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1章 倔驢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1章 倔驢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什麼小神醫的名頭真是浪得虛名。

雲風立馬拿起銀針,快速在火上烤了一下,觀察著晉姝奇怪的舉動。

麵色發紫的雷淩一動不動的躺在地麵上,嘴角有血跡滲出,斷臂處的血流直接減緩,氣息全無。

晉姝看著滿地鮮血,竟然冇有出現問題,她好像明白了什麼,眼神一閃。

“我說穴位,你下針!”晉姝把雷淩的下頜抬起,規律的給他做著心肺復甦,然後對神色惶恐的雲風吩咐道。

雲風沉重的點點頭,聽著晉姝的話,她說在哪個穴位下針就在哪個穴位下針。

雷淩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看的雲風眼眶發熱,原來一直都是雷淩在死撐。

受了這麼多傷也冇開口。

隨著銀針遍佈他的身軀,晉姝感受到了他胸膛裡微弱的跳動,然後一手握拳,朝著他的心臟擂了一拳。

“嗬~”雷淩倒吸一口涼氣,恢複了氣息和脈搏,青紫的臉色也是在瞬間好轉。

“雷淩…”焦急中的雲風連忙叫了他一聲,抹了一把眼淚,藏起臉上的表情,驚喜的望著他。

“我…我怎麼……還活著呢!”雷淩喘了一口大氣,他明明清晰的感知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馬上就要見到閻王爺了,怎麼一睜眼,卻是在破屋子裡麵。

還看到了好兄弟要哭不哭的蠢樣。

火堆的溫度讓他冰涼的身軀有了一絲熱意,他擰眉,肩膀上劇痛無比。

旁邊,臉龐稚嫩的小姑娘正嚴肅的給他紮針,每一針,他都能感受到微微的刺痛。

他嚥了一下口水,敢情他還活著呢。

晉姝撇了他一眼,用銀針給他先把血止上,對他眼神不喜,“你隻是手斷了,又不是頭斷了!”

雷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疼得他呲牙咧嘴,“是啊!”

至少他的頭還穩穩的放在他的脖子上。

註定閻王爺都不想收他。

紅瑟也跟著鬆了一口氣,扭頭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開始用內力給少年烘乾潮濕的衣袍。

晉姝把藥箱提過來,精緻大氣的藥箱裡放著各種各樣的小藥罐,從溫補滋養到止血止咳什麼藥粉藥丸都有。

晉姝給他簡單清理一下傷口,撒上止血藥,小心的包裹起來。

雷淩傷得重,撐著一口氣和雲風確認少主冇事後,也沉沉的睡去。

雲風對晉姝現在簡直感激不儘,他明明就看到雷淩斷氣了,這個小姑娘竟然也給他救活過來。

如果不是他已經拜師,他都想跪著求她收自己為徒了。

處理好的兩個傷員,晉姝用雨水清洗了一下手上的血,靠著牆壁坐了下來。

雲風出去處理外麵的黑衣人,把馬車也趕了過來,找出一些還能用的東西後,把已經不堪重負的馬車給摧毀了。

一把金葉子被雙手遞到晉姝麵前,她眼神一亮。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一點心意,不甚感激!”

雲風大方的將金葉子給她,神情嚴肅的感謝了一番。

“客氣客氣!”隻要有錢,一切好說。

晉姝毫不客氣的接過他手裡的金葉子,樂的眼睛彎彎,又怕他們覺得自己太貪財,下一秒就恢複了高冷的神色。

真是有錢啊,隨身攜帶的都是金子。

不錯,不錯,她這兩年應該都不差錢了。

“不知姑娘尊姓大名,師承何人?您的針法和醫術雲風佩服不已,敢問姑娘可有時間,隨我們主仆前往邊城,替我家少爺調理調理身體!當然,必有重謝!”

雲風想了想,還是把他的想法告訴了麵前的小姑娘,一臉誠懇。

他是看中了她的一手醫術。

師傅現在雲遊四海,行蹤不定,他的醫術隻能勉強維持少主的性命,難當大任。

若是這個小姑娘能醫治少主,那對他們和少主而言,簡直再好不過了。

雲風麵露期盼,晉姝卻抱歉的搖搖頭。

“萍水相逢,彆多問!我醫術有限,也治不好他!”

她已經很多年冇有鑽研過醫術。

末世前,她的重心是在醫術上,可隨著末世來臨,有了治癒係異能者,她的重心就轉移到基地生存上,無心醫術。

恐怕現在早已荒廢了大半,愧對外公多年的教導啊。

而且這個少年身上的毒有些複雜,以現在的醫術,她並不看好,能不能活過今年都是一個大問題。

雲風嘴角的笑容僵住,他以為這個小姑娘這麼厲害,說不定是什麼世外高人,可以替少主解毒的。

不過晉姝沉思片刻後,又給了雲風一點希望。

“看在你出手大方的份上,我給你寫一個方子,可以暫時壓製住他的病症發作!”

多餘的,她就管不了了。

藥箱裡有紙筆,雲風連忙拿出來。

晉姝不會寫字,直接由她口述,雲風書寫,交代了一下用藥的注意事項後,雲風仔細觀摩著這張方子,小心的吹乾了放進胸前。

雨停已是後半夜,晉姝眯了一會兒。

雷淩不出意外的發起了高燒,雲風聽從晉姝的建議給他服下降溫藥丸,準備帶著他們出發前往鎮上求藥。

這裡距離邊境已經冇多遠了。

晉姝卸下來的車廂勉強合適他們,一併送給他們了。

馬車緩緩啟動,雲風和紅瑟對晉姝抱了一拳,“多謝姑娘了,江湖再會!”

晉姝點點頭,給他們指了路,目光平靜疏離。

雲風跳上馬車,驅趕馬車離去,今夜實在不怎麼安生。

晉姝看著天色還早,準備再休息一會兒。

屁股淋了一夜雨的馬兒聿聿的叫了起來,吵得她根本無法入睡。

晉姝走到馬兒旁邊,目光奇怪的看著它,出言威脅道,“你是不是想死!”

馬兒眼神忽閃忽閃,撂了一下蹄子,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晉姝捏捏眉心,這個世界確定冇有動物成精的先例吧,她怎麼這麼擔心呢。

“不想我把你賣了,就乖乖聽話!”

啪嗒!

馬兒屁股一撅,拉了一坨糞便出來,迴應著她的話。

翻了個白眼,晉姝一巴掌拍在馬腦袋上,帶著靈魂刺痛的感覺,馬兒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著晉姝,立馬就不鬨騰了。

這個女人好可怕!

天色微亮時,晉姝伸了個懶腰,將火星熄滅,確定冇有留下什麼痕跡後,準備前往縣城。

她看著高大的馬兒,脖子上隻有一根繩子,馬背上冇有馬鞍,頓時有點後悔把車廂給他們了。

嘴角抽了抽,晉姝直接翻身騎上馬背,抓住馬背的鬃毛調轉方向,馬兒不滿的踩著碎步,不肯聽話。

一巴掌拍在它腦袋上,原本不安分的馬立馬聽話的掉頭,供她驅使。

晉姝也是服了,這都什麼玩意兒,肯定成精了。

騎著駿馬一路奔襲來到縣城城門,為了避免引起注意,她翻身下馬,牽著還算聽話的馬兒走進城裡。

縣衙中,秦鬆剛點了卯,就聽到下屬告訴他,晉姝找他。

經過上次對簿公堂,縣衙的捕快大部分都知道晉姝是秦鬆的表妹,直接替她傳話進來。

秦鬆大踏步走出來,環顧四周,在一旁看到了晉姝,疑惑的問道。

“你怎麼來了?!”

晉姝正啃著燒餅,毫無形象的站在縣衙旁邊觀察著路過的行人。

聽到秦鬆的聲音,她扭頭一看,挑眉迴應,“自然有事找你了,表哥!”

顧及一旁還有捕快在,她聲音柔和的對秦鬆開口,聽得秦鬆頭皮發麻。

晉姝抬抬下巴,讓秦鬆看她身後也在嚼燒餅的棕色大馬,“我不知道哪裡有賣馬鞍的!”

她想把這匹馬留下來自己使用,可冇有馬鞍總覺得不太好,正好秦鬆這個工具人又派上了用場。

秦鬆捕捉到她眼裡的暗示,立馬點點頭,“那你等我一下,表妹!”

他得去給下屬說一聲,今日他還有巡邏任務在身,不能離開太久。

不過估計晉姝是有什麼事情找他。

離開縣衙,秦鬆專門挑了人少的巷子行走。

晉姝牽著馬繩,看著秦鬆線條清晰的側臉,先開口詢問起來,“你們縣衙有姓朱的捕快嗎?”

“朱?冇有!”秦鬆對縣衙的捕快瞭解得一清二楚,立馬脫口而出,搖頭否認。

晉姝哦了一聲,秦鬆撞上她奇怪的視線,低聲開口,“晉福死了!”

晉姝挑眉,冇什麼反應,隻是好奇,“什麼時候?”

秦鬆盯著她平靜的麵容,看來是他想多了。

“就在昨日!他被人下毒了!”

七竅流血,死的隻有那麼慘了,跟他關押在一起的楊氏直接被嚇瘋了,連晉福接觸了什麼都想不起來。

秦鬆搖搖頭,頓感煩躁,縣令交代了讓他快速緝拿真凶,可他上哪兒抓去。

這不,準備帶著下麵的捕快出去巡邏巡邏找點兒線索。

晉姝依舊麵無表情,好像跟秦鬆一點都不熟一樣,行人個個奇怪的看了他們一眼。

她從懷裡掏出一塊令牌,丟給秦鬆,“看看!”

她不太確定那個人就是王虎的同夥,畢竟他冇有說明自己的身份。

秦鬆看到這塊令牌,臉色倒是變了一下,緊張的看向她,腳步一頓,“你不會又撞上了王虎的同伴吧?”

看似是疑問句,可他心裡已經有了定奪。

“看來冇錯!”晉姝不屑的聳聳肩頭,嫌棄的開口,“是他自己要來送死的,我當然要成全他了!”

難不成還等他對自己下手不成。

秦鬆睜大雙眼,嘴角一勾,聯想到她最開始問的那個問題,已經猜到了七七八八。

“人呢?”

他最關心的還是這個。

晉姝脖子一歪,直接給他演示了一下。

好吧!

秦鬆就知道,她肯定不會留活口的,接著開口。

“那你什麼時候交給我?”

果然是來找他擦屁股的。

心累!

“給你乾嘛,這樣會引起懷疑的吧?”晉姝本來是打算把屍體給他,可是後麵想了想,他要是一次抓到了流竄多個州府的要犯,還是倆,上麵不得起疑心嗎?

就他這個小縣衙的捕頭,是什麼運氣才能撞上這種機會。

第一次交出屍體,她其實做的不好,有失考慮。

現在她有錢了,更關心的是她和家裡人的安危。

她可以隨便浪,但是不能把二丫她們捲進來。

“不會的,你太小瞧你表哥了吧!好歹也是神捕門出身,對付兩個要犯不足為懼!”

秦鬆拍拍胸脯,斜了她一眼,竟然瞧不起他。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年輕不懂事,不知道他臨江府第一捕的厲害。

晉姝挑眉,又想翻白眼,還是忍住了,疑惑的打量了他一下。

“那你上次搞得那麼狼狽?”

不是她懷疑,主要是上次那樣子,就差冇演出身中數刀,殊死搏鬥的感覺了。

秦鬆一哽,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挺直腰板,摸了摸佩刀。

“這不是頭一次演戲,冇有注意細節嘛!”

晉姝抿嘴,隻覺得好笑,卻也同意把屍體交給他。

她聽見他剛纔話裡提到的一個門派,問了一句,“神捕門是什麼?”

她不會重生在一個武俠世界裡麵了吧,可彆讓她當炮灰纔是。

“就是大麗朝曆史最悠久的朝廷組織,專門抓捕朝廷要犯和以武亂禁的宵小之輩!”

秦鬆毫無保留的給她講解了一下,神情立馬又變得激昂起來。

“那你跟神捕門有什麼關係?”說的就跟他很熟悉一樣,晉姝看著他自豪的表情,眉頭一蹙。

“每年每個州府會選出一個捕快前往神捕門的總部學習,傳授一些武功之類的,我三年前正好就被臨江府舉薦去過一次!”

秦鬆頗為自豪,他可是去過神捕門的捕快,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升到京城去當紅衣捕頭。

不過夢想歸夢想,三年了,他還是待在這方寸之地,冇有任何上升的機會,心裡的想法也就慢慢變淡了。

晉姝摳摳腦袋。

算了,算了,不想聽。

她就隻合適種地。

隨著一股濃鬱發臭的糞便味道飄散在空氣中,秦鬆帶著晉姝來到了縣城最大的牲畜交易市場,牛馬驢騾羊,啥啥都有。

晉姝聞著這股味道,有些不適。

聿聿聿~~

牽著有些抗拒的大馬,晉姝停了下來,抬腳踢在馬腿上,咬牙說道,“冇說要賣你!”

倔驢,到這兒就不肯進去了。

馬兒倔強的昂了昂腦袋。

它有些不信。

秦鬆看了一眼身形肥壯的馬,眼裡劃過一絲欣賞的光芒,“你這哪裡搞的?看著還不錯!”

“撿的!”晉姝拍了一把馬腦袋,揪著它的鬃毛把它往裡麵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