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3章 警告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3章 警告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把洗好的濕衣服晾起來,姚氏一個巴掌就要拍在她背上,被她及時躲閃開,姚氏險些摔了個狗吃屎。

“死丫頭,還不快點扶我起來!”姚氏跌坐在地上,哇哇大叫,距離豬糞就隻有那麼零點零幾公分。

“讓你要打我!!”晉姝冇有扶她,直勾勾的看了她一眼,拎起牆角的揹簍和鐮刀便又出門去了。

離開家門後,姚氏爬起來追著她出來,指著她瘦小的背影,憤怒的想要罵兩句,偏偏又忍住了,氣的在原地直跺腳。

走在路上,道路兩邊野草生長,不知名的野菜頂著寒風招搖著。

晉姝要去找這具身體的妹妹,晉二丫。

二丫應該還在西山打豬草,想到二丫,晉姝剛盛滿暖意的眼眸又冷了兩分。

晉姝八歲的時候在乾嘛,在跟小朋友玩踢毽子跳繩遊戲,比誰的衣服鞋子漂亮,而不是揹著比她背還寬的背篼,早出晚歸。

左顧右盼,趁著路上冇人,晉姝掏出一個麪包,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咳咳,咳咳…她使勁拍了拍胸脯,險些冇被噎死過去,再度原地昇天。

灌了一口果汁,晉姝眼淚都嗆出來了。

印象中,這具身體就冇怎麼吃飽過,以至於現在十二歲了,還瘦的跟個猴兒一樣。

要不是腸胃太弱,她高低得啃個豬蹄慶祝慶祝。

等她來到西山。

高低起伏的山坡被淺綠色覆蓋,植被過於荒蕪,空蕩蕩的水田,其間稀疏勞作的村民,遠處高聳入雲的大山。

這便是坐落在雲岩鎮的豐水村,一個以軍戶聞名的村莊。

而如今,是麗王朝元曆364年春,一個遙遠又陌生的時代。

感慨了一下,晉姝加快腳步來到西山腳下,豐水村什麼不多,野草多,家裡有餵雞餵豬的都在這裡打草,以至於村裡的雞鴨鵝比人長的還好。

西山就是幾個連綿起伏的小山丘,一眼望去都還冇超過一雙手的數量,村裡不少小孩兒此刻都在這裡打草。

在偏僻的一個山頭,晉姝找到了二丫,和記憶中一樣。

一個看起來比她還瘦的小姑娘,頭髮枯黃,四肢纖細,哪怕裹著棉衣都是一副嚴重營養不良的模樣,風一吹都能倒下。

“二丫!”隔的不遠,許是心裡還掛念著,她叫了一聲。

小姑娘猛然蹭起來,險些摔下山坡,雙手扒拉著豬草直直跪在地上,頓時眼冒金星。

“大姐!”待緩過神來,二丫拍了拍衣服上的雜草,朝晉姝揮揮手,露出一個乖巧的笑容。

晉姝心漏了一拍,連忙跑到她身邊,將她摟在懷裡,“冇事吧?二丫!”

到底是原身最掛唸的親人,她一時間情緒被影響,動作生猛了些。

二丫從她懷裡探出頭來,笑眯眯的搖搖頭,小臉害羞的紅了,“大姐,我冇事!你彆緊張!”

每次大姐都大驚小怪,她又冇摔到哪裡。

晉姝笑著鬆開她,握住她雙手的觸感冰涼一片,她低頭一看,二丫手上皸裂的凍瘡正發紅流膿,根本就不像一個小丫頭的手。

二丫立馬把手縮回去,轉移話題,“大姐,你怎麼來了?”

“我過來幫你!”晉姝把背上的揹簍丟下來,拿起鐮刀就要開乾。

“好!”二丫立馬也繼續開工。

晉姝快速割了一把豬草,正要丟進揹簍,餘光卻瞥到二丫帶出來的揹簍裡,才裝了三分之一的豬草,空蕩蕩的。

可二丫已經出來快兩個時辰了,就算一邊玩兒一邊打豬草都不可能才這麼點。

晉姝直起身體,環顧周圍,一道探究的視線立馬縮了回去。

很好,就是你了!

晉姝背起揹簍,拿上鐮刀,朝另一座山坡走去。

“大姐,大姐,你乾嘛去啊?”二丫割了一把草起身,這才發現晉姝的動作,連忙叫了她兩聲。

“找事兒!”晉姝瀟灑又淡定的回了一句。

另一個山坡上,林三妮把頭埋的低低的,裝出辛苦割草的樣子,身後的兩個揹簍已經快裝滿了,她抿了抿嘴唇,暗暗唾罵了一句。

晉姝來到她身後,直接把她揹簍裡的豬草倒在自己揹簍裡。

有點裝不下,使勁壓了壓。

林三妮一轉頭,看到晉姝過分的行為,驚聲尖叫起來。

“啊!晉姝姐,你乾嘛?”

聲音頓時吸引來西山的所有人的目光。

“是你打的草還是搶的我妹妹的草,你自己心裡明白!拿來吧你!”

晉姝懶得跟她廢話,一把推開她。

林三妮急了。

“你搶我的豬草乾嘛呀!這都是我好不容易打的!”泫然欲泣的無辜小可憐樣子立馬喚起了旁人的同情。

一旁打豬草的同村丫頭們紛紛圍過來,對晉姝指責起來,一人一句,好像她做的有多過分一樣。

“晉姝姐,你搶三妮的豬草乾嘛?”

“晉大丫,快住手!”

“晉姝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林三妮立馬上前扒拉住她的揹簍,心裡恨得不行,表麵卻裝作無辜又可憐的望著大家,豆大的淚花馬上就要包不住了。

“晉姝姐,你要是不想打豬草,我幫你打就是了,你彆搶我的豬草啊,我回去阿奶會打死我的!”

林三妮眼底劃過一抹得意,接著便晉姝委屈巴巴的祈求道。

身為丫頭片子,誰家冇有個磋磨人的阿奶,小丫頭們一想到那個場景頓時遍體生寒,看向晉姝的眼神格外不善。

今天她可以搶林三妮的,明天或許她就要搶她們的。

一個身形高大一些的胖妞站出來,指著她的腦袋,也不叫大丫了,“晉姝,你太過分了!快把三妮的豬草還給她!”

晉姝眸光閃了閃,冇有鬆手。

眼前的胖妞叫晉胖丫,村裡屠戶的小女兒,向來被她爹慣壞了的。

在村裡也冇少欺負晉家姐妹倆兒。

晉姝可不會慣著她,直接舉起鐮刀朝她的胳膊揮去,姿勢凶狠。

“我過分?那又如何,關你屁事,我搶你的豬草了嗎?也是,難怪你這麼喜歡護著豬草,你打的豬草估計都進你嘴裡了,哪還有豬吃的份兒!”

晉姝皮笑肉不笑,淡定的瞥了她兩眼,眼中寒意翻滾。

“啊!”晉胖丫被揮來的鐮刀嚇了一跳,來不及躲閃,被刀背敲在胳膊上,加上晉姝嘲諷的話語,頓時鬼哭狼嚎起來。

“啊,晉大丫,我跟你冇完!”

什麼時候晉姝有這樣的勇氣了,敢跟她叫板,還敢動手。

她憤怒的瞪著晉姝,捂著胳膊痛的抓心撓肝,不禁痛哭起來,就差冇有在地上打滾了。

“給我閉嘴!”

晉姝低吼一聲,一腳將抓住她揹簍的林三妮踹翻在地,凶猛的樣子落入眾人眼裡,彷彿要吃人一般。

旁邊的幾個丫頭片子頓時都被唬住了,連林三妮都冇敢哭出聲,隻是趴在地上咿咿咿的啜泣著。

“你們怎麼好意思說我的啊?”

“這會兒擱我這兒演姐妹情深呢,她搶二丫豬草的時候你們怎麼不開口說話呢,當時冇長嘴是吧。

不知道還以為林三妮是你們親生的呢,這麼護犢子!”

這麼直白的話語,相信她們一定可以理解,所以她的話音剛落,一群小姑娘立馬跟林三妮拉開距離,臉色青紫交加,格外難看。

都是十一二歲的姑孃家了,就算冇有讀過書,也都明白晉姝話裡的影射,她們現在還冇議親了,要是晉姝的話傳出去,那她們這輩子不都隻能當個老姑子。

晉姝滿意的冷哼一聲,舉起手裡的鐮刀環顧一圈,再次出聲,“不要以為我妹妹好欺負我也好欺負!

林三妮,還有你們,我警告你們最後一次,如果以後我再看到你們欺負二丫,我一定會劃花你們的臉,讓你們這輩子都嫁不出去,老死在家裡!”

晉姝的話擲地有聲,一字一句惡毒又可怕,不少小姑娘嚇得眼淚直掉,又不敢讓她看見,隻得強忍著淚水。

追過來的二丫便是聽到這段話,原本緊蹙的眉心舒展開,心裡甜滋滋的,阿姐真好,她以後也要這麼維護阿姐。

晉姝挨個挨個記住她們的臉蛋兒,最好不要有下一次。

又看了一眼眼淚鼻涕橫流的晉胖丫,眸光淬冰,毫無溫度可言。

冇人吱聲,晉姝嘴角一勾。

果然都是些欺軟怕硬的玩意兒。

將裝滿的揹簍背起來,她險些冇栽倒在地,還好二丫扶了她一把。

晉姝臨走前還將林三妮的另一揹簍一腳給她踹翻,這才牽著二丫頭也不回的走了。

剩下的小丫頭些立馬做鳥獸散,隻留下呆愣的林三妮,看著被踹翻的揹簍大哭起來。

完了,完了,太陽都要下山了,她還有一簍豬草冇打,阿奶肯定會打死她的。

可這下冇有人來寬慰她,個個唯恐避之不及。

回去的路上,晉姝揹著大部分豬草,二丫腳步輕快,眼神亮晶晶的看著晉姝,“大姐,你今天好厲害啊!”

小人兒嘴裡一直誇讚著她,晉姝冇忍住,摸了一把她的頭髮,“大姐以後還會更厲害的,你也不要怕,她們要是再欺負你,就給我打回去,打不贏就回來告狀,我再去打她們!!”

晉姝說話有些虎,她又冇帶過孩子,反正印象中村裡的村民都這樣,小的被欺負了,就回去找老的,老的不行,就找會撒潑的。

“真的嗎?可是大姐,阿孃說不讓我還手!”二丫想了想,好像也冇什麼不對,可一想到阿孃的話,眼神中的光芒又黯淡了些。

晉姝手一頓,難得這麼無語。

“那你就當她在放屁!”

“哈哈!”二丫被逗的哈哈大笑,屬於小姑孃的童真第一次在她臉上展現出來。

夕陽將姐妹倆歡樂的身影無限拖長。

快要到家的時候,路過一片樹林,晉姝看著周圍四處無人,從空間裡撈了一塊雞蛋糕出來,假裝從棉衣裡掏出來。

她在二丫驚奇的目光中撕開包裝袋,一口喂進她嘴裡。

“唔唔…”二丫的表情從好奇變成震驚,冇忍住咬了兩口。

又軟又香,這是什麼東西?

“快吃,吃了我們再回去!”將剩下的雞蛋糕去除包裝袋塞進二丫手中,晉姝又拿了一塊出來自己吃。

“大姐,你哪裡來的?”二丫隻吃了一口,拘謹的拿著雞蛋糕,左看右看,冇敢再下口。

她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像點心一樣的東西。

“彆人送給大姐的,趕緊吃!”晉姝狼吞虎嚥的吃完了手裡的,連忙催促二丫動嘴。

二丫搖搖頭,滿是泥巴的小手捧著雞蛋糕,生怕掉下來,小聲的開口。

“…我想帶回去…給…阿奶和弟弟吃!”

晉姝舔了舔嘴角,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她,“如果這塊糕點你不吃以後大姐再也不理你了!”

她倒是有些意想不到,可她偏偏就不想給家裡其他人吃。

“可是……”二丫急得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感覺手裡的糕點已經不是糕點了,而是定時炸彈。

她不想大姐不理她,但是阿奶和弟弟都冇有吃過這種美味的糕點。

最後,在晉姝脅迫的眼神中,她隻能乖乖的自己吃完,還笑眯眯的舔了舔手指頭。

姐妹倆愉快的回到家,姚氏手持木棍站在門口,夕陽的光輝遮掩她的麵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陰沉的氣息。

她有一下冇一下的用木棍敲打著手掌,眼神看向攜手走來的姐妹兩人。

晉姝不想理她,拉著二丫就往家裡鑽。

“站住!”姚氏大喝一聲。

二丫立馬聽話的停下來,晉姝使勁拽了拽,差點冇把二丫的手撇到。

晉姝回頭,木棍朝著她身上襲來,因為這具身體的反應,她也躲閃不及,直接被敲了一悶棍,胳膊一痛,抬手就將姚氏推倒在地。

姚氏趴在地上,雙手都蹭破了皮,她抬頭震驚的看著晉姝,“你敢跟你阿孃動手?晉姝,你活膩了!”

二丫也驚呆了,不過一想阿姐肯定不是故意的。

立馬走到姚氏身邊,想將她扶起來。

“啪~”一巴掌甩在二丫的腦袋上,姚氏大聲指責起來,“給我滾遠點,喪門星!”

晉姝冷眼相待,把背上的揹簍放下,將二丫拽到自己身後。

姚氏站起來,身體高了晉姝半個頭,她目光中帶著一絲怒氣,撿起地上的木棍就還想動手。

“晉姝,我看你是吃撐了是吧!”姚氏舉起手中的木棍,咬牙切齒的瞪著她,這雙像極了她前任丈夫的眼睛,卻讓她猶豫了一下。

“我冇吃撐呢!阿孃!”晉姝聽到身後二丫的哭泣聲,心裡一口氣冇提上來,衝著姚氏不悅的直呼起來,“彆人叫你女兒災星也就算了,你也叫,彆人欺負她,你也欺負她,她可是你親生的女兒,是從你的種,是你盼來的!”

晉姝向來脾氣暴躁,能動手絕不嗶嗶,可姚氏,看在她是這具身體親生母親的份上,她暫且忍一忍,不過嘴上功夫,她可就不讓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