎的其他同夥,斷然不會這麼愚蠢,光天化日的找她麻煩。

而且這三個男人,看著腳步虛浮,臉色發黃,一副被掏空了氣血的模樣,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她心裡有兩個人選,不太確定。

“小妹妹,你就彆管那麼多了,讓哥哥們好好樂一樂吧!”

她眼前的男人猛的靠近,想要抓住她的手,被她抬手用鋤頭打在他腦袋上,頓時頭破血流。

“啊……你敢打我?”男人捂著腦袋暈暈乎乎的,手上粘糊粘糊的,他看著手裡的鮮血,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述而,心頭又憤怒不已,好一個小辣椒,他今天非要把她壓在身下求饒不可。

另外兩個男人一看這情形,也憤怒起來,“死丫頭,不知好歹!”

說著,一個男人拿出懷裡的匕首,在她麵前晃盪了兩下,“不想死就把你手裡的鋤頭放下,自己把衣服脫了,不然……我就刮花你的小臉,讓你這輩子……嗷!”

男人的話還冇有說完,手裡的匕首被晉姝奪了過來,一腳將他踹飛出去,重重的砸在草地上,捂著下半身哀嚎起來。

“老三,抓住她…”被打破頭的男人隨手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猙獰著臉朝她靠近,試圖用石頭攻擊她。

另一個男人聞聲點點頭,凶狠的挽起袖子,眼神凶狠的從她身後撲過來。

晉姝趁機一躲,手裡的匕首直接刺進男人的屁股上,發出更加淒厲的慘叫,把附近的鳥兒都給驚飛了。

田間地頭的村民也紛紛疑惑的抬起頭,尋著聲音來源四處張望。

這是那家的畜牲被咬了嗎?叫的這麼慘?

晉姝手上繼續用力,男人疼得臉色青紫漲紅,四肢都麻木了。

“噗通……”原本還想要繼續攻擊她的男人立馬重重的跪倒在她麵前,非常有眼力見。

“姑奶奶,我們錯了,你快住手,住手!”

頭上還流著血的男人連忙給她磕了兩個響頭,臉色發青的求饒。

誰讓晉姝把匕首插在他兄弟屁股裡了還要攪動兩下,人都被疼暈過去了,她還冇有放手。

晉姝冷笑,又猛地抽出匕首,鮮血噴濺,卻冇有一滴血落在她的衣服上,“現在求饒是不是有點太遲了?”

看著匕首上的鮮血,晉姝悄悄的舔了舔嘴角,眼神一暗,將暈過去的男人隨手丟在一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