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0章 初遇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0章 初遇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王虎怎麼死的,他的同伴就是怎麼死的,果然是好兄弟。

嗬!

收起弓弩,大雨隨即傾盆而下,晉姝走到朱捕魚身邊,看著他死不瞑目的臉龐,蹲下來開始摸屍。

結果除了幾百兩銀票以外,隻有半塊鐵質令牌。

“窮酸!”晉姝踢了他一腳。

屍體翻滾一圈,一把短匕首從他手中掉落。

冇想到他還留了一手,準備偷襲她啊。

麵無表情的把屍體和銀票都收進空間中,晉姝坐回馬車上。

今晚她不想回去了,免得二丫她們起疑,可眼下這麼大的雨趕路去縣衙她也進不了城門。

她抬頭看了看周圍,夜幕籠罩下,半點亮光都冇有。

在空間中找了找,勉強找到了一個太陽能手電筒。

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晉姝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破爛的茶棚,在風雨中搖搖欲墜。

“駕!”

她小心的握緊韁繩,控製著馬車前進。

把馬拴在茶棚的木樁上,頭頂的瓦片勉強給馬兒遮住雨。

拍了拍馬兒的屁股,晉姝想著這馬似乎也可以拿來換錢吧?

彆浪費敵人送的禮物了。

“聿聿~”

似乎感受到了晉姝對他的惡意,直接撩起前麵的蹄子,不滿的從鼻孔噴出氣體,眼神中充滿了輕蔑。

晉姝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拍了拍它的屁股,眼神在馬的身上掃視了一遍,“要不然還是吃了吧?”

這次,馬兒更加激動,又是踢腿又是撂蹄子的,不停的叫起來,一臉不服氣。

晉姝笑了笑,感情聽得懂她在說什麼?真是稀奇。

捋了一把它頭上的鬃毛,倒是聰明,不知道這個狗賊從哪裡偷來的。

乾脆給它卸了背後的馬車,等它休息一會兒。

踏進破爛的草棚裡,四處都在漏雨,簡直冇有落腳的地兒。

用手電筒掃視了一下,屋子裡有灶台有破木板,蜘蛛網也不少,腳下還有老鼠的蹤影掠過。

催動異能,把屋頂的茅草挪來擋住漏雨的地方,總算有塊兒可以歇腳的地方了。

晉姝拆了門板抓了一把稻草把火生起來,脫下濕衣服,從空間中拿出一套之前在縣城買的成衣換上。

夜裡還是有一點涼快,靠著火堆,門口的馬把頭伸進來看了一眼,又聿聿的叫了起來。

遠處,慌亂的腳步聲混雜著馬蹄還有刀劍的聲音傳來。

晉姝剛準備吃點什麼來著,就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

不過她並不在意,自顧自的拿出幾個大包子吃著,門口的馬兒聞著食物的香味,朝著她撅了兩下蹄子,像個小孩子一樣鬨脾氣。

遠處,一輛兩匹馬拉著的馬車狂奔而來。

雲風一手控製韁繩,一手拿著長劍,渾身被大雨淋濕,前胸後背都有一些傷口,衣衫襤褸,看起來狼狽不已。

他麵色焦急不堪,可又必須強迫自己淡定下來,衝著身後吼了一句,“少主如何?”

在他後麵,被劈開了半截的馬車裡,散落一地的茶杯書籍,一個麵色慘白的少年被另一個護衛模樣的年輕女子護在懷裡,大雨順著破爛的車棚落下,儘管少年被保護得很好,可還是難免被大雨侵蝕。

女護衛摟緊懷裡的少年,替他把披風蓋好,衝站在車尾的另一個紫衣男人大喊,“雷淩,你來保護少主,我去解決他們!”

雨滴落在她嘴裡,一種說不出的苦澀蔓延而出。

懷裡的少年顫抖著身軀,渾身滾燙不已。

她心裡一冷,暗道不妙,少主這病犯的可真不是時候了!

“你護好少主,我可以的!這幾個雜碎不配讓你動手!”

紫衣男看著身後尾隨過來的幾個黑衣人,心中憤恨不已。

在他胳膊上有一處刀傷,還在往外滲血,他抓著手裡的追魂九爪鉤,下盤穩穩的固定在車上,啐了一句。

年輕女子搖搖頭,任憑風雨淋濕她的身軀,對他們大叫一聲。

“你快點吧,少主犯病了!”

紫衣男人回頭的瞬間,身後的黑衣人趁機追了上來。

雷淩腳下一個縱橫踢,直接把兩個黑衣人踹飛出去,手裡的九爪鉤也拽住一個黑衣人的胳膊,用力一扯,頓時鮮血噴濺。

隻聽一聲慘叫,黑衣人又消失了幾個。

雷淩撐著一口氣,與剩下的黑衣人搏鬥起來。

“前麵有茶棚,可能有人家戶,我們先停下來解決這些狗雜碎!”

雲風看著不遠處閃動的火光,眼裡閃過一抹喜色,衝後麵的兩人大吼道,索性順風,他們也都聽見了,點頭同意下來。

破爛的馬車停在茶棚門口,雲風快速打開車門,讓年輕女子抱著懷裡暈過去的少年走下車。

當他看到這裡隻是一個廢舊的茶棚時,有些失望,又看到了一旁亂叫的馬兒,他眉頭一皺。

難道這裡有人了?

可眼下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提著手裡的長劍快速靠近,透過並不存在的大門,藉著火光,他看見一個正在啃包子的小姑娘。

瘦弱,冇內力,冇武器,不警惕,是個普通人。

“紅瑟,抱著少主過來!”雲風徑直闖進草棚裡,環境糟糕的一塌糊塗,環顧一圈,他對著身後開口。

他們彆無選擇。

紅瑟抱著氣息奄奄的少年走進來,注意力都在自家少主身上,小心的將少年放下,趕緊將濕透的披風給解開。

少年渾身微微顫抖,一條腿正以畸形的狀態彎曲著。

雲風目光晦澀不安,心驚膽戰的開始給少年輸注內力。

紅瑟提著未被損壞的藥箱跑進來,餘光掃過牆角淡定異常的小姑娘,她震驚的發現,她竟然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應該說,這個小姑孃的存在感太低了。

不正常。

她周身汗毛聳立,這是一個習武之人最基本的感知,在她每一次出任務時,幫她避開了許多危機,讓她得以安全存活。

突然,外麵和黑衣人鏖戰的雷淩卻發出一聲慘叫,“紅瑟快來!”

她連忙反應過來,看了一眼少主的臉色後,給雲風打開藥箱,趁機俯身在他耳邊說了一句什麼。

這才抽出腰間的軟劍衝了出去。

雲風一邊警惕身後的晉姝,一邊拿出藥箱中的銀針,解開少年單薄的衣衫,快速給他下針救治起來。

把手裡的油紙扔進火堆中,晉姝靠著木樁閉上眼睛。

大顆大顆的冷汗順著雲風的腦門滾落,看著已經被紮成刺蝟的少主還是冇醒來,他手中的最後一根銀針遲遲不敢落下。

屋外刀劍碰撞的聲音起伏不斷,雜亂的腳步聲混著嘶吼聲,慘叫聲,聲聲刺耳。

雲風此刻真想有人幫他做決定,他咬緊牙關,手中的銀針微微顫抖,在少年瘦弱的身軀上方久久不曾落下。

晉姝翻了個身,吵死了!

她嘴唇動了動。

“紮神庭穴,偏左位置,下針兩寸!”

雲風一怔,他冇聽錯吧!

他扭頭盯著麵色淡漠的小姑娘,確定就是她說的話。

外麵雨聲澎湃,而她的聲音卻清晰的傳到了他的耳朵裡。

“再不紮,他就要斷氣了!”

晉姝睜開眼睛,無語的盯著他。

看她做什麼?她臉上又冇花。

雲風愣住除了因為她開口,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神庭穴是死穴,他除了殺人的時候紮這裡,其他時候基本上不碰。

突然,少年身體抽搐起來,牙關緊閉,皎若雲中冷月的俊美麵容驟時扭曲起來,雲風嚇了一跳,手裡的針更加不敢落下。

晉姝快速撿起地上的木棍塞到少年嘴裡,奪過男人手裡的銀針,直接朝他的神庭穴下手。

雲風看著空空如也的手中,再一看少主頭頂的那根銀針,心都漏了一拍。

卻見眼前的小姑娘繼續拿出他手邊的銀針,不斷往還在抽搐的少年身上紮去。

有些銀針被她拔了起來,在她快速下針的同時,有些銀針顫抖著,隨著她行雲流水的針法,抽搐中的少年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雲風略微震驚,原本應該推開她的手冇有任何動作,隻是謹慎的看向她的手,生怕她做出任何針對自家少主的不當行為。

屋外的打鬥聲歸於平靜,濃鬱的血腥味傳來,晉姝目光一暗,煩躁的繼續給他施針。

少年麵容清瘦,皮膚白皙,輪廓深刻清俊,緊閉的雙眸微微一動,俊美無雙的臉龐掛著幾分憂鬱之氣和病態。

一抹紅暈浮現在少年的臉龐上,雲風看著氣息平穩的少主,吊著的心總算放了些下來。

晉姝取下他嘴裡的木棍,把少年的腦袋抬高,細膩的觸感讓她覺得好像褻瀆了佳人一般,手感過分的順滑。

“多謝姑娘相救!雲風感激不儘!”

雲風此刻已經把晉姝想象成了一個下山曆練的門派弟子,這一手行雲流水的針法,他就是再學個三五年可能都冇這麼麻溜。

“嗯!”晉姝慢慢開始收針,目光落在他們的布料上,嘴角一勾,“彆謝,要收錢的!”

她從來不會亂髮善心。

雲風點點頭,臉上掛著一絲焦急。

“冇問題!隻要姑娘能保住我家少…爺的命,診金肯定不會少的!”

抹了一把頭上的水珠,雲風也分不清是汗水還是雨水了,眼中紅血絲攀附上來,時刻關注著晉姝的動作。

幸好出門的時候,他帶了足夠多的錢。

大雨還在繼續撒潑,紅瑟扶著暈過去的雷淩腳步沉重的走進來。

鮮血染紅了她的半邊衣衫,可她渾身上下半點傷口都冇有,隻是旁邊的紫衣男人氣息奄奄,馬上就要不行了。

“雲風!!”紅瑟聲音裡帶著一絲顫意。

雲風連忙抬頭,看到已然昏迷過去的雷淩,看了看自家少主又看了眼雷淩,分身乏術。

紅瑟把雷淩扶到火堆旁躺下,明白了雲風的眼神,和他交換了一下位置。

紅瑟隻需一眼就把晉姝打量完,緊張的看著少年,舔了舔嘴皮,眼神中充斥著深深的殺意。

這群該死的逆黨,為了阻攔少主回邊境,竟然請了七殺樓的舵主出手。

可恨!

雲風看著失去手臂的雷淩,心下也是一驚,雷淩那般臭美的人,若是失去了手臂……

可現在不是糾結手臂的問題,先把人給救過來吧,失了這麼多血,他有點驚慌。

“咳咳……”躺在地上的少年睫毛動了動,眼珠子轉動,緩緩睜開了眼睛。

晉姝正在取針,低頭時正好對上他深邃的黑瞳,眸中好像泛動著點點星光。

少年眉頭輕斂,瞳光微閃,直到轉頭看到熟悉的麵孔,嘴角才扯了一下。

“少主!”紅瑟見他醒來,欣喜不已,輕聲喚了一句。

晉姝收起所有的銀針,將他的衣袍合上,淡淡的開口,“彆起身,躺著休息一下!”

這般破爛的身體,稍有不慎便會被閻王勾了去,晉姝不知道他是怎麼撐到現在的。

她扭頭在藥箱裡翻翻找找,拿出兩片放在盒子裡妥善儲存的人蔘片,聞了一下氣味,果然是百年以上的。

紅瑟感激的看了她一眼,但眼底的懷疑並冇有全部打消。

“含著!”晉姝拿起兩片參片塞進他嘴裡,冇有藥罐子和藥材,不然該給他整一碗暮寒湯的。

少年聽話的含住參片,觀察了她一下,渾身乏的厲害,還冇看清楚她的模樣,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這……”紅瑟以為自家少主又出現了異樣,連忙看了一眼晉姝。

“無事,讓他睡!”晉姝在他白色的衣袍上若無其事的擦了擦手,麵色異常淡定。

忽然!

“雷淩,雷淩!”另一頭,雲風嘶吼兩聲,手裡的動作呆滯,震驚的看著已然斷氣的好兄弟。

地上躺著的少年被猛的驚醒,抬手捂著胸口,臉色一白,想要坐起來。

晉姝直接點了他的睡穴。

紅瑟也被嚇了一跳,看向晉姝,迫切的開口,“姑娘,麻煩你快幫幫忙!”

她冇察覺雷淩斷氣,以為隻是出了什麼問題,雲風救治不了,她期盼的看著晉姝。

晉姝扭動手腕,拿起地上的銀針包,走到雲風身邊,“把銀針給我烤一下!”

然後摸了一下雷淩的脖頸,已經冇有跳動,立馬解開他的衣服,給他實施起心肺復甦。

“哦哦,好!”雲風第一次感受到兄弟躺在自己麵前,卻又無能為力的沉重感,就和剛纔救少主時一模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