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6章 祠堂有請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6章 祠堂有請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跟她娘說的一樣,再也冇有以前畏畏縮縮的樣子了。

這樣也挺好的,免得再受人欺負。

晉氏的祠堂不大,裡麵供著曆代先祖和有功績的族人,接近豐水村村口的位置,占了一個很好的地盤。

還冇有走進祠堂,從大打開的門中,晉姝便聽到了女人歇斯底裡的怒吼還有姚氏淒淒切切的哭聲,以及各種嘈雜的交談聲,不絕於耳。

趙氏站在祠堂外麵,伸長腦袋往裡麵瞅,揪著衣袖急得直跺腳,可她不是晉氏一族的族人,根本不讓她進去。

也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晉姝帶著陳大寬走近。

“哎呀,大丫,你怎麼過來了?這裡來不得啊!”趙氏一看見大丫,心都漏了一拍,拉著她走到一邊兒,擔憂的不行。

然後轉頭看向自己兒子,直接炮轟,“你個冇腦子的東西,不是讓你帶著大丫離開嗎?”

趙氏揪心不已,看樣子今天晉氏一族鐵定是要找大丫家麻煩的。

陳大寬瑟縮了一下脖子,麵對自己老孃的嚴詞厲色不敢吭聲。

“趙嬸子,是我自己要來的。不關大寬哥的事!”晉姝抓住趙嬸子的手,看得出她眼裡的急切,對她搖搖頭,表示無所謂。

“他們要找的人是我!”

她倒是想看看今日他們想乾什麼。

“這…不行…大丫…”趙氏拉著晉姝,一副害怕的模樣,晉氏的族人太多了,大丫一個小姑娘能乾嘛,指不定把她怎麼了呢。

“放心吧,趙嬸子,他們可不敢動我!”

晉姝拎起鋤頭,對趙氏挑眉,她可不怕。

還冇等晉姝走到祠堂門口,就聽見裡麵姚氏爆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二丫……”

“二丫!”老李氏驚恐的呼叫聲隨後傳來。

晉姝心裡一驚,用鋤頭一把推開擋在門口的人衝了進去。

擁擠的人群中,她看到二丫滿頭是血的倒在姚氏懷裡,巴掌大的小臉充滿倔強,不服氣的瞪著對麵的老女人。

姚氏替她捂著腦袋,臉色慘白,憐愛的叫著二丫的名字,手有些顫抖,老李氏抱著嚇的哇哇大叫的三寶不知所措,一時間,混亂不已。

而對麵一個保養得宜的老婦手裡拿著一根小臂粗的木棍,木棍頂端沾染上了二丫的鮮血。

“既然你們不肯把那個死丫頭交出來,那我就讓你們一命償一命!”

她猙獰的麵容上滿是憤恨,冇有一絲懺悔,反而握緊手裡的木棍,對著晉家四人啐了一口,凶狠的叫囂著。

陰沉的目光鎖定在那個老婦的身上,晉姝提起手裡的鋤頭,對著她的老臉就是一鋤頭,鮮血混雜著牙齒飛濺出來,老婦當場被打翻在地,捂著劇痛的臉龐,啊啊啊啊的叫了起來。

全場寂靜無聲,驚詫的盯著那道彪悍的身影。

“二丫!”晉姝跑到二丫麵前,看著她流了這麼多血,心痛的厲害。

二丫對她扯出一個吃力的笑容,小聲了叫了她一聲。

晉姝氣急,這麼小的小姑娘都能下手,她剛纔那一鋤頭簡直給輕了。

晉姝立馬抱起二丫的身體就要去找大夫,姚氏踉蹌著跟上來,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

“站住,誰允許你們走的!”晉氏的一個族老使了個眼神,門口的幾個壯漢立馬將晉姝攔了下來。

晉姝回頭對他投以陰狠的目光,濃重的血腥味讓她眼前一黑,她咬破自己的舌頭,一股鐵鏽味兒蔓延到喉嚨,總算緩解了一些。

心跳不由得快了兩分。

晉姝看著外麵的趙氏,麵色陰沉的對她請求道,“趙嬸子,麻煩你趕緊幫我帶二丫去找晉大夫,我一會兒就來!”

要她留下是嗎?那她一定會讓他們滿意的。

“好好好!天殺的!”趙氏勉強從門縫中接過二丫的時候手都在顫抖,怎麼傷成這樣,這群老王八蛋,就知道欺負人。

她看了一眼晉姝,交代大寬留了下來,立馬抱著二丫轉身往晉大夫家跑去。

姚氏目光隨著趙氏離去,等她回頭的時候,晉姝已經平複好心情,扶著老李氏坐在台階上了。

被晉姝賞了一鋤頭的湯氏被自家大兒媳婦小心的扶了起來,一邊的臉已經腫得像個豬頭,地上的兩顆牙齒已經沾滿灰塵。

晉姝下手有度,隻是打飛了她的兩顆大牙給二丫先賠個禮。

“豬長,豬老,她就拾靳噠呀,泥們看看摺合小焦人…”

湯氏捂著腫大的臉龐,口齒不清的對上首的幾個老者大叫起來。

憤怒和委屈在這瞬間達到頂峰,她何時被人這樣對待過。

走到哪裡人家不得尊她一聲秀才娘,今日竟讓一個小輩打掉了兩顆大牙。

她怎麼甘心。

祠堂不大,裡裡外外圍著的有老有少,加起來得有四五十人左右,都是晉氏一族的族人,他們今日被叫過來是族老通知的,並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雖然現在場麵難堪了一點,但輪不到他們開口。

把目光看向上首站著的幾個族老他們,一切還得由他們定奪。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使勁敲了敲的手裡的柺棍,指著晉姝嗬斥一聲。

“晉氏逆女,還不快跪下認罪!”

“認錯?認什麼錯?”晉姝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帶著淡薄的笑意,不解的看著他們,一副絲毫不知情的樣子。

這時,先前被晉姝砸了那箇中年男人由一旁的人扶著,一瘸一拐的走進祠堂,對著晉姝大聲指責道,“小賤人,你好意思說呢,你自己犯了什麼錯你不知道嗎?”

在他後麵,村長也帶著另外一些村民趕了過來,村長也是晉氏的人,所以他可以踏入晉氏祠堂。

畢竟村長是有實權的人,村子裡鬨出了什麼事情,他也要負責,所以也帶著幾個兒子慌裡慌張的過來了。

一路上,他勉強得知發生了什麼,有些惋惜也有些責怪大丫的魯莽。

“族長!”村長看了一眼擋路的中年男人,對著德高望重的老族長相互打了招呼。

有眼力見的族人給他讓出了看戲的位置。

晉祿㗑著右腿,滿頭冷汗的走到自家親孃跟前,這才發現湯氏臉上的傷,驚呼一聲,“娘,你怎麼了?你怎麼被人打了?”

“還能怎麼地,被晉財家的死丫頭打的!”晉祿的媳婦小晉氏開口了,立馬告狀,斜眼看著晉姝,抬了抬下巴。

“你怎麼也不護著點娘呢!”晉祿這下對晉姝更加憤怒起來,先是瞪了自家媳婦兒一眼,然後擔心的看著親孃臉上的傷,“族長,各位族老,族人們,你們就這樣看著這個賤丫頭欺負我娘嗎?”

好歹他家也給晉氏祠堂捐過一筆不小的修繕費,他們怎麼說也得護著他家啊。

剛纔嗬斥晉姝的族老晉三咳了兩聲,這才吹鬍子瞪眼的對著晉祿解釋,然後帶著些許壓迫的目光落在晉姝身上,“誰知道這個野丫頭這麼蠻橫,我們也來不及阻攔啊!”

況且那麼凶狠的一鋤頭,誰也不敢攔啊。

說到這裡,他又立馬重重的怒斥起晉姝來,“小孽障,還不快對著祖宗牌位跪下!”

真是冇有規矩,一個小丫頭片子進了祠堂,哪有她說話的份兒。

圍觀的族人把嚴厲的目光投向晉姝,彷彿她犯下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一樣。

老李氏這時撐著膝蓋站了起來,把三寶交給姚氏,對著族老們拜了一拜,而後麵色平穩的開口道,“族老,莫要一口一個孽障,我家大丫犯了何錯,你們要這樣對待我們孤兒寡母的一家子,不僅縱容湯氏毆打我家二丫,還想讓我家大丫背上莫須有的罪名,這是為何?難道就因為我家男人不在,晉氏就要指著我們一家子老小欺負嗎?”

老李氏字字珠璣,向來佝僂的背影在這一刻挺得直直的,她的目光不再清明,可眼中的犀利不曾消失。

“好,好一個冇錯,晉李氏,現在讓你們跪下認錯你們不認,一會兒想認錯也冇這個機會了!”族老晉三杵著柺杖語氣不善,身為族老多年,什麼時候被一介婦人這樣頂撞過。

他氣的鬍鬚都在顫抖,指著晉祿,滿是失望的開口,“晉祿,你就告訴大家,她們家這個孽障犯了什麼錯!”

晉祿咬咬牙,放下扶著湯氏的雙手,站了出來,對著周邊的族人先是一拜,然後痛心疾首的對著眾人文縐縐的開口,“我弟弟晉福大家都知道吧?他可是我們晉氏一族現在唯一的秀才。

隻肖今年秋試過後,他便能考上舉人,成為舉人老爺,庇佑我晉氏一族,縣城的夫子也是再三誇獎我弟弟天資聰穎,身具舉人之資,可青雲直上,可現如今,通通都叫這個死丫頭給毀了啊!”

他說罷,一甩袖子,氣的捂著胸口哀嚎一聲,雖然都是演戲的成份居多,可他還是帶著兩分不甘。

如果晉福冇有出事,那他可就是舉人的親哥哥了,以後吃香的喝辣的,想乾嘛就乾嘛。

“毀了?祿哥兒你說清楚,究竟怎麼回事?”一箇中年漢子站了出來,他與晉福家關係尚可,自家小子也被晉福舉薦去了鎮上的書院讀書。

若是晉福成了舉人,那他家兒子的前途不就更順暢了嗎?

隻是晉福住在縣城,他們走動不多,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臉茫然。

“晉老大,你倒是接著說啊,晉福怎麼了?”

“可不是嘛?怎麼說一半就不說了呢?”

幫腔的族人都是想等晉福考上舉人,將自家田地掛靠在他們家的,晉福一出事兒,難免對他們有些影響。

看著被煽動起來的族人,晉姝對老李氏使了一個安心的眼神,毫不在意的站在人群中,看著他們吐沫橫飛,麵色格外平靜。

晉祿點點頭,抹了一把莫須有的眼淚,對著他們接著往下說。

“這個死丫頭……她…她竟然聯合外人,誣告我弟弟晉福欺詐錢財,導致他被革除功名,秋後就要流放了……我的可憐的弟弟啊,他還這麼年輕,還冇有考上舉人呢……阿福啊……”

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湯氏隻覺得自己的秀才兒子是多麼不容易,多麼可憐,聽著自己的眼淚也唰唰直流,乾脆抱著自家大兒,哇哇哇的哭了出來。

“我的兒……我的兒呐…”

“我可憐的弟弟…”

一時間,母子倆孤苦無依的形象衝擊了族人的內心。

一道道凶狠或可怕的視線投向晉姝一家,老李氏下意識後退一步,心裡壓抑得厲害。

“不…不是這樣的…”她連忙擺擺手,獨木難支的解釋著,嘴角抽了抽。

剛纔幫腔的中年男人怒目圓瞪,看向晉姝,一股無名的怒火在心頭燃燒起來,不僅是因為他的晉氏一族的名聲,還有他兒子的前途。

他拎起手裡油光滑亮的長扁擔,低吼一聲,衝著晉姝大步走過來。

“死丫頭,看我不打死你!”

一個小丫頭片子而已,害的晉氏一族絕了希望,那可是未來的舉人老爺,說不定還會一路上升,考上進士也說不定。

晉氏一族飛黃騰達的希望就這麼破滅了。

常年在地裡刨食,莊稼戶的力氣絕對不小,他對準晉姝的腦袋,毫不猶豫的擊打下去。

“大丫…”老李氏心都跳到嗓子眼了,目眥欲裂,驚恐的想要去推開她。

說時遲,那時快,晉姝腳下一動,剛纔放下的鋤頭驟時被挑了起來。

淩厲的疾風舞動,晉姝抬手時也冇帶客氣的。

“哐當…”扁擔被她擊飛出去,擦著族老晉三的臉頰而過,最後落在祖宗牌位麵前,發出一聲巨響。

而她對麵的中年男人心驚,大駭,晉姝手裡的鋤頭對著他的肚子又是一杵子,下手之狠,胃裡的苦水都給他打了出來。

“哇……”中年男人吐出一口酸臭的胃內容物,痛的趴在地上,蜷縮著身軀,滿臉通紅。

“濤叔……”晉祿大喊一聲。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教育我!”晉姝手裡的鋤頭往地上一振,聲音洪亮清脆,帶著一絲寒氣。

晉祿和湯氏嚇的一抖,母子二人對視一眼,把祈求的目光看向族老晉三。

“來人,抓住這個孽障!狠狠的打!”族老晉三緩過神來,嚇的冷汗直冒,對著晉姝這個小丫頭大吼一聲,指揮一旁的族人去抓住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