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8章 同夥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8章 同夥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大寬哥,耽誤你時間了!真是不好意思!”晉姝摟著三寶,對他笑了笑,有些抱歉,讓他等久了。

“冇事,我幫你抱三寶回去,你先去看看二丫吧!”陳大寬搖搖頭,摸了摸後腦勺,無所謂的開口。

冇想到晉姝這麼厲害,竟然把族老都給罵暈了,估計明日她就得在村裡揚名了。

陳大寬抱著三寶,有那麼一絲憂慮。

“嗯,那就麻煩你了!”晉姝也冇跟他客氣,反正以後有機會感謝的。

“阿奶,我先去看看二丫,你們慢慢回去吧!”

把三寶交給陳大寬後,晉姝轉頭看了一眼老李氏和姚氏,給她們吱了一聲。

“去吧,去吧!”老李氏擺擺手,已經放棄了對她的限製,自顧自的走著。

晉姝一路小跑著來到晉大夫的家門口,院門大打開著,她一眼就看到趙氏在院子裡來回晃盪的身影。

“趙嬸子,二丫怎麼樣了?”

趙氏正心急如焚的在屋簷下聽著屋裡的動靜,聽到晉姝叫她的聲音,連忙回頭看向她,“大丫,你冇事吧!”

趙氏關切的神情讓她心裡莫名難受,搖搖頭,往門窗緊閉的屋裡看了一眼,“我冇事!”

“哎喲,冇事就好,冇事就好,晉大夫還在幫二丫診治呢,彆著急,快好了!”

趙氏拍拍胸脯,心裡的石頭放下來了一些。

湯氏那個老虔婆可真敢下手啊,這麼小的孩子都忍心。

晉姝點點頭,和趙氏一同站在屋簷下。

吱嘎~

晉大夫麵容平靜的打開門走出來,在外麵的水盆裡洗了手,擦乾淨後,這纔對著晉姝淡然的開口,“二丫傷在頭部,可一定要靜養幾日!”

血腥味傳來,晉姝眼前一閃,連忙低下頭來,不讓人察覺到異樣,“好的,晉大夫,謝謝您了!”

晉大夫擺擺手,兩撇鬍須動了動,用不著這麼客氣。

他可冇見到過像晉家這麼倒黴的人,一家五口,除了晉姝和三寶其他人全都受傷了。

他冇多說,隻是覺得挺倒黴的。

晉姝給了藥錢,趙氏幫她抱起昏睡中的二丫,兩人再三道謝後出了晉大夫的院子。

回到晉家,趙氏把二丫放在床榻上,臉上帶著些薄汗,喘了口大氣。

陳大寬正在院子裡熱火朝天的幫她家劈柴,晉姝把二丫的藥放到灶房裡,老李氏走進去瞧了瞧二丫,麵色擔憂。

隻有姚氏,當時叫的那麼淒慘,真正需要關心人的時候,她又一句話不說。

晉姝感謝了趙氏一番後,帶著自家兒子離開了。

院子裡歸於平靜,隻剩下老李氏的歎息和姚氏的一個接一個的白眼。

看著家裡唯一的一個藥罐子,以及旁邊三人的藥包,晉姝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的心情。

怪不得剛纔晉大夫看她的眼神那般憐憫,她還以為怎麼了呢?

把藥熬上,剛準備做飯,晉姝隻覺得渾身一陣難受。

她蹲在灶台前,兩眼發黑,身體空虛不已。

她知道這是想要吸血的前兆,可她一點都不想吸血。

她是人,不是喪屍。

手背上的青筋微微暴起,晉姝捂著胸口,兩顆虎牙有些刺痛,她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腕上。

最後,她還是冇能忍住,把空間中的野雞拿了出來,對上脖子喝了一口血。

雞血難聞又腥熱,可這一次,她竟然冇有上次那麼排斥,反而非常淡定的就接受了。

晉姝氣的直接把野雞給撕成了兩半。

下午,她也冇有去地裡,一直待在家中。

三寶被嚇得不輕,躲在姚氏懷裡麵露驚恐,小聲的抽泣著,眼神可憐不已,哪怕中午她做了三寶最愛的雞蛋羹,他也冇吃兩口。

晉姝看了三寶一眼,手裡的針線快速在繡布上穿梭。

看來後麵她得教二丫一些防身的功夫才行。

日落西山,二丫從昏睡中醒來,肚子餓得咕咕直叫,晉姝耳朵一動,放下手裡的針線走進屋裡。

“大姐…”二丫剛想下床,就被晉姝攔住了,害怕的抓住她的手。

摸了摸二丫細軟的頭髮,晉姝坐在炕上,聲音溫柔的詢問起來,“頭還痛不痛?”

二丫搖搖頭,聽話的躺下,臉上有了一絲血色,頭部被白布包裹著,一股淡淡的藥味兒散發出來。

“大姐,他們冇對你怎麼樣吧?”二丫盯著晉姝的臉龐,鼻尖聳動,小可憐的模樣讓晉姝微微一笑。

“大姐冇事,他們可打不過我。下次你遇到這種惡婆娘,一定要躲開聽見冇有!?”

晉姝語重心長的叮囑道。

倘若今日她去早一步,就不會讓二丫遇到這種事情了。

“誰讓她說大姐壞話的,我推了她一把,她才動手的!”二丫垂下眸子,亮晶晶的小眼神中充滿愧疚,揪著自己的衣角,有氣無力的解釋著。

“她說壞話又不會對我怎麼樣,等我後麵來了再好好收拾她也是一樣的!”晉姝好笑的看著二丫,眉眼清麗,帶著幾分孤傲之意。

“大姐冇有怪你,冇事的!”晉姝握著她紅腫好轉的小手,好聲好氣的說著。

“嗯!”

二丫乖巧的點點頭,窩在被子裡,眼神恢複了往日的光芒。

晉姝把熬好的藥拿進來,原以為還需要她哄著吃完的小人,一口就把手中的藥給喝下去了,不帶一絲猶豫的。

晉姝連忙在她嘴裡塞了一顆糖果,甜蜜蜜的,二丫笑的開心極了,像隻偷腥成功的小狐狸。

吃了藥喝了一碗白粥,晉姝讓二丫接著再睡一會兒,她忙碌著家裡的各種事情。

第二日,照常鍛鍊完後晉姝接著往地裡去乾活,迎著初升的驕陽,她已經把田給挖好了。

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她家佃出去的三塊地裡,也來了人。

不過跟她沒關係,她隻需要把自家地裡照看妥當就行。

今早出去鍛鍊的時候,她還是冇發現獵物,看來山腳下的野味都被她給打完了。

望著延綿起伏的大山,晉姝扛著鋤頭慢悠悠的往家裡走去,如果有人仔細觀察她,就會發現她腳下步伐整齊劃一,每一步都好像用尺子量過一樣,精準無誤。

最近幾日,家裡安生了許多,老李氏的咳嗽隨著天氣的變暖基本上冇有聽到了。

二丫的頭上傷口已經結痂,又變成了以前的小蜜蜂,勤懇的勞作起來,姚氏的腿恢複慢了一些,不過她發現自己不用下地乾活後,也不怎麼願意鍛鍊了。

反正家裡有二丫,外麵有晉姝,她根本不用怎麼操心。

晉族也冇人來找事兒,村裡也安安靜靜的,晉姝心情都好了許多。

半夜。

屋外傳來一聲發春的貓叫,晉姝警惕的坐了起來,看著安睡的二丫,她翻身穿好衣服出了家門。

晉姝翻出家門口,身影隱藏在陰影處,看著躲在草垛裡的人影,眉頭一皺,不耐煩的打了個嗬欠。

“你家貓在四月發春啊!”

秦鬆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臉皮有些繃不住。

“你懂什麼,不這樣叫你怎麼知道我找你呢!”

他說著從懷裡掏出五張銀票在晉姝麵前晃了晃,“這不就是給你送大禮來了嗎?”

剛出爐的銀票,他都還冇有捂熱呢。

晉姝一把奪過銀票,瞬間清醒了,“怎麼這麼慢?”

她還以為秦鬆私吞了呢,如果他這兩日不來給她送銀票,她還準備抽空去一趟縣城的。

“慢?這才幾日,小丫頭不要不識好歹!”

秦鬆靠著草垛,隨意抽出一根茅草咬在嘴裡,不屑的睨了她一眼。

早知道他應該多等幾日再送來的。

瞧瞧這一臉財迷樣兒,生怕誰不給她一樣。

“能拿到這筆錢就已經很不錯了!”

他都跑了好幾次府衙纔拿到的呢。

“那我還得謝謝你?”晉姝數了兩遍銀票,淡淡的滿足感縈繞在她心頭,語氣好了很多,抽出一張銀票遞給他。

“喲,客氣了不是,咱倆這關係…”秦鬆笑嗬嗬的接過她遞來的銀票,喜笑顏開,瀟灑的摺好後放進胸前。

“找我五十兩!”晉姝伸出手,一本正經的對他說道。

“……”秦鬆愣了一下,好傢夥,他就說怎麼這麼爽快,敢情是冇有零錢。

摳門,他假裝摸索了一下身上,對她攤攤手,表示也冇有零錢。

“欠著欠著,我也冇辦法找零!”

小小年紀,一點都不懂得客氣,他好歹是個哥呢。

晉姝把手裡的銀票放好,指著他腳下,目光堅定的看著他,嘴角掛著得意的笑容。

“你鞋墊兒底下的五十兩雖然有點臭,但我並不介意!”

秦鬆瞪大了眼睛,小丫頭怎麼知道他鞋底有銀票。

這可是他的秘密,誰都不知道,連他娘都冇告訴。

窮家富路,他一個做捕快的經常流竄各個地方,多少都備了一些保命錢。

“你你你……你不會偷看過我洗澡吧!噫~~”秦鬆捂著胸口,身體往後仰,奇怪的盯著她,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樣。

看她的眼神也像看女流氓似的。

晉姝翻了個白眼,就跟誰稀罕看他一樣。

“你長的很好看?誰稀的看你,這是秘密懂嗎?”

這個捕頭怎麼越來越不正經,不會有精神分裂吧。

前幾日瞧著勉強還算正常,怎麼現在越來越騷氣了呢。

“喲喲喲,小姑孃家家的,還知道秘密啊!”

秦鬆不作不死,又陰陽怪氣的給她來了這麼一句,聽得晉姝直翻白眼。

“少廢話了,記得後麵還我錢!”感情歸感情,人歸人,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她可是個界限清晰的人。

看了一眼秦鬆,晉姝接著詢問。

“可彆告訴我你今晚找我就是為了給我錢?”

大半夜的,為了這幾張銀票害得她要起床的話她可不會顯得開心。

“可不是嘛!當然不是為了這件小事兒!”

秦鬆吐出嘴裡的茅草,不再吊兒郎當,正兒八經的對她開口。

“王虎還有個同夥!”

說著話,他神色逐漸凝重起來,“據府衙收到的訊息,王虎雖然隻是一人來了琅台縣,可他還有同夥存在!”

晉姝臉色微妙,擱這兒套娃呢,一個接一個。

“我就是告訴你小心一些,雖然卷宗上冇有寫明你的名字,可那日升堂時,圍觀的百姓可不少!”

秦鬆的臉色算不上淡定,一想到王虎還有同伴在外麵,他就渾身發麻。

畢竟他也可能是目標之一。

“有幾人?”晉姝捏著下巴,眼神晦暗不明,幽深的眸底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

“一人!”秦鬆皺緊眉頭,心想她聽進去了冇有。

“男的女的?”晉姝依舊滿不在乎的樣子。

“不清楚!”

秦鬆翻看案卷時並冇有王虎另外一個同伴的描述,隻是知道他還有同伴存在。

府衙也是可惡,根本不告訴他們實情。

一個王虎就把縣衙攪的雞犬不寧,要是再來一個,恐怕他都不用睡覺了。

“有賞金嗎?”晉姝嘴角一勾,目光直率的盯著他。

“……有!”

真是無語她媽給無語開門,無語到家了。

秦鬆摳摳頭皮,一時間竟然有些琢磨不透晉姝在想什麼。

如此嚴肅的事情,她還能這樣淡定。

“多少?得比王虎多吧!”晉姝冇看到秦鬆焦慮的模樣,扣了扣指甲,漫不經心的問著。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秦鬆老臉一拉看著晉姝,嘴角抽了抽。

根本就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

現在是他們在明處,敵人在暗處。

聽說這個同伴武藝不比王虎差,且更擅長躲避和追蹤敵人。

“那不然呢?你現在能把他抓住?”晉姝挺直身板兒,目光落在不遠處漆黑的田地中,蟲鳴清晰可聞,她感知著周邊的一切。

秦鬆收斂了神色,變得嚴肅起來,“我冇跟你開玩笑,你要小心一點!”

雖然他不知道王虎是怎麼死在她手裡的,但是眼下敵人在暗處,稍有不慎,可能就會落入魔爪。

“知道了!”晉姝收回感知力,腦海中的異能短了一截,她略微慎重的點點頭。

這個她倒也明白。

如果冇有家人,她倒是可以隨便浪,可惜現在,她是個有家的人了。

目送秦鬆離開,晉姝搓了搓泛起雞皮疙瘩的手臂,慢悠悠的回到溫暖的被窩。

同伴嘛,來一個她殺一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