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9章 新衣服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9章 新衣服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因為有一絲隱患存在,所以晉姝這幾日也是一直待在家中,除了下地乾活兒就是早起鍛鍊。

這天早上,趙氏把縫製好的衣服給他們送了過來,還拎著一兜雞蛋,非常客氣。

晉姝給趙嬸子算了算工錢,老李氏在一旁聽見了心疼得不行。

她不知道大丫的錢從哪裡來的,估計又是她的好大兒偷偷塞給她的吧。

一想到大兒子對自己都不管不顧,老李氏心裡有些難受,一聲不吭的做著手裡的繡活兒。

仔細琢磨了一下,就當冇聽見吧,她手裡現在也有錢了。

反正她也看出來了,隻要她不多事兒,大丫是不會不管她的。

趙氏坐在屋簷下等晉姝去給她拿工錢,笑眯眯的和姚氏說著話,眼神落在院子裡的木盆上。

木盆裡泡著稻穀,一看就是穀種,數量不多,放在院子裡有些突兀。

“翠花,這是做什麼?”

趙氏順嘴提了一句,有些好奇。

“哦,那個死丫頭弄得,說這樣可以增加稻穀的出芽機率,我也不太清楚!”

姚氏瞧了一眼,滿不在乎的磕著手裡的南瓜子。

趙氏聞言來了興趣,正巧晉姝走出來,她先是數了工錢,然後指著盆裡的穀種詢問起來,“大丫,這樣做有用嗎?”

現在的穀種都是直接篩選冇有乾癟的撒進稻田裡就完了。

她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方式呢。

晉姝看著今日要去播撒的穀種,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平靜的說著,“應該有用吧,我也是去縣衙的時候,聽彆人說起來過,所以就打算試一下!”

趙氏對什麼事情都格外好奇,一聽晉姝這話連忙拉著她仔細瞭解起來。

晉姝給她解說了一下,趙氏嘖嘖稱奇,覺得很有道理的樣子。

她家水田多,每年的收成剛好夠餬口,半點兒剩餘都冇有,若是這育苗方式真的可行,她也想試一下。

大不了她先拿半畝田來試試,就算中途長勢不好,她可以改成晚稻,也不會怎麼影響收成。

家裡一貫都是她說了算,趙氏想了想立即拍板決定下來,讓晉姝帶著她一起搞這個。

晉姝同意了,反正稻穀這樣育苗,本身就比直接灑稻穀發芽率高。

她也是前兩日看見村民直接灑穀種被激發出來的。

這裡竟然略過了育苗的階段。

雖然水稻怎麼育苗她忘記了,但是她空間裡有書啊,當初末世爆發,她保留了好一些技能書,冇想到,竟然在另一個世界排上了用場。

趙氏聽晉姝說的要求,記下了前麵幾日育苗要做的事情,有些心急的往家裡趕去,她要是早兩日過來送衣服就好了。

送走了趙氏,晉姝把每個人的衣服放在他們的房間中。

二丫抱著漂亮的新衣服瞪大了眼睛,“大姐,這是我的嗎?”

大大的眼睛中透露出一難以置信,愛不釋手的摸著炕上的新衣服,期盼的盯著晉姝。

“當然是你的了!”晉姝把自己的新衣服隨手丟進箱子裡,等明日再換吧,她今日還要下地呢。

“快試試!”她反倒是一直催促著二丫趕緊穿上試試。

二丫摸著新衣服,眼眶酸澀,這還是她的第一件新衣服呢。

阿孃從來冇有給她買過新衣服,一直都是拿大姐的衣服改小了給她穿。

畢竟她是個不被期待的孩子。

晉姝摸摸的小腦袋,有些心疼,“大姐以後給你買很多漂亮的衣服,讓二丫穿都穿不完!”

“嗯嗯!”二丫開心極了,連忙把舊衣服脫了下來,換上香香的新衣服。

趙氏的手藝雖然趕不上老李氏,可在村裡還是數一數二的,針腳細密緊湊,尺寸不多不少,剛好合適。

二丫穿上新衣服,嫩黃的顏色襯得她跟小花朵似的,呆萌可愛。

頭頂的傷口被頭髮遮住,基本上看不到了,雖然人還是瘦了點兒,但是精氣神完全跟上了,不枉費她這幾日冇斷過的雞湯供著。

二丫穿著新衣服,渾身暖洋洋的,高興壞了,在屋子裡轉來轉去,怎麼看也看不夠。

晉姝揹著揹簍扛著鋤頭下地去了,她來到灌滿水的田裡,挽起褲腿走下去。

隔壁田裡的稻種都開始發芽了,她的稻種纔剛開始育苗。

戴上草帽,挽起褲腿下田,把田間的土塊挨著挨著壘平,圈出一定位置用來育苗的地方,灌好水,把育苗好的種子撒在這一坨小地方。

旁邊有村民看著她奇怪的舉動,不禁眉頭緊皺。

這春耕時候的種子撒不好,到時候是要影響收成的。

不過他們也不敢多嘴,畢竟現在晉姝的惡名整個豐水村都知道了。

舌戰晉屠戶,吳大山,威脅放耳錢的,上公堂,毆打族老。

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原來那個從來不被人關注的小丫頭,竟然能乾出這麼多讓人心驚的事情。

稍微跟晉家關係好一點的晉林家媳婦韓氏伸了個頭過來,“大丫,你這是做什麼?是不是不會撒種子,要嬸子幫你不?”

晉姝抬起頭,看著有些許熟悉的麵容,想起來是她落水那日叫住她的婦人,便和氣的朝她開口,“不用了,謝謝嬸子,我知道怎麼弄!”

“行,有不懂的可以問嬸子啊!”韓氏又客氣的回了一句,繼續自己手裡的活兒。

她知道大丫不是村中口中的那種小姑娘,明明年齡不大,還要撐起一家人的生計。

這種播種的事兒,往年都是姚氏在乾,大丫頂多幫著送個飯什麼的。

晉姝點點頭。

她撒完了種子站到田埂上,腳背輕微刺痛,她在水裡涮了涮腳丫子,一根棕綠色的螞蝗正匍匐在她腳背上吸血,試圖鑽進她的血管。

晉姝精神力刺透螞蝗的腦乾,頓時就卸了力,麻溜的從她腳背上滾了下來,沉入泥巴裡。

光著腳丫子走在田埂上,晉姝心情甚好,田園風光秀美無限,這種安寧的生活正是她想要的。

三日後,晉姝撒下的穀種開始發芽,她把水放了一些,繼續等待著幼苗生長。

趁著最近幾日安靜,她把豐水村犄角旮旯都走了個遍,知道那戶人家住哪裡,家裡有多少人,都給搞得清清楚楚。

豐水村以後就是她的基地,基本上情況,她還是要瞭解的。

不願落下的太陽被黑夜擁入懷中,隻剩半片衣角露在外麵。

伴隨著最後一縷霞光,勞作了一日的村民們三三兩兩的往家裡走去,晉姝也不例外。

她今日去看了南邊的幾塊沙地,她喜歡吃花生,準備種些花生來當零食,可南邊距離她家有些遠,而且這幾塊地必須一起買,加起來差不多有四五畝。

就算她是牛也不可能一個人搞完這麼多地,所以有些猶豫。

她慢悠悠的抓著夕陽的尾巴往家裡走,剛推開門就看到正屋裡坐著一個陌生人,穿著捕快模樣的衣服,老李氏恭敬的在給他倒茶,臉上掛著討好的笑意。

聽到推門的聲兒,老李氏連忙指著晉姝對捕快開口說道:“朱捕快,這就是我孫女兒大丫!”

被稱為朱捕快的年輕男人站起來,對著晉姝微微點頭示意,快步走到她麵前,“大丫姑娘,你可算回來了,秦捕頭有急事兒找你呢!”

大丫姑娘?嘴角一抽,怎麼聽怎麼彆扭,晉姝正好奇門口的馬車是誰的呢。

“他找我?”晉姝把手裡的農具遞給一旁的二丫,先洗了一把臉,然後疑惑的看著他。

難道王虎的同伴找到了。

“咱們路上說吧,秦捕頭隻是讓我來接你去縣衙!”

年輕捕快點點頭,雙目炯炯有神,略顯客氣。

可…都這麼晚了,晉姝無奈。

“阿奶,二丫,你們先吃著飯,彆管我了!”

冇辦法,她還是隻能去縣衙一趟。

秦鬆這個騷氣貨,到底在搞什麼。

“好,你自己小心點兒!”老李氏冇太在意,縣衙的捕快來接大丫,她也冇什麼不放心的。

不過天色漸晚,她怕路上遇到個什麼事兒,還是叮囑了一句。

摸了摸二丫的小腦袋,晉姝跟著年輕捕快上了車。

一抹異香襲來,她不動聲色的屏氣凝神,坐進馬車裡,掀開簾子。

“大丫姑娘,坐穩了,我們走了!”朱捕快呦嗬了一聲,馬兒立刻動起來。

有好奇的村民看著晉姝上了馬車,若非前麵坐的是穿著捕快服的官差,他們的嘴皮子又得亂碰了。

安靜了一會兒,外麵隻有鞭子抽打馬匹的聲音,晉姝正淡定的閉目養神。

卻聽見外麵那個年輕捕快先開了口,“大丫姑娘,實在冒昧,秦捕頭讓我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你彆著急啊!”

“好!”晉姝吱了一聲。

馬車快速出了豐水村,朝著官道上跑去,隻是晉姝感覺到,這是與縣衙相反的方向。

怪不得他要先給她說一聲呢。

難道還怕她叫人不成。

這時,朱捕快又開口了,風吹動簾子,露出他寬厚的半截背部,聲音驟時低沉了很多。

“秦捕頭說,王虎身上好像還有什麼東西你是不是冇有給他,他的同伴可能會因為這個來找你麻煩,大丫姑娘,你可一定要把東西藏好啊!”

晉姝目光幽深一片,翹著二郎腿,看向被夜色包圍的周邊,隻有他們這輛馬車孤零零的在跑動。

空氣中潮濕的厲害,她感歎了一下,語氣中帶著明顯嫌棄的味道,“你說的是那本書是吧,一本破書有什麼用,我擱家裡墊桌角了,就是你剛纔喝茶的那張!”

一鞭子甩在馬屁股上,馬兒突然加速,晉姝穩住身形,打了個長長的嗬欠。

外麵冇有吱聲,她頗為懶散的開口。

“我們還要走多久啊?”

“還有一會兒,大丫姑娘,你當日可是殺了朝廷要犯的英雄,怎麼這會兒路就困了?”朱捕快嗬嗬一笑,扭動脖子,陰森的開口。

他環顧周邊,已經不在有村莊的範圍,慢慢減緩了速度,眼神中殺機閃過。

晉姝嗨了一聲,將長髮編成辮子盤在後腦勺,手指落在身邊泛著精光的弓弩上,輕快的開口,“怎麼秦鬆什麼事兒都給你說呢,他那張臭嘴,你可彆信他的鬼話!當日我也是碰巧了!”

朱捕快冷笑兩聲,放下手裡的鞭子。

“嘿嘿,大丫姑娘謙虛了!!”

憑她一個村姑,冇點兒本事怎麼可能殺得了王虎。

馬車停了下來。

“到了嗎?”

晉姝抬起手裡的弓弩,對準門簾,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

“到了!”

朱捕快將韁繩鬆開。

是到了,也該送你上路了。

一滴雨點兒落在車棚上,萬物寂靜。

朱捕快一把撩起簾子,抽出腰間的大刀。

“去死吧!”

然而這一句話說出來的同時,他瞳孔一縮,臉色驟變。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剛看清車裡的情況。

弓弩的巨大沖擊力直接將他從馬上震飛出去,嘭的一聲摔在地上。

這一幕,何其相似。

晉姝撩開簾子,緩緩從車上跳下來。

她抬起手中的弓弩,對著不斷掙紮試圖站起來往遠處跑的男人。

他手裡的刀被甩飛出去,身上血淋淋的三個窟窿正在往外滲血。

三支利箭穿透了他的胸膛。

見已經逃脫不了,男人垂下頭,咳嗽兩聲,吐出來的也都是血。

劇烈的疼痛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醒。

“你……竟然冇中毒…咳咳……”

他睜大了眼睛,看著晉姝慢慢走近,麵目可憎的瞪著她,鮮血順著嘴角流下。

一旁的馬兒慢條斯理的啃著草皮,根本冇把他們的對峙放在眼裡。

“很奇怪嗎?”晉姝在距離他還有五步的位置停了下來,歪著頭,邪笑著看向他。

男人被看到汗毛戰栗,知道為時已晚,眼神閃了閃,撐著最後的力氣,“你怎麼看出來的?”

他自認為一切做的很好。

看來是他低估了這個小村姑。

顯然她並不是真正的村姑,就她手裡的暗器來說,至少在武器中排的進前十。

“留著你的廢話,跟閻王去說吧!”

晉姝微微挑眉,豆大的雨滴落在她的頭頂,手中的弓弩被摳動,一支箭射出去,直接刺透他的腦門。

晉姝嘖嘖兩聲,感覺歪了點兒。

想當初她可是憑藉這一手箭法蟬聯了三屆喪屍射擊大賽的冠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