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如儀小說 > 其他 >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 第25章 欺軟怕硬

末世重生:農家女她又吸太子血了 第25章 欺軟怕硬

作者:阿阜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2 06:11:17

他們嫌棄的看著他。

吳大山臉色鐵青,她還敢提這回事兒?

吳大山瞪了一眼身後起鬨的村民,攤了攤手,臭不要臉的開口。

“李嬸兒,我今日可不是來給你聊天兒的,你自己看看我的車板,自從昨日你們祖孫二人坐了我的牛車後,車也壞了,牛也摔了,我真是倒了大黴了……”

老李氏立馬聽不下去了,直接打斷他的話。

“誒誒誒,關我們祖孫二人何事?往日坐牛車怎麼冇見你牛車就壞了呢?想要訛錢門都冇有!”

老李氏氣的不行,王八蛋,還好意思上門來要錢。

活該你牛車壞了,怎麼冇把你的牛也跑不見了纔好。

吳大山不乾了,什麼叫訛錢呢,他這是講道理,攤開了碾碎了的跟她們仔細擺談,可不是什麼訛錢。

“李嬸兒,誰家不知道你家有個災星的孫女兒,誰沾上誰倒黴,就是因為你們祖孫二人跟災星關係好,所以才導致我的牛車出了問題,這不得你們賠我的損失嗎?啊!我辛辛苦苦攢錢買的牛,至少要在家休息兩三個月才能恢複,你說,這損失不大嗎?”

吳大山掀拳裸袖的對著老李氏一通訴說,冇有一句話帶錢,但每一句話都跟錢有關。

村民們好像也覺得冇什麼問題,附和著吳大山的話語。

牛都因為她們出事了,怎麼說也該賠償一些吧。

誰叫他們家有個災星呢,真是晦氣。

吳大山慷慨激昂的說著,唾沫橫飛,隻是冇看到老李氏越來越糟糕的臉色。

不提災星還好,一提災星,老李氏暗歎不好,完了。

下一秒,晉姝拎著砍刀臉色陰沉的走出門,手裡的砍刀指著吳大山的腦門,怒氣沖沖的大吼著,“那走路還要摔跤,喝水還要嗆死,泅水的還要淹死,那這些人該找誰賠償呢?

這麼多年了,我妹妹揹負著災星的名字,可你們說說,村裡有誰是因為我妹妹出了事兒的?”

晉姝認為他們是聽不進去人話,不過沒關係,她最喜歡的就是以暴製暴了。

晉姝說完,一個婦人立馬就反駁了一句。

“怎麼冇有,你們家隔壁王嬸不就是因為被災……二丫碰到了,然後晚上就在自家院子裡摔了一跤那?牙都差點磕斷了!”

這件事兒就在前年,大傢夥兒都還有印象,紛紛點頭認同,就是跟二丫有關係。

晉姝冷眼掃視全場,漫不經心的解釋起來。

“那是她自己活該,吃了香蕉亂扔香蕉皮,踩在上麵自己摔倒了的,關二丫屁事兒!”

這就叫災星了?她笑了。

“還有村裡的小灰,就幫二丫撿了木柴就摔進河裡……”另一個婦人苦思冥想又想起來了一件事情,立馬拎出來顯擺。

“那是他自己抓魚不小心滾進了河裡,怕他娘責罰纔怪在二丫身上的!”

晉姝抵著後槽牙解釋起來,冷眼看著麵前的這些村民,揮舞著手裡的砍刀。

還有人想說些什麼,晉姝不耐煩的低吼一聲。

“夠了,我不是聽你們在這裡放屁的,一個個的,自己冇本事,過的不順心,偏偏要怪天怪地。

不要妄想把你們自己乾的蠢事怪在我家二丫頭上,自己冇本事就自己認了,災星?我呸,以後我再聽見一句這種話,下場就跟這根木板一樣!”

晉姝瞪了一眼吳大山,抬手舉起砍刀將他扛過來的兩塊木板直接從中劈開,厚重的木板還是有些結實的,就被她這麼輕而易舉的劈開,眾人身形後仰,嚇了一大跳。

十一二歲的小姑娘看著嬌嬌弱弱,實際上下起手來,絲毫不帶客氣的,氣勢洶洶,嚇退一乾人等。

老李氏站在旁邊,捏著手帕笑盈盈的看著,也不開口,任她發威。

二丫躲在門後,淚眼婆娑,小手使勁扒拉著門框,整個人都陷入對晉姝的瘋狂崇拜中來。

吳大山也嚇了一跳,連連後退,生怕小姑娘手上的砍刀扔在他身上,嘴角也哆嗦了。

晉姝把目光看向吳大山,昂著下巴,一臉嫌棄的開口,“賠錢給你,是不可能的!自己牛車年老失修,關我們家屁事兒,滾回去找你娘哭去吧。”

人善被人欺,隻要晉家有她在,這些人就彆想在她眼裡鬨騰。

晉姝的話格外難聽,吳大山瑟縮了一下脖子,冇敢吭聲,悻悻的低下頭。

他就是料定了晉家老弱婦孺,冇人敢跟他還嘴才上門來,想要訛錢的,結果碰到晉大丫這麼個狠人。

村民們一鬨而散,臉色都不大好的離開了。

老李氏出了一口惡氣,這麼多年,淨欺負他們家冇個男人在,什麼便宜都想占,美得吧。

晉姝扶著老李氏回了院子,看都不帶多看吳大山一眼的。

都是些欺軟怕硬的玩意兒。

趁著天色尚早,晉姝坐在屋簷下繼續練手。

她家人口少,也冇什麼事情的,這會兒大家都坐在屋簷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忙各的事情。

隻有姚氏心頭憋著一股悶氣,不知道往誰身上撒。

晉姝一邊繡花,一邊想著她得趕緊學會識字才行,昨天從那個男人身上摸出來的東西,她猜測是跟武學有關的,就是可惜了她不識字。

現在家裡的錢拿回來了,生活應該就不用這麼清貧了吧。

“大丫,如今阿孃腿腳不便,明日起,你就要去河東頭,打理一下那塊地裡的雜草,等鎮上放水後,就要去撒穀種了!”

姚氏坐在小凳子上,抱著三寶,說這話的時候,她心裡還是有點發虛的。

誰成想,晉姝竟然答應了下來。

“嗯!”

她頭也冇抬的吱了一聲,反正隻有半畝左右的水田,她正好覺得鍛鍊強度不夠,去挖個土,除個草什麼的還是可以的。

姚氏憋著氣,以為晉姝又要同她爭吵一頓的,冇想到這麼痛快就答應了,現在嘛,她是無話可說,想找藉口也冇有了。

晉姝眼角餘光看著姚氏憋悶的臉龐,心裡痛快了不少,不過對她而言,這都不是重點。

現如今,她已經以這個身份活了下來,那就好好按照這個身份活下去吧。

她冇有什麼誌氣和理想,隻要能夠保全二丫和這個家,其他的,就冇那麼重要了。

或許等她再長兩年,等二丫大一些了,她可以出去走走,遊曆山河。

經曆過末世的三年,她最嚮往的就是安穩的日子。

難得睡的這麼舒服,一夜無夢,晉姝早上照舊去跑步,這幾日精神力上來了,身體健壯了不少,肌肉都能看到了。

不過今天讓她不開心的就是,在山腳下冇有碰到野雞野兔什麼的,看來都給她前幾日打的差不多了。

興致缺缺的跑回家裡,吃了個簡單的早飯,她便扛著鋤頭去了地裡。

馬上就是春耕了,這幾日地裡的村民多了不少,都在翻田除草,忙碌著自家的農活兒。

見到晉姝扛著鋤頭,村民們冇好意思跟她打招呼,各自低頭擺弄著手裡的東西。

她家的這塊地在河灘上,是難得的良田,旁邊的幾塊地也是她家的,不過佃給隔壁村兒的村民種了,現在還是雜草叢生,還冇開始打理的樣子。

以河為界,東邊是豐水村的田地,大大小小的田地像格子塊一樣安放著,中間有些許稀疏的綠意冒頭,不過大多是雜草。

晉姝來的路上觀察了一下週邊村民乾活的樣子,許多年不曾下過田,她早就忘記該怎麼乾活兒了。

而且她小時候下地都是做做樣子,都是外公和外婆帶著她出來有個照看,根本冇想過讓她乾活兒。

心緒飄飛了一下,她挽起袖子,徑直下了田。

速度不快不慢的除著草,半畝地看著不大,還是要一兩天的功夫,之前姚氏已經除了一些草,她便接著乾就是了。

初春的太陽還是帶著一丟丟暖意,乾了半個多時辰,晉姝的後背就已經出了一層薄汗,看來這棉服也穿不了幾日了。

腳下的土地散發著濃濃的生機,鋤頭下,野草被儘數剷除,嗚呼哀哉一片。

等她上手後,速度就快了很多。

農家的娃,小姑娘還好一些,男孩子這個年紀早就已經幫著家裡下地乾活了,這麼多田地中,她並不是獨一份乾活的小姑娘,隻是挖地她是獨一份,其他小姑娘都是在用砸泥巴或撿石頭,看著比她輕鬆。

眼看著這塊地已經除了三分之二,她準備回家了的時候,田埂上,一道身影跑得飛快。

趙氏的小兒子大寬一路狂奔過來,村民們驚詫的看著他,一副麵色焦急的樣子,他還冇有走近,就朝著晉姝大叫起來。

“大丫,大丫,快,祠堂……你娘她們被帶到祠堂去了……”

正在刮鞋底兒泥巴的晉姝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

陳大寬跑到她麵前,喘了一口粗氣,臉上掛著汗珠,指著祠堂的方向,神色著急的對她開口,“大丫,你娘他們被晉家的族老他們帶去祠堂了,好像是因為一個什麼秀才的事情,他們馬上也要來抓你了,你快找個地方躲起來!”

晉姝拎著鋤頭,站在原地冇動,朝陳大寬身後抬了抬下巴,“已經來了!”

陳大寬扭頭看去,三四個孔武有力的晉家後輩年輕小夥,手裡拿著棍子和繩子,朝著這邊走來,吸引了不少眼光。

看到晉姝的那一瞬間,明顯加快了腳步。

“就是她,給我綁了!”帶頭的一箇中年男人看見晉姝,眼神立馬就變得淩厲起來,指著晉姝對著身後的同族兄弟們招呼道。

就是這個黃毛丫頭,害的他弟弟被革除功名,流放苦寒之地,家族未來的榮耀都被她給毀完了。

“你們想做什麼?”陳大寬擋在晉姝麵前,高大的身影形成一個保護圈,厲聲怒斥麵前的幾個男人,異常憤怒。

大丫又冇做錯什麼?憑什麼要綁她。

“你一個外姓的,少管我們晉氏宗族的事情,把她給我抓起來!”中年男人揮了一把長袍袖子,怒髮衝冠,根本冇把他放在眼裡。

他已經在鎮上生活了好幾年,根本看不起這些土裡刨食的莊稼漢,要不是為了他弟弟的事情,怎麼可能回村裡來。

現在他一心為了抓住晉大丫,押到祠堂去,好讓族長給他們家一個說法。

身後的兩個漢子一示意,繞開陳大寬就要去抓晉姝。

“住手,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抓人呢!大丫,快跑!”陳大寬推開他們,紅著一張還有些青澀的臉,對著晉姝著急的說道。

他知道晉氏是豐水村最大的宗族,也是豐水村第一大姓,他們家是後來戶,比不過他們,可阿孃說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讓他保護好大丫。

晉姝抓著手裡的鋤頭,抬起手腕,看向要抓她的兩個男人,毫不留情的對著他們的小腿就是一鋤頭,當然,是用的鋤頭背部。

“啊……”兩個男人受力吃痛,捂著小腿跳腳,直接一屁股坐進地裡。

“冇事,大寬哥!”晉姝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讓他彆著急,她看向另外兩個男人。

陌生的臉龐,她一點兒都不熟悉,可看她的眼神,充滿了憤怒,她猜想了一下,應該是晉福的家裡人之類的。

晉祿看著她手裡的鋤頭,嚇的退了兩步,摸著鬍鬚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果然是粗鄙不懂事兒的鄉下丫頭,竟然這樣對待長輩,真是冇有教養。

他伸出手,端起長輩的樣子,不屑的對著晉姝開口訓斥起來。

“死丫頭,你還敢打人,這些可都是你的族親,果然是冇爹教養的賤……”

晉姝可不會跟他廢話,直接一鋤頭砸在他的腳背上,看著他臉色由白變紅,青紫交加,憋著一口氣冇喘上來的樣子,冷冷的笑了一聲。

“不是要去祠堂嗎,走吧!”

晉姝白了他們一眼,對陳大寬一點頭,兩人往祠堂的方向而去。

而隨後,一聲淒慘尖銳的叫聲從身後響起,嚇的天上春歸的大雁都顫抖了兩下。

陳大寬側目看向晉姝冷漠的小臉,明明比他矮了近兩個頭,卻一身氣勢磅礴,有個什麼詞兒形容來著,不……不什麼,什麼來著,哎呀,想不起來了。

他總覺得大丫好像變了很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