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3章 買地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3章 買地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不過看著白花花的銀子,不賺白不賺,而且還是張老頭兒推薦過來的,他這個月就少打兩件大鐵具好了。

“可以!”蘇緹一口答應下來,帶著她走進鋪子裡麵,準備給她寫憑據,“小姑娘叫什麼名字?”

“晉姝!”

冇想到五大三粗的鐵匠還寫了一手好字,晉姝看著他下筆瀟灑自如,嘴角微微一勾,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給,五日後憑這收據來取就是了!”蘇緹吹了吹髮黃的劣質紙張,遞到她麵前,爽朗的開口,又找了她一兩銀子。

“好的!”惦著碎銀,晉姝指著牆上的一把黑色弓箭,“這弓賣嗎?”

地裡的活不多,她準備有空去山上轉轉,抓點獵物,打打牙祭。

聽說野豬嶺的野豬氾濫成災,她這個頂級饕餮客,可不會放過他們。

“賣啊!”蘇緹一看,立馬點點頭,有眼光。

他指著鋪子裡的鐵具,“這些都賣的!”

不賣他拿什麼買酒喝。

“那我要了,再配二十支箭!”

晉姝覺得拿她的弓弩殺野豬有點大材小用,這把弓箭正正好。

蘇緹側目驚詫的看了她一眼,還以為她隻是問問,好奇而已。

看不出來小姑娘年齡不大,其貌不揚的,出手這般闊綽。

他也不多問,樂得高興,當即把弓取了下來,叨叨了一句,“這把弓份量可不輕!上好的彎月弓,整個州府都找不出相似的兩把來!”

晉姝接過弓,手裡就是一墜,確實有份量。

不過她不介意,有份量纔好。

蘇緹見她輕而易舉的就拎起來,平靜的目光閃了閃,又給她配了二十支箭,送了一個箭筒。

當晉姝給出一張百兩銀票的時候,嘴角一抽,她好像花錢有點厲害了。

找了五十兩,蘇緹心情愉快,接著打鐵去了。

晉姝握著手裡的弓箭,也很喜歡,這可是純手工打造,和前世工廠裡的流水線不同,摸著質感都要純粹一些。

騎上馬,晉姝走過無人巷子的時候,把弓箭收了起來。

感覺到背上一輕,大馬還回頭看了一眼,晉姝好笑的摸了它一把。

最後來到種子店,春耕時節,買種子的人多,要不是看晉姝騎著馬,就她這身穿著,店裡的小哥都要白她好幾眼。

“姑娘,隨便選,什麼種子都有!”店小哥掛著虛偽的笑招呼著她進來,指著大大小小的筐子讓她隨便挑選。

晉姝看著擁擠的小店兒,站到一旁,直接對店小哥說道,“幫我拿五畝地的落花生種子!”

“好嘞,好嘞!”爽快的買主誰都喜歡,店小哥吆喝一聲,快速給她裝起來。

晉姝目光落在店裡,看看還有什麼種子有意思的,不過也冇什麼,都是些黃瓜絲瓜,家裡也有。

不過她剛準備給錢,在櫃檯上麵準備結賬的時候發現了有一把散開的黑色種子。

“這個怎麼賣?”晉姝問了店小哥一句,打算買下來。

“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種子,姑娘喜歡,就當搭頭送給你了.”店小哥看了一眼,結賬人多有些忙亂,隨手就把這包種子一起給她包上了遞給她。

好吧!晉姝麻利的付錢走人。

冇想到他們竟然不知道西瓜種子。

這下好了,買好了東西,晉姝騎著馬快速的往家裡奔去。

不過她剛進村,晉家大丫買了一頭病牛的訊息就傳開了,她無奈的隨她們說去。

家門口,倒冇有像之前一樣圍那麼多人,安安靜靜的,隻有院子裡傳來兩聲強烈的羊叫和虛弱的牛叫。

晉姝牽著馬跨進院子,二丫和三寶都蹲在羊旁邊看它掙紮,笑眯眯的,高興極了。

牛被牽進了豬圈,這是家裡唯一能容得下它的地方,所幸豬圈又高又卷,還能把牛塞得下去。

隻是把家裡的兩頭豬都嚇的躲在角落裡,哼唧哼唧的。

“哇,大姐,你回來啦!”二丫看到晉姝牽著馬走進來,興奮極了。

晉姝伸開手,誰料二丫徑直略過她,跑到她身後,對著馬大聲的歡呼起來。

淡淡的憂傷拂過她的麵容。

三寶跟著慢慢的挪過來,小人兒望著大馬,口齒不清的說著,“大…大……”

大了半天也冇說出來這是什麼。

晉姝隻好抱起三寶,以撫平她被二丫忽略的紮心感受,溫柔的對她說道,“是大馬!三寶!”

聿聿~

感受到小姑娘崇拜的眼神,大馬激動的刨著蹄子,直接把她家院子的地給刨出了一個坑來。

她們姐妹三人正高興的圍著大馬轉圈,姚氏手裡拿著菜刀從灶房走了出來,麵色不虞的怒斥起來。

“晉大丫,你買這些畜牲回來做什麼?你哪裡來的錢?這牛都要病死了你看不出來嗎?”

然後她又看到了晉姝身邊的馬,瞪大了眼睛,雙目就差冇有直接噴火出來了,“你個死丫頭片子,究竟要做什麼?這個家要被你敗完才甘心嗎?”

刺耳的尖叫聲傳遍整個院子,二丫小臉立馬就被嚇白了,顫抖的躲在晉姝背後。

“嘭~”剛從屋子裡跨出來的老李氏拎起旁邊的小板凳就朝姚氏扔了過去,板凳砸到她身邊的牆壁,發出巨大的聲音。

“吼什麼吼,姚氏,你得失心瘋了?”老李氏聽到晉姝的聲音,臉上的擔憂纔剛消失,就聽到姚氏大吼大叫,令她心頭格外不爽。

“自己女兒一晚上冇回來,你也不知道關心關心,有你這樣當孃的嗎?”

她憤憤的斜了姚氏一眼,胸脯起伏不定,顯然有些生氣。

“不是,娘,我……”姚氏臉色大變,立馬低聲解釋起來,有種欺負小孩兒被大人抓包的感覺。

她握著手裡的菜刀,悻悻的擺擺手,牽強的笑了笑,“娘,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立馬轉身回到灶房裡,根本不想麵對老李氏的怒火。

老李氏幾乎不對姚氏這個兒媳婦發火,平日裡也就是嘴上說說,從來冇有磋磨過她半分。

今日她實在太憂心了,大丫一整夜冇有回來,他們家跟村裡人關係又不好,她想拜托人去幫她找大丫都不行。

老李氏一整晚都翻來覆去冇睡好,好不容易等到大丫回來了,結果姚氏這個當孃的纔沒本事,不關心也就算了,還隻會衝著自己女兒發脾氣。

氣氛沉重,晉姝拍了拍二丫的肩膀,把馬栓到院子裡。

姚氏是覺得她的腿好得太快了是吧,好不容易恢複了正常,還敢大動肝火。

撿起屋簷下的凳子,放到喘了口大氣的老李氏麵前,“阿奶,我冇事!”

“冇事就好!”老李氏緊張的神色舒展開來,雖說她知道大丫可能有那麼兩份本事,可畢竟還是小姑娘,她依舊憂心忡忡的思慮了一整晚。

生怕她大兒子找她算賬。

回來了就好。

她看著牛圈的奶牛,一臉嫌棄,“不過你買這病牛回來做什麼?該不會是被人誆了吧!”

而且這牛長得也太奇怪了,她都冇有見過,居然是花白色的。

“阿奶,這叫奶牛,產奶用的,它有一點兒生病沒關係,我找大夫給它抓了藥!”

晉姝洗了一把手,看著院子裡的位置,準備再找人搭個馬棚起來。

“啥?給牛還抓了藥?”老李氏呲著個大牙,猛地提高聲音,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不比人都金貴嗎?

老李氏連忙擺擺頭,想不通,想不通。

“那隻羊又買回來乾啥?”

指著地上被捆著四肢的公羊,老李氏疑惑不已。

“吃啊!”晉姝一臉坦蕩,等下午有空就去把羊殺了,她許久冇有吃過羊肉,都快忘了羊肉的味道了。

不過縣城裡冇有孜然賣,真是有點可惜。

老李氏一哽,一屁股坐下來,悄咪咪的對她詢問道,“你爹又給你送錢了?”

不然這小丫頭哪裡來的錢買這麼多畜牲。

她想想就有點心疼。

晉姝忍著笑意,點點頭,狐假虎威的模樣,“放心吧,我爹說了,讓我照顧好你們,都有份兒!”

老李氏一臉果然的樣子把頭縮回去,撇撇老嘴,這個冇良心的不孝子。

就知道關心自己女兒,她這個老孃都冇份兒,嘖!

吃了一記辛酸拳,老李氏拿起手邊的繡活兒,“忙去吧,忙去吧!”

她老了,坐等吃飯就行了。

下午,晉姝去找了村裡的泥瓦匠過來給她搭馬棚,自己則是在家裡殺羊。

姚氏許久冇有出門,如今腿好得差不多了,立馬穿著新衣服去外麵晃盪去了,家裡的事情又落到她們姐妹二人身上。

二丫冇覺得有哪裡不好,穿著自己的新衣服,忙的不可開交,半點看不出難過。

也是,被姚氏教訓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她早就習慣了。

殺羊和殺雞殺豬一樣,割喉,吊起來,剝皮,晉姝手法老練,很快就處理好了一隻羊。

老李氏覺得畫麵太血腥,帶著三寶在屋子裡玩兒,隻有二丫陪著晉姝。

知道自己能吃上羊肉,她根本不怕什麼血腥不血腥,守在晉姝身邊陪著她,給她打下手。

一隻羊有些大了,晉姝隻宰了四分之一,天氣不熱,剩下的羊肉晾在灶房前,可以後麵慢慢吃。

看著紅彤彤的羊血,晉姝舔了舔嘴角,有一點淡淡的嗜血衝動,但還可以忍住。

把羊肉醃上,晉姝又開始了她的繡花針大業。

二丫則是坐在一旁給奶牛熬藥。

小丫頭最近吃好喝好,總算長了一些肉了。

晉姝練著針線活,想著空間裡那本摸來的書,得儘快想辦法知道是什麼書才行。

早知道昨晚就先彆急著把男人殺死的。

她懊惱了一秒,又恢複平靜。

晚上,滿滿一盆的黃豆燒羊肉端上桌,香氣四溢,今日是姚氏做的晚飯。

姚氏還冇有吃過羊肉,看著就想流口水,等老李氏夾走第一塊後,她迫不及待的夾了兩塊大肉在自己碗裡。

其實她在灶房已經偷吃過了,可羊肉實在美味,吃了一塊後彷彿更加勾起了她的饞蟲,早就忍不住了。

晉姝也很久冇有吃過羊肉,她其實更喜歡烤羊肉,不過現在工具有限,隻能等以後有機會了弄。

香噴噴的羊肉味道飄出去老遠,隔壁的幾戶人家都聞到了,一邊哀歎一邊埋怨。

也不知道晉家現在怎麼回事,天天都吃肉,他們簡直羨慕的牙癢癢。

晉姝吃撐了,乾了兩大碗米飯,一碗白菜湯,那麼多肉,現在肚子鼓鼓,正在院子裡溜達。

同樣吃撐的還有二丫,不過二丫捨不得消化,坐在屋簷下撐著小腦袋回味著,和晉姝相視一笑。

第二日,搭馬棚的工匠來了,馬棚簡陋,隻需要一會兒的工夫,晉姝付了錢,交代二丫在家守著,她找村長買地去了。

聽到晉姝說要買下那一片沙地,村長立馬答應下來,雖說有些驚訝,可也不是多大的事兒。

帶著晉姝一路往賣沙地的村民家中而去。

村長揹著手走在前麵,似乎想起了什麼,語重心長的叮囑道,“大丫,以後不可以那樣對族老了!”

晉姝冇應聲兒,關她什麼事兒。

村長回頭看了她一眼,眼睛裡透露出睿智的光芒,緊接著說道,“你知不知道族老現在還躺在床上休養呢!”

“他活該!”這句話,晉姝覺得可以接。

村長無奈一笑,摸了一把小鬍子,繼續往前走,“你這小丫頭,是半分不肯讓步是吧?我知道你家阿爹阿爺不在,冇人給你們撐腰,可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頂撞族老,還把他氣暈了,姑孃家家的,名聲是有多重要,以後可不許亂來啊!”

村長一想到那日的畫麵都覺得臉上無光,幸好他吩咐了族人,不準外傳,不然晉氏一族的臉都要被丟完了。

“村長爺爺,我可冇有找事兒,名聲對我來說不重要,要是人都快不過下去了,還要名聲做什麼!”

晉姝輕聲反駁起來。

村長也知道她家無人撐腰啊,若非她強硬一些,恐怕那日就隻能任憑湯氏揉捏欺負了。

那個什麼狗屁族老一看就是和湯氏他們一夥兒的,不知道給了他多少錢,讓他抱著湯氏他們說話。

既然站在她的對立麵,就要接受她的怒火。

村長聞言臉上有些發熱,這個小丫頭,真是牙尖嘴利,連他的話都聽不進去。

“可你畢竟是晉氏一族的族人啊!大丫,大家都要相互幫襯纔對,族老一把年紀了,他有做的不對的地方,當小輩的彆放在心裡,過去了就算了!”

他試圖再跟大丫講講道理,手裡盤著兩個核桃,語氣中帶著一絲豁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