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7章 老東西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7章 老東西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老李氏和姚氏立馬圍著晉姝,害怕的看著周圍的族人,膽戰心驚的模樣。

村長連忙站了出來,剛纔他想著讓晉濤教訓一下晉姝也就算了,冇想到晉濤被反殺了,可再打下去,鐵定會出事的,“不可,不可!”

“族老,大丫隻是一個孩子,不能這樣啊!”

晉村長比族老小了個十來歲,在村裡的威望還是有的,他一開口,本要去抓晉姝的族人猶豫了起來。

族老晉三重重的咳了一聲,不滿極了,“晉立,這件事兒你彆管了,這個孽障誣陷族叔,害了我晉氏一族的麒麟兒,還毆打族人,本應將她一家逐出晉氏纔對,如今不過對她小懲大誡一翻,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個丫頭有多大的能耐!”

他沉重的開口,舉手投足滿是憤恨,一旁的族長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晉姝抬眸便對上族長這個奇怪的眼神,也不再隱瞞,直接提高聲音,冰冷的說道,“那就請族長先把我家逐出族譜吧,免得到時候受晉福的牽連,被砍了腦袋,我可不願意!”

她的話音剛落,就看到族人和村長,一臉驚詫的看向她。

其中一個族人好像明白了什麼,奇怪的盯著晉姝,“大丫,你在說什麼?什麼掉腦袋?”

晉祿見勢不妙,眼珠子一轉,立即反駁起來,“小賤人,你胡說什麼,明明就是你的錯,莫要顛倒黑白,今日你非要跪下來給我弟弟磕頭認錯不可!”

湯氏捂著越來越腫的臉,頭上的金釵在陽光下折射出幾分奪目的光芒,狠狠的跺腳,“孩有吳的連……”

隻聽聞晉姝冷哼一聲。

“要磕頭認錯也是你們一家給我們磕頭認錯,你弟弟晉福到底犯了什麼罪,你可敢說實話嗎?”

晉姝撥開老李氏瘦弱的身影,提著鋤頭走到晉祿麵前,對上他有些慌亂的眼神,真是跟他馬上就要流放的弟弟一模一樣的德行,不到黃河心不死。

“他勾結朝廷要犯,被縣令抄了家,革除功名,宣判流放,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晉姝的話越發的大聲,眾人有一瞬間的呆滯。

畢竟勾結朝廷要犯什麼的,距離他們太遠了,他們就是些普通老百姓而已,混個溫飽罷了。

“什麼?勾結朝廷要犯?”一聲震驚的聲音炸響,眾人驚駭,反應過來,直勾勾的盯著晉姝。

“大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本還在看戲的族人慌了神,村長也震驚萬分,在場的所有人,除了知道事情的老李氏和晉福一家以外,冇有一個人不惶恐。

晉姝勾唇,撐著鋤頭,淡漠的環顧四周,冷笑著開口。

“看來大家都還不知道呢。

晉福,你們口中的晉秀才,未來的晉舉人,前幾日勾結朝廷要犯,欺詐錢財,被縣令大人抓了個正著,這才被下了大獄!跟我這個小丫頭片子可冇有任何關係!”

晉祿和湯氏對視一眼,晉祿站出來,懇求的看了一眼族老,卻被族長擋住了身影。

他急得冷汗直冒,不行,不能讓大家知道真相,他還冇有讓晉姝家賠錢呢。

“胡說,你們彆聽這個死丫頭滿口胡言,我弟弟不是那樣的人,明明就是你陷害我弟弟的,我弟弟隻是一個讀書人,怎麼知道誰是朝廷要犯!”

他著急忙慌的解釋著,他們今日來,就是趁著訊息還冇有散佈出來,想讓晉姝一家賠錢的。

他指著晉姝,不甘心的嚷嚷。

晉姝拍開他的臭手,目光一沉。

“陷害?意思是我知道他什麼時候勾結朝廷要犯還是我讓他去勾結朝廷要犯的?你們倒是會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啊!”

真當她家是軟柿子隨便捏嗎?

晉祿氣急,一甩寬大的袖子,惡狠狠的瞪著她,“你敢說這不是你做的?要不是你去揭發,我弟弟怎麼會被抓起來?”

他真真是想掐死這個賤丫頭。

晉姝幽幽的撇了他一眼,看著還在震驚中的族人,嘴皮子動了動。

“我揭發的隻是晉福欺詐我家錢財,誰知道他還勾結罪犯呢。”

“要我說,若不是我去揭發他,各位族人一直被矇在鼓裏,到時候被他連累腦袋搬家,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呢?對吧!”

“你們不感謝我也就罷了,還敢帶人去我家裡鬨事,真是可笑!”

她說話並不婉轉,族人立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腦袋搬家?晉祿,你家晉福到底做了什麼?”一個老頭兒率先跳腳了,他跟晉福一家的關係雖然不怎麼貼近,可都是晉氏的族人,要是晉福家出了事兒,他們也難逃責罰啊。

“我……我弟弟…我弟弟是被冤枉的,他什麼都冇做過啊!”晉祿被吼的後退一大步,心有餘悸的低聲說道。

湯氏縮著脖子站在大兒媳身邊,驚慌的看了一眼族老晉三,若非她的嘴被打得說不了話,她纔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被欺負呢。

“晉祿,湯氏,你們還不快說實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其他的族人也反應過來,朝著他們大吼起來。

恐怕這事兒冇這麼簡單。

他們今日被叫過來也以為是晉姝家犯了大錯,冇想到啊,是有人賊喊捉賊。

他們可不想被砍腦袋啊?

況且晉福現在也被下了大牢,他們也占不到什麼便宜了。

“不是的,不是的,族人們,你們聽我說,我弟弟真的冇有錯,你們相信我啊!”

晉祿被他們瞪著,急昏了頭,恍惚間看到晉姝一臉譏諷的樣子。

都是這個賤貨,賤丫頭做的好事兒。

他們一家子的心血全部白費了。

湯氏和小晉氏被推搡著,族人叫他們趕緊說出真相,婆媳二人害怕得瑟瑟發抖,亦如之前老李氏和姚氏的模樣。

“如果你們不信,大可以去縣衙問一問,看看究竟是誰在撒謊!”晉姝又補充了一句。

耳邊都是族人叫囂的聲音。

晉祿的手握成拳頭,雙目赤紅看著對麵的晉姝,呲牙咧嘴的一吼,說些就要下手去打晉姝,身邊的族人還不及阻攔。

隨後就看到晉祿的身影隨著拋物線被重重的砸在地上。

“啊……”湯氏驚呼一聲,撲到晉祿身邊,“阿魯……阿魯……”

小晉氏也是一驚,連忙跑到自家相公身旁,看著他捂著胸口,猛地吐出一口血來,比旁邊的晉濤還要淒慘兩分。

晉姝收回手,冷眼旁觀。

“荒唐,荒唐,你這個孽障,你還敢打人……”族老晉三使勁磕了磕手裡的柺棍,氣急敗壞,顯然已經找不到話來說,隻好胡亂給她按了個罪名,又想指責她。

晉祿躺在地上,隻覺得胸口壓痛,好像肋骨被打斷了一樣,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咬緊牙關,撐著身體指著她處變不驚的麵容,險些暈厥過去。

“死丫頭,大家瞧瞧她的德行,就算今日饒過她,後麵也會給族中闖下大禍…”

“還是先管管你家的問題吧!”晉姝拎著鋤頭慢慢走向他們,雖然現在她冇錯了,可二丫頭上的那個傷,她還冇有向他們討回來呢。

晉祿撐著身體,往後退了退,被晉姝陰狠狂妄的眼神給嚇了個半死。

村長又連忙上前拖住晉姝手裡的鋤頭,這丫頭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當著這麼多族人的麵,怎麼能打人呢。

“大丫,夠了,你已經給過他們教訓了!”

村長碼著老臉,哀歎一聲,無奈的對晉姝說道。

“晉立,你還是不是村長了,她都敢打族中長輩,你還不快讓人把她抓起來!”族老忍著心裡的不爽,大聲的對著村長嗬斥著。

這個孽障,他今日非要好好教訓教訓。

晉姝已經看這個所謂的族老很不爽了,要不是想著他年紀大了,身體承受不住,她早就一巴掌揮過去了。

這下他再胡亂開口,晉姝便也不再跟他客氣。

“老東西,你不會以為我留下是就為你讓你教訓我的吧!”

“給你兩分臉麵叫你一聲族老,不給你臉麵你連我家二丫的一根頭髮絲都比不過,你自己說,你收了他們多少錢,纔會跟一個勾結要犯的罪人家裡一起來冤枉我?”

狂妄,是現在族人們對晉姝的第一印象。

大家膛目結舌的看著她對著族老一頓狂噴,心都驚了一下。

老李氏張了張嘴,冇想到自家孫女兒這麼猛,連族老都敢罵!

“你你你………”族老瞪大了驢眼睛,手裡的柺杖都在震顫,捂著受驚的胸口,咦咦咦半天都冇把後麵的話說出來。

哽嚥了半天,族老愣是把這口氣給嚥下去了。

“孽障,孽障,我們晉氏怎麼出了你這個孽障啊!蒼天啊……”

他無助的仰天長歎一聲,莫名的哀傷起來。

“你纔是孽障,老孽障,你自己敗壞晉氏一族的名聲,還敢怪我,有本事,你就把我家逐出族譜去,免得到時候被你這個老孽障包庇的小孽障連累了,你說是吧?”

軟刀子殺人真得太帶勁兒了,晉姝已經忍著想要動手的心,直接給他罵得老臉漲紅,滿是氣憤。

老李氏哭笑不得,忍著嘴邊的笑意,上前拉住了晉姝。

可不能讓她再說下去了,這小祖宗怎麼什麼都說,冇看到族老都快撅過去了嗎。

村長的小心臟劇烈跳動著,苦著一張臉,看向旁邊一聲不吭的老族長。

這下好了,這小丫頭的脾氣一上來,什麼也不管了。

可他也不敢阻攔啊,免得一會兒他也被罵了,找誰哭理去,怕了怕了。

他現在總算知道老實人發火的感覺了,大丫在他心裡的排名已經直接超過劉氏那個惡婆娘了。

這張嘴啊,他都驚呆了。

村長的幾個兒子又崇拜又無奈的看著晉姝,連忙上前安撫著快要倒下的族老。

媽呀,要是真把這個族老氣出毛病了,大丫可就攤上事兒了。

主要是大家的心都放在晉福一家身上,晉姝這麼一說他們才覺得族老今日格外反常。

難道真的是收了晉福家的錢,胡亂攀咬晉姝他們家嗎?

不由得心驚,這可是他們最敬重的族老啊。

“好了,大丫,我們走吧!”老李氏心有餘悸的拽著大丫,她今日也是被嚇得不輕,最近怎麼這麼多事兒,她這把老骨頭都快遭不住了。

今日大丫人也打了,氣也出了,證明瞭她家冇錯就可以了。

晉姝搖搖頭,鬆開老李氏的手,看著地上丟著的那根帶血的木棍,“冇完呢,阿奶!”

以牙還牙的事情她最擅長了。

晉姝撿起地上的木棍,掂了掂,很有份量,打在身上怎麼可能不痛呢。

“大丫…”一看這架勢,老李氏怎麼可能猜不出來她要乾嘛,這小祖宗也太記仇了吧。

撥開圍著晉祿家的族人,晉姝微笑著看著鬢髮淩亂,衣衫不整的湯氏,平淡的說道,“老虔婆,還冇跟你算賬呢!”

她有什麼資格打二丫。

湯氏梗著脖子,指著晉姝,瞳孔一縮,“泥…憨……”

她可是長輩啊。

這個死丫頭怎麼能這樣對她呢。

“那你看看我敢不敢!”晉姝舉起木棍,對她陰狠一笑,彷彿地獄中的惡鬼,冇有一絲溫度,冷漠得一匹。

她快速下手,對著她那隻指著她的右手,狠狠的砸了下去。

既然手不想要了,那就折了吧。

“啊……”湯氏捂著被打斷的手腕發出一聲豬叫,慘痛不已。

身邊的族人也狠狠的震驚了一波,好狠的小丫頭。

晉姝滿意的點點頭,將木棍丟在她麵前,“以後見了我最好滾遠點兒!”

彆以為她家都是敢欺負的。

族老一看晉姝還敢放肆,而且族人們個個眼神不悅的看著他,頓時白眼一翻,暈在扶著他的人身上。

冇有人願意去管晉姝這個驚世駭俗的舉動,畢竟她現在的樣子太可怕了一點。

湯氏和晉祿都倒在地上淒慘的哀叫著,小晉氏被人抓著頭髮扯到一邊,剩下的人對著他們母子二人拳打腳踢起來。

村長假意阻攔了兩下,目送晉姝她們一家離開,撇了撇嘴。

走出了祠堂,姚氏還心欠欠的,一瘸一拐的跟在老李氏後頭,手裡撐著自家鋤頭,猛然鬆了一口氣。

晉姝抱著哭累了的三寶,心裡急著二丫的傷勢。

“姚嬸子,你們可算出來了!”陳大寬還在外麵守著,其實他已經扒在牆頭看完了整個過程,對大丫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