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2章 要我命就直說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2章 要我命就直說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秦鬆纔不信她的鬼話,這樣好的馬,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撿到的,嬉皮笑臉的對晉姝打趣道。

“你倒是也給我也撿一匹來啊!”

嘖嘖嘖,他拍了拍馬肚子,羨慕異常。

“嗬!”晉姝冷笑一聲,往裡走去。

看著每個不大的牛棚裡都關著不少的牲畜,無精打采的站著。

糟糕的環境和難聞的氣味混雜在一起,怪不得這裡這般偏僻。

秦鬆剛走進來,周圍不少的販子就盯上了他,可一看他身上的製服,又不敢貿然上前。

兩人往裡走了走,晉姝一邊走一邊看著,隻有零星的幾個顧客在挑選牲口,商販們則口若懸河的推薦著自家的牲畜。

等她們走到中間位置的時候,停在了一個牛棚前,隻聽見周邊的牛馬餓的大叫。

一個穿著深色衣服的男人正在喂草料,看到秦鬆的身影,立馬丟下手裡的東西小跑過來,“喲!秦捕頭,大駕光臨啊!”

雖是討好的語氣,但更像是在開玩笑。

秦鬆拍了他肩膀一下,哈哈大笑兩聲,“我說老牛,不用這麼見外吧!”

老牛嘿嘿了兩聲,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看向他們二人,“怎麼今天有空過來?這位是?”

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晉姝,又看了看她牽著的馬,疑惑的對他們開口。

“這是我妹子,晉……晉姝!幫我給她的馬配個鞍!”

秦鬆連忙給他介紹了一下,又看向晉姝,“這是我朋友,你叫大牛哥就行了!”

“大牛哥!”晉姝微微一笑,客氣而疏離。

“客氣客氣,晉姑娘,叫我大牛就行了,把馬給我吧!”

牛大膽混跡市井十幾年,閱人無數,還是很有眼力見的。

雖然晉姝的穿著不怎麼樣,可通身的氣度和平靜異常的眼神都在告訴他,這位並不是簡單。

他接過晉姝手裡的繩子,指著裡麵的凳子,笑眯眯的開口,“你們先坐一會兒!馬上就好!”

秦鬆擺擺手,無所謂的說道,

“你趕緊弄去吧,我衙門裡還有事兒,就先走了,對我妹子照應點兒啊!”

“放心吧你就!”牛大膽冇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他不至於連自己的兄弟都坑吧。

馬兒不情不願的跟著牛大膽去了牛棚後麵。

秦鬆收回視線,放心了。

“那你這什麼時候……”他看向晉姝。

晉姝淡定的挑眉,看了看四周,“反正已經……過些日子給你吧!”

兩人說話都是欲言又止,卻又明白彼此的意思。

“得,你說了算,我先走了啊!”秦鬆頷首,默認了她的任性,略微憋屈的撇嘴。

說走就走,步伐匆匆。

晉姝看了看牛棚裡的牲口,兩眼無神,瘦弱不已。

也是,商販能怎樣對待隨時會被賣出去的物品呢,無非喂口水,給點兒吃的。

隻是晉姝看中了隔壁牛棚裡的一隻奶牛,周邊這麼多家牲口棚子,她就隻看到這麼一隻。

不過瘦得也太離譜吧,就跟被虐待了一樣,耷拉著腦袋,擠在角落裡。

過了一會兒。

牛大膽牽著配好了馬鞍一臉不爽的大馬走出來,憨笑了兩聲,“晉姑娘,你這馬的脾氣可真不小,你得當心點兒啊!”

晉姝扭頭就看見他褲腿上的馬蹄印兒,抬手拍在大馬的腦袋上,凶巴巴的盯著它,“你是不是想被我吃了才高興!”

聿聿~

它冇有!

馬扭開腦袋,舌頭捲起地上掉落的草料吃了起來,剛吃進嘴裡,又呸了出來。

難吃!

晉姝牽著韁繩,對牛大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麻煩大牛哥了,這馬也是彆人送我的,脾氣是有點怪!”

她無奈的搖頭,也不知道昨天那個人是怎麼控製住它的,竟然還能配合拉車。

牛大膽揮揮手,盯著大馬豔羨不已,低聲的對她開口。

“你這馬可是好馬,應該是我們大麗的戰馬和異族那邊的天馬配的種,很少見!”

他們賣的馬就是普通的中馬,連戰馬的標準都達不到,就更彆說晉姝手裡這匹好馬了。

要是有這種好馬,他可就不愁賣了。

“嗯!”晉姝並不懂馬的好壞,她就隻看出來了一點,是頭倔驢。

等她回去好好調教調教。

“多少錢?大牛哥!”晉姝掏出上次從晉福那裡搜刮來的碎銀,準備給錢。

“收你一兩的本錢就是了!”牛大膽想了想,臉上帶著適度的笑容,告訴了她價格。

他的確冇多收,不虧不賺,純粹賣秦鬆的人情了。

晉姝也冇推脫,看出了他的賣好,指著牛棚裡的一隻羊說,“這隻羊我也要了!”

牛大膽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加深了一些,“誒!冇問題!”

正好他最近幾日都冇開張,有些發愁呢。

趁著牛大膽給她抓羊的功夫,晉姝站在牛棚旁,摸著大馬順滑的鬃毛,指著旁邊牛棚裡的奶牛,“大牛哥,隔壁那種花白色的牛你有賣的嗎?”

她還是想把這頭奶牛買回去。

每天來一碗牛乳還是不錯的。

“你說哪個?”牛大膽抓起羊的後背,將其從牛棚裡提出來,捆住四肢,順著晉姝手指的方向看去,“我冇有,這是他們老闆從什麼異族商隊手裡換來的,都好幾個月了,賣都賣不出去!”

好像看出了她的意圖,牛大膽對她笑笑,“晉姑娘,你想買嗎?”

“嗯!”

晉姝點點頭。

“行,我馬上幫你問問!估計也不值幾個錢,瘦不拉幾的!”牛大膽把嚇的咩咩直叫的羊捆好,站了起來,讓她等著,徑直走向隔壁。

雖然同行是冤家,可牛大膽世故圓滑,兩戶商販也冇什麼過節,聽到牛大膽說想買這頭牛,巴不得趕緊出手的商販立馬交了底,給他說了個數。

牛大膽示意晉姝過來看看,“晉姑娘,五兩銀子,你看可以嗎?”

他覺得不值這個價,這牛拿來乾嘛,據說又不能耕地,長的也很奇怪。

商戶看向晉姝,原來是這位要買啊,早知道他把價格說高點兒的。

晉姝蹙眉,“三兩!”

她捕捉到商販眼底的一絲懊悔,立馬改變了想同意的舉動,開口就降了二兩。

商販瞪大了眼睛,他都主動吃虧降了一半兒了,“我說小姑娘,三兩可不行,我連本錢都冇拿回來呢,更彆說這段時間吃的喝的,不行不行,最低五兩!”

五兩都還是看在牛大膽的麵子上,給的誠心價,要是外人,他鐵定不這樣喊。

“五兩就五兩,不過要幫我送到豐水村去!”晉姝想了想,倒也不是不行,主要她冇辦法把這頭牛給弄回去。

“這…”豐水村?商販為難起來,好歹過去也得一兩個時辰呢,他出車錢什麼的還是要虧啊,“要不你再加點兒?小姑娘,我都虧本賣給你了,不能光讓我吃虧啊!”

商販摳摳頭皮,思來想去,還是覺得不行。

晉姝擰眉,五兩已經夠高了,買回去她還得給它治病調理,供養一兩個月才能產奶呢。

她也虧啊!

糾結了半天,牛大膽看不下去了。

“這樣吧,晉姑娘,我幫你送,正好把那隻羊一起了,我看你也不方便帶著!”

他估計晉姝以後還會在她這裡買羊的,不妨就再賣她一個好,他自己有牛車,過去一趟也就費點兒時間而已。

商販感激的看著他,就差晉姝點頭了。

“可以!”晉姝也同意下來,她正好還要趁著今日來縣城,給自己的空間進點兒貨。

兜裡有糧,她纔不心慌。

不過她也不想占彆人便宜,說來奇葩,她有錢的時候,見不得比她窮苦的人讓她占利。

所以給錢的時候,她明顯多給了幾十文,趁著牛大膽數錢的時候,她已經騎馬離開了。

牽著馬,她來到上次給老李氏看病的仁和醫館,依舊是門可羅雀的樣子,她把馬拴在旁邊的大樹旁,走了過去。

小學徒趴在櫃檯上翻看著醫書,目不轉睛,直到晉姝敲了敲桌麵,他才察覺。

“姑娘,看診還是抓藥?”小學徒立馬把書收起來,麵帶微笑的看著她。

“抓藥!”晉姝冇太在意,反正也不耽誤她,“冇有方子,我說你抓就行!”

“哦,行!”小學徒摳摳腦袋,有些許不解,不過還是按照晉姝說的給她抓藥,隻要冇有相沖的藥材就行。

他抓藥的時候好像想起來晉姝之前來過,怪不得這麼麵善的。

小學徒按照要求抓藥,可越抓越不對勁,怎麼劑量這麼大。

“姑娘,你的藥是不是弄錯了,劑量這麼重?”

他拿著手裡的稱盤,疑惑的詢問。

醫牛也不用這麼重的劑量吧。

他回過頭來和晉姝確定,心裡有點打鼓。

“哦,不是給人吃的!”晉姝找了張椅子坐下來,仔細打量著這家醫館,回了一句。

“那……那你稍等一下!”小學徒還是拿不準,萬一被她拿去醫人呢,出了事可千萬彆怪在他們仁和醫院頭上。

他噠噠噠的跑進去找自家師傅。

留著長鬍須的老頭兒很快便跟著小學徒出來了,一派雲淡風輕的模樣,檢查了一下小學徒抓的藥。

“小姑娘,你這是用來治痢疾的藥吧?”大夫檢查了一遍後,和氣的對晉姝開口。

她點點頭,“嗯!”

反正治人和治牛一樣,劑量改變一下就行。

“抓吧抓吧!”老大夫吩咐小學徒繼續抓藥,這些藥都無傷大雅,就算有個什麼也是小事兒。

“對了,大夫,你們這裡有銀針嗎?”晉姝站起身問了一下,她覺得也該配一副銀針在身上。

這可是殺人越貨…不對,治病救人的必備物件兒。

上輩子的銀針被她殺人甩完了,空間裡隻剩下一些鋼針,鋼針用來殺人還行,救人就有點難堪了。

老大夫摸了摸鬍鬚,看了看她,笑盈盈的問道,“小姑娘,你拿來自己用嗎?”

他有點懷疑,畢竟現在冇有女子為醫的先例,況且她年紀不大,衣著樸素,看著也不像是會醫之人。

重點,用銀針並不是每個大夫都會的東西。

“嗯!不錯!”晉姝淡定的被他打量著,微微一笑。

“我這裡暫時冇有,不過你可以去城西的蘇鐵匠鋪子裡打一副,你說是我讓你去的,他就知道了!”老大夫並冇有用什麼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反而朝她友善的一笑,對她仔細解釋起來。

晉姝點頭,對他們師徒二人感官不錯,“多謝大夫!”

這時,門口來了一個捂著肚子麵色蒼白的婦人,老大夫急忙去接診了,晉姝拎著藥包付了錢,往城西而去。

琅台縣還是挺大的,晉姝一邊走一邊觀察著,把縣城裡的商鋪什麼的記了一下大概。

對了,她還要去買點種子。

掛著蘇氏鐵匠鋪牌匾的門口,晉姝觀望了一下,翻身下馬。

隻聽見裡麵傳來劈裡啪啦的打鐵聲,哐當哐當響個不停,雖然嘈雜,她卻聽出了另外一番韻律。

眼神一閃,晉姝走進了敞開的大門。

她看著院子裡的鐵具又看了看牆上掛著的刀具弓箭,心裡一熱。

“小姑娘,要買些什麼?”打鐵的蘇緹將手裡的鐵具放進冷水中,發出一陣刺啦的白煙,抬頭看向來人,粗獷又熱情的招呼起來。

鐵匠鋪裡就隻有他一人,牆角拴著一隻酣睡的大黃狗,蘇緹大步流星的走過來。

赤膊濃須,身形高大,看上去一副十分不好惹的模樣。

“我想要一副銀針!”晉姝告知他需要的東西後,目光饒有興趣的打量著牆上的武器,有點意思。

“銀針?”蘇緹咂嘴,他最討厭這種精細的玩意兒了。

買啥不好,偏偏要買這種。

“仁和醫館的老大夫說你這裡可以打造,讓我來的!”晉姝見狀,連忙補充了下一句。

聽到仁和醫館,蘇緹臉上的神色又好了一些,早說嘛。

“哦!行,一副是吧,三兩銀子,五日後來取!”

他擦了擦頭上的汗水,爽快的告知她價格。

晉姝掏出銀子,麵帶微笑的開口,“這裡是十兩,麻煩你先給我打一副出來,剩下的兩副我月底來取可以嗎?”

“……”蘇緹撇嘴,他好想說不可以。

一副銀針就要了他半條命,這小姑娘咋還要兩副呢,嫌他命長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