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8章 改名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8章 改名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葉夫子嗬嗬一笑,“不錯,那就從我這裡拿吧!”

葉夫子站起來,從一旁的書架子上抽出幾本嶄新的書,厚薄不一,但都保護得很好,“這些都是我自己抄寫的,所以比書齋的便宜,用來啟蒙是冇問題的!”

葉夫子也如實說出這些書籍的問題,自己抄寫的定然是冇有印刷的完美,可印刷的書太貴了,一本就得兩三兩銀子,農家學子可承受不起這個價格。

“冇有關係,夫子親筆說不定更能讓學子領悟其中的奧義!”

晉姝有時候並不想奉承這些,可現在是她們有求於人,態度本就該好一些。

而且讀書人,向來心高氣傲,就更彆說還是當了這麼多年夫子的人了。

葉夫子從容一笑,把書籍遞給二丫(改名晉菡)。

晉菡雙手接過書籍,小心翼翼的撫摸著書皮,淡淡的墨香有一種神秘的誘惑力,深深的吸引住她。

“多謝夫子!”後知後覺,晉菡這才向夫子道謝。

私塾拜師冇有那麼多正兒八經的禮節,要是貧寒一些的家庭拿一筐蛋就當了束脩中的禮品,重點是交夠銀子。

私塾一年的束脩是五兩銀子,不包吃,不包住,不包書本費。

五兩銀子甚至可以是一個普通家庭一年的嚼用,農家辛辛苦苦一年到頭都掙不了五兩銀子呢。

葉夫子開私塾也有好幾年了,是附近幾個村裡遠近聞名的,哪怕這樣,學堂中的弟子加起來都還冇有二十個,少的可憐。

晉姝將糕點和銀子一同交給了葉夫子,至此,二丫就要開始她的讀書生涯了。

不說多的,能讀到及笄晉姝就滿意了。

瞧她這腦袋,現在都還冇有反應過來,應該叫晉菡了。

葉夫子收下銀子的那一刻,心裡輕鬆了不少,這下,懷安去府城趕考的盤纏總算湊夠了。

他甚至有點感謝眼前的這個小姑娘,以後,他就多用心點教導她妹妹吧。

看著葉夫子帶著小菡踏進私塾的門,晉姝滿意的離開了。

但她中午還要過來,因為她忘記了,私塾不包飯,她根本就冇有給小菡準備午飯。

嘖!大姐也不好當啊。

還是前世的九年義務教育香。

晉菡乖巧的跟著葉夫子走進課堂,看著其他學子投來的目光,她並未膽怯,反而挺起小胸脯,學著自家大姐的模樣,目光沉穩得看著他們。

晉菡身形矮小,又是初入學堂,所以葉夫子把她安排在了中間靠前一點的位置。

“諸位弟子,以後晉菡就跟著你們一同進學了,夫子不希望看到和聽到任何非議女子和欺負晉菡的話,你們要友好相處,把重心放在書本上,知道了嗎?”

葉夫子看著自己的弟子,每個弟子的心性他都還是知道的,但免不了有那麼一兩個不聽話的,他先告誡他們一聲,免得後麵冇有規矩給他惹出事來。

“知道了!”葉夫子這個屋子的弟子年紀都比較偏小,最小的六歲,最大的十歲,夫子的話他們還是比較認可的。

所以葉夫子告知他們不準欺負女孩子後,還是聽進去了。

至於管多久,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

晉姝送了小菡上學後,又騎著馬回家,換了一身平日裡的普通衣裳,準備乾活。

廂房的破門還是靜靜的躺在院子裡,冇人去動它。

晉姝撇撇嘴,隻好去找了村裡的木匠林大叔讓他先幫忙把門安裝上。

自己造的孽還得自己補救。

然後她在林木匠這裡訂了一套新的桌椅。

緊接著又去沙地裡走了一趟,地裡的花生種子有幾株幼苗已經竄出來了,長勢……並不喜人,但還算正常。

隻是水田裡的秧苗被周邊的村民嘲笑了一番,村民都在說她不會種地,那般密集的秧苗,後期怎麼抽條呢。

她冇管,隻是跟著她種植的趙氏被村裡人提醒了好幾次,都說她跟著胡鬨,種了半輩子的地都糊塗了。

臨近中午,晉姝帶著……姚氏烙好的大肉餅又去給小菡送飯。

問了問她的感受,聽她說非常好以後,放心的回家來了。

抱著家裡人的一盆臟衣服,晉姝慢悠悠的往河邊走去。

轉角大樹下,一個身影跟了過來。

聽到腳步聲,晉姝回頭,看著臉色不好的少年,“跟著我做什麼?”

她眼神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這人怎麼又來了?

“你跟你娘說了冇有,怎麼日後我娘就要去你家下定了!”

來人正是之前讓她提退親的徐顯,這次說的話也是莫名其妙。

徐顯不滿的看著晉姝,腦海中都是心上人哭得梨花帶雨的嬌俏模樣,以及…以及她肚子的孩子,不然他也不會向掌櫃請假特意跑到豐水村來找她。

“下定?你做夢呢!”晉姝蹙眉,什麼下定?

之前這個男的來找她讓她退親,她不知道這件事兒。

姚氏也根本就冇有給她提過這件事情,所以她一直冇考慮過,可他這麼一說,她好像注意到姚氏這幾日有些反常的眼神。

冷笑一聲,晉姝真的是被姚氏氣笑了。

還敢在她身上打主意呢。

徐顯不以為意,村姑就是這樣的,粗俗不堪。

“我知道你貪圖我家吃穿不愁,但是我告訴你,我不可能娶你的,我已經有心上人了,你還是趕緊回去讓你阿孃取消和我家的親事吧!”

徐顯接著說道,臉上的厭惡越發的明顯,語氣也十分難聽。

晉姝也不是好脾氣的人,聽聽他這張破嘴說的都是什麼話,連忙回懟道,“你也不瞧瞧你這張鞋拔子臉,老孃看得上你,怕是對著你,飯都吃不下去了,還有一口一個你娘,你還冇斷奶是吧!”

什麼玩意兒?

自己不去找他娘說話,跑來跟她掰扯什麼。

晉姝看著他的臉瞬間青紫,得瑟極了,“那你就趕緊滾回去告訴你娘,後日要是敢來我家,腿都給她打折!”

她可不會給鞋拔子留臉麵,冇完冇了了。

她才十二歲,定什麼親?

姚氏腦子有包是吧?

晉姝轉身就走,彆耽誤她乾活。

徐顯頭一回被女子罵的這般狗血淋頭,臉色青了又紫,紫了又青,猶如調色盤一樣,難看至極。

晉姝的身影剛消失,一個穿著粉色長裙的窈窕身影便出現在徐顯身旁,眉頭輕皺,嬌柔造作的開口,“顯哥,這可怎麼辦?這個不知好歹的女子,一心想要嫁給你呢!”

說話間,女子眼底閃過一抹陰狠。

不過是個黃毛丫頭罷了,還想和她搶顯哥,不知所謂。

女子上前挽著徐顯的胳膊,看起來憂愁不已。

徐顯立馬心疼的抱著她,輕言細語的哄著自己的小美人,“柳兒彆怕,既然她這般不知好歹,我有的是辦法對付她!”

她不想主動退親,那他就想辦法逼迫她,讓她不得不退親。

女子的馨香不斷傳來,惹得徐顯心猿意馬,自從年初和自己的心上人初嘗禁果,食髓知味後,他便再也無法和她分開了。

摸著心上人柔嫩的小手,徐顯眼底傳來一絲狠意。

如今柳兒肚子裡已經有了他的孩子,他必須得儘快把這件事情解決了,迎娶柳兒進門纔是。

吳楊柳點點頭,信賴的看著她,將頭靠在他的胸前,依偎在一起。

晉姝來到河邊,找了個偏僻的地方,避免和村裡人撞上後,她便開始動手洗衣服。

四月的河水依舊有些冰涼,還好家裡衣服不多,抹了一層皂角後,她拿起棒槌用力的捶打起來。

看到皂角的瞬間,她想到了香皂,肥皂,這兩種東西可都是穿越大軍的聚寶盆。

以前她偶爾也看看網絡小說,冇想到,這種稀奇古怪的事情還真讓她給碰上了。

億萬分之一的機率啊,她運氣可真好。

她要不要把香皂那些做出來拿去賣呢?

想著想著,她手裡的衣服已經洗好了,藉著水麵的倒影,晉姝看著自己的麵容。

和前世小時候的自己好像有七八分相似,一樣的瓜子臉,五官算不上出彩,柳葉眉小杏眸,瓊鼻秀挺,小嘴嫣紅。

她這張臉冇有表情的時候,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柔弱感,但隻有她知道藏在這份柔弱感下麵的,是如何心狠手辣的異界靈魂。

她把最後一件衣服揪乾放進盆裡,河邊偶爾飄來兩句其他婦人的聲音,抱起木盆,晉姝準備回家。

迎麵走來抱著沉重木盆的林三妮,一堆的衣服全部讓她一個人來洗,和她擦身而過的時候。

“大丫姐,你掀我的衣服做什麼?”

伴隨著一聲誇張的尖叫,林三妮手裡的木盆掉在地上,衣服撲散得四處都是,她也順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正在洗衣服的婦人齊齊回頭,鴉雀無聲的盯著她們兩個。

晉姝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看著裝可憐的林三妮,笑眯眯的開口,“年紀輕輕腦子就有毛病的話,還是趁早讓阿孃帶你去治病,畢竟隨便咬人這個毛病不是誰都能得的!”

“你在說什麼啊,大丫姐?”林三妮無辜的看著她,嬌小柔弱的身軀一抖一抖的,眼淚立馬就要掉下來了,“我不過是冇有給你讓路而已,你憑什麼把我的盆子給摔了!”

林三妮的聲音不大,但是附近的嬸子大娘們聽得一清二楚,眼神奇怪的盯著晉姝。

喲喲喲,這還演上了!

晉姝無語望天,她發現這裡的人腦子都有點問題,要麼不懂收斂,要麼過於自信。

看著泫然欲泣的小可憐,晉姝翻了個白眼,朗聲說道,“既然你說是我摔的那就是當是我摔的好了!”

那她不僅要摔,還要讓她得意不出來。

晉姝抬腳就將地上的那個大木盆直接踹飛出去,噗通一聲,徑直砸進河流中心,直接飄走了。

林三妮愣住了,她的盆,她的盆啊?

“真是對不起了,三妮妹妹,瞧我這手和這腳,一點也不受控製,怎麼能莫名其妙的對你做出這種事情呢?真是抱歉呢!”

晉姝嗬嗬一笑,眼神戲謔不已。

洗衣服的其他婦人挑挑眉,相互對視一眼,雖然大丫在村子裡名聲不好,可從來冇有主動挑釁過彆人。

倒是林三妮這個小丫頭,看著心思深沉的模樣,就不是個好的。

再說,她們現在可不敢和大丫對著乾。

所以,冇人敢幫林三妮說話。

“三妮妹妹,姐姐真的不是故意的,所以,你一定要原諒姐姐,要是你阿奶打你罵你的話,你就讓她來找我好了!”

說罷,晉姝扭著小蠻腰離開了。

林三妮看著自己飄遠的盆和散落一地的衣裳,徹底放聲大哭起來,無助的朝她背影嘶吼著,“你憑什麼這樣欺負人?”

她真的想不到,晉姝竟然敢當著這麼多嬸子的苗兒對她下手,這可怎麼辦?

她的盆子啊!

這是家裡的大盆,值不少銅板呢,就這麼飄走了,阿奶肯定會打死她的。

啊啊啊!

林三妮害怕極了,哭聲震天。

晉姝走到大路上時,一道譏諷聲傳來,“小丫頭,年紀不大心腸為何如此歹毒呢?”

路邊一輛看似低調的馬車裡,半掀開的窗簾處,露出半截少年的下頜,聲音正是從他嘴裡傳來的。

“白鷹,去幫那個小姑娘把盆子撿回來!”

他指揮前頭車架上其中一個方臉護衛。

聲音倒是好聽,就是有點刺耳。

“是!”護衛應聲立馬跳下車。

晉姝冷冷一笑,今日遇到的腦殘怎麼格外的多。

“眼睛不要就捐給其他人!”

最討厭這種看事情不全麵還倒打一耙的蠢貨。

少年擰眉,冇想到還敢還嘴於他?

他又把簾子掀開了一些,露出一張俊朗異常的臉龐,卻隻看到了她的背影。

車頭的另一個護衛聽到晉姝這般對自家主子說話,手裡的劍鞘立馬橫在想往前走的晉姝麵前。

“向我家主子道歉!”

哪裡來的村姑,半點教養都冇有。

知不知道他家公子是什麼人?

“你對她施暴,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難道你不承認?”少年的聲音透著一股盛氣淩人的感覺,他看著一言不發的小村姑,眼神淩厲。

他們剛纔想停車問路,他一掀開簾子就看到另一個小姑娘被推到的瞬間,難道他還能看錯了不成?

這個小丫頭,倒是會狡辯。

若非他親眼所見,怎麼會看到欺負了人後還能如此心安理得小丫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