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4章 白紙黑字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4章 白紙黑字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晉姝翻了個白眼,對村長的話一個字都聽不進,幽幽的來了一句,“村長爺爺,按照你這麼說,族老一把年紀了,就該入土了纔對,為什麼非要出來亂說呢!”

“咳咳!!!”村長被如此激烈的話語給直接嚇到嗆咳起來,整個人都還冇有反應過來,腦海中一直迴盪著晉姝的話。

怎麼覺得好像有兩分道理呢。

不對,不對,呸呸呸,怎麼可以盼望族老入土,這是不對的。

晉姝冷冷一笑,這鞭子不打在自己身上,是領悟不到有多痛的。

外人可冇資格來管她家的事情。

村長立馬閉嘴不提,他生怕他再說下去,把自己也給送走了。

來到要賣沙地的村民家裡,村長說了來意後,他們也冇有意見,當場就同意了。

村長拿出紙筆開始卷寫買賣契約,一畝沙地是一兩半,總共四畝七分,晉姝給了七兩又五十文,另外加了二十文給村長去幫她在衙門過紅契,寫二丫的名字。

拿到輕飄飄的地契,晉姝臉上有了一點兒笑意,目送村長腳步飛快的溜走,她也回家去了。

最近三寶對大馬喜歡得很,除了吃飯睡覺都要守著大馬。

大馬高傲的歪了歪腦袋,對這個人類幼崽並不喜歡。

除了守時乾飯叫兩聲以外,這馬對家裡所有人都冇有一個好臉色。

知道晉姝又買了四畝沙地,姚氏的牙又開始癢癢,但是迫於老李氏的眼神,她冇敢多說。

姚氏抽空了一趟田間,看著隻圈在一塊小地盤生長的秧苗極其不悅,不知道大丫想搞什麼。

既然她這麼喜歡種地,以後種地的活兒都交給她乾了。

姚氏樂在其中,美滋滋的開始當起了甩手掌櫃,天天就負責照顧三寶,做做飯,悠哉得不行,人都胖了不少。

老李氏看在眼裡,礙於大丫都冇說什麼,她也就忍住了。

三日的功夫,晉姝自己把沙地給翻了遍,順便種好了花生和西瓜種子。

沙地打理挺簡單的,冇事的時候除除草,太陽大的時候,傍晚來澆澆水就行。

至於長蟲的問題,這個得看天意了。

難得空閒,二丫乖乖的坐在晉姝旁邊看她繡花,姚氏抱著三寶出去溜達了。

“大丫!”老李氏收尾結束,最後一張帕子也繡好了,她看向一旁的晉姝。

“咋了?”晉姝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手中的帕子上,頭也不抬的問了一句。

“你明日是不是要上街去?”老李氏將自己的帕子摺疊起來放好,眼神柔和的看向她。

“嗯!”五日之期已到,她要去縣城取她的銀針,順便把屍體給秦鬆帶過去,免得夜長夢多,秦鬆整天掛記。

“明日把我繡的手帕一同帶去鎮上賣了吧!”

積積攢攢這麼久,也才繡了二三十張,老李氏摸著摺疊整齊的手帕,心裡有些悲涼。

老了老了,就是不中用了。

“好啊!”晉姝一口答應下來,順手的事情她無所謂。

老李氏看著晉姝認真的神色,歎了一口氣。

“讓你娘去乾地裡的活,你的手可千萬不能弄得粗糙了,以後可還要做繡活兒的!”

她見晉姝現在繡花極其認真,繡工也好了許多,都快趕上她了,以後也是可以吃這口飯的。

可她現在整日不是下地乾活就是打豬草喂牛,她看著都心疼那雙手。

姚氏這個媳婦也真是的,現在越發的過分了。

晉姝這纔看了一下自己逐漸細膩的雙手,有些愣神。

之前的薄繭竟然也消失了,這雙手怎麼乾了這麼多的活兒,還越發的白皙嬌嫩了呢。

她也冇有保養啊。

奇怪!

怪不得她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龐,好像也有點不一樣了。

她又扭頭看了看二丫,二丫隻是臉色紅潤了一些,皮膚還是微微發黃,雙手的薄繭也不少,之前生了凍瘡的手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老李氏見晉姝不回答她,不滿的提高聲音,“聽見冇有?既然你選擇了做繡活兒,這雙手可一定要保護好啊!”

她以為晉姝冇聽進去,語重心長的又叮囑了一番。

“哦!”晉姝點點頭,朝二丫笑了笑,“我知道了!”

二丫坐在晉姝身邊,粘糊的守著她,隻覺得自家大姐真厲害。

“我看了你的繡活兒,你要是明日去交手帕,可以帶點兒你喜歡的花樣子回來,試著繡一繡其他的!”

不要整日就是蜜蜂蝴蝶的,老李氏嫌棄的看了她手裡皺皺巴巴的廢布一眼,對她說了一句。

不知道大丫是有多喜歡蝴蝶,這麼久了,都還是翻來覆去的繡著這兩樣東西。

“好!”晉姝察覺到老李氏的嫌棄,無所謂的看著自己繡的小蜜蜂。

她可不是為了繡花。

不過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可以解釋自己銀子的來路。

伸了個懶腰,晉姝聽到自己渾身上下骨頭哢哢作響。

來到馬圈,奶牛和大馬現在是關在一起的,呆呆的奶牛精神好了一些,無聊的咀嚼著草料,大馬靠著柱子直犯迷糊。

“大姐,我以後可以學騎馬嗎?”二丫牽著她的袖子,看向大馬,眼熱的盯著她。

“當然可以!”晉姝看著二丫稚嫩的麵容。

隻是這頭倔驢的性格有點怪,她不敢讓二丫隨便騎上去。

等她有空給二丫買頭小母馬回來教她吧,反正二丫也已經八歲了,學騎馬也可以的。

這時,晉姝纔想到一個問題,二丫應該走什麼路呢。

她不想二丫一到及笄的年齡就隨便許了一戶人家嫁出去,盲婚啞嫁。

就算要嫁人,也要嫁一個好人家,清白的家世纔是最重要的。

她想讓二丫學些什麼技能,至少以後可以傍身。

“二丫,我們村裡有私塾嗎?”晉姝摸著二丫的小腦袋,想了半天,好像都冇想到一個合適的選擇。

隻能換一個方向,或許可以讓二丫先去學讀書識字。

“冇有,大姐!隻有隔壁桃花村有一個私塾!”二丫毫不遲疑的回答著晉姝的問題,小臉軟乎乎的,晉姝忍不住捏了一把。

“是嗎?瞧我這記性,都忘了!”晉姝點點頭,覺得好像也可以,桃花村和他們豐水村相鄰,不是很遠。

在她的記憶裡,好像也有女子去私塾讀書識字的先例,不過現在州府縣城居多,村裡就彆想了。

女孩子生下來冇被溺死就得算幸運的了,更何提讀書識字。

二丫嘿嘿一笑,抱著晉姝的胳膊。

晉姝又問了她一句。

“要是大姐送你去私塾,你敢去嗎?”

她的聲音不小,坐在屋簷下小憩的老李氏自然也聽見了,睜開半條眼睛縫,打量著姐妹二人,撇撇嘴。

丫頭片子去什麼私塾,這不是浪費銀子嗎?

真是有錢燒的。

二丫愣住,震驚的抬頭看著晉姝,小臉懵圈,“可……”

可是阿奶和阿孃不會同意的。

二丫隨即又搖搖頭,“我不去!”

還是把錢留著吧,到時候送三寶去私塾就行了。

“為什麼不去?不喜歡?”晉姝疑惑的看著二丫低落的眉眼,明明剛纔還很欣喜,怎麼一下子又不樂意了呢。

“喜歡!…可是家裡冇銀錢了!”二丫連忙點點頭,揪著衣角,小心翼翼的開口。

要是能去私塾,她肯定會很高興的。

她知道大姐把彆人欠家裡的銀子給要回來了,可是阿奶肯定不會拿錢讓她去私塾的。

努著嘴,二丫搖搖頭,她還是乖乖在家乾活好了。

最近半個月的生活已經讓她覺得彷彿是在做夢一樣。

要是還能去上私塾,那她寧願這個夢永遠不要醒來。

嗨!晉姝好笑的看著她,鬥貓兒似的抬抬她的小下巴。

“傻子,誰告訴你家裡冇銀錢了,這兩日的肉你吃著不香嗎?”

二丫奇怪的抬頭,不明白大姐嘴裡的話是什麼意思?

她這幾日是在吃肉,但是阿奶和阿孃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她以為是大姐用自己的私房錢買的肉呢。

“大姐自己有銀子,用大姐的銀子送你去私塾,誰敢說什麼!”晉姝拍著她的小肩膀,霸氣的開口。

這個小丫頭想的倒是多,還好她問了一句。

“啊!”二丫又震驚了。

可是大姐哪裡來的銀子呢。

她格外不解。

“啊什麼啊,就這麼說定了,過幾日就去私塾報到!”

晉姝思考了一下,決定明日下午去隔壁桃花村問一問。

“不行,不行,大姐,我不能花你的銀子,你還是把銀子留著吧!”

二丫擺擺手,著急忙慌的,跟小兔子似的急眼了。

她不能隨便用大姐的銀子。

大姐不是馬上就要議親了嗎,這可以當做大姐的嫁妝帶走,花在她身上,她覺得不好。

晉姝一把捂著二丫的小嘴,半眯著眼睛,不高興的看著她,“你是不是不聽大姐的話了?”

二丫搖搖頭,兩個眼珠子溜溜的轉了一圈,不敢吱聲,生怕惹晉姝不開心。

“那就乖乖聽大姐的,大姐說什麼你就做什麼!”

晉姝一下子就高興了起來,聽話就好,她覺得送二丫去讀書,應該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老李氏和姚氏無權插手。

二丫隻好乖巧的點點頭,呆萌的看著她,欣喜不已。

放開二丫,晉姝繼續去做她的繡活兒了。

老李氏挪動板凳,皺緊眉頭看向晉姝,“你買的沙地落的誰的名字?”

她這會兒才反應過來,想起這件無比重要的事情。

晉姝看了老李氏一眼,“問這個乾嘛!”

她不想告訴老李氏,姚氏倒是冇問過,可她們要是知道了,一定會氣的跳腳的。

“我當然要問了,你寫的是你爹的名字還是你爺的名字?”老李氏眉頭緊鎖,執著的看著她,一臉嚴肅的模樣。

大丫該不會寫的她的名字吧?

她要是敢這麼過分,那她就要生氣了。

“怎麼?不寫他們的名字,這地還不能買了?”晉姝慢條斯理的穿針引線,語氣平和的回答道。

“你……逆女!”老李氏一臉便秘的樣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怒氣沖沖,果然是翅膀硬了。

她一看晉姝這樣就猜到她做了什麼。

“你寫你的名字做什麼,你以後可是要嫁出去的,這些田產應該由三寶來繼承,你為什麼不寫三寶的名字?”

老李氏痛心疾首的指責著她。

這個自私的丫頭,拿著她家的銀子買自己的地,太過分了吧。

心太大了。

“我怎麼不能寫我的名字,我也姓晉,這是我爹給我的錢,我樂意寫誰的名字就寫誰的名字!”晉姝放平心態,任她如此生氣,依舊無動於衷。

她為什麼不能寫她的名字,她不僅要寫,還要多寫點兒呢。

隻能她買天田買地都隻寫她和二丫的名字。

再說,她嫁不嫁出去都還早著呢。

“你……你信不信我教訓你……去給我找村長把名字改回來!”老李氏氣急敗壞的看著她,腦子裡的某一個根筋又不對了。

她高高的舉起手掌,憤怒的盯著晉姝,皺紋遍佈的臉龐不滿極了。

二丫聽到爭執從屋子裡跑出來,看到老李氏在發火,臉色瞬間慘白起來,擋在晉姝身前。

“白紙黑字,改不了!”晉姝抓住二丫往後推開,將自己屁股下的凳子挪了一段距離,輕描淡寫的回答著老李氏的無理要求。

對她唯一僅存的一絲好感也徹底熄火。

“不行,我不管,你馬上去給我改回來,改成三寶的名字或者你爹的名字,不然…這個家你就不要想待了!”

老李氏咬緊牙關,憤憤不平的開口,一雙閃著微弱亮光的眼睛瞪的老大,看起來有些嚇人。

“大不了我帶著二丫出去獨立門戶,我相信我們是餓不死的!”晉姝冷哼一聲,放下手中的繡活兒,盯著老李氏陰冷的眼睛,嘴角一勾,話語重重的落在餓不死三個字上,有一種淡淡的脅迫意味。

要是把她惹急了,這種事她又不是乾不出來。

二丫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站在晉姝身邊,目光疑惑不解的在她們兩個身上來回掃蕩。

老李氏被看的心頭咯噔一下,頓時清醒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