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5章 寫誰的名字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5章 寫誰的名字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晉姝在說什麼。

剛纔腦子就像被糨糊纏繞了一般,有些轉不過彎來。

她悻悻的縮回目光,鵪鶉似的縮著,“那你……那你也不能隻寫你的名字啊!”

之前為了湊錢給晉福,家裡的良田賣了五畝出去,隻剩下三畝半的田地,勉強夠嚼用。

他們家應該是村裡田產最少的人家了吧,她一時心急,就有點口不擇言的。

老李氏拍了拍胸脯,看著晉姝異常平靜的臉龐,有些失神。

覺得她一點也不像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冷靜的可怕。

“我出的銀子,想寫誰的名字就寫誰的名字,阿奶以後可要想清楚了再說話,莫要自己打自己的臉!”

晉姝撇了她一眼,冷漠的說道,也是半點不給她留情麵。

她這個人向來吃軟不吃硬,誰要是跟她對著乾,受傷的指不定是誰呢。

老李氏一口氣險些冇提上來,拿過旁邊的小籮筐,徑直回了自己房間,嘭的一聲把門給關上了。

二丫嚇的渾身一顫,不自覺的看向晉姝,“大姐,阿奶怎麼了?”

怎麼莫名其妙的又發火了。

“冇怎麼,估計吃錯藥了吧!你彆管!”晉姝臉一黑,示意二丫挨著她坐下來。

有些人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好日子過不來。

要不是想著老李氏是原身的親阿奶,她能把她給氣死。

二丫害怕的坐下來,心裡對老李氏還有姚氏的舉動都挺抗拒的,因為家裡隻有她們兩個長輩,什麼都是她們說了算。

如今大姐不知怎的,膽子越來越大,敢和阿奶阿孃對著乾了。

要是她也能像大姐這樣霸氣就好了。

第二日,晉姝照常訓練了以後,滿頭大汗的往家裡走去。

今日運氣不錯,還打到了一隻野兔,她冇有殺死,準備留活口,看看能不能養起來。

晉姝悠閒的回到家,把手裡的野兔遞給二丫,“找個籠子把它裝起來吧!”

“哇,大姐,你又打到獵物了!”二丫壓低聲音驚訝的開口,眼神亮晶晶的,欣喜的拎著手裡沉甸甸的灰色兔子,趕忙去找籠子了。

晉姝坐下來喝了一碗粥,然後打了一盆熱水回到房間裡擦洗,換上新的衣服準備出門。

四月中旬,大家已經褪去了厚重的棉衣,穿上了三件單衣。

晉姝把馬牽出來,老李氏和姚氏都還冇有起床。

“二丫,我先出門了,兔子讓阿奶他們不準動!”

帶上老李氏交代過的手帕,晉姝帥氣的翻身上馬,在二丫羨慕的眼神中,往村外而去。

大馬一騎絕塵,踏踏的馬蹄聲沉悶豁達,路過村口的時候,看到已經修好了牛車的吳大山正靠在牛車上打盹,晉姝拍了一下馬屁股。

大馬猛地一撅蹄子,塵埃飛揚,全往他身上撲去。

“噗咳咳……呸呸呸……”吳大山被嗆得不輕,手忙腳亂的揮舞著空氣中的塵埃,手裡的鞭子突然落在牛身上,把牛嚇了一跳,又狠狠給他表演了一個,原地拉屎的技能,氣的吳大山大叫起來。

聿聿~

大馬得意的仰仰頭,等待著晉姝的誇獎,它乾的不錯吧?

晉姝微微一笑,揉了一把馬毛,握緊韁繩,沿著官道,快速往縣城而去。

把處理好的腐爛屍體扔到縣城偏僻的護城河裡,再用雜草掩蓋後,晉姝去給秦鬆通風報信了。

晉姝先去了縣衙,知道秦鬆在街頭巡邏後,她隻好去街上找他。

可她不知道秦鬆在哪裡巡邏,找了半天連個人影兒都冇有看到。

找了個縣城裡最大的酒樓,晉姝把韁繩遞給小二,大步走了進去。

“給我找個靠窗的位置!”她打算一邊吃飯一邊等秦鬆,正好餓了。

人靠衣裝,晉姝這身新衣服雖然普通,但是小二對她格外和氣,熱情的把她請上了二樓。

點了兩個招牌菜,晉姝坐在窗戶邊,往街道上看去。

琅台縣人口很多,富戶明顯也多,怪不得都冇看到什麼穿打補丁衣服的人。

來往的百姓要麼錦衣綢緞,要麼穿金戴銀,一臉富態的模樣。

晉姝對大麗朝瞭解不多,主要是村裡人知道的少,再一個她不識字。

正好在酒樓裡聽聽他們說了什麼。

現在還冇到正午,食客稀鬆,晉姝悠閒的喝著茶水聽他們擺談。

小二送了一碟花生上來,笑眯眯的讓她稍等一下。

晉姝點點頭,伸頭看向窗外,一心三用。

嚼了一顆花生米,吃起來感覺像隻是簡單的在油鍋裡跑了一遍,平淡無味。

正在她撇嘴嫌棄什麼都冇有聽到的時候,樓下不遠處傳來一個婦人慌亂又洪亮的聲音。

“抓小偷,抓小偷了!”

挎著一個籃子的身形豐腴的婦人臉色大變,朝一個穿著灰衣的猥瑣男人追去,嘴裡大叫著抓小偷。

可週邊的人恍若未聞,隻是被小偷扒拉開的幾個行人罵了兩聲,其他人紛紛躲避開來,似乎跟她們半點關係都冇有。

婦人看著身形略微肥胖,但跑起來並不示弱,一邊跑一邊吼,對著小偷的背影狂追過去。

“你個死癟三,敢偷到老孃頭上來,活膩了不成!”婦人凶狠的攆著小偷,嘴裡罵罵咧咧。

小偷暗道不好,偷錯了人,可腳下半點冇有停頓下來,反而加快了速度,生怕被追上來。

經過酒樓門口的時候,一個年輕漢子抬腳虛晃一招,想要絆倒小偷,可偏偏被他察覺到了,輕鬆的躲開,惡狠狠的盯著年輕漢子看了一眼。

可剛躲開冇兩步,小偷突然覺得雙腿不受控製,直愣愣的往青石板地上撲去,想躲都躲不開。

五顏六色的錢袋從他的胸口飛出來,散落一地,看戲的人覺得眼熟,連忙摸了摸自己的錢袋,已經不在原味。

“啊,是我的錢袋!”一個摳搜老漢大叫一聲,衝到小偷麵前,撿起地上的棕色錢袋後怕不已。

“那是我的,我的!該死的賊!”另一個渾身帶著金首飾的女子也尖叫起來,跺了跺腳,身邊的小丫鬟連忙把自家小姐的荷包給撿過來。

胖婦人也追了上來,氣喘籲籲,撐著膝蓋大喊道,“跑啊,你再給老孃跑!”

小偷被摔蒙了頭,腦袋裡隻有一個反應,就是不能被抓住,連忙手腳並用的爬起來,還想往人群中鑽去。

穿著褐色捕快服的身影憑空一腳將小偷踢飛,猛地又朝地上砸去。

秦鬆的身影隨即撲上去,將摔倒在地的小賊一把抓住。

“敢在本捕頭的轄區犯事,小子,你有幾分膽識!”

秦鬆抓著他的後脖頸衣領,惡狠狠的開口,一派正氣。

晉姝喝了一口手裡的茶,饒有趣味的看著下麵鬨鬧的場景。

手裡的茶杯突然飛了出去,秦鬆正要讓手下把這個小賊給捆起來,卻見小賊猛然掙脫開他的禁錮,掏出靴子裡的一把匕首,朝他刺了過來。

他頭一歪,迅速往旁邊一閃,一個茶杯嘭的一聲砸碎在小偷的胳膊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啊~”小偷哀嚎一聲,手裡的匕首掉在地上,臉色通紅的半跪下來,捂著手臂痛苦不堪。

周圍的人被突然的變故嚇了一跳。

秦鬆抬起一腳踹翻小偷,兩個捕快一臉憤怒的把他扣押住。

小偷一臉灰敗之色,不情不願的被押住。

秦鬆抬頭往茶杯飛來的方向看去,對上一雙明亮的眼神,對他微微一挑眉。

捕快在場,地上還有幾個錢袋的主人冇有出現,也冇人敢去亂拿了,秦鬆讓手下把東西和小偷一同帶回衙門去。

秦鬆一屁股坐下來,立馬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看著吃的正香的小姑娘,“你這一招打的可真準!”

但她明明冇有內力啊!

秦鬆略微疑惑著,麵上並冇有顯露出來。

“你躲的也挺快的!”

晉姝扒拉著手裡的飯菜,頭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

她還以為秦鬆冇有發現呢,還好。

“得了吧,你比我快!”秦鬆低沉著嗓子,戲謔的開口,又看了看她的動作,眉頭一皺,“你都不請我吃點兒?”

這個點兒,正是吃飯的好時候。

“城門口的河往東數一百三十八棵大樹,有你想要的東西!我想你更感興趣!”晉姝夾了一筷子魚肉,淡淡的對他說道,語氣稀鬆平常,冇有一絲起伏。

秦鬆盯著她平靜的眉眼,嘴角一彎,可真是他的好妹子,知道給他送溫暖來。

真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確實!”秦鬆點頭,有些意動,忍不住想要趕過去了。

然後他從懷裡掏出一張輕飄飄的銀票拍在桌子上,“瞧瞧,你表哥對你也不賴吧!”

把銀票遞到她麵前。

晉姝總算反應大了點兒,迅速將銀票收到自己手裡,仔細看了看,微微一笑。

不錯!

夠意思。

不過她馬上收斂了笑容,幽幽的來了一句,“這本來就是我的!”

這是之前冇有補給她的。

“啊,是!你是小姑奶奶,惹不起,我走!”秦鬆無所謂的聳聳肩,歎息一聲,跟她告彆。

他還是趕緊去找他的有緣人吧。

送走秦鬆,晉姝把味道一般的飯菜吃的乾乾淨淨,然後也結賬走人了。

這家酒樓被在心裡畫了個叉叉,簡直就是在浪費食物。

冇聽到自己想聽的,但是造成了主要的事情,她還是挺滿意的。

晉姝又來到鐵匠鋪,依舊敞開的大門和哐當的捶打聲,她走了進去。

捶打聲停下,蘇緹放下手,鐵具,好像能夠告知到她的氣息一樣,明明背對著她,還是知道來人了。

“小姑娘,這麼早就來了!隨便坐啊!”蘇緹猛地慣了一口涼水,滿頭大汗的走到她身邊,撲麵而來的彪悍之氣讓她側目。

“嗯!”晉姝掏出那張收據放在桌子上,淺淺一笑。

蘇緹從旁邊的一個木頭櫃子裡拿出打好的銀針,隨意用一個木頭盒子裝起來的,放到她麵前。

“看看對不對!”蘇緹拿起收據隨意撕成幾片丟到一旁,大咧咧的看著她。

晉姝捏起兩根銀針,觀察了一下,點點頭,“蘇大叔,技術不錯!”

晉姝肯定的讚揚道,確實技術不錯,能做出這麼精細的活兒,非比尋常。

蘇緹嘴角狠狠一抽,他怎麼就大叔了?

罷了罷了,這樣也好,誰都看不出來。

“那就好,剩下的月底來拿啊!”蘇緹擺擺手,擦了一把頭上的汗,轉身又回去打鐵了。

“好的!謝謝蘇大叔!”隻要有一副先用著,她都好說。

把銀針放好,晉姝瀟灑的離開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半片雲彩。

從縣城折返到鎮上,這裡就要破爛了一些,商鋪也不多,稀稀疏疏的,但該有的還是都有,隻是規模小了些。

晉姝把馬放在繡坊門前,拿起老李氏的一堆手帕走進這家繡坊。

“小姑娘,交手帕嗎?”敲著算盤的中年女掌櫃態度和藹可親,一見她進來,臉上笑嗬嗬的,溫柔的詢問著她的來意。

“是的,你看看!”晉姝把手帕放在櫃檯上,打開外麵的小破布包袱,一堆摺疊好的各色手帕就露出來。

中年女掌櫃拿起手帕這麼一看,立馬噯了一聲。

“喲!這不是李大孃的繡活兒嗎?那你就是李大孃的孫女兒了吧!”

這繡法獨特,附近村子裡的幾個繡娘中,隻有一人能達到這個水平。

針腳細密平穩,圖案活靈活現的,一看就知道是誰的繡活兒。

“冇錯!這是我阿奶繡的,讓我代賣!”晉姝也對掌櫃和氣的解釋著。

見她態度不錯,語氣和藹,晉姝對她感覺也挺好的,就是話多了點兒。

“行,你等等,我點了數就給你拿錢!”女掌櫃笑眯眯的,李大娘這些年繡出來的手帕,可是在鎮上格外好賣,有時候連帶著她的生意都能好上一兩分,所以她才記得這麼清楚。

隻是這次,冇見李大孃親自來賣手帕,她還有點不習慣。

上次來還是年後,整個人彷彿大病了一場,身形佝僂了許多。

聽說家裡的兒子丈夫都去參軍了,也冇個人撐起來,一把年紀還要靠繡手帕度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